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蝉者说,心向好处想

童年时我生活在落后的苏北农村,肉和蛋毫无疑问是餐桌上的奢侈品,而每年夏季,蝉为我和小伙伴们提供了丰富的蛋白质和脂肪,堪称“大自然最慷慨的馈赠”。

由守约看一个人

曾经遇到一个修行者说,他之所以和修行结缘是因为一位大师救了他,如果没有大师告诉他凡事多往好处想想,估计他现在早都不在人世了。
是啊,人生在世,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年,却要经历各种好事、坏事,尝遍酸甜苦辣各种滋味。

在我的家鄉,蝉被叫做“姐儿龟”或者“姐儿猴”,“姐儿”是根据它的鸣叫拟声而来,也有民间传说它是在呼唤失散的亲人,“龟”和“猴”则是依照其外形特点类比而来。蝉的寿命一般有3到4年,但它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度过的。夏夜,即将成熟的幼虫破土而出,爬上高高的树干,羽化为成虫,金蝉脱壳之后,它的生命只剩下十几天的时光,而进入到最后的生命倒计时,蝉都是在快乐歌唱中度过的。

一个自尊、可信而成功之人,必定是严格守时、守约的,他们言简意赅、言则必负、谨言慎行,尊重别人其实是自珍自重。那种轻易以没办法为由而食言、毁约,惯于显摆、说大话、水话、拉关系,或者总是以客观原因而随便迟到和给别人带来不便的人,必定是不够自尊且无能成大事者。

生活是美好而沉重的。人生有苦又有乐,丰富多彩而又艰难曲折,就像白天与黑夜的互相交替一般。一个人快乐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连路边的鸟儿都似在为他歌唱,花儿都似专为他开放;痛苦时,落日西风,万念俱灰,睡梦中也在滴泪。

捕蝉的最好时机是夏天的傍晚,最好是前一天刚刚下过雨,土壤有点松软,这时久居地下的幼蝉会努力挖出一条通向地面的隧道,并在洞的顶端打开一小块天窗。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天窗让它暴露了蛛丝马迹。只要扒开洞口,把手指或是一截小木棍伸进隧道,不明就里的幼蝉就会本能地死死抓住,被“钓”出地面。

拒绝

人总是避苦求乐的,都希望快乐度过每一天,但生活本身就充满酸甜苦辣,快乐和痛苦本是同根生。当你快乐时,不妨留一片空间,以接纳苦难;当你痛苦,不妨想到往昔的快乐。

当然,也有的幼蝉能够幸运地逃过这一劫,并且坚守到天黑,然后它会用两个强有力的大螯推开隧道的天花板,爬出地面。来到地面的幼蝉几乎一刻也不敢停歇,稍稍观察一下地形,它就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奔向最近的一棵乔木。但正像幼蝉担心的那样,这段仅有几米的路程时时充满了危险,它的每一步都有可能被不期而至的青蛙或是蟾蜍发现,而成为这些两栖动物的晚餐。逃出了危机四伏的草丛,爬上树,还有可能突然暴露在手电筒的光晕之中,成为守株待“蝉”的小猎手的囊中之物。

拒绝一个人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尊敬他,并和他拉开距离。所谓敬而远之。

心往好处想,才能帮我们冲破环境的黑暗,打开光明的出路,才能获得更多更大的人生乐趣。在困顿、苦难面前,一味哭丧着脸,除了磨掉自己的锐气外,是不会赚到任何同情的眼泪的。只有颤抖于寒冷中的人,最能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也只有从痛苦的环境中摆脱出来,才会深深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就像火车过隧道,即使在黑暗中,也要看到前方的光明。

竭尽全力攀上了高高的树杈,幼蝉往往在自以为安全的高度停下脚步,然后静静地等待羽化。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先是在后背裂开一个纵向的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然后是头部努力向后仰,探出裂缝……成年蝉要从蜷缩的躯壳中伸展开来,摆脱禁锢,每一个动作都十分艰难。在长达几个小时的脱壳过程中,蝉如同一个正在娩出的婴儿,一点点顽强地闪转腾挪,最终,在黎明前后完整地从躯壳中剥离出来。刚出壳的蝉通体洁白,翅膀极其柔软,弱不禁风,根本无法飞翔,它还要在晨曦中等待一个小时左右,让翅膀硬化,也让虚弱的身体恢复。然而,这个时候,往往被早起的小鸟或是孩子轻松擒获。

拒绝,是一种力量!

两个不同的囚犯,从狱中望窗外,一个看到的是森冷的高墙,一个看到的是喷薄的朝霞。无疑,面对同样的遭遇,前者心中悲苦,看到的自然是满目苍凉,了无生气;而后者心往好处想,看到的自然是霞光满天,一片光明。

尽管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围剿,但还是有蝉突围成功。在酷热难耐的夏季里,雄蝉在树枝上不知疲倦地聒噪,雌蝉则静静地伏在树荫里欣赏着美妙的音乐,爱也在这一动一静中慢慢交融……不过,它们还是要小心从天而降的喜鹊、斑鸠、白头鹎随时都可能来打破这片刻的安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绝对是夏季里时刻都可能出现的悲壮场景。成蝉的另一个天敌来自于人类,尤其是孩子,当年的我们会把一把麦粒放在嘴里反复咀嚼,制造出像麦芽糖一样的黏胶,涂抹到竹竿上,然后从后下方悄悄接近蝉,粘它翅膀,任凭它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

阻力与动力

人生的道路虽然不同,但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窗外有土也有星,有快乐也有痛苦,就看你能不能一心只往好处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