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二十二讲读后感10篇,莫让功利破坏孩子的文学梦

《文学与神明》是一本由施议对 /
施志咏著作,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69.00元,页数:2019-5,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是一本由刘再复著作,东方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6.00元,页数:304,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莫让功利破坏孩子的文学梦

《文学与神明》读后感(一):万古不磨意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读后感(一):如何让文学带我们领略人性深处的多种可能性

发表时间:2018-11-02 来源:常德文明网 字体:[大][中][小] [打印]
[关闭]

通过这本访谈录让我窥探到饶老的博大学识与国学思维。如果把国学性与先进性作为交集,把正统性与方法论作为交集,把材料学与辩思法作为交集,其中必有饶老诸多方面建树,其意为学问的宇宙观。国学之根本,要终原始且与时俱进。中华文明的思想精髓在书中的交谈间熠熠生辉。

文/友竹

哈利·波特骑的飞天扫帚是什么型号?唐僧遇到的第5个妖怪叫什么名字?如果看完一本书,用这样的问题来检测孩子的阅读效果,是不是会让孩子远离阅读?当孩子被迫去关注书本中这种犄角旮旯的问题时,这样的考查还有存在意义吗?

访谈录不同于以往阅读,行文正如“文”意解读为声文。虽为谈话,却胜比著述。其中引用、考证、论述、观点皆可成学问,饶老有丰富沉淀的文学思考,在书中我能遇见读书学文原是潜移默化的理解其本质含义——乃是文主情,以文养气,气力够了才好做学问。看似是在讲人,实则遵从万化自然之道,也在《太一生水》的精讲中对文学与神明的相辅相成关系里解释了中国式的人与神。

好的文学作品能够写出人性的真实,向人们传达人性深处的声音,从而令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品尝不尽、回味无穷。关于人性的真实,高行健指出,真实不是现实表层的真实而是现实底蕴的真实。这就纠正了一种普遍的误解,以为真实是现实的表象,生活的故事,而忘记了真实的根本是人性深处的各种可能性。

文学是让孩子放飞梦想的翅膀,能够带领他们从不一样的视野观看世界,这个世界应该是充满奇思妙想,极富浪漫色彩的。如果非要将文学作品生硬割裂开来,用书本中犄角旮旯的问题给孩子们的阅读设置障碍,会严重侵蚀文学的斑斓色彩,大大破坏孩子的阅读兴趣和求知欲望,看似是一种测试,实际是故意刁难,起到的只会是负面作用。

在我读这本书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一切的意与道都领域广阔,却踏实稳健,令人叹服。这正是饶老的“笨”方法,本本为之,在贯通之中并行精专之识,摒弃以点做学的闭门造车,而多大道宏观全面的认知,小道互联借镜的学习,宗教、神学、考古等紧合相成;亦有中西文化融合,非未落入西化,而更加深思中华传统文化的优势与特质,此大家风范。

所以,所谓真实的人性是没有绝对的好,也不存在绝对的恶的,因为一个人的性格往往带有多重暗示。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经典文学作品中频频发现经典文学人物人性深处那极为复杂的多方冲突。人性冲突的多方面呈现才能使人物的性格张力充分展现,而这正是文学作品牢牢抓住人心的根本。

文学阅读不同于语文测试,要让孩子能够自由徜徉。有的人总喜欢将应试思维强加给孩子的一切,主要阅读就要测试,只要测试必出难题,沾沾自喜以为有助于提高孩子成绩,殊不知只会破坏孩子的学习兴趣。文学阅读并没有标准答案,孩子们能够从中有多少收获完全凭借于自身,更重要的是能够得到心灵的滋养和文学的涵养,这种收获并非是一时的,而是能够伴随一身的品质。非要用刁钻的考题去测试孩子记住了多少词汇、背下了多少文章,实际上并没有意义,如果把精力都放在记忆和背诵上,那么孩子还能有多少的心思去感受和领略文学蕴藏的丰富宝藏,背下来再多也不过是生硬的复制,并不能从中汲取多少的营养。

当中国文明在战争与侵略的洗礼中走入“西化进步”之路,西方的上帝会带来中国人矛盾的文化冲突,于是就有胡适所说的“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来正论。在饶老的思考与理解再度精进了这一思想——“天人互益”。我们看到国学能承载当世人类走向最重要的话题,如何与世界相处,或是在正视严重性后采取行动。用诗意与温情来对待我们存在这件事,那些最美的辞藻并不一定总在男女之情,也在人理之情,饶老的学术很多都讲求原典,但很少解释,在这本书里施议对的诠释总能让我豁然开朗。

