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学当宿管,经典故事

出于对奇石的共同爱好,老钟和十几个同好组成一个小圈子。

内容来源:刘丙绪,图文综合自网络

1.

相约每个双休日聚会,交流一下拣石、玩石、赏石的心得。

大花当了二十多年媳妇,竟没叫过婆婆一声娘。街坊邻里对此经常嚼舌根,婆婆感到很没面子。大花很少跟婆婆过话,必须过话时,就称呼婆婆为喂。比如,家里来了亲戚,她知道婆婆在棍子家,走进棍子娘的屋,说声喂,家里来人了,就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

一顿午饭的时间,整个新闻系的男生都知道17栋新来了个年轻漂亮可爱又有活力的宿管,夏辞雨。微信群里消息炸开了花,我暗暗盯着手机,莫名的自豪感与优越感滋生。

第一次聚会,大家都带着自认为最好的藏品,相互展示品鉴,一时欢声笑语,气氛热烈。

要说大花和婆婆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就是结婚时,婆婆答应给二十斤棉花,可大花一称,只有十九斤一两。大花气得肚子一鼓一鼓的,像只青蛙,说这是什么婆婆,跟自己的儿媳还缺斤少两。大花记性长,得理不饶人,当时心里发誓:这辈子,我要喊她一声娘,就不是人!

这栋楼里,最早跟夏辞雨说上话的,是我。

参加聚会的十几个人职业各异,也算得上三教九流,聚在一起却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难道大花的男人老虎不管吗?

今天早上没有专业课,室友们都在熟睡。而我则因为昨天晚上部门聚餐吃多了海鲜闹肚子,一整晚都没有好好休息。好不容易坚持到了白天,早已是肠胃空空,我决定下楼去最近的食堂打包青菜粥,这才在门口遇见了夏辞雨。

话题一多,不知不觉就说到晌午,老钟兴奋地大声说:

老虎身高一米八有余,浑身腱子肉,从小跟村里的一个老头儿学过武,真有几分梁山好汉的样子。老虎家的地和大豹家的地相邻。大豹仗着弟兄五个,占了老虎二寸多地。老虎和大豹在地头争执。二豹、三豹、四豹、五豹来了,都怒目圆睁,吼声如雷。老虎毫不示弱,六人就厮打起来。结果,老虎打得他们屁滚尿流,趴在地上喊疼求饶。可是,大花却把老虎管教得一见她就服软。一次,老虎在街上抽烟,没看到老婆来了。大花把他嘴中的烟卷儿一巴掌扇飞了,又左右开弓啪啪给了他两巴掌,然后扬长而去。人们笑话老虎是妻管严,老虎却说:打是亲,骂是爱。吸烟有害,老婆不管谁管?

黑色的齐腰长发拨撩到耳后,十指如葱。空气刘海将双眼稍稍遮挡,清澈似水。最为简单的穿着,牛仔背带裤与白T,也不能掩盖她的灵气。这是我初见她时的样子。

ldquo;中午我管饭,咱们去酒店喝一杯,庆贺大家找到了组织!

后来,大花的西邻也有了儿媳,名叫翠叶。结婚时,翠叶本来要的是平板彩电,可婆婆嫌贵,硬让儿子买了个老式的笨重家伙。结婚一个多月后,受大花的传染,翠叶也叫婆婆为喂,也把男人训得像傻小子。

夏辞雨拎着一个浅蓝色行李箱站在大楼门口,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宿舍楼上的编号,然后双手提起行李箱,准备上楼。

众人立即鼓掌表示赞同,一行人来到酒店,订了个大包间,边吃边聊,一顿饭吃得十分欢畅。

再后来,大花的东邻也有了儿媳,姓黄名菊。婆婆见人就夸儿媳懂事,一口一声娘地叫。后来,黄菊渐渐对婆婆不满起来。为啥?婆婆吝啬。比如:黄菊洗一件衣服也用洗衣机,婆婆就说,哗哗哗,那浪费多少水啊!一年后,黄菊也唤婆婆为喂,也把老公训得一愣一愣的。

我们学校是有名的山中大学,生活区与教学区分开,宿舍楼建在一个斜坡上面,楼梯自然是陡峭。夏辞雨没走两步便感觉到吃力。我恰巧就在台阶上面,赶紧快速来到她身旁,稳当当地扶住了箱子,我帮你吧。

老钟是某机关的中层干部,管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部门,报销一顿饭钱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大花的远方邻居都害怕起来,恐怕自己家的儿媳也叫婆婆为喂,恐怕自己家中也阴盛阳衰起来。

夏辞雨松手,我自然地接过箱子往上走。她跟了上来,说了声谢谢,声音很好听。

第二次聚会,依然聊得投机。

不过,大花倒生了个好儿子,名叫立春。提起儿子,大花就说养了个白眼狼,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疙瘩,却偏向着他奶奶和爹。这,准是他奶奶教唆的!

