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的金种子,他吻过的地方开出了一朵花

“亨利得到了一颗金种子!”小镇上的人们都这样说。这不是谣言,尽管可能大家描述得不太准确。

有些人一旦患上癌症或心脏疾病等重症,就会深信自己是“病人”,为此紧锁心扉,闭门不出,呈现出抑郁症状。

她对这样的男孩失去了信任

亨利确实得到了一颗种子,但它不是黄金的。噢,不,这并不是说这颗種子不够宝贵,相反,它可能比金种子更加难得。它是一颗神奇的种子,据说只要一颗,就能结出丰硕的果实,足够小镇上所有的人吃好几年。小镇上的人们曾经花费了很多年,甚至世代相传,想要找到这颗传说中的种子,没想到,如今真的被亨利找到了。

患病自然不是喜事,但患了病未必就是病人。

要把未来都寄托在江潮的身上。这是丁喜丽18岁时的壮志豪言,如今,那句誓言言犹在耳,可江潮却早早地跑路了。

亨利花高价做了一个精美的胡桃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把金种子放进去,并锁在一个隐秘又牢固的地方。除了亨利,没有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包括亨利的妻子。亨利得意地说:“我敢保证,没有人能找到它,即使找到,也绝对没有人能打开它。”

迄今为止,我见过许多患病的人,他們像普通人一样与人交流,投入工作,享受生活。

那时候,丁喜丽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做策划,每天负责点餐。那天,来送餐的人是谢敏辉。办公室里的人都看出来,他是借着送餐的名义追求丁喜丽。

亨利说得没错,后来有很多人试图找到藏起来的金种子,甚至想要把它偷走,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这颗种子像在没有被亨利找到之前,消失不见了。

即使现在患了病,病后的“你”也没有发生改变。“患病≠病人”。

丁喜丽的心动了动,但很快又让自己平静下来,在她看来,谢敏辉只是个成了年、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当初,她就是陪着江潮从这样的男孩子长成男人,再被抛弃。她对这样年轻的男孩已经失去了信任。

小镇上的一位老人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再好的种子,不播种下去,是结不出丰硕的果实的。这颗金种子从来没有被播种过,和普通的种子有什么区别呢?也许,它还不如普通的种子,至少它们曾经结出过果实。”

能治好的癌症治好了就没事。若是反复复发、转移的不治之症,就该像面对自己的逆子一样,优先考虑今后如何与之相处。

“我不会喜欢你的。”她对谢敏辉开门见山地说。谢敏辉的神色慌了慌,他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意已经被发现,她还在朗朗乾坤之下拒绝了他还没说出口的表白。

战斗、无视、共生、共存——选项可不少。

“因为你不肯再信任一个20岁男孩的喜欢。”谢敏辉一语戳破,丁喜丽愣住了,她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一点也不像当年痞子样的江潮。

即使是麻烦的累赘,如果不能抹掉、除去,就承认其存在好了。

谢敏辉走之前撂下一句:“我是比你小4岁,但这不代表我不靠谱,既然被你知道了,那就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让我证明20岁的男孩也值得爱。”

没必要亲密相处,也不需要做出一起生活的觉悟。只要承认对方的存在,就可以了。

丁喜丽一怔,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虽有些年少的轻狂,目光却那么炙热,她险些就要沉醉在那样的目光里了。只是她刚经历江潮的背叛,还不想谈爱情。所以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就是“共存”。

有一团火,烧得她脸都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