但是,本书告诉我们,作家要抵达人性深刻的真实绝非易事。历史上种种文学思潮和创作实验,总的来说都是为了抵达人性更深层面而作的努力。但是,就我国的文学发展情况来说,作家想要抵达真实的人性,却常常成为创作禁区。以下两种错误的理念常常导致这个问题:一是把“主义”当作创作的出发点;二是把“社会批判”作为创作的出发点。

文学应该是充满诗意和幻想的。文学的精彩不仅体现在辞藻的华丽和情节的曲折上,更来自于作者所表达的思想和看待世界的角度。文学是一门安静的艺术,只有能够沉下心来,才能够慢慢会触碰作者所留给读者最有价值的东西,这不是靠机械解剖能够把握到的。孩子的心灵是一张白纸,对美好的事物充满着幻想,理应让孩子在文学阅读中能够享有精神上的独立,可以尽情用自己的想象力去想象和触摸文学中的诗情画意,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话语方式,形成自己对世界的感官,构建起真善美的价值体系。

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1956年饶老在香港大学写下这首诗。他期许二十一世纪会迎来中国的文艺复兴,他用一生的气力来守护并发扬国学,传递文人关怀,我们很少能真正走入一个全心投入的孤独者国学大师的世界,因为我们缺乏孤独的态度,一颗静下来做学问的心。面对浮躁,在城市的喧嚣,缺失文化素养和立身之本的自己终会迷失了方向,即便是欲望的满足,也会被内心的空虚莫名失落。我辈正在大好时代,文化传承需要更多的心念和融解,在古老的传承里不懈怠本意,在现今世界里创造新的文明,我想饶老的心血就没有白付。

须知,种种“主义”最易使人性陷入概念化、公式化而变得不真实。
“高大全”式创作方式如此,今天的穿越文、霸道总裁文同样如此。总之,这种以丧失文学性为代价的写作方式不可取。我们不提倡作家将“社会批判”作为出发点的主要原因也在于:热衷批判社会的态度不可能引领作家真正进入人性的深处——一个作家所有的揭示、判断都自带某种认定自身正确的光环,所以很难进行客观叙述。

不能用成人的功利心去破坏了孩子的文学梦,不要过多地追问、练习、肢解文本,也不必强迫概括、归纳、推理,更不要用一些古怪刁钻、犄角旮旯的考题疏远孩子与文学的距离,给孩子的文学阅读提供纯粹的环境,让他们能够自我感受、自我发现、自我获得,能够安静地得到智力上和审美上享乐的幸福,留下单纯美好的阅读记忆,为人生的成长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

对于这本访谈,没有足够的学识来加以评论,很多学问更是一知半解,缺乏深刻的历史文学来做基础,而更多的是与饶老的一种相识,或者说是对我的一些指引,让我在文学世界里更加深了喜爱与探索之情,不断进取,以此立身。

那么,今天的作家要如何返回文学的真实,向人们传达人性的声音呢?本书告诉我们作家的文字应该“有感而发”,这意味着文学是出自生命的需要而发,出自心灵的需要而发;而绝不是因有利可图而发,因政治需要而发,因世俗目的而发。这里就涉及到了文学与自我的命题,也是本书特别强调的一点文学常识:从事文学的第一条件是必须说自己的话,发出自己的声音。

《文学与神明》读后感(二):文学与神明/文学与文字的发散思索

能够守住自我品格的文学家,应该是这样一类创作主体:他们冷静地洞察人性与人类的生存处境,他们拒绝一切浪漫、夸张、膨胀,面对的只有实实在在的人和人的生存条件,他们既正视社会的复杂,也正视自我的黑暗。在此,可以拿曹雪芹的《红楼梦》来作一说明。曹雪芹对当时的社会问题、宫廷斗争内幕不可能不了解,但是他并没有写成政治和社会批判小说,而是将其写成了反映真实人性的动人杰作。

这本书说是访谈录实则更似专著,饶宗颐老先生谈论中的解析深入且详尽,实然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九十岁的老人的记忆力。施志咏先生在做访谈之前更是做足了功课,对饶宗颐老先生著作的熟稔、对问题引导和阐述总结的巧妙同样让人赞叹。

然而,对每一位作家来说,写出人性的真实与生存环境的真实,都不是容易的事。因为人性极为丰富、复杂,生存环境也极为丰富、复杂。实际上,人性本身就是人性困境,生存环境本身就是生存困境。看起来人人生而自由,实际上却处处枷锁。既然如此,我们要求文学展示真实的人性还有什么意义吗?当然。因为文学对于我们的意义恰恰在于它可以让我们超越眼前的困境而进入保持和充实生命的本真状态。

