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人心,我被人关进狗笼子

001

– 01 –

1.

2005年5月26日,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是距离中考还有一个月的日子,也是我人生悲剧的转折点。

《乔布斯的死亡真相》

良心当铺的境况一天不如一天,眼看就要关门大吉了。良心当铺的老板张一品因为得了一场大病,眼睛意外失明,只得把当铺交给了儿子张三宝打理。这张三宝一不懂得经营,二不识货。前不久,又因为贪财,一连错收了几件假古董,亏了两千多两银子。

下午放学,我刚走出校门口没多远,一辆面包车停在我旁边,下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的胳膊上纹了一条龙。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是前段时间带人砸我家的那个人。

2009年年初,苹果总裁乔布斯被查出肝硬化晚期。医生告诉他,必须马上进行肝移植,才能挽救他的生命。

这天,一个老头拿着一个青花瓷瓶来到了良心当铺。伙计连忙叫来张三宝。张三宝接过青花瓷瓶看了看,说:拿走,拿走!什么东西,也拿来当!

我害怕地转身想跑。可没用,纹龙的男人顷刻钳住了我,并把我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另一个矮个男人迅速拿布袋套住了我的头,把我塞进了面包车。

乔布斯同意了肝移植手术方案。院方马上为乔布斯在加利福尼亚州肝移植中心进行登记,等待肝源。

老头说:你不相信这是古董?这可是我家祖传的!然后,老头细细地跟张三宝说了一番。原来,老头有病在身,急需钱买药,他求张三宝收下这青花瓷瓶,说只当二十两银子就够了。老头说罢,不住地咳嗽起来。看来,老头把这瓷瓶当做了救命符。

那一瞬间,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巨大的恐惧感将我包围。我挣扎着大喊:你们要带我去哪啊,你们要干什么,快放了我让我回家,快点把我放下来!

可院方发现,要进行肝移植的病人很多,如果排到乔布斯至少需要10个月时间。

2.

也许是被我喊烦了,坐我右边的男人粗鲁地扯下布袋子,说:别喊了,我给你爸打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冲电话嬉笑着说:王洪富,领你姑娘去我那待几天啊,三天还清二十万!否则,我可就让你姑娘去伺候几个老爷们了啊,敢报警的话,我就让你姑娘消失。说完,他把电话挂了。

为了尽快挽救乔布斯的生命,院方马上又为乔布斯在其他州进行了登记。这种跨州登记在美国是法律所允许的,目地是争分夺秒地抢时间,尽快的挽救病人的生命。

张三宝想,以前我太贪,没有良心,以致老天惩罚我,当铺也一天不如一天。反正如今当铺也要关门了,不如就给他二十两银子。于是,张三宝收下了瓷瓶,叫伙计取银子给老头。伙计慌了,上前对张三宝说:老板,这可不是古董,连一两银子也值不到!张三宝说:我叫你给钱你就给钱吧!伙计叹口气,只得取了二十两银子给老头。伙计见张三宝拿着瓷瓶进里屋去了,嘴里说道:明明是假货还要,我看这当铺要关门喽!说罢,摇头叹息。

高利贷,又是高利贷!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王洪富你这个王八蛋,到底还要把我们害成什么样

几个州最快的是田纳西州,只需要6个星期就可以等到。于是,乔布斯被排到需要肝移植的人中最后一个。

哪想到,十天过后,这个老头又来了,这次,老头又带了一个青花瓷瓶来。伙计一看青花瓷瓶,跟上次那个大不一样,伙计不敢大意,赶紧去叫张三宝。张三宝看到这个青花瓷瓶,眼睛也不由得一亮,用手摸着瓷瓶说:你想当多少银子?老头说:五百两!张三宝吃了一惊,说:只当五百两?这样吧,我给你一千两!老头说:不必那么多,只要五百两我就够了!张三宝高兴地收了瓷瓶,叫伙计给钱。老头最后把上次那个青花瓷瓶赎走了。

我叫王雨,1988年出生在吉林省四平市的一个小镇里。我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妈妈性格好,平时悉心照顾我俩。爸爸王洪富,出身贫苦却不甘平庸,为赚钱没少折腾。他种过地,养过兔子,开过货车,中间也辉煌过,但到头来仍一无所获。

对于急需肝移植的病人,每一秒都显的那么宝贵。

3.

