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卡姆剃刀定律,告诉世界

  成人在教育儿童时之所以屡屡采取不合适的教育方法,使“教育”变成一种破坏性行为,有两个最根本的原因:一是不信任孩子,二是太相信自己。

  海飞

  孩子天生不反感写作业,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之所以后来变得不爱写作业,是因为在上学的过程中,尤其是小学阶段,写作业的胃口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被罚写作业,就是弄坏胃口最有效的一招。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在2005年阳光灿烂的春夏之交,“知心姐姐”卢勤写给孩子的新著《告诉世界,我能行!》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和长江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了。我由衷地感到高兴。一是为卢勤高兴,因为卢勤又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做了一件有益的事;二是为孩子们高兴,因为孩子们有了一册引领成长的“知心宝典”,面对成长不用愁;三是为自己高兴,我当了12年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终于有机会与出版界的精英、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副总编金丽红女士一起,出版一本最想为孩子们出版的书。

  《哈佛家训》里有一则故事:三位无聊的年轻人,闲来无事时经常以踹小区的垃圾桶取乐,居民们不堪其扰,多次劝阻,都无济于事,别人越说他们踹得越来劲儿。后来,小区搬来一位老人,想了一个办法让他们不再踢垃圾筒。有一天当他们又踹时,老人来到他们面前说,我喜欢听垃圾筒被踢时发出的声音,如果你们天天这样干,我每天给你们一美元报酬。几个年轻人很高兴,于是他们更使劲地去踹。过了几天,老人对他们说,我最近经济比较紧张,不能给你们那么多了,只能每天给你们50美分了。三个年轻人不太满意,再踹时就不那么卖劲了。又过几天,老人又对他们说,我最近没收到养老金支票,只能每天给你们10美分了,请你们谅解。“10美分?你以为我们会为了这区区10美分浪费我们的时间?!”一个年轻人大声说,另外两人也说:“太少了,我们不干了!”于是他们扬长而去,不再去踢垃圾筒。

  提出者:英格兰逻辑学家威廉

  卢勤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孩子们的,孩子们也离不开“知心姐姐”。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办公室与卢勤的办公室一墙之隔,与卢勤抬头不见低头见。卢勤全身心地投入到为了孩子的事业,想的是为了孩子,说的是为了孩子,做的是为了孩子。记得今年新年后的第一天上班,卢勤办公室的门还未开,一个来自东北的小伙子就带着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把卢勤挡住了,并扬言与自己的父母“势不两立”,要杀父母!本来以为这么棘手的“案例”,卢勤会很难处理,想不到卢勤一席长谈、一个建议,就使这位千里迢迢来寻“知心姐姐”的小伙子满怀希望回了东北,并很快从东北传来了“和谐”的喜讯!这就是卢勤的魅力,这就是“知心姐姐”的魅力!这些年来,卢勤在上级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硬是把《中国少年报》的一个“知心姐姐”品牌栏目,发展成为《知心姐姐》杂志,“知心姐姐热线”、“知心家庭学校”、“知心论坛”、“知心家庭·谁在说”电视栏目、“网上知心家庭”等十多个知心品牌,一边工作,一边讲座,一边写作,炽热而忘我地为解除千家万户的两代人之间的矛盾工作,为千百万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工作。“予人玫瑰,手存余香。”构建和谐家庭、和谐社会的需要,培养健康向上的新一代的需要,使“知心姐姐”更红火了!使卢勤更红火了!

  老人是位攻心高手,与其他人的直接劝阻相比,老人的说服工作不着痕迹,却有明显的效果。分析他的方法可以看到,老人先通过“给予”,把几个年轻人的“乐趣”变成一种“责任”,这是第一步,目的是降低“乐趣”。任何事情,当它里面包含有交换、被监督、责任等这些因素时,它的有趣性就会大打折扣。然后,老人通过减少支付,刺激他们对踹垃圾桶这件事产生逆反心理,这是第二步。最后,老人进一步减少支付,并且给出一个让他们不能接受的10美分,使他们在心理上对踢垃圾桶这件事产生排斥感,产生逆反心理。于是,原本令几个年轻人感到有趣的一件事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让他们成为“受害者”。这时再让他们去做,那肯定难了。

  点评:做事情应该尽量简单。

  《告诉世界,我能行!》一书开列了未成年人成长中面对的50个问题,用“太好了”、“我能行”、“我帮你”、“你真棒”、“我要学”、“我思考”6句最简单明了的短语作为6章的题目,运用了当代未成年人生活中大量鲜活生动的例子,与未成年人平等地面对面、心贴心地进行“知心对话”。《告诉世界,我能行!》充满关爱、充满激情、充满智慧、充满哲理。成长面对的50个问题,是卢勤从长期从事“知心姐姐”工作中面对未成年人成长中的千千万万个问题中梳理出来的,卢勤的“解惑”,也是从“知心姐姐”工作的长期实践中提炼出来的,全书充分体现了“从未成年人中来,到未成年人中去”,具有了真正的时代性和实用性。

