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条链,一个震撼世界的真实故事

内容来源:文/ 方冠晴,图文综合自网络

内容来源:小故事网,图文综合自网络

1941年,德军入侵比利时,占领了疗养胜地威苏里城。

1.

1

驻军司令克鲁伯少校一上任,就接到集团军参谋长李斯特将军的命令:到荣誉军人院,枪毙一头名叫骑士的公牛。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张小军正驾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突然间,大地震动起来,车子几乎被颠离了地面,方向失控。张小军死死踩住刹车,车子在悬崖边上停住了,他连滚带爬地从车里钻出来。

楼下的简易房里住着父子俩。白天他们去捡破烂儿,晚上回来就住这儿。

李斯特少校大惑不解,将军为什么会和一头牛过不去?

张小军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妻子,她在县城的店里。他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给店里打电话,但通讯中断了,没有信号。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他得回家!车子没法开就步行,他扭头沿着盘山公路往回跑。

父亲四十多岁的样子,儿子十多岁吧。更让人心酸的是,他们都有残疾,走路一拐一拐的。父亲驼背,看上去只有一米六的样子;儿子长得好看,脚却不好。他们一拐一拐地去捡破烂儿,有一辆破三轮。

副官告诉他:将军和这头牛有仇!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将军还是个少尉。

他看到山腰的一个小村庄已完全夷为平地,片瓦无存,心一下子就凉了。妻子能幸免于难吗?张小军不由得加快步伐,巴不得一步就跨回家。

搬家的时候,我把不要的东西给了他们旧书旧报旧家具,还有一张小床。我说:不要钱,是我送给你们的。显然,他们很感动。就是这样,我们认识了。

在索顿河战役中,比利时人为了突破德军的雷区,组织了60头公牛开路,领头的公牛撞瞎了将军的右眼,那公牛也踩中地雷,炸伤了一条腿。

2.

男人姓白,是从安徽过来的,因为穷,媳妇跟人走了。他一个人领着孩子来北方,靠捡破烂儿过生活。他木讷,不肯多言。

将军和公牛倒在血泊中,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就在将军拔枪要射杀这畜生时,一枚炮弹飞来,把他震晕了。

正在废墟中穿行时,他听到了呼救声,一个声音从他脚底传来:救救我,有人吗?谁来救救我。

2

将军由英俊小伙儿变成了独眼龙,当然恨透了这头公牛。

张小军一下子就站住了。停下来救人,无疑会耽搁赶回去的时间,但是,不能见死不救啊!他弯下腰,大声道:我在这里,我来救你。张小军拼命搬动砖块和木椽,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将那个妇女从废墟中拖了出来。

一天,邻居突然对我说,老白好像有对象了。后来我还真看到过一次。也是一个也拉扯着个孩子的女人,家在本地,有房子,打算和他一起过。老白却不愿意。

后来他得到消息,这头牛成了那次战役中唯一幸存的牛,战后被送进了威苏里荣军院。

被救出的妇女号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我没保住孩子,我怎么向他爸交代?才说完,妇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孩子他爸!孩子他爸在县城打工,他会不会妇女不敢说下去了,叫起来,小兄弟,你有手机吗?帮我打个电话给我老公好吗?求求你,我要知道他是不是活着。张小军痛苦地摇了摇头:现在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打不通。

我有点纳闷儿,去问老白。老白抽着烟,一袋又一袋地抽着。他说:我不敢结婚,一是怕耽搁人家,二是我得攒钱。儿子的腿要做手术,得十多万,大夫说越早做越好。我不能让他一拐一拐地走路。我不能结婚,一结婚,负担就重了。

克鲁伯少校带人到了荣军院,这里关押着400名比利时荣誉军人和负伤疗养的战士。

3.

后来,我很多天没有看到老白,我总怀疑他去了外地,因为简易房拆掉了。

他下令:凡是受伤的,都送到特别营处理,健康的军人,都送到劳动营看押。

妇女的表情实在让张小军不忍心看下去,她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让她为老公提心吊胆、揪心痛苦。他掏出手机,递给那妇女,说:我将手机留给你吧,什么时候打得通电话,你好与你老公联系。妇女犹豫了:我拿了你的手机,那你呢?

3

骑士被带来了,这是一头黑色的老公牛,神态安详,右后腿已经瘸了。

张小军叹了一口气:我正往家里赶呢,兴许今天晚上就能到家,不碍事的。他拉开随身的小包,从包里掏出笔和纸,在上面写下了妻子的名字和店里的电话号码,说:要是手机打得通,麻烦你也给我家打个电话,告诉我老婆,我还活着,正在回家的路上。

再后来,我听说了一件事,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

历尽战火洗礼与人事沧桑的老牛骑士

张小军预计错了,整个晚上余震不断,他对这里又不熟悉,直到天亮,他都没能走出大山。透着蒙蒙亮的天,他望见废墟上有两个人影在移动,那是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两位老人的衣服都湿透了,爷爷的腿上还在流着血,但两个人一直在废墟中刨挖。

是我朋友那里出了事。朋友是做建筑的,招了一个男人,没做几天,就从楼上掉下来了,公司要给他治病。他说:别治我了,我都四十多了,赔我点钱,给我儿子做手术吧。

当克鲁伯拔出手枪对准它时,比利时军人都怒吼起来。

4.

