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格言警句,拒绝加薪的天文学家

●兵兵,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生活并不是风平浪静的。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世上的美好与丑恶是等量的,但你觉得世上的丑恶明显多于美好,其实绝大部分美好都留在了纯洁的文学世界里,留在现实世界里的美好很少。因为美好的事物趋向于纯粹,不愿意和丑恶留在一个世界里。而丑恶的事物不喜欢纯粹,例如丑恶的人会用美好的外表掩饰自己的丑恶,而不是里外都显得丑恶,再例如丑恶的人也希望找个美好的恋爱对象。量化的说,世间的美好和丑恶各占一半,美好的五分之四留在清纯的文学世界里,剩下的五分之一和全部的丑恶留在现实世界里,因此现实世界里绝大部分是丑恶。从无到有的事物,都是正负等量的,因为0等于正1加负1,其中0就是无,正1就是阳性的事物,负1就是阴性的事物,宇宙运行也必须按照前后等价的数学规则。

拒绝加薪的天文学家

●“在儿童文学作品《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爱丽丝问“蛋人”是否可以使用同一个字词来指不同的东西。蛋人傲慢地说:“我使用一个字词的时候,我要它指什么意思,它就是什么意思,不多也不少。”2011
年10
月杨振宁在与《中国新闻周刊》的访谈中说“中国现在很民主”,他扮演的就是蛋人的角色,他和蛋人一样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在公共说理中,任何人都不应该随意对字词作特别定义,更不应该随心所欲地使用字词,以致是非不辨。”
—-徐贲《明亮的对话》

现实世界已经残败了:很多朋友之间打着友情的旗号,实质是巴结利用。很多恋人之间打着爱情的旗号,实质是男为女貌、女为男财的互利关系。很多人丑恶、自私,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和最大程度的获取利益。世间的丑恶和自私,大家应该看的很清楚了,不用我多说。所以去唯美的文学世界吧,否则这辈子可能就白活了,要知道人生的根本意义是美好和爱,现实世界可能无法实现这样的意义。我之所以写关于美好的小说和散文,因为我想成为唯美世界的“接引人”,在现实世界里觉醒的人,就会让更多的人觉醒,就像鲁迅用文学呐喊,让人们的精神觉醒。

詹姆斯·布拉德莱是英国著名的天文学家,他从1742年起至去世一直担任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在任期间,他发现了光行差,由此编制了一本比较精确的星表,为地球运动提供了有力证据,并于1748年荣获了科普利奖。

●我想起了自己的梦想。我喜欢看书,喜欢写东西,脑袋常常像一枝迎春花的枝条一样,风一吹就冒出一骨朵一骨朵想象的奇花来。我想当个作家,身边随时有一叠洁白的稿纸,一支出水流畅的黑钢笔,把我所感受到的美好和悲哀都一点一滴地写下来,构成一个用文字创造的宏大世界。想写的时候就写,无话可说的时候就静静看风吹过石榴叶,再也不要为某种目的而写。
我想起了我的老实巴交的爸爸,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更深地了解他,热爱他,我很愿意像他一样,无论将来的前程如何远大,都做一颗亲切而温暖的“五角星”。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六角星》

丑恶的现实世界不会欢迎我这个“接引人”,所以我被很多人误解和排斥,我无法适应现实世界,所以生活中经常倒霉。我看见一个天使雕像,有着洁白的翅膀,我说:“错了,天使的翅膀应该是伤痕累累的,而且天使也不应该是白色的,因为越洁白的事物,就越容易被摸黑摸脏,天使真正的样子是黑色的,带着伤痕累累的翅膀。”相反,丑恶的人,善于用美好的外表掩饰自己,并懂得怎样避免被其他丑恶的人摸脏抹黑,还善于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因此那个洁白无损的天使雕像,其实是恶魔。

布拉德莱获奖后不久,英国时任女王亚历山德丽娜·维多利亚到访天文台,慰问布拉德莱。这让他深感荣幸。

●我梦见过的可能都是假的,我守望过的可以的真的。站在告别童年的十字路口,我稍微一回头,看到盛大的送行嘉年华。我曾在那里,我可以义无反顾的往前走,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我会一直在那里。
—-《那么近的再见》

美好的人喜欢美好的事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还没有达到信仰和奉献的程度,因此只是被接引人,而唯美世界的接引人是本性美好,被丑恶损害后,愤恨丑恶,因此强烈追求与丑恶相反的唯美,并与丑恶作斗争的人,就像鲁迅用笔杆子与敌人斗争,只有如此之人,才能接引别人到美好的世界。

参观期间,女王获悉布拉德莱的月薪几乎与天文台普通职员相当,深感惊讶,她脱口而出:“作为全世界最负盛名的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收入如此之低,令人难以想象!我要为你加薪!”