  这个故事表面上看起来和写作业没有关系,但它里面包含的教育思想却可以运用到儿童的作业管理上。那就是需要教师和家长在调动儿童写作业热情上,适当使用逆向思维,要刺激孩子对写作业的热情,不要刺激起孩子对写作业的厌恶之情。

  奥卡姆剃刀是由14世纪英格兰圣方济各会修士威廉提出来的一个原理。他出生在英格兰萨里郡的奥卡姆镇。威廉曾在巴黎大学和牛津大学学习,知识渊博,能言善辩,被人称为“驳不倒的博士”。

  俗话说:“有苗不愁长。”当今社会经济全球化,高科技迅猛发展等外部因素,一方面为未成年人成长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太多的诱惑也为未成年人成长带来不良环境。有“苗”怎么长?这是一个令全社会关注的重大课题。《告诉世界,我能行!》的出版,为广大未成年人提供了一本可翻可看,可查可依的引领成长的“知心宝典”。愿我国3亿多未成年人,在自己的成长路上,能面向世界,自豪地高声地喊出:“我能行!”

  但现实中,许多教师和家长却把方法用错了。最典型且最愚蠢的做法是以“写作业”作为惩罚手段,来对付学生的某个错误。许多家长或教师的口头禅就是“你要再不听话,就罚你写作业”。

  威廉曾写下了大量的著作,但都影响不大。但他却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其含义是:只承认一个个确实存在的东西,凡干扰这一具体存在的空洞的普遍性概念都是无用的累赘和废话,应当一律取消。他使用这个原理证明了许多结论,包括“通过思辨不能得出上帝存在的结论”。这使他不受罗马教皇的欢迎。不久,他被教皇作为异教徒关进了监狱,为的是不使他的思想得到传播。在狱中过了四五年,他找到机会逃了出来,并投靠了教皇的死敌–巴伐利亚的王爷。他对王爷说:“你用剑来保卫我,我用笔来保卫你。”正是这次成功的越狱,成就了威廉的威名。他的格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一似乎偏激独断的思维方式,后来被人们称为“奥卡姆剃刀”。

  2005年5月4日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普遍了,惩罚手法之多之重,简直是触目惊心。

  奥卡姆剃刀的出发点就是:大自然不做任何多余的事。如果你有两个原理,它们都能解释观测到的事实,那么你应该使用简单的那个,直到发现更多的证据。对于现象最简单的解释往往比复杂的解释更正确。如果你有两个类似的解决方案,选择最简单的、需要最少假设的解释最有可能是正确的。一句话:把烦琐累赘一刀砍掉,让事情保持简单!

  我听一位家长说她儿子因为忘了带英语作业本,被老师罚写一百遍“我忘记带英语作业本是不对的”这句话。老师这样做,已完全不是为了教育,仅仅是报复心理下的滥施淫威。孩子是弱势者,他没有办法,只能把这句话写一百遍。可以想象,这会让孩子感到多么恶心,英语课在他心中可能永远成为一门恶心课程了。

  “奥卡姆剃刀”是最公平的刀,无论科学家还是普通人,谁能有勇气拿起它,谁就是成功的人。这把剃刀出鞘以后,一个又一个科学家,如哥白尼、牛顿、爱因斯坦等,都在“削”去理论或客观事实上的累赘之后,“剃”出了精炼得无法再精炼的科学结论。每一个人都解决过最复杂的问题,但都是首先使用奥卡姆剃刀将复杂的对象剃成最简单的对象,然后再着手解决问题。

  我还见识过一位老师,对于班里不听话的孩子,不打也不骂,就是下课不让玩,叫到办公室写作业。孩子的顽劣倒是治好了,但经她这样治理的孩子,基本上都永远不再爱学习了。

  成功、伟大的科学家,都是先用勇气使用这把锋利的“奥卡姆剃刀”–把最复杂的事情化为最简单的定论,然后才通往天才的辉煌之道的。

  北京某所小学,要求孩子作业本不许有一个错字,如果出现一个错别字,不仅这一个字要写一百遍,整个这一页内容都要重写一次。这种“株连法”使孩子们在写作业时提心吊胆,生怕写错一个字,他们早已忘了为什么要写作业,他们只是在为“不出错”写作业。孩子们刚刚开始进入学习的征途,就已经开始迷失学习的方向了。

