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读后感10篇,我与文学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是一本由缪咏华著作,中信出版社出版的264图书,本书定价:精装,页数:,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我与文学

半百之后的文学告别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一):朝圣之路

文学,是一个太过于沉重的词,因为浩瀚,所以沉重。广义的文学是一切语言艺术的总称。然而一个人穷尽一生也无法真正了解文学的含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虽无法穷尽它,但至少耳濡目染过它,我们总是会与它相遇,在它的感染下,诗意的生活。

作者:牧徐徐 来源:《思维与智慧》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的作者是
缪咏华女士,以翻译为生,以书写自娱,以广播发声。台湾法语广播节目《博物馆时光——故宫瑰宝》制作人兼主持人。热爱语言、电影、文学、文物、绘画、幻想和巴黎。爱人类,也爱另类的人类。

在稚嫩的小学时代,我们渐渐开始接触到了文学,我们忘乎所以的陶醉在语文课堂上,听着年迈的老师耐心地给我们朗诵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什么都不懂得我们也都可劲的跟在老师后面大声的朗读直至背诵,当时的我就真的以为诗人举手就可以摘到天上的星星,于是,对诗人描写的画面也羡慕了很久很久,自己也偷偷的幻想了很久很久,久到直到我们学习了新的篇章,背诵了新的诗句: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我们带着这些熟读成诵的诗句懵懵懂懂的走完了小学那段青葱岁月,而文学,正是在那个时候深深的扎进了我的脑海里,一旦给以呵护,它定会枝繁叶茂。

沈从文的人生从当兵开始,因能舞文弄墨,15岁时他便得到“湘西王”陈渠珍的赏识,在军队做了几年文秘工作的文官,目睹了官场上的种种腐败。一次偶然的机会,沈从文从一个印刷工那儿读到《改造》《超人》等“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书刊,他醒悟了过来:“社会要重塑,得从文学开始!”20岁刚出头的沈从文决定去北平,“去读好书,救救国家!”

这本书将名都巴黎、巴黎文人、悠闲漫步、旅游地图合为一体,其文字本身虽比不上名著的典雅、艺术、深刻,但亦自有其独特之处:侃侃而谈中提及的著名文人之多,以致随手乱翻几页,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家。

中学时,我们渐渐了解了文学的一些表层,在老师的传授下,我们知道了文章有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写景文几大类,我们也了解了范仲淹为什么会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心态,我们甚至了解了屈原为什么会投江,司马迁为什么发愤而作《史记》!在一步一步的向文学探索的过程中,我与文学的情愫越结越深,然而在被动接受文学时,总觉得似乎有什么缺憾,现在看来,也许是一种失语权,也就是说对于文学这个方面没有太多话语表达的权利,只是一味地被灌输,被填鸭,以至于当时我甚至厌恶那枯燥的古文背诵,甚至想古人怎么有那么多事要写,那么多话要说。不过,现在却颇感谢那个阶段与文学的相遇,如果没有那个时候的积累,现在也不可能如此执着的痴迷于文学。直到现在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的写作课,记得清楚的事情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表现好,以此为骄傲,二是表现很差,甚至被批评,很庆幸我是属于前者,写作课上老师经常会把我的作文当范文读并夸我的文学素养很好,尽管当时我对文学素养这个词知之甚少,还是想当然的认为作文写的好便是文学素养很高了。现在想来,那时候与文学的相遇是那样的匆忙,因为升学的压力的临近,我们的写作课被压之又压,我们也只好无奈的以三角函数、方程式来代替我们的唐诗宋词、诗情画意。

等到了后,他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举目无亲的乡下人,隔三差五地挨饿,只能不断去图书馆读书,以汲取精神上的营养。困顿之中,他一边去北大旁听,一边没日没夜地写作,期望着赚些稿费,可他只读到了小学4年级,很多标点都用不对,投稿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读此书,是怀着朝圣的心态来看的。跟着缪咏华女士的详尽介绍,一步步行来,如从中世纪阴暗狭小的小巷一直走到新世纪明亮宽敞的大道,从宏伟的创意无限的巴黎圣母院一直走到无差别的呆板的现代公寓楼。随着她的细致耐心导游,我看到了十七世纪拉伯雷、蒙田的悲愤,看到十八世纪高乃依、莫里哀的荣光,看到了拉封丹、伏尔泰、左拉的冷静,看到了司汤达、巴尔扎克、狄更斯的利刃,当然也看到了大仲马、莫扎克、王尔德的风流,看到了孟德斯鸠、雨果、凡尔纳的辉煌,而整个欧洲史画卷也似乎在眼前逐一展开。

