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扑通,毽子里的铜钱

引导语:他给我白吃了两个热烘烘的烤山薯,使我永生感到温暖在心头。

引导语: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醒,加入到保护家园的行列中来。

引导语:有那么一刻,我觉得相互依靠生活的每个画面,都可以不断重复过上一万年。

每回闻到巷子里飘来一阵阵烤山薯的香味,我就会想起几十年前家乡那位卖烤山薯的老人,想起他一双黑漆漆的手,和手心里两枚亮晶晶的铜钱。那是我从心爱的毽子里,费了好大的劲儿剥出来给他的。他并没有接受,却笑眯眯地把
铜钱放回我的口袋里,摇着竹筒慢慢走了。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凝结着乡愁符号的古镇和古村落的建筑与文化风貌或多或少地遭到破坏,有些乡愁不明不白地就被拆掉了,导致人们越来越难找到对故土的认知和精神归属。旧城换新貌,但是这新貌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搬硬造的假古董无法激发人们的共鸣,没有对历史、对先民生活的尊重,也就构不成乡愁。

那时,我大约十岁左右吧。有一天,在院子里踢毽子,卖烤山薯的来了。我闻到那股子香喷喷的味道,好想吃,身边没有钱,却伸着脖子问老伯伯,几个铜板一个?
(那个时代,还用铜板呢,一枚银角子兑三十个铜板,一块银元兑三百个铜板。)老人一声不响,却笑嘻嘻地伸手在烘缸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烤山薯,往我小手里一放说:给你吃。我好高兴好感激,就慢慢地剥开皮,万分珍惜地吃起来。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醒,加入到保护家园的行列中来。那些保存完好的古镇和古村落,可以存放人们内心深处对家园的依恋,寄托对诗意栖居的渴望。

我有一条名叫扑通的小狗。三年前,它随我去了首都机场,在出租车上朝司机卖萌,在航站楼呼啸来呼啸去,玩累了趴在行李箱上和我玩自拍。扑通错认为这是一段美好的度假时光,但它很快就发现自己被塞进了航空托运箱,称完体重后沿着传输带渐渐远去,被陌生人拎起来,最后放置在机舱内一个黑暗角落。两个半小时后,它离开北京抵达我南方的家乡。

隔壁的二婶走过来了,她挑了几个大的烤山薯,称一称正好十个铜板。二婶说算九个铜板吧,我手里只有九个。老人说不行,我要亏本的。二婶
说下回补你就是。就捧着山薯进去了。老人愣愣地望着她的那扇门,我呢,愣
愣地望着老人。他满脸的皱纹很深很深,很不快乐的样子。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只想代二婶给他那一个铜板,但是身边真的没有钱。看看手里啃了一半的烤
山薯,我结结巴巴地说老伯伯,我也没给钱呢。老人笑了,他说小孩子嘛,
送给你吃的。我越发觉得心里不安,忽然想起毽子里面有两个铜钱。只是两个铜钱,怎么抵得过一个铜板呢?但我还是急急忙忙,撕开毽子的包布,挖出两枚亮晶晶崭新的铜钱,递到老人手心里说老伯伯,给您。他好半天才明白我的意思,马上把铜钱放回我的口袋里,摸摸我的头说小姑娘,我怎么会拿你的钱
呢?
他反而又在烘缸里取出一个烤山薯说再给你一个。我摇摇头不肯接,他把烤山薯也塞进我的口袋里,向我笑着摆摆手,推着烘缸走了。望着他微驼的背脊,我心里好难过,好像做错了一件什么事。(伤感友情日志大全
)

被人们称作古城卫士古城保护神都市文脉守护者的阮仪三说:在发展中守护城乡遗产,留住乡愁,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同时,又不失去本民族文化传统的必由之路。

那趟旅程导致扑通落下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只要坐上车就会浑身发抖哼哼唧唧,看到行李箱就尿裤子。

铜钱在口袋里叮叮地响着。伸手一摸,它们在烤山薯旁边,也是热烘烘的。我捏着撕破的毽子,回到书房里,把刚才的事告诉老师,老师仔细地听着,面露微笑。

刀下救平遥

我把扑通送回了老家,这个决定实属无奈。那一阵子我出差得实在太过频繁,扑通作为一条狗,却特别怕狗怕猫,甚至是毛绒玩具。根本没办法放心把它寄养在外。

我问老师:二婶是不是应当把欠老伯伯的一枚铜板再补给他呢?老师想
了下说我想她会补给他的。我倒是很高兴你舍得把毽子里的两枚铜钱剥出来给他。我说:我心里觉得自己欠了他很多似的。老师说不要难过,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不是教过你大堂屏风上的朱柏庐先生治家格言吗?记不记得里面有一句:与肩挑贸易,毋占便宜。做小贩的,栉(zh)风沐雨,都是非常辛苦的。
你长大以后,要格外懂得体谅做小本生意的人。

战乱年代,5岁的阮仪三随母亲迁居到老家扬州,这也是他曾祖父、清代大儒阮元的家乡。在那里,阮仪三每天和姐姐一起在私塾读书。

老师慈和的诲勉,我要牢记心头。卖烤山薯老人满脸的风霜,和他谦卑的笑
容,伛(yǔ)偻(lǚ)的背影,也时常浮现在眼前。他没有接受我的两枚铜钱,却接纳了我的心意。他给我白吃了两个热烘烘的烤山薯,使我永生感到温暖在心头。

