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按自己的方式过一,用优质文学读物陪伴孩子成长

近几年听年轻教师的课,特别是他们执教散文、诗歌、小说文学作品时,往往是先让学生速读一遍课文,就紧接着解读文本了,至于作品的情感倾向,精美的语言品味等等,没有让学生多读多静心沉思,就滔滔不绝地解析文本了,我觉得很是遗憾可惜。

文/江月

用优质文学读物陪伴孩子成长

我认为:文学作品的阅读教学,应该先给学生充分的阅读时间和阅读体验,能让学生在阅读后对作者或作品产生一种情感共鸣与碰撞,与现实生活联系起来,与自己的生活联系起来,借助阅读与自己对话,甚至对学生的精神世界和生存意义起一定的指导作用,产生一种正能量。从而达到切身理解文本与作者思想感情倾向的目的。其次,必须教会学生阅读文学作品,品味文学作品的思想、写法精髓。这必须在平时的教学中指导方法,需韬光养晦,慢慢给养。流年似锦,水如缎

中国女作家残雪,入围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发表时间:2019-09-29 来源:常德文明网 字体:[大][中][小] [打印]
[关闭]

昨天晚上,喵喵或蹲或立,凝视一个地方很久,其实,上面什么都没有,喵喵看那个地方多久,我就看了它多久。给它拍照转身回望我的时候,眼神是那么寂寞。猫咪真是一种神秘的动物,离它越近越爱它,却越不了解它。或许,它只属于自己,属于孤独。这个世界和它有关,又仿佛与它无关。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她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并列第四名,是获奖的热门人选。

随着幼儿文学市场的井喷,很多家长发现书店和图书馆里占据绝大多数的都是外国引进版。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的创作的瓶颈在哪里?日前在京举行的“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为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的发展把脉并提出“四大标准”。

很多人看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问:“她是谁?”

书籍是一个人成长最重要的伴侣,对于儿童来说同样如此。目前,我国少儿图书市场规模已经高居全球第二,且近几年来持续保持良好的增长态势。幼儿文学作品作为少儿图书市场的主要成员,非常受到家长的关注,市场需求和质量要求越来越高。

也许残雪在国内很小众,但在国外,她是被翻译出版最多的女作家,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突围表演》《黄泥街》等。

但是目前国内原创的幼儿文学尚不能完全满足家长的需求,很多优质图书都是外国引进版,故事内容与价值观并不十分契合中国幼儿,因此市场对原创幼儿文学的呼吁非常强烈。幼儿文学与成人文学创作规律是一致的,首先就是要找准正确的创作方向,幼儿文学并不等于幼稚文学,不能靠胡编乱造,而是要针对读者的年龄阶段、认知水平、知识结构以及文化需求进行量身定做。

美国知名作家苏珊⋅桑塔格对她的评价是:“如果要我说出谁是中国最好的作家,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残雪’。虽然,可能只有万分之一的中国人听说过她。”

幼儿文学表现的是人类的初心,是人类对世界最初始的好奇和向往,幼儿文学如果太过深奥就难以理解,但如果过于粗浅又难以把世界的多彩和美好呈现出来,要创作出精彩的幼儿文学,必须保有像幼儿一样的纯洁心灵,能够从幼儿的视角去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并用深入浅出的语言将之描绘出来,这对于创作者而言是很大的挑战。

对于自己的入选,残雪显得云淡风轻。她说,只是入围,不必都来找我。

幼儿文学并不是简单的说故事,也不是枯燥的讲道理,而是要把故事与道理深度融合,在生动有趣的故事中促进幼儿心智的成长,帮助他们培养良好习惯和道德品质。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幼儿文学必须注重逻辑结构和知识精确,要在经过精密构思的基础上再进行创作,避免生拼硬凑、胡乱凑数,质量低劣的作品只会损害消费者的信任,并不利于整个幼儿文学产业的健康发展。

诺贝尔文学奖也于昨晚揭晓,今年是双黄蛋,获奖者是两位国外作家,残雪落选。

幼儿文学的本意是成长文学,是帮助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文学,因此幼儿文学必须更加精雕细琢,决容不得滥竽充数。现在家长的文化水平都越来越高,对儿童读物的选择也越来越谨慎和挑剔,粗制滥造的作品注定是没有市场的,只能是浪费时间和资源。

残雪就像是少林寺的“扫地僧”,面对突如其来的曝光度,依旧保持低调淡然。

幼儿文学创作必须出精品,特别是要善于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中汲取先进的元素,用心用情地进行创作,让祖国的花朵们能够在充盈着中国风、中国味的高质量文学作品中茁壮成长,这是幼儿文学创作者理当肩负起的责任。(

这位并不为大众熟知的作家,一直以自己的节奏生活,活得肆意丰盛。

成功的关键,是体内不息的冲动

残雪原名邓小华,生于1953年,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被安排在郊区劳教,一家八口人挤在简陋的房子里,虽然过得苦一点,但她的记忆里,还是愉快的。

从小她就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孩子,上幼儿园时父母要她表演一个节目,她死活不愿意跳舞,憋到大哭,扫了全家人的兴。

上学之后,她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学生,尤其不爱发言,如果被老师叫到了,就会涨红了脸,声音细如蚊蝇。

唯一擅长的事情是阅读。为了从熟人那里借到一本小说,她可以一天跑30里路。上午看完,下午去还书。一本好书反复阅读、抄写,甚至可以蒙着透明纸把插画描摹起来。

对书痴迷如此,她回忆自己是:

一本好书可以使我连续一个月生活在白日梦当中。那种梦就如同电视连续剧的回放,就连角色对话的语气之精微都能全盘保留,当然也被浓浓的自我的色彩所浸透。

十六岁那年,她的父亲挨批斗,母亲被下放,兄弟姐妹也被下放到农村,只剩她一个人留在城里。

之后,残雪进入一家街道工厂当铣工,做了整整八年,在底层社会的磨砺,成了她文学上的一份养料。

她的哥哥邓晓芒说:

那八年时间对她来说恐怕既是不堪回首的地狱,但同时也是洋溢着生命之光的天堂……她的文学灵感有很多源于八年街办工厂对她的熏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