  经过数百年的岁月,奥卡姆剃刀已被历史磨得越来越快,它早已超越了原来狭窄的领域,具有了更广泛、丰富和深刻的意义。

  还有更惨痛的例子。2007年4月25日,广东增城市某中学一名初一的学生,因为英语考试时说话,被老师罚抄单词,从第一课到第十四课,每个单词罚抄10遍。这个孩子当晚自杀。

  美国最大的证券网站etrade眂om曾成功运用了一次这把“剃刀”,它推出了一次惊世骇俗的品牌推广活动:“踢开你的经纪人”,实在的承诺,深中肯綮的直白,一出手便引起了巨大的共鸣,从而大赚其钱。无独有偶,美国网上杂货店Drugstore眂om为了向消费者传达这样的信息:它可以为顾客献上宝贵的礼物–时间,曾推出一则很有意思的广告。广告中,身穿白色制服的“服务小队”成员像圣诞老人一样从壁炉中钻出,或像《碟中谍》中的汤姆·克鲁斯一样从天而降,为顾客及时递送日常用品。此类广告不仅承诺到位,为了突出“时间”的主题,剃掉了一切无用的废话,而且故事精彩,收到了空前好的效果。

  许多家长和教师,一方面要求孩子热爱学习,一方面又把“学习”当作暴力手段运用于对孩子的惩戒上。当“作业”变成一种刑具,它在孩子眼里能不恐怖吗,孩子还能对它产生好感吗?

  同样,通用电气公司的杰克·韦尔奇也是深得威廉的真传。他用一把锐利的剃刀剪去了通用电气身上背负了很久的官僚习气,使通用能够轻装上阵,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这个问题追究到底,至少可以看出这些成年人的三个问题:一是在教育孩子中不能细腻体察孩子的心理,不考虑把工作做到孩子的心坎上,只是满足于孩子表面的、暂时的服从;二是自己内心不热爱学习,潜意识中把学习当作苦差事,就会在生了气寻找“刑具”时想到写作业;三是权威意识在毫无反击之力的儿童面前变得肆无忌惮,人性中的恶不小心流露出来。

  在美国企业界,很久以来存在着一种传统认识,即经理们的工作就是在低层和高层管理者之间互相发出便函,到处举办高层会议,确信工厂里和其他地方一样运行正常。一句话,经理就是监督部下正常工作。但是在1981年出任通用电气公司总裁的杰克·韦尔奇鄙视这些做法,他认为采取这种方式的经理们是些官僚管理者,是历史遗老。而对于陈旧的传统,杰克·韦尔奇历来深恶痛绝。

  惩罚性质的作业,无不说成是为了孩子,其实它的第一动因只是成人在出恶气,和教育无关。它对儿童的学习只有毁坏,没有成全。从本质上说,它只是教师或家长对学生的一种施暴手段。

  通用电气是一家多元化公司,拥有众多的事业部和成千上万的员工,如何有效地管理这些员工,使他们达到尽可能高的生产率,是杰克·韦尔奇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他认为,过多的管理促成了懈怠、拖拉的官僚习气,会把一家好端端的公司毁掉。最后他总结出一个在他看来是最正确而且也必将行之有效的结论:管理越少,公司情况越好。

  孩子天生不反感写作业,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之所以后来变得不爱写作业,是因为在上学的过程中,尤其是小学阶段,写作业的胃口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被罚写作业,就是弄坏胃口最有效的一招。正如“满汉全席”人人爱吃,但如果我们这样对待一个人,让他天天吃满汉全席,而且规定他必须顿顿吃够多少,少吃一口就罚多吃一百口——这样做上一段时间试试看,这个人以后再见到吃的不吐才怪呢。

  从接手主持通用电气的那一刻起,韦尔奇就认为这是一个官僚作风很严重的地方。控制和监督在管理工作中的比例太高了。他决定让主管们改变他们的管理风格。

  杜威说“一切需要和欲望都含有缺乏”。让我们记住这句话,并认真琢磨。

  韦尔奇想要从自己的字典里淘汰掉“经理”一词,原因在于它意味着“控制而不是帮助,复杂化而不是简单化,其行为更像统治者而不是加速器”。“一些经理们,”韦尔奇说,“把经营决策搞得毫无意义的复杂与琐碎。他们将管理等同于高深复杂,认为听起来比任何人都聪明就是管理。他们不懂得去激励人。我不喜欢‘管理’所带有的特征–控制、抑制人们,使他们处于黑暗中,将他们的时间浪费在琐事和汇报上。紧盯住他们。你无法使人们产生自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