一九六二年九月二日,陶行知教育文集

    6.组织上的解放

“既是这样说,你就应该改名了。挂着‘知行’的招牌,卖的是‘行知’的货物,似乎有些不妥。”

  长期旅行演出后,务必好好休息,只会工作不会休息,也不是生活的艺术,而且对你本门的艺术,亦无好处!

 

 

  上月十三日有信(No.41)寄瑞士,由弥拉回伦敦时面交,收到没有?在那封信中,我谈到对唱片的看法,主要不能因为音乐是流动的艺术,或者因为个人的气质多变.而忽视唱片的重要。在话筒面前的紧张并不难于克服。灌协奏曲时,指挥务必先经郑重考虑,早早与唱片公司谈妥。为了艺术,为了向群众负责,也为了唱片公司的利益,独奏者对合作的乐队与指挥,应当有特别的主张,有坚持的权利,望以后在此等地方勿太“好说话”!

    这真是别有天地非人间。我们的有意义的讨论就这样的开幕了。

   
谢育华先生看了《古庙敲钟录》之后对我说:“你的理论,我明白了,是‘知行知’。知行底下这个知字是安得何等有力!很少的人能喊出这样生动的口号。”我向他表示钦佩之意之后,对他说:“恰恰相反。我的理论是,‘行知行。’”他说:“有了电的知识,才去开电灯厂;开了电灯厂,电的知识更能进步。这不是知行知吗?”我说:“那最初的电的知识是从哪里来的?是像雨一样从天下落下来的吗?不是。是法拉第、爱迪生几个人从把戏中玩出来的。说得庄重些,电的知识是从实验中找出来的。其实,实验就是一种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有创意的把戏。把戏或实验都是一种行动。故最初的电的知识是由行动中来。那么,它的进程是‘行知行’,而不是‘知行知’。”

  想到你们俩的忙碌,不忍心要求多动笔,但除了在外演出,平时你们该反过来想一想:假定我们也住在伦敦,难道每两星期不得上你们家吃一顿饭,你们也得花费一二小时陪我们谈谈话吗?今既相隔万里,则每个月花两小时写封比较详细的信,不也应该而且比同在一地已经省掉你们很多时间吗?——要是你们能常常作此想,就会多给我们一些消息了。

    5.方法的解放

行知行

  前昨二夜听了李斯特的第二协奏曲(匈牙利钢琴家弹),但丁朔拿大、意大利巡礼集第一首,以及Annie
Fischer[安妮·费希尔]弹的B Min
Sonata,[B小调奏鸣曲]都不感兴趣。只觉得炫耀新奇,并无真情实感;浮而不实,没有深度,没有逻辑,不知是不是我的偏见?不过这一类风格,对现代的中国青年钢琴家也许倒正合适,我们创作的乐曲多多少少也有这种故意做作七拼八凑的味道。以作曲家而论,李兹远不及舒曼和勃拉姆斯,你以为如何?

恋歌恋乐也可以成为伟大的作品而为大众所欣赏。

 

  聪,亲爱的孩子,上月初旬接哥仑比亚来信后沓无消息,你四处演出,席不暇暖固不必说;便是弥拉从离英前夕来一短简后迄今亦无只字。夭各一方儿媳异地,诚不胜飘蓬之慨。南美气候是否酷热?日程紧张,当地一切不上轨道,不知途中得无劳累过度?我等在家无日不思,苦思之余惟有取出所灌唱片,反复开听,聊以自慰。上次收到贝多芬朔拿大,……OP.110[作品第110
号]最后乐章两次arioso
dolente[哀伤的咏叹调]表情深浅不同,大有分寸,从最轻到最响十个chord[和弦],以前从未有此印象,可证interpretation[演绎]对原作关系之大。OP.109[作品第109
号]的许多变奏曲,过去亦不觉面目变化有如此之多。有一份评论说: “At first
hearing there seemed light-weight
interpretations。”[“初听之下,演绎似乎light-weight。”]①light-weight
指的是什么?你对Schnabel[史纳白尔]灌的贝多芬现在有何意见?Kempff[肯普夫]②近来新灌之贝多芬朔拿大,你又觉得如何?我部极想知道,望来信详告!七月份《音乐与音乐家》杂志P.
35 有书评,介绍Eva&Paul Badura
Skoda[伊娃及保罗·已杜拉·斯可达]①合著Interpreting Mozart on the
Keyboad(《在琴键上演绎莫扎特],你知道这本书吗?似乎值得一读,尤其你特别关心莫扎特。

    4.工具的解放

 