作为家中长子,阮仪三的父亲要求他承担起看守书房的职责。那时候,趴在床上读书的他每天都会听到母亲在窗外呵斥:仪三,仪三,关灯睡觉了!而他总是把灯关一会儿,再悄悄打开继续读书。不知不觉,幼年的阮仪三心中埋下了一颗传统文化的种子。

扑通从北京回到老家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担忧它的安危。我们家扑通可乖啦。我每次问及扑通,妈妈都这么回应。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17岁那年,阮仪三报名参加了海军。当兵5年后,阮仪三考进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系,师从中国古建筑园林艺术专家陈从周教授。刚进大学时,陈从周主讲中国建筑。第一堂课,陈从周看到阮仪三的大名,脱口道:你是扬州阮家第四代,三字辈的。阮元你了解吗?

凭借它超高的情商,扑通似乎安全地在家里生存了下来。每天爸妈回家,它都像迎接久别至亲一样欢呼雀跃。妈妈一进门就开心得赶紧抱抱它,奖励一块狗饼干,吃完了还得再抱抱。爸爸在扑通无比执着的求抱抱面前,也不得不和蔼亲切地回应:好好好,好了。

从此,一场师生忘年交拉开帷幕。阮仪三开始跟着陈从周编教材、调查古建筑。后来,陈从周不给他们班上课了,仍然把他带在身边。外出调研时,他帮忙提包、做笔记;上课时,他把老师的绍兴话翻译成普通话。通过陈从周,他有幸结识了京城的那些大师,享受他们不时打来的电话:阮仪三,那里有个好城市,去看看。

爸爸在阳台看报纸,它叼着球就过去,耐心观察着。爸爸有扔球的意思它就开心地去叼球,否则,它就坐在边上的狗窝晒太阳。更多的时候,它喜欢趴在两个客厅之间的角落里,一边看着妈妈在厨房里浓烟滚滚,一边注意爸爸在阳台里的动静。

后来阮仪三师从董鉴泓教授,学习中国城市建设史。为了编写《中国城市建设史》,每年一放暑假,阮仪三便随着老师跑城市、做调查。老师年纪大了跑不动,阮仪三就自己跑。这一跑就是20年,跑了中国100多个城市。无论是古都名城,还是人口较少的城市,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那时候的城市漂亮极了,虽然有些破败,但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江南有水乡的诗情画意,西北则有一座座壮观完整的城墙。

午饭和晚饭也不需要收音机陪伴了。扑通对三餐极为关注,可以以站立的姿势坚持看主人吃完整顿饭,让人也能感觉到食物更可口。刚开始,爸妈吃饭时注意力完全被扑通吸引,看它撒娇卖萌,拿前爪拍拍你,在确认无望得到食物后,大吼大叫,表现得很不理智。

毕业后的阮仪三留在同济大学教书,但更多的时候他身处挽救古城镇的一线。

有一天早上,妈妈打电话来,动情地告诉我:你爸爸和我说,从来都没养过小动物,也对小动物不感冒,但扑通改变了他的想法。

20世纪80年代,全国各地开始了大规模的建设,在现代化的城市设计理念下诞生了一批看似高端又速成的建筑物群。这股强大的建城之风所到之处,许多城镇街区纷纷被拆除,速度之快、手段之野蛮,简直史无前例。很多生活在古镇、古村中的居民,甚至这些地区的管理者,对于这些遗存古村镇的价值并没有深刻的认识。殊不知建新拆旧的过程中,被毁坏的历史文化,正是我们的根。

前一天晚上,爸爸应酬喝醉了,回家蹲在马桶上哇哇大吐。把扑通急坏了,来回奔波,一会儿跑去拍拍爸爸,一会儿跑去叫妈妈。喝醉的爸爸一直夸:扑通是个好同志!扑通的日夜陪伴渐渐被爸妈所接受。到后来,他们吃饭时仔细确认餐桌上哪些是扑通可以吃的,哪些是它不喜欢吃的。妈妈不得不每天炖扑通喜欢的牛羊猪肉,她常常盛满一碗饭,自己扒拉一口白饭,把肉捣碎拌匀,浇上肉汤后再倒进狗碗里。爸爸就在边上一直喊:够了够了,太多了,这么小一个肚子怎么能吃这么多?然后不断地挑出小软骨碎骨丢到扑通的碗里。

阮仪三曾跟着老师在山西大同沿线做历史城镇调查,那时山西、陕西的城镇,大多保持着唐宋以来的原貌。而时隔10年,阮仪三带学生前往山西做城市规划,此时的平遥,却是一片疮痍。平遥准备在古城中纵横开拓几条大马路,开辟城中心广场,建设新的商业大街。

晚饭后,爸爸左叫右叫,扑通都假装是个聋子。以前从来不碰狗的爸爸只能把扑通提起来,像夹个狗皮包一样,夹在腋下出门遛狗去。扑通极其不愿意出家门,一天三次的外出拉屎,对它而言简直像受刑,而不是放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