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格言警句,鲁迅拒绝诺贝尔文学奖始末

●兵兵,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生活并不是风平浪静的。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1927年9月17日,鲁迅收到学生台静农的信件,信里面提到瑞典人斯文赫定在上海的时候听说鲁迅的名字,想请刘半农帮助,提名鲁迅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

1、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在儿童文学作品《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爱丽丝问“蛋人”是否可以使用同一个字词来指不同的东西。蛋人傲慢地说:“我使用一个字词的时候,我要它指什么意思,它就是什么意思,不多也不少。”2011
年10
月杨振宁在与《中国新闻周刊》的访谈中说“中国现在很民主”,他扮演的就是蛋人的角色,他和蛋人一样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在公共说理中,任何人都不应该随意对字词作特别定义,更不应该随心所欲地使用字词,以致是非不辨。”
—-徐贲《明亮的对话》

鲁迅当即回复了上述这封信,态度丝毫不暧昧,表达得非常截然。

2、文学要有读者,宿命的是,文学很难得到够格的读者。

●我想起了自己的梦想。我喜欢看书,喜欢写东西,脑袋常常像一枝迎春花的枝条一样,风一吹就冒出一骨朵一骨朵想象的奇花来。我想当个作家,身边随时有一叠洁白的稿纸,一支出水流畅的黑钢笔,把我所感受到的美好和悲哀都一点一滴地写下来,构成一个用文字创造的宏大世界。想写的时候就写,无话可说的时候就静静看风吹过石榴叶,再也不要为某种目的而写。
我想起了我的老实巴交的爸爸,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更深地了解他,热爱他,我很愿意像他一样,无论将来的前程如何远大,都做一颗亲切而温暖的“五角星”。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六角星》

静农兄:

3、先知,到头来都是狼狈不堪。 —-木心

●我梦见过的可能都是假的,我守望过的可以的真的。站在告别童年的十字路口,我稍微一回头,看到盛大的送行嘉年华。我曾在那里,我可以义无反顾的往前走,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我会一直在那里。
—-《那么近的再见》

九月十七日来信收到了。

4、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文学史,是几个文学家的作品。
—-木心

●“再见了。”我轻声地说。孔雀的眼睛一下子湿了起来,鼻孔抽动地看着我,红雀斑可爱地跳动着,跳进了我的眼里,就留了下来。我把右手贴在玻璃门上,孔雀也伸出手来,和我的贴在一起,我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早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像一瓶刚刚打碎的新鲜草莓酱。我就带着满身轻盈的粉红阳光走在了来时的路上。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孔雀舞》

请你转致半农先生,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

5、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窗外的柠檬树安静地生长着,抽出椭圆形的嫩叶,绿得如图一枚枚娇嫩的贝壳。从窗口望过去,能看到光滑的褐色树干,带着淡淡的墨绿,从枝干到树叶,都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气。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诺贝尔赏金,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

6、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哈姆雷特、释迦、叔本华,都不为自己悲哀。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何谓轻小说?什么样的小说算是轻小说?有人说,那是指在封面、彩页、内文插图等处大量使用动漫风格插图的小说。在书店内所看到的大部分轻小说都是如此,我认为此定义充分地说明了其外观上的特征;不过,没有插图的轻小说也是存在的。有人说,只要在轻小说的书系发行,任何小说都可以算是轻小说。我觉得此观点非常简单易懂。然而,过去那些在轻小说书系发售的书籍,也出现过后来删去插图,当作一般文学作品发行的例子。有人说,轻小说的读者年龄层比儿童文学高,主要读者群是国高中生。以购买客群来看,我认为正是如此。不过,即使年龄增长,许多人还是会继续阅读轻小说,包括大学生与成年读者的数量也很多,因此轻小说未必只限于「国高中生取向的作品」。那么是否由故事内容来分类呢,倒也
(亲情日志大全 )

或者我所便宜的,是我是中国人,靠着这中国两个字罢,那么,与陈焕章在美国做《孔门理财学》而得博士无异了,自己也觉得好笑。

7、最早的文学,即记录人类的骚动、不安,始出个人的文学。所有伟大的文艺,记录的都不是幸福,而是不安与骚乱。
—-木心

●儿童文学作品故事大多发生在路上,而路是儿童成长的途径。 —-梅子涵

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赏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

8、对生命,对人类,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看轻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木心

●我们没有在童话的摇篮里躺过,睡眠过,没有童话的阅历和记忆。儿童文学就是寒冷中盖在孩子身上的那条暖暖的毯子。
—-梅子涵

我眼前所见的依然黑暗,有些疲倦,有些颓唐,此后能否创作,尚在不可知之数。倘这事成功而从此不再动笔,对不起人;倘再写,也许变了翰林文字,一无可观了。还是照旧的没有名誉而穷之为好罢。

9、人总是要爱人的,否则是没有希望可言的。 —-木心

●“新黄金十年”希望出版社完成从童书出版到童书创作的转变。目前,国内将欧美的经典童书作品大部分引进出版后,开始引进其他语种作品,引进版作品趋于饱和状态。不论图画书,还是校园儿童文学,国内儿童首先接触的都是外国作品,但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具有本土文化内涵的原创作品,还需要更多如《这就是二十四节气》《写给儿童的中国地理》《学会管自己》这样接地气的作品,更期待新一代作家能够将符合本时代气息的作品带给孩子。再如在当前的智能手机时代,真正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80甚至90后作者,更能洞察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王连升《出版界语录》

未名社出版物,在这里有信用,但售处似乎不多。读书的人,多半是看时势的,去年郭沫若书颇行,今年上半年我的书颇行,现在是大卖《戴季陶讲演录》了。这里的书,要作者亲到而阔才好,就如江湖上卖膏药者,必须将老虎骨头挂在旁边似的。

10、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