   
“前进的朋友也能把前进的书介绍给我们。他们还能介绍我们知道一些没有广告的书。除了找朋友、看杂志、读新书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改名!我久有此意了。在二十三年前,我开始研究王学,信仰知行合一的道理,故取名“知行”。七年前,我提出“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的理论,正与阳明先生的主张相反,那时以后,即有顽皮学生为我改名,常称我“行知吾师”。我很乐意接受。自去年以来,德国朋友卫中先生,即傅有任先生,每每欢喜喊我“行知”。他说:“中国人如果懂得‘行知’的道理而放弃‘知行’的传统思想,才有希望。”近来有些人常用“知行”的笔名在报纸上发表文字,我不敢夺人之美,也不愿代人受过。本来,“知行”二字,不是我姓陶的所得据为私有。我现在所晓得的,在中国有黄知行先生,熊知行先生,在日本有雄滨知行先生,还有几位无姓的知行先生。知行队中,少我一个,也不见得寂寞,就恕我退出了吧。我对于二十三年来天天写、天天看、天天听的名字,难免有些恋恋不舍,但为求名实相符,我是不得不改了。

    “哈哈,有了药方,我们不怕生病了。”

    “自我批判,追求真理。”

    (十)大众唱歌团下乡 
乡下人是欢喜唱歌。暑假、寒假、星期假,大众唱歌团团员应当下乡训练农民大众唱歌并组织乡村大众唱歌团。乡下的教师如有会音乐的,应当即刻着手提倡乡村大众唱歌团,随时来它一个联村大合唱。

    老妈高兴听,

五  怎样做大众的教师

    (十一)告音乐天才 
有音乐天才的朋友不要把自己的天才在靡靡之音上浪费掉。你们要站在民族的联合战线上来,替大众写乐谱。

    仿佛在晓庄。

新大学是什么?新大学是大众的学府。

    无须人干涉,

嘴许心不许。

    “有药可医吗?”

   
这里的同学是天真烂漫,对于世界国家的大事是要打破砂锅问(纹)到底。他们围着我,盯着我问东问西,问个不歇。我说,找一个风凉的地方来畅谈一下更好。

    “像蚂蚁寻蜜糖一样去找。”

    一群野姑娘,

   
“爱病!一个不前进的青年是会害爱病,病死在爱里,这些恋爱至上主义者是多么的可怜啊。”

气,晒一晒太阳光。第二点,是知识封锁也要不得。从前的观念是学问自己受用,学校变成守知奴的制造厂。我们应该把自己从这知识私有卑鄙习惯里解放出来,我们对于真理应

   
还有一种时髦大学,好像是我所说的新大学,而实在是和我所说的正相反。它们的作风,一动手就是圈它几千亩地皮,花它几百万块钱,盖它几座皇宫式的学院。我参观了璐珈山武汉大学之后有人问我作何感想。我说如果我有这笔款,我用款的步骤是有一些不同。第一步,这笔款用来开办大众大学,足够培养五百万大众帮助收复东北;第二步,东北收回之后,假如还有这样多的款子,我想用来发展一些适合国民经济的工业;第三步,工业稍有发展,又积下这么多的款子,我还不能建造皇宫的学府,是必须盖些大众住宅,使无家可归的人可以进来避避风、躲躲雨;第四步,等到一切穷苦无告的人都可以安居乐业了,那时大众一定要勉强我盖几座皇宫式的学府,我大概是可以马马虎虎的答应了。

   
这位先生,人人随身带着,很方便。只要我们肯虚心问它,它总是愿意指教我们的。大家还要记着,它是一个钱学费也不要。

   
“对!前进的书是比较更有系统,更能帮助你前进,可是前进的杂志可以帮助你找到它们的线索。我素来不欢喜看广告,但前进的杂志上新书出版的广告不可不看。”

