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走了,买上帝的小男孩

16岁那年,我考上了全县城最好的高中。听人说,考上这所学校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大学。父亲欣喜不已,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我将来能考上大学,将来坐办公室就不用下地种田了。

20世纪初的一天,在美国西部的一座小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捏着一枚1美元的硬币,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询问:请问,您这儿有上帝卖吗?店主要么说没有,要么认为他是在搞乱,不由分说就把他赶出了店门。

董卿在《朗读者》中说,陪伴并不容易,因为它要付出时间。

恰巧这时我家在县城的一个亲戚要搬到省城去住,他们想让我父亲去帮忙照看一下房子,还给父亲建议说在县城养猪是条致富路子,因为县城人多,消费水平也高,肯定比农村卖的价钱好。父亲欣然答应,一来这确实是个好法子,二来在县城还可顺便照顾一下我。

天快黑时,小男孩顽强地向第69家商店的店主开了口:请问,您这儿有上帝卖吗?

真正的爱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是你一颦一笑就会温暖心田的隽永,是漫长岁月中的相伴相守。

等我在高中读了一个学期后,父亲在县城也垒好了猪圈,买来了猪崽。我平时在学校住宿,星期六的时候就去父亲那儿过夜,帮父亲照料一下小猪,好让父亲腾出时间回家去推饲料。

老板是个60多岁,满头银发,慈眉善目的老头,他笑眯眯地问小男孩:告诉我,孩子,你买上帝干吗?

猪渐渐长得大起来,家里的饲料早已吃了个精光,亲戚送给我们家的饲料也日趋减少。买饲料吧,又拿不出钱来,父亲整日显得忧心忡忡。

有人回应,小男孩激动地流出眼泪,对老板说,自己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现在是叔叔养着他。叔叔在建筑工地工作,前不久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至今昏迷不醒。医生说,只有上帝才能救他。小男孩想,上帝一定是种非常奇妙的东西。

老太太醒过来了,心脏跳的忽快忽慢的,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我也愁在眉上急在心里,但也一筹莫展。有天我去食堂打饭时,发现许多同学常常扔馒头,倒饭菜,我突然想到,把这些东西拾起来喂猪不是挺好吗。

我把上帝买回来,让叔叔吃了,伤就会好。

老太太就想:差不多喽,自己要走,也就在这一两天喽。

我回去跟父亲一说,父亲高兴得直拍大腿,说真是个好主意,第二天他就去拾馒头剩饭。

听完小男孩的叙述,老板的眼圈也湿润了,问:你有多少钱?

老太太已经76岁了,身体倒还好,只是今年,大冷大热,对他们这些老年人,是很致命的伤害呢。

我为自己给父亲解决了一个难题而窃喜不已,却未发现这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父亲那黑乎乎的头巾,脏兮兮的衣服,粗糙的手立时成为许多同学取笑的对象。他们把诸如丐帮帮主、黑橡胶等侮辱性的绰号都加在了父亲头上。

1美元。

这不,自己就觉得从春节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我是一个山村里走出来的孩子,我不怕条件艰苦,不怕跌倒疼痛,却害怕别人的歧视。好在同学们都还不知道那是我的父亲,我也尽量躲避着父亲,每到他来时,我就离得远远的。

孩子,眼下上帝的价格正好是1美元。

老太太转头,看见旁边的暖椅上,躺着自己78岁的老头子,心里,稍稍安慰了些。

但我内心害怕被别人识破和歧视的恐惧却日复一日地剧增。终于有天我对父亲说:爹,你就别去了,甭叫人家都知道了,会嘲笑我

老板接过小男孩手中的硬币,从货架上拿了一瓶上帝之吻牌饮料,对小男孩说:拿去吧,孩子,你叔叔喝了这瓶上帝,就没事了。

太阳暖暖的,正在向天边垂落,老太太就想起了和老头子,这一辈子的时光。

父亲脸上的喜悦一下子消失了。在漆黑的夜里,只有父亲的烟锅一红一红的,良久父亲才说:我去还是去吧!不和你打招呼就是了。这些日子,正是猪长膘的时候,不能断了粮的。

小男孩喜出望外,紧紧将饮料抱在怀里,兴冲冲地奔赴医院。一进病房,他就开心地叫嚷道:叔叔,我把上帝买回来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我的泪就落下来。对不起了父亲,我是真心爱你的,可你偏偏是在学校里拾馒头,我怕被别人看不起呀!

