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总去世后,哲理故事

内容来源:图文综合自网络

2003年秋,这一天晴空万里,微风舞动,,我和老伴闻名来到河北省元氏县蟠龙寺院,烧香礼佛后,就在寺里走走看看,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年轻师父,她和蔼可亲,面带微笑,老伴上前行礼搭话:师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居士,能否与您交谈?师父忙说:阿弥陀佛!可以可以。这时我问:师父,看您很年轻,为什么要出家?于是她认真的把亲身经历的一段触目惊心的事实,讲给我们听。下面就是她的亲身经历:

老梁湾白浪翻滚、怪石嶙峋,山怪川怪风水怪,而最怪的是,自古以来男人扎堆的险恶所在,住下了雁秋母女。雁秋初来,女儿长翎还小。老梁湾水里走的是成群结队的木排,山上住的,自是靠木排吃饭的人。

清人解鉴在他所着的《益智录》中,讲了一个一只饥饿的小狼为人所救、长大了报恩的故事。

我出生在东北某城市一个干部家庭,家中生活富裕。从小上学读书,直至财经大学本科毕业。毕业后在机关干了十几年,后又转到银行工作。丈夫在政府机关工作。儿子上了高中。

净水不静

01

我一直感到生活幸福,有爱我的父母和亲人、有和睦的家庭,家中什么也不愁,一切顺顺利利。但三年前在我的生活中遇到了大变故,使我的人生道路来一个大转折。三年前我在银行上班,同时兼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财务负责人。

这年夏天,吃排饭的壮汉本来一心一意地等着木排到来,等着木排遇险。一双双眼睛盯着水面,谁也没注意,一个年轻女人何时悄没声地来到身后。大山大河间,壮硕男人中,这个女子好似格外娇小,她搭的窝棚也小,背上襁褓里的小娃娃三下五下挣巴,两手终于解除束缚。粉的,更是小的。

故事大约发生在道光年间,山东济南东南多山,山上多狼,时常成群结队出来活动。

该公司老总46岁,年富力强。过去搞粮油,后来又搞房地产,他的公司拥有亿万资产,建设居住住宅区一年可建成两三个小区,很有实力。那一年他炒期货,一个多星期天天赔,这一天在15分钟内一下赔进去了470多万元,他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得脑溢血去世了。

男人们看着这双小手不顾母亲的劳作,兀自朝着欢腾的河水欢快摇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在这当,雁秋屋里起了炊烟。

它们一出来,难免与人类相遇,这些野兽,弄不好是要吃人的,谁见了不害怕呢?

从他死后,他的神识一直跟在我身边,他活着时身高一米八四,他出现在我面前的身高仅有一米左右,皮肤是土色,其形貌完全与活着时一样,一看就是老总。那时无论我到哪,他就跟到哪。

净水不静,放排是死里求生,一代代放排人听命于江河摆布,多少人有去无回,多少次排毁人亡,都说,有一分主意也不当木把但这世上,总不乏一分主意也没有的人看净水上从春到秋不绝如缕的木排就知道了。在净水上漂流的日子里,数不尽的满是艰险,老梁湾正是其中一道关卡,距离净水另一端的渡口仅有十多里,正是,黎明之前最黑暗。

但时间一长,村民们见惯不惊,加上相安无事,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我不能闭眼,一闭眼头疼难忍,就是闭了眼照样能看到他。家里人感到我不正常,就派人整天守护我。而我看到的情况,他们谁也看不到。从我口里说出来的情况,他们又不得不信。我想躲开他都躲不掉,我坐飞机到北京、去青岛他都跟着。这样折磨整整持续了100天。

山里的春风最先吹到水面,冰层开化的炸裂之音如果发生在山谷间,就多了咆哮的意味,这时,放排人把苕条浸泡得柔软坚韧,编成绕子,准备穿排。

一名叫贾才的木匠,由于手艺不错,常有人请他去做工,屡行山路,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更可怕的是,从他死后,七天为一个周期,每过一个七天,在我眼前就呈现出他在地狱受到的凄惨恐怖之苦。第一七时,我看到几个人连拉带拽的把他的双手塞到一个似烤箱里,只听到他一声声惨叫;等手拿出后,看到的是像烧红的铁丝一样弯弯曲曲,人也一下缩的又小又瘦;到第二七时,呈现在眼前的是烧脚地狱;第三七时,我看到他光着脚踩在刀刃上,血淋淋的,接着四七、五七下去,又看到了刀破肚子、挖眼睛,锯腿,真是惨不忍睹。我也听到他大声呼叫、求我救救他。可是我当时不懂佛法,不知该怎么救他。