   
有人怕各地方言新文字起来之后会阻碍中国统一。我们详细的把它考察一下,知道这是一种过虑。第一,中国各地方言之不同,不像我们平常所想的那样厉害。因为国内各地方言是汉话与各处土话互相同化克服的结果。它们的不同是有规律的。我们只须把它们彼此不同的规律指出来,大部分是很容易相通的。第二,汉字在名义上是中国统一的文字,但是认得汉字的只是少数人,而多数人是没有文字的。多数人没有文字,除了谈话之外,便不能彼此相通也不能与认识汉字的小众相通。如果各区的方言新文字传给了各该区的大众,那末区以内的大众便可以彼此相通;该区的知识分子精通几区新文字甚至于几国文字的总能找出好几位来,搭一个桥,使各区的大众彼此相通并与全国的知识分子相通,与现代世界文化相通。各区的小事只用本区的新文字记载,至于关系国家的大事都可以由知识分子翻译广播出去。所谓知识分子并不限定是高等华人。大众得了新文字的培养,也必然的会在自己的队伍里产生出知识分子,并且运用各区新文字对照的读物也可以把自己造成沟通各区文化的铁桥。这样一来,新文字不但不至于阻碍中国的统一,而且有力量促进文化的沟通,帮助中国的统一。第三,我们所需要的统一不是抽象的统一,不是幻想的统一,不是制造的统一,而是从实际生活酝酿出来的统一。我们所要的是各区不同生活的血脉流通,而不是勉强各区过同一的生活,说同一的话语,写同一的文字。同一文字的范围是跟着同一生活需要而扩大,决不可以心急。提倡国语的先生们往往幻想出一个公共的需要来推进北平话。他们说:“到了需要的公共场合就自然非学国语不可。”我们知道这个公共场合是幻想起来的。在上海大众的公共场合是要用上海话才来得有效。同样,福州大众的公共场合要用福州话,广州大众的公共场合要用广州话,否则,你就得请人翻译,或者是听众听不懂,等于没有说。可见这“公共场合”四个字只适用于少数的知识分子,只适用于有钱有闲学它几年北平话的小众。要想把小众的公共场合的需要当作大众的公共场合的需要,勉强的要把它们赶快统一起来,并且把这种统一看成天经地义,这只是提倡者的偏爱的幻想。拥护汉字统一的先生们对于这同样的幻想更是强烈得很。这种幻想,自然用不着新文字来阻碍它,就会叫他们失望。第四,现在中国是遇着空前的国难,只有大家一齐起来抵抗,才有生路。中国文化界现阶段最重要的工作是普及民族自救的教育,我们要动员一切工具来进行这个工作。但是在选择工具的时候,我们是必得指出新文字的特大效力。文字好比是交通媒介,汉字好比是独轮车,国语罗马字好比是火轮船,新文字好比是飞机。坐上新文字的飞机里传播民族自救的教育的时候,就可以知道新文字是不但不阻碍中国统一,而且确有力量帮助唤起大众挽救我们的垂危的祖国。

    讨论到这里,我正想休息一会儿,忽然又来了一个大炮:

中国大众教育问题

    第三,驳假话 
说假话的人太多了。教师要有勇气站起来驳假话。真理是太阳,歪曲的理论是黑云。教师要吹一口气把这些黑云吹掉,那真理的太阳就自然而然的给人看见了。

 

 

   
“在我们近边的人,固然可以这样办。不幸近边的前进的人不可多得又怎样办?幸而有,我们还想多得几位前进的朋友又怎么办?”

    “前进的朋友到哪儿去找呢?他又没有招牌挂在脸上。”

 

    废纸有谁要,

    2.国难教育之对象

    “行动是前进;空谈是落伍。”

    先用嘴儿哼。

    (九)军歌要换 
我们二百万军队是需要前进的歌曲。不幸得很,他们还是唱着没有多大意思而很难听的老军歌。一个个的军队都应该成为一个大众唱歌团。至少要采用大众唱歌之集体合唱方法,去唱民族解放之战歌。

“你们所说的,我大致满意,有几条似应该归并,恐怕也还有遗漏,这个整理的工作,以后再干。今天我们至少对于‘什么是前进’是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系统的了解了。我却有两点意见贡献。比如,反帝这个口号在一年前是无论哪一个前进的人都认为无可怀疑。但最近这几个月来,情形是大变了。我们觉得危害中华民族生存的最大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我们应当把我们的战线缩短。所以反抗日本帝国主义是成了当前最前进的口号。这口号是与把握现实一条更为符合了。其次,单单行动两个字不限定是前进。开倒车也是行动,反动也是行动。因此,我们是需要修改一下,有真理指导的行动才是前进。我高兴得很,自从经过这次讨论之后,我对于这个问题是更加明了了。我很感激诸位同学的指教。”

    笔儿没有动,

   
“你们大家想想看。这是个根本问题,我们倘使不能明明白白的答复这个问题,前面的讨论就会落空。什么是前进?”

    只有书呆子。

    “为大众谋幸福是前进。”

    “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会得老吗?”

