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乱是种程度,不便捷奔跑的高角羚

话说有一对贫穷的夫妇住在炭窑洞里,四壁萧条,夫妻俩甚至要共穿一条衫裤丈夫穿出去了,妻子就只好守在家里;妻子外出时,丈夫衣不蔽体,也只好待在洞里。

世上本没有什么落魄沉哀,当你最后的一丝斗志也逐渐消磨时,也是敌人强弩之末。

在非洲纳米比亚北部的大草原上,生活着许多高角羚,它们体型中等,足蹄短而结实,善于奔跑和跳跃。当一只成年高角羚受到惊吓时,可猛然跳起3米高、9米远,矫健的身姿令人惊叹。

一天,风闻佛陀率领弟子们到附近托钵乞化,夫妻俩就商量:我们过去不知道布施种福田,才会落到今天这样穷困的地步,现在好不容易盼到佛陀来此教化,怎么可以坐失这样大好布施的机会呢?

-01-

高角羚以草和其他植物的枝叶为食,它们没有尖牙利爪用来自卫,因此,在遭受袭击时,通常使用跑这一法宝摆脱敌人。高角羚奔跑的最高时速可达95公里,而且耐力相当好,跑很久也不会疲惫,因此常常令不少捕食者一无所获、悻悻而归。

说着说着,妻子深深叹息:这个家几乎一无所有,我们拿什么去布施呢?

古人说有事时,戒一乱字,就是用来告诫世人,遇到突发事件时有的人会惊慌失措,这是很多人容易犯的毛病。

在人们看来,当高角羚遭遇被捕食的危险时,只要竭尽全力奔跑就行了,可是,以英国科学家艾伦威尔逊为首的研究者经过长期观察,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丈夫想了想,毅然说:不管怎么样,我们宁可饿死也不能错失这个机会。我们如今唯一尚称完整的东西就只有这条衫裤,我们就拿它供养佛陀吧!

遇事慌乱是不可能把事情做好的,因此,事到临头要避免惊慌失措。

在研究高角羚的过程中,艾伦威尔逊和他的合作者给一些高角羚和经常偷袭它们的猎豹戴上了装有全球定位系统和加速度计的项圈,在观测了数千次追猎过程之后,得出它们奔跑过程中每一步的速度、加速度和轨迹信息。结果发现,高角羚逃跑时很少跑出能力之内的最高时速,而是通常保持在最高时速的80%左右,哪怕遭遇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猎豹的袭击,也不会全速奔跑。这是为什么呢?

夫妻俩于是欢欢喜喜地把唯一的衫裤布施出来,顿时使佛陀的弟子们颇感为难。大家把这条裤子传来推去,一个个掩鼻而避,最后还是阿难尊者拎着这条裤子来到佛陀面前请示:佛陀,这条裤子实在不能穿,还是丢掉吧?

公元73年,东汉大将军窦固出兵攻打匈奴,班超在他手下担任代理司马。

通过计算机的模拟和分析,研究者最终得到了一个简单而合理的解释:速度会影响拐弯,即速度越快越难拐弯。高角羚之所以给自己的速度打折,完全是为了拐弯的需要。

佛陀慈祥地垂训:诸弟子不可以这样想,穷人的布施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就拿来给我穿吧!

窦固为了抵抗匈奴,想采用汉武帝的办法,派人联络西域各国,同对付匈奴。他赏识班超的才干,派班超担任使者到西域去。

答案一下子豁然开朗了:现实中,高角羚通常不会沿着直线逃跑,而是不停地拐弯,这就要求高角羚不能竭尽全力奔跑,这是一种有效的逃生策略。试想,当高角羚在遭受时速可达115公里的猎豹袭击时,如果不拐弯地全速奔跑,那么它们很快就会被追上、扑倒,而保持80%的速度奔跑,通过突然拐弯甩开猎手,就能使逃脱的成功率大大提高。

阿难心生惭愧,捧着裤子和目犍连一起到河边清洗,谁知道裤子刚一浸水,整条河立刻波涛汹涌,暴涨暴落。目犍连一急,就运起神通把须弥山搬来镇压。压了又压,还是无法平息波涛,两人只好赶回来禀告佛陀。

班超带着随从人员36人到了鄯善国。鄯善原来是归附匈奴的,因为匈奴逼他们纳税进贡,勒索财物,鄯善王很不满意。但是这几十年来,汉朝顾不到西域那一边,鄯善王只好勉强听匈奴的命令。这次他看到汉朝派去了使者,便殷勤地招待他们。

研究者还发现,猎豹在追捕高角羚时也通常保持着80%的速度,以免被突然急转弯的高角羚甩开。当然,逃脱司空见惯,被捕也偶有发生,高角羚和猎豹就在这种千百年来形成的默契中达到了某种平衡,从而得以生生不息。而在斑马和狮子这对冤家对头中,也有相似的现象。

这时候,佛陀正在用斋,就轻轻拈起一粒米饭对他们说:河水翻涌,是因为龙王赞叹贫人能够极尽布施的愿心,你们把这粒米饭拿去,就可以镇住了!

过了几天,班超发现鄯善王对他们的态度忽然冷淡起来。他起了疑心,问随从的人员:你们看得出来吗?鄯善王对待咱们跟前几天不一样,我猜想一定是匈奴的使者到了这儿。话虽这样说,毕竟只是一种猜想。

不全速奔跑的高角羚,也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在人生危机的关头,不要学孤注一掷、一条道走到黑的莽夫,给自己一个回旋的余地,给自己一次转身的机会,也许就能赢在拐点,重获新生,这是生命机敏和智慧的表现。

阿难觉得奇怪,就问:佛陀,那么大的须弥山都压不住,这么小的一粒米饭怎么可能镇压住那样的狂涛巨浪呢?

刚巧鄯善王的仆人送酒食来,班超装作早就知道的样子说:匈奴的使者已经来几天了?住在什么地方?

佛陀笑着回答:你们拿去试试再说吧!

鄯善王和匈奴使者打交道,本来是瞒着班超的。那个仆人被班超一吓,以为班超已经知道这件事,只好老实回答说:来了三天了,他们住的地方离这儿有三十里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