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角色都认真去创造

散文家简媜有文道及,一位女子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一句:“月夜时分,迟归人总是听到水洼底的呼唤,借我一瓢时间。”

“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后来,她把“一瓢”划掉,改为“几两”。笔记本被一位陌生男子看到,他认为“一瓢”比“几两”好。

蓝天野,原名王润森,1927年生于河北饶阳县,1944年投身演剧事业。1952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蓝天野任专职导演兼演员。

《大学》中“传”的部分由孔子弟子曾参讲述,曾氏门徒记录。朱熹重新整理后将其分为十章,上引文字即第一章。

女子也觉得水洼形状像水瓢,用“瓢”较好。

蓝天野从事艺术创作与演出工作70余年,离休后依然活跃在话剧界。先后荣获“从事新中国文艺工作六十周年表彰”“中国话剧金狮奖”“中国戏剧奖·终身成就奖”“全国德艺双馨奖·终身成就奖”“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朱熹注此章:“释明明德。”就是说,这章文字是在阐释大学三纲的第一条“明明德”。

但男子又转了念,说,还是用“两”好,一寸光阴一寸金,既然时间像金子,当然要用两了。也可以改为“一尾”,因为时间滑溜溜的,像鱼,抓不住。还可以改为“一头笨手笨脚的时间”。

演了几十年的戏,到底演过多少个角色,他没做过精确统计,但每个角色,不论戏多戏少,即使是临时被拉去顶替群众演员,他“都是认真去创造的”。

春秋战国时期,在私塾教学、文人来往、外交活动等多种场合,流行一种风气,即在言语中常常引用《诗经》《尚书》等典籍里的语句。这种引用,目的是使自己的陈述更能吸引人,更有说服力,同时也显示出自己学识渊博。曾子讲解大学之道,也是这样做的。

我想如果我加入他们的讨论,会提出,我倾向于“一瓢”。

演话剧之初,他总是顶替上场,但从不敷衍。在《女店员》里,他顶替了一个商店支部书记的角色,有一小段过场戏。小商店的基层干部该什么样?这是個农民出身,又常动手运货干活儿的干部,尽管中年,还有点“少白头”。细细琢磨后,蓝天野弄了件衬衫,没扎在裤腰里,再将脸、手的颜色化得比较重,身上也弄了些白粉末。“油盐粮杂货店嘛,当时叫合作社,要进货,少不了要跟大伙一块儿扛米面。”扮上之后,同台演员不禁夸赞“是那么个人”。

《尚书》是我国最早的历史文献,分《虞书》《夏书》《商书》《周书》四个部分。《康诰》是《周书》里的一篇。周成王初,武王弟康叔获封于卫,管理殷商遗民七族。摄政王周公作诰词。诰,上告下,一种训诫,勉励的文告。此诰词有“克明德慎罚”句,说父亲文王能够彰显光明正大的德性,慎用刑罚。周公以此告诫年轻的康叔,要发扬父亲的优良品德和作风。

譬喻时间,通用的是流水。光阴一去不返,暗合“人不能两次涉入同一河流”的哲学命题。

后来,众人皆知他是《茶馆》中的秦二爷,从1957年开始排练《茶馆》到1992年的“告别演出”,
蓝天野共演了374场《茶馆》,其实在这期间他也客串过群众。

《大甲》是《商书》里的篇章。大甲亦作太甲,是成汤之孙,即位后违反法纪,纵欲乱德,被商朝开国老臣伊尹放逐到成汤墓地,为祖父守坟。太甲悔过自责,重新做人,三年后被伊尹迎回都城亲政。伊尹作《太甲》三篇,记录了放逐太甲的经过,以及对太甲的训导、劝勉。开篇是伊尹之语“先王顾諟天之明命……”先王,指成汤;顾,顾念;諟,古“是”字;天之明命,上天光明的旨意,落实到人便是“明德”。句意为:先王成汤念念不忘上天光明的旨意。显然,伊尹告诫太甲要以祖父为表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