我们大学的校训是明德、至善、博学、笃行。在大学宽松的氛围里,我与文学真正的相遇了,我才明白它的浩瀚与沉重需要我用心去感悟,用心去研究。小说、散文、诗歌,他们都是文学存在的形式,文学是一座高山,我在山脚下徘徊,有攀越的欲望。与文学接触越来越深入的时候,我发现文学不再像以前那样带给我们的是快乐的情感体验,相反,越深入,你越会发现有时文学带给我们的是一种痛苦的阅读体验,具体来说,就是痛苦的阅读,痛苦的感悟。在阅读文本时,要带着自己的情感体验去深层次的阅读,深层次的思考,读书同看电影,听音乐会是完全不同的,后者就像一块巨大的生日蛋糕,可以愉快地分享,而前者却是孤灯下的一盏清茶,只可独啜,倾听一代先哲穿越历史与你对话,你啪的合上书,就把一代先哲幽禁在里面,可你忍不住又打开它,与它相遇,与它交流,追求灵魂上的碰撞与交流。(经典爱情语录大全
)

挣扎了两年多,他的第一篇短文《一封未曾付邮的信》终于在《晨报》副刊上发表,此后便一发而不可收。

这本书其实并不能作为游记来赏玩,更无法作为文学作品来学习,但它恰恰适合为钦羡巴黎文学之美的人进行深度导航,每一个学文学而想到巴黎去朝圣的人,都该手持一本此书,不管能否去得成现实中的巴黎,起码也可神游梦中的巴黎,跟随书中每节附录的街道门牌号码和详尽地图去实地拜访,对照优美的风景图片和清晰的人物图片一一叩首、膜拜。

当我一次一次的沉浸在文学的海洋里无法自拔时,同样,它所馈赠我的远比我付出的要多的多,就这样在文学的带领下,我以它带给我的特殊生活方式和情感体验诗意的栖居着,在接触过莎士比亚戏剧的延宕,曹雪芹笔下的悲剧世界,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和阿Q后,在科技日益发展,商业化日益突出的今天,文学越来越大众化和消费化。特别是精英文学的解读,知识分子作为精英文学的代表越来越被边缘化说明精英文学也在边缘化。现代人对精英文学的解读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只关注其表面,对其进行表层的解读。二是借助精英文学厚重的文化外表来包装一些粗俗文学,如,《大话西游》、《水煮三国》等。

10年后,沈从文在文坛上已是头角峥嵘,他笔下牧歌式的湘西,像一缕清新的风吹向混沌的都市,并喊出这个民族长期受压抑的痛苦和自己的哀痛。1934年,他完成了《边城》,小说寄托了沈从文的哀痛。从一个乡下人变成城里人,他的创作不被理解,被人瞧不起,即便成了西南联大的教师,仍然被人讥讽为不是“正途出身”,是从“后门”进联大的,究其原因就是他的小学文凭。

——于此,我已不是我,我只是巴黎文人群像的卑微的门下走狗,我愿为此而屈膝,献上我的热吻,阿门!

现代的文学市场上,很闹很吵,却没有真正有意义的声音,韩寒的基础知识不够好,长的帅,没底蕴,他敢讲,他是很多人眼中的英雄,但是,他要珍惜他的话语权,这不是一个他可以凭快感冲刺的时代,他被《时代》杂志封为第二号风云人物,他应该珍惜中国网民对他的崇拜。韩寒作为当代文学的一种现象值得重视,然而当下,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国内掀起的一股文学热也应引起重视,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国内各大媒体及评论性期刊一下把莫言摆到很高很高的位置,认为莫言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就说明我们中国的文学终于达到了可以与世界文学相媲美的高度。我们必须明确的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确实值得庆贺,但同时,我们也应理性的看待诺贝尔文学奖,不能把得不得诺贝尔文学奖作为评判我们中国文学优劣与地位高低的唯一标准。

对此,沈从文默默承受着,并试图将其化为更大的动力,紧接着他又完成了《湘西散记》《从文自传》等重要作品。之后,他对民族的命运产生了强烈的忧虑,开始用文字来反对强权,主张民主,带着悲悯与博爱,带着一个乡下人的朴素与偏激,沈从文把国内战争看作是“数十万同胞的自相残杀”,认定所有的杀戮和战争都是错了。乡下人的执著注定他的认死理和不会转弯,也铸成了人们对他的误解——天真小说家发表的政论,各党派都把他看成“对头”,这也为他后来的遭遇埋下了苦果。