    2.横排。

四  新大学——大众的大学

 

 

    (四)选歌标准 
大众唱歌团所选的歌是要有标准。一要意识前进;二要歌谱有精神;三要歌词不违背大众语。香港民众歌咏团所选的歌曲里就有一两首用文言歌的,大众唱 
着调子而不懂得里面的意思,效用是未免要减少些。

    白话文,

   
民众歌咏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从前为什么没有这样活动?我可以说像民众歌咏团这种组织,不是偶然可以产生的。比如一种花,它是原来有生命,但是气候未到,它是开不出花来;气候已到,它便自然而然的开出美丽的花了。音乐是大众心灵的呼声。大众欢喜唱歌,那是无可怀疑的。每一个大众的心灵里都潜伏着音乐的种子。但是在那伟大的音乐气候未到以前,他们只能唱几套小调儿过过瘾,表现不出很大的力量。这好比是一种子在地下吸收一些潮湿时所发出的低微的声音。现在是伟大的时代的前夜,大众是预备开 
口了。春天到了,你能叫桃花不开吗?夏天到了,你能叫荷花不开吗?秋天到了,你能叫菊花不开吗?冬天到了,你能叫梅花不开吗?大众的时代到了,你能叫大众的口不开吗?

三  大众的国难教育方案之特质

   
我是今年五月十日到平南。平南是邕江旁边的一个小村庄。村里有一个女学校,学生个个是赤脚大仙。我对于她们的认识是:

 

   
因为日本帝国主义不断的侵略,中国是遇了空前的大灾难。中国大众不肯亡国做奴隶。中国大众要追求自由,追求平等,追求生存。中国大众要为自由而战,为平等而战,为生存而战。

    教她穿袜子,

    “前进的青年就不会害病吗?”

    5.国难教育之组织

    清风来邕江;    

大众教育是什么?大众教育是大众自己的教育,是大众自己办的教育,是为大众谋福利除痛苦的教育。这种教育和小众教育固然大不相同,即和小众代大众办的所谓民众教育、平民教育也是根本矛盾。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觉悟。只是教大众生产、生产、生产,长得肥一点,好叫小众多多宰割的教育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对大众讲真话。专对大众说谎的教育是骗子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对着麻醉大众的歪曲理论是要迎头驳斥。始而装痴装聋,继而变成哑巴,终之而拜倒在当前势力下,这是帮凶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行动,教大众根据集体意识而行动。只教大众坐而听,不教大众起而行,或是依照小众的意思起而行,都是木头人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以生活为课程,以非常时期的有计划有组织的生活做他们的非常时期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课程。这非常生活,便是当前的民族解放、大众解放的生活战斗。这是大众教育的中心功课。在这里我们要指出民族解放与大众解放是一个不可分解的运动。如果大众不起来,民族解放运动决不会成功。但是如果不拼命争取民族解放,中国大众自己也难得到解放。所以大众教育只有一门大功课,这门大功课便是争取中国民族大众之解放。若只教大众关起门来认字读书,那是逃避现实的逃走教育而不是真正的大众教育。

    读起来,

    (五)到源头上去找 
有些不懂事的人把人家的歌曲乱改或是不小心的抄错印错。所以选歌要在源头上去找材料。比如锄头歌的第四段是“革命的成功靠锄头,锄头锄头要奋斗”。香港的选本是根据一个改错的本子成了“肩着了锄头要奋斗”。这歌的原意是以锄头代表农人,它是招呼农人要奋斗,并不是叫农人拿着锄头去奋斗。这个选本又把最重要的一首丢掉。这首歌末尾还有一段: 
“光棍的锄头不中用,联合机器来革命。”锄头歌之所以赶得上时代的精神,最要紧的还是后头这一段。这如何可以把它丢掉呢?再末,香港唱的调子是改得与原来的不一样。词不可乱改,谱是多年民众精神的结晶,更不可以乱改。百代公司出了一张小先生唱的锄头舞歌唱片,是根据原来的山歌的调子收音的,可以做参考。我的主要的意思只是希望大家要谨慎的去找材料,不要轻易的改人家的作品。如果要改,也得先和作者商量,倘若真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是谁也愿意接受的。

   
文化有什么功用,我们必得把它认识清楚,才能谈它的解放。有些人把文化当作装饰品看待,以为大众用不着这个东西。我承认现在所谓“文化”当中有一部分是好比金钢钻戒指。但是有一部分是思想斗争的武器,这武器必定要解放出来,给大众抓住,然后民族大众的解放才有很快的发展。其次,有些人以为大众文化是要等到大众政治实现以后才有

    “大众拜菩萨,先生也叫我们陪他们烧香读经吗?”

十二  大众的流通图书馆

    大众滴了汗,

    废纸哪个要?