第二天,一个由世界上顶尖医学专家组成的医疗小组乘专机来到这个小城市,奔赴小男孩叔叔所在的医院,对小男孩的叔叔进行了联合会诊。很快,小男孩的叔叔就被救好。

年轻时候,老太太是四邻八乡有名的美人儿。说媒的人,踏破了她家好几块门槛。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继续拾他的馒头,我默默地读书,相安无事。我常常看见父亲对着张贴成绩的布告栏发呆,好在我的成绩名列前茅,可以宽慰父亲的,我想。

但当小男孩的叔叔出院时,看到天价的医疗费账单时,又差点昏过去。不过,医院方很快打消了他的疑虑,说有个叫邦迪的老富翁已经帮他付清了钱,医疗队也是邦迪花费重金找来的。

可是,可是她早就心有所属。她,看中了村中那个小学校里,唯一的教书先生。

1996年的冬天,我期末考的成绩排在了年级前三名,而且还发表了许多文章,一下子名声鹊起。班里要开家长会,老师说,让你父亲来一趟。

后来,叔叔才知道,邦迪是一位亿万富翁,那家杂货店是邦迪的祖产,他没事就常来在此处打发时光。

那是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长着很好看的一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满满的笑,让人就心醉的不行。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我不知别人知道那拾馒头人就是我父亲时会怎样嘲笑我。伴着满天风雪回到家,我对父亲说:爹,你就别去了,我对老师说你有病

小男孩的叔叔激动不已,立即和小男孩去杂货店感谢。店员告诉叔侄二人,老板已经出门旅游了,让他们无需挂怀,并将邦迪写的一封信给了小男孩的叔叔。

两个人曾经多次在村中的小道上迎面走过,都只是短短的对视一眼,然后双双红了脸,低了头,匆匆的擦肩而过。

父亲的脸色很难看,但终究没说什么。

小男孩的叔叔展开信:年轻人,您不需要感谢我,所有的一切,您的侄儿都已经付清费用。我要说的是,您能有这个侄儿,实在是太幸运了。为了救您,他拿1美元到处购买上帝感谢上帝,是他挽救了您的生命。但您一定要永远记住,真正的上帝,是人们的爱心!

短短的相遇,却是两个人,最幸福的期待。

第二天,我挟着风雪冲到了学校,坐在了教室。家长会开始了,鼓掌声和欢笑声不断,我却一直焉焉呆呆,心里冰凉得厉害。父亲啊,你为何偏偏是一个农民,偏偏在我们学校拾馒头呢!

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后来,那个到处买上帝的小男孩长大后,考进了医学院,为了感谢曾经救过他叔叔的亿万富翁邦迪,也是为了帮助更多意外受到伤害的人,他发明了创可贴,并用邦迪的命名之,以便大家记住他的故事,将爱心传递下去。

我无心听老师和家长的谈话,随意将目光投向窗外。天哪!父亲,我拾馒头的父亲正站在教室外面一丝不苟地聆听老师和家长们的谈话,他的黑棉袄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

所以,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奇迹存在的,而促使奇迹发生的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真挚的爱!人间有了真挚的爱,困难就会低头,奇迹就会发生,魔鬼也会逃逸。

谁知那一年,她的父亲去外面采办年货,回来时遇到了土匪,危急关头,被一个五大三粗的过路客,舍命救了下来,还替父亲挨了深深的一刀。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我冲出教室,将父亲拉进来,对老师说:这是我爹。掌声一下子如潮雷动

在她家里养伤的时候,她在床前端茶递饭,完全是出于报答这个陌生男人,对父亲的救命之恩。

回去的路上,父亲仍挑着他捡来的两桶馒头和饭菜。父亲说:你其实没必要自卑,别人的歧视都是暂时的,男子汉,只要努力,别人有的,咱们自己也会有。

等到这个汉子伤势渐好的时候,这个汉子就开始忙里忙外的,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农活和家务活。

以后,同学们再也没有取笑过父亲,而且都自觉地将剩饭菜倒进父亲的大铁桶里。

别看他粗枝大叶的样子,竟是个全能手,洗衣做饭,田间地头,春耕夏种,修修弄弄,竟没有他不会的活计,把她的父母给欢喜的不行,就经常陶醉在四邻的夸奖和羡慕声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