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丝,古代官场的

不要停在平原,不要登上高山,从半山上看,世界显得最美。

文有妙文,批有妙批,和当下流行的“八股”批文相比,古代批文似乎更有情趣。

去哈瓦那旅行,走得饿了,在路边看到一家卖炸丸子的小店,便冲过去买了两份。

——尼采

说古代官场批文前,先讲一个民间情趣批文。清代著名文学家蒲松龄曾当过塾师,学生是一纨绔子弟,其父又是一介武夫,但望子成龙心切,看到蒲松龄批改作业时评语不多,就怨老师教学无方。蒲见其父如此态度,又不能说昧心话,只能借用诗句,隐藏批评。

在我们后面排队买丸子的是一对德国夫妇,大家买完都站到拐角处吃起来。可那丸子真的炸得太硬,噎得人喘不过气,粗盐又撒得多了,我们吃得龇牙咧嘴,苦着脸还得继续往下咽。

智慧是划分区域的。从商的智慧是金色的,从政的智慧是血色的,爱情的智慧是无色的,仇恨的智慧是黑色的。没有谁的智慧是万能的,所以人们在一些领域绝顶聪明,在另一个领域混沌不堪。

有一篇文章因错别字太多,蒲松龄挥笔批了句:“惟解漫天作雪飞。”意思是白字连篇。再一篇因字迹模糊不清,蒲松龄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批了一句:“草色遥看近却无。”还有一篇文章,写得洋洋洒洒,却什么事也没说清,蒲松龄就用杜甫的两句诗来作批语:“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其意是不知所云,离题万里。其父看到批文,不解其意,便问蒲松龄:“老先生,犬子的文章可有进步?”蒲答道:“人有七窍,令郎已有六窍。”意思是一窍不通。

那对德国夫妇倒是干脆,尝了一个就双双皱起眉头,丈夫接过妻子手里的丸子,走了两步,在老板看不见的地方扔进了垃圾箱。

——毕淑敏

古代科举考试,主考官员一般都是科考中佼佼者,如果碰到一些糊涂考生的荒唐文字,他们往往会在试卷上写上一些评语,有的十分精彩。

扔掉以后,丈夫回头看我们几人都看着他笑,忍不住也笑了,做了个无奈的鬼脸。

走好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你才能拥有真正的自己。

某省乡试,有个秀才引用《尚书》中“昧昧我思之”一句,本意是指思念深切,却误写成“妹妹我思之”。主考官在旁边批道:“哥哥你错了!”

有个女生忍不住问:“吃一个就扔掉吗? ”

——杨绛

某县童生考秀才,题目是“父母在”,有一童生开卷便写道:“夫父母,何物也?”考官一看,太不像话了!就挥笔写下批文:“父,阳物也;母,阴物也。阴阳不和,生下你这怪物也!”

丈夫耸耸肩:“不好吃,为什么要吃光?”女生看着手里的丸子:“毕竟花了钱……”妻子在一旁摇头:
“如果花了钱,那只是损失,花了钱还吃了难吃的丸子,那是两倍损失啊!”

其实,我们要的不是答案,而是开始的勇气

某考官见一考生拾得数枚铜圆而不交,便题诗于卷尾:“一文铜钱尚動心,倘若为官定扰民。贪心从此须改过,要做文章先做人。”这位考生自然不会被录取了。

另一个女生也有些犹豫:“可是,扔了好浪费啊!”

——《答案之书》

某公任山东学政时,到某郡主持童子试。某童生在试卷内夹一张小纸条,内称“同邑某相国系童生亲戚”,而“戚”字却误写成“妻”,学政批其文云:“该童生既系相国亲妻,本院断不敢娶。”故意把“取”写成“娶”,针锋相对,令人拍案叫绝。

丈夫摊手:“这么硬的丸子,如果吃坏了胃去了医院,才是真的浪费。”

有时候你把什么放下了,不是因为突然就舍得了,而是因为期限到了,任性够了,成熟多了,也就知道这一页该翻过去了。

他们说笑着走到另外一家店,买了新的三明治,一边吃一边走远。我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丸子,终于相视一眼,都扔进了垃圾桶。

——哲学领悟

小时候父母常常会盯着我们吃饭,要求严格:“ 都吃完啊!一粒米也不能剩!”

你应该敬畏时间,因为那是一切的密码;但不要滥用爱意,因为那不是一切的钥匙。

然而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可以选择很多事情了。不是花了钱就一定要吃完,把自己撑得翻了白眼,还坚持把最后一点食物强塞进嘴里。

——新浪微博

花了钱是一重损失;不好吃的食物让人心情沮丧,腹中翻腾,已是双重损失;如果再发胖一两,简直是三重损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