●“再见了。”我轻声地说。孔雀的眼睛一下子湿了起来,鼻孔抽动地看着我,红雀斑可爱地跳动着,跳进了我的眼里,就留了下来。我把右手贴在玻璃门上,孔雀也伸出手来,和我的贴在一起,我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早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像一瓶刚刚打碎的新鲜草莓酱。我就带着满身轻盈的粉红阳光走在了来时的路上。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孔雀舞》

有些美好的人,觉得小说里的女主角不是真实的,所以小说中的爱情也就不是真实的,因此对文学没兴趣。那么“真实”怎样定义?有了妻子,就有真实的爱情了吗?世上很多女孩追求男孩,是看上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其实本质就是利用,就是“真人假爱”。小说中虽然女主角是假的,但是作家用真情去写的小说,就是“假人真爱”。演员要求“入戏”,就是完全把自己当成戏中的角色,作家也是如此,太入戏,完全融入在文学世界里,而忘记现实世界的自己,也就忘记女主角是假的。再有,作家写小说时,把自己当成男主角,并且会把女主角当成真人来看待,因为将来痴情的女孩阅读这个小说时,就会把自己当成女主角,在文学世界里,和作家的化身相爱,这份爱是真心的爱,所以男主角和女主角都不是假人,这就是“真人真爱”。

令女王意外的是,加薪的决定竟遭到了布拉德莱的拒绝:“陛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能接受!”

●窗外的柠檬树安静地生长着,抽出椭圆形的嫩叶,绿得如图一枚枚娇嫩的贝壳。从窗口望过去,能看到光滑的褐色树干,带着淡淡的墨绿,从枝干到树叶,都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气。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有的痴情男孩,追求不到喜欢的女孩,于是到唯美的文学世界里找寻爱情,这并不代表不幸。相反,如果他追求到了喜欢的女孩,可是那个女孩是自私的,而不懂痴情,那么男孩这辈子的付出就白费了,还不如到文学世界里找寻真正的爱情。那有人会说:“我要到现实世界里找寻真人真爱”,或许太难了,装成穷人去追求女孩,试一试就知道了。

女王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

●何谓轻小说?什么样的小说算是轻小说?有人说,那是指在封面、彩页、内文插图等处大量使用动漫风格插图的小说。在书店内所看到的大部分轻小说都是如此,我认为此定义充分地说明了其外观上的特征;不过,没有插图的轻小说也是存在的。有人说,只要在轻小说的书系发行,任何小说都可以算是轻小说。我觉得此观点非常简单易懂。然而,过去那些在轻小说书系发售的书籍,也出现过后来删去插图,当作一般文学作品发行的例子。有人说,轻小说的读者年龄层比儿童文学高,主要读者群是国高中生。以购买客群来看,我认为正是如此。不过,即使年龄增长,许多人还是会继续阅读轻小说,包括大学生与成年读者的数量也很多,因此轻小说未必只限于「国高中生取向的作品」。那么是否由故事内容来分类呢,倒也
(亲情日志大全 )

很多人戴着“面具”活着,如果美好真诚的人,装成又穷又傻的人,独自去接触这些戴着“面具”的人,这些人就会摘下“面具”,露出丑恶、自私的真样子,可以此感受现实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再或者,一个富豪,企业破产了,一无所有,曾经一大群来讨好他的朋友们,都不再搭理他了。曾经在酒桌前,那一大群人都向他敬酒的时候,他可曾看清那一大群人是戴着天使面具的魔鬼。魔鬼们戴上天使面具的时候,地狱就伪装成了天堂。

布拉德莱严肃地回答道:“一旦台长这个职位可以带来大量收入,那么以后到这个职位上来的将不再是天文学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