公司的人不理解,也不愿给这笔钱。

一个瘦小的男子走出人群,径直来到克鲁伯面前,说:

张小军还来不及开口问路,他们看到他,同时叫了起来:师傅,你来得正好,快,搭把手救人。

男人哭着说:求求你们,给他做手术吧,我我是故意的出了意外就会赔钱,我想让你们给我儿子做手术,这孩子跟着我不容易;我还想告诉你们,儿子儿子是我捡来的,我根本不能生育

ldquo;少校,我是比利时陆军中士约瓦克,也是这头牛的勤务兵。

在前面的废墟上,一个妇女的头露在废墟外面,求救的目光巴巴地看着张小军。张小军没办法拒绝这样的眼神,他跑上去,动手救人。

那个朋友哭了,他告诉公司的人,给他儿子做手术,也要救他!

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不能杀害这头牛,你必须把它当做战俘对待!

人被救出来了,接着又去另一处废墟救一名被压的孩子,救出孩子,又去救一位老人那位奶奶告诉他,青壮年男子都在外面打工,村里留下的只有老人、小孩儿和妇女,没有他的帮助,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4

克鲁伯听了一愣:一头牛?当做战俘?笑话!

张小军明白了,他是不能离开的,他走了,靠这几个老弱病残,怎么去救其他压在砖石底下的人?

孩子做了手术,手术后不再一拐一拐地走路了。过年过节,父子俩就给公司老总送点玉米和山芋过去,他们知道感恩。公司老总仍然穿梭于生意场上,可是,他忘不了那个秘密。

约瓦克郑重地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请你看吧,这是利奥波德国王给它授勋的命令。

张小军就这样一刻不停地刨挖起来,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妻子好运,希望妻子也能遇到救她的人。

老白曾说:这个秘密我不想让儿子知道,因为儿子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爹。

克鲁伯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授予骑士比利时王国陆军上校军衔,颁二级荣誉勋章1917年12月l1日。

5.

爱是一条链,一个震撼世界的真实故事。世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秘密,其中最辛酸的秘密,是老白倾尽所有爱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却不知道。老白并不是他的生父。

克鲁伯傻眼了:这是一头有军籍的牛,而且军衔比自己还高!按照《日内瓦公约》,他无权枪毙它,只好把它关到战俘营去。

救了一个村子的人后,张小军急着往县城赶。走到下一个村落,他又立即投入到救人的行列中。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救,两天三夜,日夜不休,他救出了28条鲜活的生命。

也许真正的爱就是这样:我爱你,不图一丝回报;我爱你,用我的心,用我的命,用我的所有只要我有。

他给李斯特将军打了电话,报告了这个意外情况。

第三天,他终于回到县城,但他的店铺已经不存在了。三层的店铺成了废墟,张小军发了疯似的哭喊着妻子的名字,疯狂地刨着废墟上的砖块。

将军告诉他:那就在战俘营里合法地处理它!我不相信它在那里什么错也不犯!

一个街坊跑了过来,大声喊他:张小军,你老婆活着呢,在县医院临时设立的医疗点!

01死亡陷阱

张小军奔向医疗点,一进帐篷,看到了妻子。他一把抱住妻子,哭了起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妻子说:但我知道我看得到你,我知道,你活着。为什么?妻子拿出一个手机,和他送出去的手机一模一样。

根据德军的战俘营管理规定,战俘严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当场击毙的。

6.

克鲁伯少校有了主意。

妻子说:这是昨天救我的人给我的,他说这个手机是救他的人给他的,他让我用这手机跟你联系。他还给了我这个。她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电话号码,救我的人把手机给我时,也给了我这张纸,他说上面都是救人的人写上的亲人的电话号码,让我等手机通时一一打过去报平安。而最上面的号码,就是我们店里的,我这才知道,这手机是你给别人的,你还活着。

这天,他命令士兵把骑士和战俘们带到了木料厂,那里有刚卸下的五车皮木头,克鲁伯要让骑士套上牛车,拉那堆积如山的木头。

张小军像听天书似的自己将手机送给了获救的人,而人家又救了自己的妻子,手机又回到了妻子手里。世间怎会有这么巧的事?他数了数,纸的正反两面共记下了67个人名和号码。

对于一头养尊处优的老牛来说,这种苦差事它肯定无法忍受。

他救的第一位妇女,纸上写着叫陈肖珍。陈肖珍并没有在山区坐等丈夫的消息,而是下山来找丈夫,结果,陈肖珍就救了第二位叫刘锋权的人。而刘锋权又救了第三位获救者,第三位又救了第四位

只要它稍有抵触,士兵们就会用鞭子抽它,激怒它,它一反抗,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枪毙它!

7.

出乎少校意料的是,骑士没有反抗,而是拉起沉重的车子,默默地向前走去,一趟、两趟、三趟

爱是一条链,一个震撼世界的真实故事。救援在接力,手机和号码纸也在传递,就这样一直救下去,一直传递下去,第67位获救人又救了张小军的妻子。

它的身上开始流汗,残腿一瘸一拐很是吃力,可它仍摇摇晃晃地坚持着。

ldquo;巧了,巧了,真是太巧了。张小军忍不住发出感慨。妻子倒在他怀里,说:小军,这不是巧,这是爱。爱就像一条链,一环扣一环地往下传递,总有一环会扣住你的家人,或者你自己,这就是爱的神奇。

当骑士拉到第50车时,战俘们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开始骚动。

约瓦克抗议道:少校,这头牛已经26岁了,按照牛的寿命,它属于老年。

你忍心让个老军人干这么重的活吗?这样它会被累死的,你这是在犯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