四十岁时,王洪富决定再拼一把,做起了化肥生意。由于他爱面子又没文化,化肥买卖不到四年就经营不善,面临关门。王洪富心有不甘,为了周转资金,竟跑去借了高利贷。

于是,有人找到医院院长杜尔先生,希望杜尔先生行使一下院长的特权,让乔布斯插个队,先给乔布斯移植。

十天过后,赎当的日期到了,可老头却没有来。那个青花瓷瓶,就算是当铺的了。这个瓷瓶,少说也能值两千两银子,没想到最后却赚了一把。

在此之前,我们全家过得还算幸福,成绩一向优异的我,对未来也充满了向往。但很快,一切化为泡影。

院长杜尔先生听了,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十分惊讶的神色,他两手一摊,无奈的耸耸肩,说道:

不久,张三宝另有打算,就把当铺盘给兴隆当铺的刘老板。这天一大早,刘老板就带着两个伙计来到了良心当铺盘货查账。开始时,刘老板还不以为意。等他看到了那个青花瓷瓶,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对张三宝说:你这当铺,我还是不要了

5月中旬的一天晚上11点多,全家人已入睡,寂静中却传来了咣咣的敲门声,来势汹汹,感觉分分钟会破门而入,我们被吵醒。

ldquo;我哪有这个特权让乔布斯插队?如果让乔布斯先移植了,那么其他病人怎么办?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啊。

张三宝觉得奇怪:你怎么出尔反尔

妈妈追问是谁,王洪富说:桂霞,我跟你说你别生气,我欠了一笔高利贷,我正在追化肥欠款,肯定能想办法还上。正说着,门外的追债者恐吓说: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们有的是办法进来,别逼我们用狠招!

说情的人,只好郁郁寡欢的离开了杜尔的办公室。

刘老板指着那个青花瓷瓶说:就这瓷瓶,就能值五千两银子。你说你的当铺经营不下去了,开什么玩笑呀?!刘老板说完,袖子一甩,带着自己的两个伙计走了。张三宝愣在那里,好半天,他上前捧着青花瓷瓶,说道:这瓷瓶值五千两银子,这么多!

那时候,我们家里住的是平房,别说破门而入,就是破窗而入也是易如反掌。王洪富无奈地起身去开门,一群男人手里拎着棍子,进屋二话不说就是一通砸,吓坏了妈妈和我们姐弟俩。

有人又找到田纳西州州长菲尔布雷德森,希望布雷德森能帮帮忙,行使一下特权,给院方打个招呼,或写个批条,让乔布斯先移植,否则,乔布斯会有生命危险。

因为有了这个值钱的青花瓷瓶在,良心当铺依然开张着,而且生意越来越兴隆。

我们三个缩在炕角,抱在一起哭,妈妈还尽力用被子蒙着我们的眼睛,可是我依旧看到了这可怕的一幕,为首的那个胳膊上纹龙的男人格外凶狠,我一眼就记住了他。

布雷德森听了,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严肃的说道:

4.

王洪富苦苦哀求,又阻止不了,只能束手无策地呆立在炕边,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要多怂有多怂,像一只被切断了脖子的公鸡,形容不出来的颓废和丧气。追债者们临走前放下狠话:十天内,还不清本息五十万,有你们好看!

ldquo;我哪有那个特权?打个招呼?批个条?什么意思?我不懂!谁也没有什么特权能让谁先移植,谁可以后移植。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大家只能按排队秩序来进行。

年终,一盘账,当铺扭亏为盈,除去各种开支,还赚了三四千两银子。

之后的十天,王洪富和妈妈都走在借钱和追化肥欠款的路上。现在,听纹龙男人的说话口气,意思是王洪富并没有还清这笔高利贷,还差二十万,而我就是他用来找王洪富逼要这二十万的筹码。

有人对乔布斯悄悄的说道:

那天晚上,张三宝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父亲张一品。张一品听了,笑着对张三宝说:当铺能起死回生,看来还是靠那个瓷瓶呀!张三宝说:是呀!那么值钱的一个瓷瓶,那个老人才只当了五百两银子,一直没来赎!张一品说:那是人家见你有良心,送你的!送给我的?张三宝莫名其妙。

然而,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ldquo;看能不能花点儿钱,给有关人员打点打点,让您先移植?