 
该即知即传,不肯教人的人不配受教育。从前写文章的人,是写得愈深愈觉得得意。现在呢,连白话文都得解放成大众文,使得大众易于了解。这的确对于传播文化是有很大的作用。觉悟的知识分子都得把自己的作风解放出来使得大众易懂。第三点,要不得的是教而不做,学而不做。我们要在行动上来推进大众文化。我们要从静的方法解放出来,使大众加入真理的行动以追求行动的真理。

 

    送给书呆子。

   
我们知道了白话文失败的原因,就可以明白大众文应该怎样的写法。大众文应该写大众需要知道的事。大众文应当照大众说话的口气写。

   
大众的歌曲是大众的心灵的呼声。它是用深刻的节奏喊出大众最迫切之内心的要求。少数天才之创作必定是符合了这个条件,才为大众所欢迎而成为大众的音乐和大众的诗歌。大众的歌曲是要唱出大众的心中事,从大众的心里唱出来再唱进大众的心里去。它来,是从大众的心里来;它去,是到大众的心里去。

二  大众的国难教育方案

   
甲、前进的大众。乙、前进的小孩。丙、前进的学生。丁、前进的教师。戊、前进的技术人员。

   
(二)怎样借法?现在穷人借书最大的困难有两点:一是没有钱,一是空闲少。我们必须根据这两点来修改借书手续。平常流通图书馆要保证金,少则五毛,多则一元二元,只是这个条件,已经把穷光蛋赶到门外去了。我提议只要介绍人,不要保证金。有些图书馆还要借书人亲自来借,这在有闲的少爷小姐看来并没有多大困难,但一天忙到晚的大众就觉得为难,这当然要允许别人代借。干这件事最觉得便利的那是无过于小先生了。小先生代替学生借书是一件应当鼓励的事。

   
先是有人说了几句介绍词,接着就是我的简短的开场白,忽然间,一位同学像爆蚕豆样爆出一个问题来:

 

九  大众的文字

    “教大众觉悟是前进。”

 (原载1943年4月《行知教育论文选集》)

一九三六年

六、怎样才可以做一个前进的青年大众

   
第二种人是代替大众做事,但野心勃勃,想要一手包办,甚至不许大众自己动手来干。这样的人我们也是反对的:

    一面用嘴哼。

 

    大事共商量。

“止”是瞄准的意思。新大学的一切课程设施都要对着大众的幸福瞄准。为大众争取幸福所必需的就拿来教人,所不需的就不拿来教人。

    3.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产生?

八  大众歌曲与大众唱歌团

   
(一)借给谁看?对于这个问题,我毫不迟疑的说:“借给大众看。”识字的借深一点的给他们看。不识字的借图画书给他们看。图画书不够用,就赶紧的要求作者和书店赶紧的编。流通图书馆的对象是大众,它必须为劳苦大众充分的服务,才算是一个真正的流通图书馆。

    文章好不好,

   
根据上海话新文字方案实验结果,平常人每天费一小时只须半个月功夫,即可写新文字的信,看新文字的报,读新文字的书。聪明些的人两个星期就行;笨一点的人,只须一个月,成绩也不错了。每人所花的,只要三分钱。义务教育培养一个小孩每年平均要花八块九毛钱。民众教育培养一个成人要花一块八毛钱。上海一带运用小先生教汉字每人也要花三毛钱;三万万人的普及最粗浅的初步汉字教育至少就得九千万元。去年教育部筹款办义务教育,努尽了力只筹得三百多万,相差是太大了。倘若推行新文字,每人三分钱,连黄包车夫也出得起。所以就时间金钱两方面来看,新文字是普及大众教育的最经济的文字工具。

    “晓得了。”……

   
“老了。病了。一个人老了是几乎没有药医。病了,如果他愿意医,还有办法。”

    不算是好汉。

    不能随便分;

   
“那可不是呀。那样钻进去,是跟着他们落伍,何能帮助我们前进?你要钻进大众的生活里去免不了要穿上一套潜水衣。潜水衣能叫你钻进水里去感受水的压力并在水里做工作而不致给水淹死。你要钻到大众的生活里去感受大众的痛苦,了解大众的问题,明白大众的力量。你不但要避掉他们的迷信和落后思想,并且要帮助他们克服这一切。”

    耳朵做先生。

    2.它是大众的 
民族之命非“小众”所能救。国难教育的任务,在唤醒大众组织起来救国。教育大众是当前的国难教育之第一件大事。《大公报》二月七日的社评乃把它降到第二义,可算是颠倒是非了。北平学联会所通过之非常时期教育草案是很好的,但是《大公报》披露该案的时候,任意的把民众教育三条删掉,也是因为《大公报》是采取了一种要不得的流行的态度,不许大众救国。我们应该知道,不许大众救国的教育,乃是亡国的教育,而不是救国的教育。

 

    1.什么是文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