净水源远流长,水量丰沛、径流众多,净水上游是如海的苍山,苍山披绿,层峦叠嶂,多的是上好的木材,人们将木材采下,编成木筏,筏子顺流而下,人们管放排的排夫叫木把,激浪、旋涡、暗流、礁石直到净水另一端的渡口,待价而沽,交易的场面热闹异常,不仅木材交易火热,还有劫后余生的木把们,将在上岸的这段时间里,开始报复式的鲜活人生。

有一天,贾才收工回家,路过狼山,看到一只小狼在狼穴之口哀鸣,甚是可怜。

在整整第100天时,胜境现前,观音菩萨!忽见观音菩萨脚踏粉红色莲花,身穿白衣,相貌庄严,无比殊胜。望着观音菩萨慈悲清净的神态,我眼前一片光明,立刻感觉身心清爽、精神百倍。唯听观音菩萨亲切的说:你要念佛呀!复见观音菩萨轻轻拂动袖子,刹那消失了。我赶忙唤醒陪伴,向她述说观音菩萨显灵的胜境。于是我们一同出去请了香、香炉和观音菩萨塑像。当我烧第一炷香时,又复见观音菩萨瞬间她与那尊观音塑像合成一体。聆听她老人家说:去宝华寺吧!

不赌不嫖不是木把

贾才远远地看了一会,发现并无大狼出来,估计大狼遭了猎人毒手,小狼等不到母亲,肚子饿了,就从洞里出来找母亲,又不敢走远,所以哀鸣,像是在呼唤母亲。

于是朋友陪我到宝华寺,寺里的法师好像知道我要来,见我就说:我可等你好久了。并说:你该剃度了。到6月19日,法师为老总做了超度。当时,我感到大地在颤动,并看到老总从地狱救拔上来;还看到从地底下伸出无数只手,好像求救一样。超度后,法师对我说:老总已从地狱里救拔上来了,投了畜生道。

不赌不嫖不是木把。

贾才顿生同情之心,又等了一会,确认没有大狼,便大胆地走过去,把小狼抱回了家。

一年后,又是6月19日这一天,我在附近的街道上看到一头驴,它看到我就不走了,老叫唤还流泪,我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回到寺院请教法师,他说:这头驴就是你们的老总。于是亲戚朋友都到处寻找这头驴,但没有找到。时过一年,在次年4月28日那一天,这头驴挣脱了缰绳跑到寺院门口,任人怎么拽它,打它,它都不走。

金槽就不赌不嫖。如果,不是遇上这一局。

02

当时法师正在禅静中,但他还是喊了我:XX居士,外面有头驴找你。我赶忙奔到寺院大门口,这头驴看我跑过来就开始叫唤流泪。我对它说:你是XXX老总吗?如果是你就点点头。它听懂了我的话,就直点头。然后我说:我给你做皈依,你好好听着。我就照着师父教给我的方法给它做了三皈依。

金槽年纪很小就上了排,还拖槽,金槽没有父亲,苦难的母亲没等到孩子长大就累垮了,金槽为养家,为给母亲治病,当上了木把。

回家后,贾才拿来一把刀,砍断小狼的尾巴,取名如意,然后当看家狗来养。

做完后我又说:现在你把我带到你的主人家去。驴点点头。它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看它走路的样子跟老总在世一样。到家后,驴看看我又看看主人,好像告诉我这就是它的主人。我问主人这头驴是什么时候生的,主人讲的日子和时辰,正好是给老总做超度的时间。当下我就确信它就是由地狱超度到畜生道的老总。以后呢,老总的家人认领了这头驴,并放生在寺院里。

放排在苦寒地面,渡口是花锦世界,江上舟摇,楼上帘招,花间清酿,红烛罗帐,赌场和窑子紧盯着木把,或者说木把刚落到手里、虽说不菲却是以命相抵的银钱。这些人胜算大,大就大在木把风餐露宿的身躯,朝夕戒惧的精神,以及死里逃生的狠喜。有不少人,本可以不必再趟净水,可就是在渡口的赌局上,落得精光。甚至有人欠下赌债,就押上下一年的放排生涯,葬身水底的可能,又加大了一分。

两年后,小狼长大了,比一般的狗还大,发起脾气来,也比一般的狗要凶。

这件事发生的前前后后,强烈的震撼了许多人的心灵。该公司原从银行贷了七千万大宗款额后,老总生前企图不再还贷的;从这场触目惊心事件发生后,该公司原副老总便主动向银行还清全额贷款。而后,该公司仍有大额盈余。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有许多人也皈依的佛门。

金槽年轻,心智倒坚定,钱财收好,吃食简单,绝少逛荡。

家人呵斥它,它还有畏意,对村里其他人,它则一点也不害怕,村里人见了它,也都小心翼翼,不敢惹它。

由于我是这场事件亲身经历者,深感六道轮回真实不虚;因果报应丝毫不爽。纵然你有亿万资产,死后也是一分带不去。正如古人所言:万般皆不去,唯有业随身。我从小生长在这样一个富裕而又有地位的家庭,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无所不吃。造作的罪业太重。将来我和父母家人如果堕了地狱,谁能救拔呢?于是我下定决心,义无反顾的走出家修行之路证无上道。