帮她搬上楼梯后,并没有多说其他的话,我便转身往食堂的方向走了。

到了中午,大家都拿眼睛看老钟。

再过几天,奶奶要过七十大寿了。立春想高高兴兴地给奶奶过个生日,可首先要过娘这关。娘总得有个笑脸吧,总得叫奶奶一声娘吧。为此,立春给娘做了五六天工作,娘总是双唇紧闭。直到生日头一天晚上,立春跪在娘面前说:娘,你要是不答应,儿就跪一晚上。无奈,大花才吐出个行字。可到第二天,立春把娘推到奶奶面前,娘面部肌肉使劲儿挤了挤,竟没挤出一丝笑容;嘴巴张了又张,还是吐出了喂。立春一跺脚,外出打工走了。

2.

老钟犹豫了一下,起身说:走吧,我请客!

立春这一走,竟然两年没回家,家里人想得要命。立春到了成家年龄,说媒的人踢破了门槛,把大花急得站不安,睡不稳,口舌生疮,瘦了十几斤。终于有一天,立春说十一放假回家,要带着媳妇儿回家,还让快递送来了媳妇儿的照片。大花又气又喜,说这个白眼狼,在外找媳妇儿也不跟亲娘老子商量。

我以为夏辞雨是17栋某个同学的女朋友。

饭后结账,连酒带菜一千多块,老钟黑着脸付了账。

ldquo;俺立春找了个仙女!大花这个高音喇叭一广播,全村人都知道了。大花叫来翠叶、黄菊,早早站在门口迎接。看,立春和媳妇儿手拉手在前走,后面跟了一大群人。大花家的院子顿时成了新疆核桃──满仁。当大花拉住儿媳的手刚要说话时,儿媳却先开了口:我既然是立春的媳妇,就要按立春家的家风行事,喊婆婆为喂,把老公调教成妻管严。她目光炯炯,注视着大花,喂,我一定超过你,超过翠叶婶和黄菊嫂。人们哄堂大笑,议论纷纷,大花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翠叶和黄菊低着头从人群中钻出去了

在学校生活了两年,早就知道宿舍门口是虐狗之地,女生来男生宿舍楼下等人,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过眼熟的也就那么几对,这个女孩我还是头一次见。她比任何人都干净、灵气,以及可爱。

第三次聚会,临近中午,众人的目光依然落在老钟身上。

我从食堂带了粥回去,发现夏辞雨并没有离开17栋。她坐在宿管阿姨的座位上,写写画画。同学,请问你是要找谁吗?我去帮你叫,我们宿管这几天不在。我再一次展示自己的热情。

老钟低着头,默不作声。

她抬头看向我,一瞬间的害羞,继而开始落落大方介绍自己,我叫夏辞雨,你刚刚说的宿管阿姨是我妈,她这两周有事又找不到人来替班,我来暂代她几天。

一个人笑着说:老钟,你是干部,有权。

看我很是吃惊,她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代班是他们领导同意的,就两周。不会影响你们生活的。

另一个人说:是啊老钟,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哩!

我完全没有嫌弃她的意思,心里反而有一丝窃喜,谁不愿意每天进进出出都看着一个漂亮妹妹?为了表现出自己十分支持她,我立马拿出手机,宿管阿,哦不是,那什么,我们加个微信吧,我是学校生活部的,有什么事你要是不知道也可以问我。

老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是多么的不自量力。夏辞雨做宿管,轻车熟路。我想之前的宿管阿姨一定是再三叮嘱过才敢放心让她过来代班。

但他一向爱面子,终于什么也没说,起身挥手,走吧,喝酒去!

不管怎么样,17栋一下子成为了全校羡慕的宿舍楼是事实。但这对夏辞雨来说,也许不算好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