学际天人本是李清照评价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词文的词语[1],今日被施议对先生拿来形容饶宗颐老先生,若是脱离诗文原文,单说这个词意则
分外合适。饶宗颐老先生是当代乃至近代的一位百科全书式学者。其于史学、文学、经学乃至甲骨学、秦简学、敦煌学诸多领域之独特建树,已在国际汉学界奠定了宗师地位,而于诗、词、文、赋及书法、绘画、琴艺诸多方面之惊人成绩,则更加令人倾倒。到现在为止,仍未见一位学者,其涉猎范围如此广泛,其造诣又如此专精;而饶宗颐老先生则将中外学问家、艺术家之种种能事集于一身。这不能不成为学术史上之一大奇迹。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读后感(二):文学,人生的必修课

本书一共分为九章,绪论写了饶宗颐老先生对万事万物的认知方式和解决问题的途径与新方法,在开头的引言中就引用了饶公的话写道“四维空间,还有上下。这是我个人的认识论。”用这一句话概括全篇,然后从古诗文到古建筑,从文学史到精神史,多方沟通论证,阐述着饶公的认知方法。

从小到大,文学作品便是阅读的主要对象。除去教科书的文章外,四大名著、世界文学、杂志期刊、甚至武侠小说与如今盛行的网络小说,都同属于文学范畴。可究竟文学是什么、有何特性、带给人何种内涵,却从未细细思量过。由著名文学家、人文学者刘再复先生的《文学常识二十二讲》,如手术刀般精确剖析了文学的方方面面。

第一章文学与文字用两个关键性词语提纲挈领抓住全章内容,先诠释苏联传来的文学的劳动起源说,然后引入正文从文字的发展阐述文学。“从文字说起,由文字以探寻其本源。“、”文学通过文字表达,文句由文字组成,弄清文字问题,文学才有着落。”这一章给我的感触很深,当初有同学质疑说,学习繁体字有什么意义?我张了张口,没有组织好语言,只好沉默。但是今天在饶公这里得到了完美的答案。饶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京都大学《中国文学报》有一句话“名号为事物之称谓,文字因之而滋生,文篇所由以构成,人类文明之基础也。”这句话翻译过来是,从无名号到有名号。从无欲到有欲,从不着痕迹到着痕迹;其间,都与文字有一定牵连。懂得文字,才能讲文明,讲文学。从这句话我发散地想到现代简化字的二简将“舞”简化为“午”,将“餐”简化为“夕”,着实令人咂舌。从这里我想到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简化汉字,不知道当时的文学院教授作何思想。作为简化汉字的得利者的现代人,当然不理解使用繁体字人士对简体汉字的广为流传的痛心。文字的脉络在于偏旁部首、一撇一捺。在于可诠释、可追溯、可解读的途径。当你从这个符号中不能解释出他原有的含义时,简化汉字的弊端便显露出来。简化字平常使用,但繁体字有必要深入了解,这是个人对学习繁体字的一点浅显看法。

这本书所说是常识讲座,却深入浅出的道出了不少真知灼见,信手拈取几条品咂,不仅回味无穷:

[1]李清照*《论词》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蠢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茸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

文学的功能界定为“见证真实的人性”和“见证真实的人类生存环境”。

《文学与神明》读后感(三):深入浅出的谈文学

这句话既道出了文学描述的对象——内在的人性与外在的环境,又点明了核心在于真实。

这本《文学与神明》是一本访谈录,以对话的形式,一问一答的阐述了饶宗颐的文学观。饶宗颐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等等,他本人在文学,历史,哲学,艺术等各个领域都有研究和建树。而且他不仅仅博古通今,他还学贯中西。施议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博士,多年研究经典文学。一位是我国著名的国学大师,另一位专注研究文学多年,施议对引发观点,并抛出问题,饶宗颐用古今中外的文书文史陈述自己的看法。