张一品看了看张三宝,笑着说道:老人拿来的第一个瓷瓶,明明是个不值钱的假货,可你还是给了他二十两银子,你是见老人有病可怜他。可见你还有良心,所以后来人家就送你一个值五千两银子的真瓷瓶了!

002

乔布斯听了,吃惊的说道:

5.

没多久,面包车开到了一个林场,停在了一个平房院子里,院子周围都是一人多高的大墙,我被锁在了仓房门口的狗笼子里。那逼仄的空间让我憋闷得想死,狼狗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我紧紧抱住双腿缩在角落。

ldquo;这怎么行?那不是违法了吗?我的生命和大家的生命是一样的,大家只能按照秩序来排队!

张三宝不由得有些纳闷,问: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张一品笑着说:因为我就是那个老人

这场景,让我有点恍惚,好像在做梦。可我一刻都不敢松懈,脑海里在想着无数种可能,密切地观察着笼子外的男人们的行踪,生怕趁我一不注意,就被强暴。

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乔布斯,包括他自己。那些排在乔布斯前面需要肝移植的病人,有的是普通的公司职员,有的是家庭主妇,有的是老人,还有的是失业者,他们都在按照顺序排队,等待可供移植的肝脏。

ldquo;你张三宝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追债者们开始并没有理会我,只是搬来成箱的啤酒,屋子里也传来闹嚷嚷的声音。我认真地找了好多遍,也没有找到狗笼子的薄弱处。

生命,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那么宝贵。

张一品继续说道:我知道当铺早晚都要交给你打理,于是。就在大病之后装着失明了,让你来打理当铺,哪想到你贪财好利,急于赚钱,没有良心,不到一个月就亏了两千两银子。为此,我很气愤,可我还不想让当铺就此败了下去,于是就化装成一个有病的老头拿一个假瓷瓶来当,没想到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给了我二十两银子,于是我就找出我珍藏多年的古董瓷瓶拿来当给你,如此一来,就没人敢收购这个当铺了,而你也就有了信心了。

我又饿又困又害怕,也不知到了几点,昏昏沉沉中,发现有两个男人醉醺醺地朝我走来,边走边嘟囔:就现在解决她得了,不整死就行呗。说着,他们就脱了上衣,并开始解裤腰带。我的心一沉,顿时觉得自己完了,绝望地哭喊:救命啊,救命啊!

六个星期后,乔布斯终于等来了可供移植的肝脏。可是,由于等待时间太长,乔布斯的癌细胞已经转移。这次移植,只延长了乔布斯生命2年多点时间。

6.

两个人朝我越走越近,像地狱里的黑白无常一样,狼狗也跟着吼了起来。正当我的心脏跳到要爆炸时,屋里走出了一个人,叫住了这两人说:猴急啥,等三天!她爸爸要是还不还钱,就交给你俩。

但是,乔布斯无怨无悔。

听完父亲的解释,张三宝泪眼模糊:爹,谢谢你!要不是你张一品笑着说:要谢,还是谢你自己吧。是你的良心拯救了你,拯救了当铺。我当初给当铺取名叫做良心当铺,就是要做一个有良心的人,经营一个有良心的当铺。因为只有良心,才能赢得人心,才能赢得生意!