同时推荐缪咏华女士的《长眠在巴黎》,与本书结合起来一起读,才是更完满的朝圣之路。

文学的发展有它特定的轨迹和方式,如在市场化的今天,文学的大众化并非坏事,随着科技的发展,文学的传播手段和表现内容也日益丰富和完善,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然而好的文学应该是源于现实生活,又高于现实生活,它能真实的反映社会现实,同时又高于社会现实,对生活的真实持一种批判的态度,它应该是人文关怀与历史理性的统一。

1948年,解放军包围北平,在北京大学教书的沈从文,依然沉浸在作家的梦中,计划着写多本书。但他没料到,新政权尚未建立,他的作品就被宣判了死刑,北大的激进大学生发起了对他的批判,说他是第三条路线的“反动文人”。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二):巴黎文学的秘密

小学、中学、大学,文学一直伴随着我成长。不同的阶段,我以不同的方式和它相遇,每一次的相遇都迸发出灿烂的火花,仿佛真的是与一代先哲进行了一次次灵魂上的交流。尽管文学如此深奥,但一旦你开始接触它,亦能从中洞察出属于你的那束光,文学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座高山,我在山脚下徘徊,有攀越的欲望。

沈从文感到既委屈又惶恐,这个乡下人想不明白,为了改造社会,他的笔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军阀政治和国民党政权的批判,多年来,他情魂所系的一直是人民,怎么就成了反动文人?他精神几近崩溃。

关于巴黎,有着太多浪漫的传说——

后经郑振铎介绍,沈从文离开了北大,到了北京历史博物馆,在这里,沈从文虽知自己极端缺乏新社会、新生活的经验,他还是尝试着写出了一部“迎合时代”的小说——《炊事员》,并且七易其稿,可是辗转了数家杂志社和出版社,均无一家愿刊登或出版。

徐志摩说:到过巴黎的一定不会再稀罕天堂。

1953年春,沈从文接到了跟他合作多年的开明书店发来的一个公函:尊作早已过时,开明版纸型及全部库存作品均代为销毁。这彻底断了沈从文还想继续从事文学创作的念头,此时的他刚踏入半百之年。

肖邦说:巴黎有你希望的一切。

倍受打击的他只得开始另一种默默的跋涉,成了博物馆里的一个小小公务员,所幸的是,他对古物里所蕴含的历史信息有天然的亲近感和领悟力,很快便有了一些成就。

米勒说:今天我坐在巴黎的克里希广场,这个世界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全都不重要了。

1963年冬,周恩来总理要求博物馆编写一部中国古代服饰史,多病的沈从文接下这个任务。5个月后,等稿子交到出版社,沈从文也垮了,血压升到200多,心脏隐隐作痛。

蒙田说:巴黎是法兰西的荣耀。

但书还是没能出来,因为“文革”来了。

……

1969年,67岁的沈从文被下放到湖北五七干校,但他依然没放弃对古代服饰的研究,并凭着记忆,将书中应该增加的图案一一写了出来,还对近20个专题作了分类研究。并在因病获批回京后,将新增的内容填补了进去。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了解巴黎的文化也许在罗丹的雕像、在大仲马小仲马父子的小说、在雨果的《至巴尔默上尉的信》、在都德的《最后一课》中,在香榭丽舍大道或者在“巴黎春天”之外,可能来自观赏徐悲鸿的画,知道旅居巴黎的华人学者李治华用27年的时间将《红楼梦》翻译成法语。

1981年《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终于在香港出版,引起巨大轰动,面对各种赞誉,沈从文显得很淡然。

有人说,巴黎曾让多少人流连忘返,就曾让多少人为它心醉。从来没有一座城市拥有如此多的作家,也从来没有一座城市能在所有人心中留下如此无法磨灭的地位。几个世纪以来,巴黎不仅是灵感的源泉,也是最佳的文学场景,不但启发了无数诗人和作家,更见证了文学思潮的涌现。巴黎是花都,是光明之城,是一席永恒的盛宴。

一天,沈从文在旧书摊上看到自己早年的小说,并买了回来,他说,“对古代服饰的研究,我用了数十年,虽很用心,但活泼细致处却远不及旧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