文学弥补人生缺陷与人格缺陷,让人们从“物化”、“异化”的技术、公式中解放出来。

施议对提出人类起源与太阳崇拜有关,对于人类的起源在远古神话和史诗里都有过记载。饶宗颐提到在中国古代就有宇宙论之说,在《天问》,《淮南子》中有提及,佛典认为“世间本没有日月星辰,是一片虚无的状态,突然有一颗蛋,周遭泛着金光,它成熟时破裂一分为二,上段化作天,下段化作地,这中间有梵天,是芸芸众生的祖先”“。《五运历年记》提到了盘古,我们都听说过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故事。印度《吠陀》认为万物之源是水,他们是赞颂水的。对于万物的起源更多的是赋予了一些神秘色彩,人们编写一些神话故事或者传说便于流传人类的来源。人类观察繁星便有了天文知识,繁星和太阳发出的光芒滋养着万事万物。如果说神话故事和传说是浪漫的唯心主义,那么唯物论的角度说,曾经有科学家提出万物起源于海洋,最初地球是一片海洋,后来地壳运动,地球板块运动便有了陆地,海洋的物种从海洋迁徙到陆地,由于陆地上的生存环境更好,越来越多的物种选择在陆地上栖息,这样造成了多样化的物种,物种也不断的进化。不论哪种万物起源的说法更正确科学,万物的繁衍离不开太阳,在我国古代的陶器上出现了代表“太阳”的符号,说明人类自古以来是崇拜太阳的。

如今人们更多的追求物质与科技,单一的追求使心灵日渐麻木。文学则让人类的思索从物质转向真实的生活,也从标准化的答案转向复杂多变的人性上。

施议对说礼学是一种秩序或者法则。孔子游历六国宣扬礼教,春秋时期礼崩乐塌,孔子和门徒希望建立起一套道德规范制度。孔子的那套道德规范对后代传世人的影响意义深远。在古代各大帝王相继泰山封禅,从统一中国的秦始皇,八次登泰山的汉武帝到后来的宋真宗封禅等等,泰山封禅是一种盛大的祭礼活动,古代帝王登泰山追溯旧礼,祭拜天地以表达对大自然的崇拜和敬畏。封禅文化带有政治特色的君权神授的特色,然而,这是宣传一种神,君,臣和民的管理秩序。在这本书提到““孔子所给予的义,目的在使乱臣贼子有所戒惧。故所指陈,即以礼为大经。”封建统治者用礼教约束臣民的活动行为,为国家建立一种道德规范,人人必须遵循。而在现代社会中,国家也是提倡一种文明礼仪的规范,譬如说国内各大城市相继竞选文明城市,还有一些口号“遵纪守法,文明有礼”等等,礼教是融入中国人的血液中的,我们从小接受的儒家思想教育便是告诉我们什么是礼?
“礼”是贯彻中国历史的大动脉,“礼”在现代生活是一种秩序或者法则,对人类活动有一定的约束性。

文学是自由心灵的审美存在形式,具有“心灵”、“想象力”、“审美形式”三要素。

《文学与神明》虽然是一本访谈录,但是这本书涵盖的内容十分广泛,饶宗颐是国学大家,古今中外的经典之作都有涉猎,随意的引据论典让人咂舌,他与施议对的谈话碰撞出不同文学见解的花火,令人惊叹,这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

光从三要素而言,就恰恰点出今日人们所稀缺的内容。与生俱来的能力被人们弃之如敝屣,成功学与心灵鸡汤等脱离现实生活的长篇大论反而大行其道。

《文学与神明》读后感(四):天人之际 古今之变 一家之言

文学最大的特征就是无“用”,即超功利。

太史公自谓修撰《史记》之志,乃“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此后凡为学为文者,常常戒之勉之,以为学问大道,存乎斯言。眼前的这本《文学与神明——饶宗颐访谈录》,即当世学问大家饶宗颐先生暮年与晚学说文论道之作,虽不过区区十数万字,然天人古今,一家之言,慨然备之矣。管窥“饶学”者,从此书入,当为佳径。

大多数人对于读书都会暗自怀疑:读书到底有什么用?熟不知,无用之“用”最是可贵。这就好比练武之人的内功,若无内功,招式不过是花拳绣腿,若内功深厚,则可折枝成剑。

饶公学问志趣广博,于传统经史之学外,现代甲骨学、敦煌学,再及诗词书画,无不擅场。当世学问家,专才不少,博者不多,饶公当居其一。此书对此多有涉及,名为《访谈录》,风格却无一般谈话录轻松漫谈之风格,访者答者往来交锋,所谈皆为学术要提,毫无枝蔓,极为认真。虽曰面谈,实似笔答,用词典雅讲究,近于专业文章。可见饶公一派赤诚之心,学术即为生命,谈之自然不可怠慢。暮年回首,似有借此书回顾一生学问志趣的意思。

文学的两大天性——真实与超越。

饶公学术精深,我专业所限,不敢横加理论。即举观书所得一二于心有触动者,妄掷于此,以为抛砖引玉。

文学展示的是人性的复杂性与人生的巨大困境,因此它必须基于真实,忠于人性深处的各种可能。但它又势必超越时代与个人,那些反映人类根本困惑的作品,最终成为跨时代的经典。