两人迟疑了一会,骂咧咧的回去了,我暂时逃离了危险,眼泪又开始控制不住地唰唰往下流。那一晚,我缩在狗笼子里,空气中混杂着狗尿狗屎的味道,我头痛欲裂,恍惚间如同置身在地狱。

他在生命最后2年多的时间里,依然为苹果公司开发出更加新颖的产品,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张三宝不住地点头。他终于明白了父亲经营了几十年当铺却没有赚到多少钱的原因了。

后来,我只记得天亮了,天又暗了,迷迷糊糊中有人抓着我的头发撞向狗笼子,还被泼了一身冷水。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艾萨克森深情的说道: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旁边是妈妈、弟弟和一众亲人。我使劲睁了睁眼,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妈妈紧紧抱住我,也泣不成声,身边的大娘们也在抹眼泪。

ldquo;生命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别,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平等不是口号;平等不是作秀;平等更不是交换;它是生活中最生动、具体的体现。

原来,王洪富接到纹龙男人的消息后,便立即和大伯、二伯、三伯去筹钱赎我。因为时间太紧迫,王洪富把家里的房子、化肥商店、摩托车等,全都抵押了出去,先写抵押欠据,拿到钱再慢慢过手续。

它如明月般皎洁,光可鉴人,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它使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直抵我们内心的柔软。

妈妈跑回姥姥家,把能借的都借了一遍,大姨和二姨把自己的金项链金镯子都拿了出来。

– 02 –

直到第二天傍晚七点多,王洪富把东拼西凑的钱和金银首饰交给了高利贷追债者,我才被释放,结束了那长达26个小时、如同炼狱般的狗笼子经历。

《历史上最严重的以貌取人》

003

在美国一对老夫妇,女的穿着一套褪色的条纹棉布衣服,而她的丈夫则穿着布制的便宜西装,也没有事先约好,就直接去拜访哈佛的校长。

从那以后,我时常被噩梦惊醒,醒来时一身冷汗,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每次醒的时候,我都是在喊爸爸救我!可是那天回家后,我一句话都没和王洪富说过,也再没喊过他一声爸爸。

校长的秘书在片刻间就断定这两个乡下土老帽根本不可能与哈佛有业务来往。

王洪富常坐在我的床边,唉声叹气,磨磨叨叨,说:爸爸对不起你。可是,他一来我就转过身不理睬他。回家后,经常有七大姑八大姨来看我,可是我受不了她们那关切、疑问,欲言又止的眼神。

先生轻声地说:我们要见校长。秘书很礼貌地说:他整天都很忙!

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也不想跟任何人回忆狗笼子的经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半个月,妈妈每天在家悉心照顾我,也不问我,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女士回答说:没关系,我们可以等。

只是临近中考前,妈妈小心地问我:小雨啊,马上中考了,努力了这么多年,你成绩那么好,要不要去试试?我被说动了,同意去中考。没想到,在考场上,我的眼前频频浮现那可怕的场景,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最后,我发挥失常,没有考上公费高中。

过了几个钟头,秘书一直不理他们,希望他们知难而退,自己走开。他们却一直等在那里。

本来想复读,可比事情本身更可怕的,就是人言。了解情况的人都说我顺利出来了,而不了解情况的人越传越凶,在他们嘴里,我早已被多人强暴,不报案是我家怕被杀人灭口。

秘书终于决定通知校长:也许他们跟您讲几句话就会走开。

无奈之下,我只想远离这个镇子,带着这个痛苦的回忆远走高飞,要去,就去首都北京。夜里,我跟妈妈说到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和对王洪富的恨的时候,我们都泣不成声。她知道我的痛苦,默许了我的离开。

校长不耐烦地同意了。

临走时,妈妈塞给我五百块钱,并对我说,邻居家的女儿满晴在北京,她已经跟满晴通了电话,让我去北京投奔她。这一个多月以来,我这才第一次好好地看妈妈,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乌黑的头发竟然变得花白。

校长很有尊严而且心不甘情不愿地面对这对夫妇。

王洪富也来火车站送我,一路嘱咐。火车开动之时,我看见他在偷偷地抹眼泪。我冲着车窗外的他大喊:王洪富,我恨你,我再也不要回来了!喊完,我关上车窗,泪如雨下。

女士告诉他:

车上的人看我像在看傻子,我不管。我也知道王洪富内心自责的要死,可我就是要让他自责,如果不是他,我不会被害成这样,学不能上,还要未成年就被迫外出打工!

ldquo;我们有一个儿子曾经在哈佛读过一年,他很喜欢哈佛,他在哈佛的生活很快乐。但是去年,他出了意外而死亡。我丈夫和我想在校园里为他留一纪念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