木排送到渡口,木把们往往走陆路返回,也有一部分人会应东家的要求把放排工具带回,物件放在槽子里,木把在岸上拖着槽子原路返回。这趟差不比放排凶险,只是很苦,届时已是秋天,岸上秋高气爽,水中寒气逼人,肩和手是硬硬的老茧和累累的血痂。放排人靠风和水的脾气活命,一路信奉神灵,越是无常,越祈求吉祥,人们觉得金槽是个讨喜的好名字。

后来,贾才发现,如意看村里小孩的目光有些异样,好像想吃他们,甚至悄悄跟在孩子后面,像是想发动突然袭击,幸亏及时发现,把它骂跑,才未酿成大祸。

她讲完故事后,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被她的故事深深打动,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以前所知道的六道轮回、因果报应的事实都是从书本上看到的,好像离自己很遥远,但眼前这位师父讲出的实情,就发生在21世纪!

拖槽的木把,是木把中最没主意的人。渡口短暂休息几日,金槽要拖槽回去了。

贾才怕它伤人,对它说,当初你妈死了,如果不是我把你抱回来,把你养起,你早就饿死山中了,现在你已经长大,野性未泯,已经不适合住在这里了,今天我就让你归山,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吧。

时间地点真人真事历历在目。怎能不让人吃惊恐慌,
正如普贤菩萨警众偈所言: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阿弥陀佛!

这一次放排,风浪不小,排上的兄弟还折了两个,九死一生到渡口,木材卖了好价钱,东家也并未全昧了良心,结账时给每个人都多加了一成。金槽采买些日用,放在槽子里,而给弟弟、妹妹扯的布料,还是揣到怀里。

03

金槽在布料行左右拿不定主意,这一次,他想给两个妹妹各做一套新衣过年,选好料子,又拿不定身量,这时,老板拾了一块石子扔出去,随即是打在瓷器上的脆响,两人的眼神抛过去,迎来一束机警的目光,你看有没有这个小叫花子高!

贾才说完,吩咐妻子早点做饭,饭做好后,他把如意喂饱,然后把它带到山上,对它说,你到家了,好好在家呆着,别跟我回去了,那里不是你的家。

金槽心里一凛,虽说是惊涛骇浪里翻滚几遭的人,却暗自纳罕,叫花子是个女子,坐在门前的街边上,的确就和大妹相仿,让人不舒服的是她的目光,眼睛看低处,低到门前的砖缝里,射出的眼光不是黯黯低垂,也不是凛凛寒光,而是虚空的掠过对方,留下一分戏谑,一丝审视,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含义,抵达到比房檐还远些的地方。

然而,当他转身回家时,如意却跟在他身后,他快它也快,他慢它也慢。

金槽第二天要走了,不由得想起葬身老梁湾的两位兄弟,每次回山,金槽都问问同来的木把,有没有东西或者有没有话要带回家。木把在赌场扎堆,兄弟的牌桌前比平时还热闹,这次的筹码分明是个活人。金槽一抬眼,迎头碰上布料行门前的那道目光。

贾才说:你这是想送我吗,不必送了,如意这才停下脚步,但眼睛望着他,目光里满是不舍。

跃上房檐的目光现在完全委顿了,是看不清前路的气馁,木把遇上木排起垛就是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目光似乎停在金槽的身上,金槽很清楚,这样的目光根本无处停留,她并没有看到自己。

贾才也有些舍不得,养了这么久,怎会没有感情呢?但他必须这样做。

金槽坐上了牌桌,竟起了一叠声的欢叫,今天这赌局,不寻常。

他狠狠心,继续往回走,走了大约一里,忍不住回头一看,发现如意蹲在一块石头上,呆呆地望着他…

赌资须得很丰厚。

04

纸牌一人一手,输赢各自不同。新手手气冲,金槽赢得了这姑娘。这一次的欢呼简直是鬼叫,金槽起身要走,被人按下了,小弟怕是不懂规矩,没有赢一把就走的道理。金槽摸了一把钱,朝牌桌轻轻一放,拉上叫花子,走了。

由于外出做工,贾才总是很晚才回家,路过狼山的时候,多半太阳已经下山了。

出了赌场,姑娘和金槽一前一后走了老远。金槽说:你是自由身了。往后好好保护自己。姑娘没说话,一直跟着金槽。

一天他回家时,比之前更晚,暮色四合,天地一片朦胧。

金槽说:我明天就回山里了,你也去讨生活吧。

尽管天地朦胧,当三只狼出现在前面的路中间时,他还是看到了。

金槽说:我日子过得苦,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