胡适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为几代求学者奉为治学理路,饶公看法不同,以为“我们亦要避免使用旧的口号,像‘大胆假设’之类,先入为主地花一些无的放矢的功夫,这是一种浪费”。两种学术路径,孰优孰劣,不做定论,胡适提倡整理国故,从杜威实证主义思想出发,用新观点看旧材料,新说迭出,于学术史有重大影响与贡献,但有时不免有所附会,被理论框住。饶公的学术路径似更接近传统,不假设,不落套,铺陈排列,靠事实材料,只在要害处点破。今之学术界,对西方新式理论趋之若鹜,继而削足适履,强行套入,是为“懒惰学究”。饶公之言,当引以为戒。

文学写作必须去学生腔、去教化腔、去文艺腔,只讲述、不表演。

饶公于中国文化有坚强之自信,西人操笔政所写中国古史,只从商代讲起,此前一概抹杀,以为不足征信,饶公援引事实,驳斥此说,认为“我们的古代史有我们自己重写的必要”。关于汉语字母化运动,饶公谈语文分离、汉字形成与传播、汉字功用,从历史的、实际的角度阐明其不可能性,“如果我们的祖宗向外国看齐,改用字母,整个汉文化将丧失其魅力。”这些看法,并非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的沾沾自喜,而是建立在扎实的学术研究之上。饶公的学术基于本土,却不囿于本土,对于国外的新方法,新材料,也多有借鉴,与己参差互见,即如第三章题标题所示——四方之人与四方之学。公言:“有关文学发展问题,精神史问题,我是从世界立场来讲的。思考问题,不能离开世界。人家怎么个样子,我们也怎么个样子。”诚哉斯言。

此话简直就是对中国学生时代文学教育——鼓励用辞藻堆砌,用排比喊口号,点中心唱高调,结构固定是起承转合、起因经过结果、论点论据论证等套路——最好的“打脸”。

五、六章为饶公对毕生所爱的书法、绘画、琴艺与禅机的看法。论书法,谓“书法布阵,多主不齐,用参差以取得天趣之美。天趣,即纯任自然而不尚人为”,中国的艺术,图画音乐等,以散点透视为主,“以无限的空间,在线条的活动上,表现活生生而充满气韵的生命力。在不齐整的笔画中,建立和谐的秩序。”有形处重要,留白处亦有可观。因此,中国的书法绘画,皆有音乐性。读之颇受启发。

文学创作是因心灵有所需求,是有感而发。

毕业日久,专业的学问,于今空疏已多,观此书常常惶惶然。闭书自思,觉中心力量,油然而生。不在学堂,也可钻研学问,于清凉世界中,取安身立命之道。这薄薄一册《访谈录》,当厚读之。

文学本身是一种释放,良知的释放、自由的释放、灵魂的释放。好的文学作品绝不会来自空洞的功利目的,因为文学本身是创作者生命的一部分。

《文学与神明》读后感(五):融会贯通方是通达

文学具有净化、警示、范导等潜功能,文学教育通过“心灵自觉”实现。

最近阅读了一本书
,这本书的书名叫做《文学与神明》,这是一本访谈式社科作品,是一本由访谈者施议与被访谈者饶宗颐之间的一次全新的交流碰撞。在书中涉及到多方面的内容,包括历史,
文学,经学等等,当然里面还包括了神学,以及甲骨文,甚至是简学,可谓是纷繁复杂,令人眼花缭乱,同时也是慨叹饶公一人可以知晓如此多的学问,所谓术业有专攻也是对于人们精力不逮的真实写照,饶公竟然可以在这么多学科上作到如此的成就,真的就是到达了融会贯通的的境界。

文学的作品不是显性的,既没办法让人马上脱胎换骨,也没法产生名利双收的效果。它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滋养,让人看到生活更多的可能,滴水石穿的凿开原先固有价值观的樊篱。当然,这要在读前心灵敞开、读后自省反观的前提下。

《文学与神明》看到这样的书名,其实就感到这是一本很奇特的书,应该是与众不同的,果不其然,翻开这本书,首先就被封面的设计所震撼。这是一幅极其抽象的画面,一个人脸的外形,还有类似于太阳,河流一般的画面,总之不知所云。这也难怪,本来文学与神明的结合点就本非是一般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文学渗透于自然、宗教、自我、政治、艺术、人生、道德、文化、天才、状态等各个领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