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悦自己,把别人的信任当成愚蠢才是真正的愚蠢

一位诗人。他写了不少的诗,也有了一定的名气,可是,他还有相当一部分诗没有发表出来,也无人欣赏。为此,诗人很苦恼。

01

孟子》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

诗人有位朋友,是位禅师。这天,诗人向禅师说了自己的苦恼。禅师笑了,指着窗外一株茂盛的植物说:你看,那是什么花?

故事一:空杯心态

昔者有馈生鱼于郑子产,子产使校人畜之池。校人烹之。反命曰:始舍之,圉圉焉,悠然而逝。子产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校人出曰:孰谓子产智?予既烹而食之,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诗人看了一眼植物说:夜来香。

有位学者,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禅师问禅,却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观点。

郑国国相子产,是个仁德之人、智慧之人。孔子曾经向他讨教,还夸奖他是古之遗爱也。

禅师说:对,这夜来香只在夜晚开放,所以大家才叫它夜来香。那你知道,夜来香为什么不在白天开花,而在夜晚开花呢
? 诗人看了看禅师,摇了摇头。

老禅师默默无语,以茶相待。眼看茶水就要满了,老禅师却还是不停下来。

一天,有人给子产送来一条活鱼,子产仁慈,让手下小吏把鱼拿到池子里放生,这人却把鱼拿回家自己偷偷煮着吃了。

禅师笑着说:夜晚开花,并无人注意,它开花,只为了取悦自己!诗人吃了一惊:取悦自己?

学者着急地说:别再倒了,马上就溢出来了!

第二天,子产见到他,问:那鱼放生了吗?

禅师笑道:白天开放的花,都是为了引人注目,得到他人的赞赏。而这夜来香,在无人欣赏的情况下,依然开放自己,芳香自己,它只是为了让自己快乐。

老禅师不慌不忙的说:你就如同盛满水的杯子,装满了自己的成见和看法,让我如何对你说禅呢?

他说:已经放生到水池里了。为了增加这个谎言的可信性,他接着编造说:那鱼一开始放到水里,半死不活的;过了一会儿,它就恢复了生气,摇头摆尾地游走了。

一个人,难道还不如一株植物 ?

人生,需要海纳百川的胸襟,和探求新知的精神。

子产一听,很高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禅师看了看诗人说道:许多人,总是把自己快乐的钥匙交给别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做给别人看,让别人来赞赏,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快乐起来。其实,许多时候,我们应该为自己做事。

面对未知的一切,永远空杯以对,才会一直有好茶和惊喜等着你。

这个把鱼吃掉还骗人的小吏事后洋洋得意地对别人讲:谁说子产聪明呢?我明明把鱼吃到肚子里去了,他还连声称赞,真是可笑啊。

诗人笑了,他说:我懂了。一个人,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而是为自己而活,要做一个有意义的自己。

02

究竟子产可笑还是这个小吏可笑?

禅师笑着点了点头,又说:

故事二:庄子的空船

子产让他把鱼放了,他答应后不仅没有照做,违背承诺,还把谎话编得活灵活现,合情合理。一个人,把别人对他的信任看作愚蠢,那么他希望别人把他看成什么样的人呢?

ldquo;一个人,只有取悦自己,才能不放弃自己;只有取悦自己,才能提升自己;只有取悦自己,才能影响他人。要知道,夜来香夜晚开放,可我们许多人,却是枕着它的芳香入梦啊。

《庄子山木》讲了一个小故事:

合情合理地相信别人,不仅是仁者,也不失为智者。他在被小人欺骗之前,已然站在了小人无法企及的高处。用合情合理的谎话欺骗别人,不仅是佞者,更是愚者。他在损害别人之前,自己已先堕落。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取悦这个世界,而是为了用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来快乐的活出自己。

一个人乘船渡河,眼看对面的一只船就要撞上来。

君子不怀疑正当的东西,不质疑合情合理的东西。因为,维护一个社会基本的信任底线,比防范受骗还重要。

人活一世,不过开心二字,不开心地活,如同枉活一世。要让自己开心,就要学会取悦自己。看场喜欢的电影、听听歌、看看小说,或者找个地方喝一杯清茶发个呆。

这个人喊了好几声,却无人回应,便开口大骂开船的人不长眼。

取悦自己,绝不是自私的;不是为了抵抗他人,抵抗世俗,而是让自己变得美好的同时,让身边的人,身边的事,也变得快乐和美好。

可当他发现撞上来的是一只空船,刚才的怒气,马上就消失不见。

很多时候,生气并非因为对自己造成了伤害,而是一个心态问题。

不以自我为中心,不抱怨,豁达的生活在世上,哪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