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穿破洞牛仔裤长大的90后,虾的悲喜剧

虾是充满谬误和矛盾的食材,因为其作为食物的可养殖性比生蚝鲍鱼海参来得高,其作为菜肴的入口难度系数又比螃蟹蛤蜊青口来得低,所以广大的人群都喜爱它。作为甲壳类水生动物中最平易近人的食材,虾的身上频频发生着大喜大悲的故事,让人对它欲罢不能。

汉服“出圈”了穿汉服的年轻人,让繁华的大都市分割成一半现代、一半古代,奇幻不已。

非洲草原上的顶级掠食者作为非洲草原上的顶级掠食者,狮子的情感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生活也远比我们所了解的艰苦。狮子的世界里没有“怜悯”两个字,只有谁比谁更顽强地活着。

我小时候跟父母吃外面的饭局,要的是上海菜,饭局友人则是德国人。端上桌子一个油爆虾,德国友人吓得不行,以为是虫子。当然,这是二十年前的事,现在的欧美人士对中国菜都多多少少有些了解,而当时的德国友人则自内陆来,根本没有怎么看到过虾,更别说这么迷你的河虾。经过一番耐心的介绍和宽慰,友人终于弄清楚了,这是身材比较小的虾,遂高兴起来,用叉子叉起两三个,便咯吱咯吱地放在嘴里,连壳嚼碎了吞将下去,把我看得都傻眼了。但我父母也不加阻止,说没事,爱这么吃也是可以的。

提到汉服,你会想到什么?

乔贝国家公园里,干燥与炎热加剧了空气中不安的气息。大旋角羚紧张地注视着前方,向导JR顺着它的目光搜寻。“当食草动物发觉有危险时,会专注地盯着可能有食肉动物存在的方向。”这里每天都上演着性命攸关的追捕大戏,掠食者和被掠食者都不敢掉以轻心。这些掠食者也是我们Safari的重点搜寻对象,它们当中最容易见到的就是狮子了。

后来吃到欧洲人做的软壳蟹,也是这么连壳吞的,想一想,对壳相对较软的小河虾来说,又爆了一遍,确实可以连壳带肉一起吃下去的。且对于老外来说,用嘴巴剥壳也是件高难度的技术活,还不如就指导他们“吃河虾不吐河虾皮”呢。

是霓裳羽衣、身姿轻盈,还是宽衣大袖、行动不便?

狮群的英文“pride”,和骄傲是同一个词,很形象。我似乎已经看到雄狮浓密的鬃毛迎风飘舞,脸上挂着骄傲的神情。狮子是猫科动物中唯一雌雄两态的,只有雄狮拥有漂亮的鬃毛。生物学上这样解释雄狮鬃毛的作用:雄狮之间彰显实力、雌狮择偶的标准。鬃毛对雄狮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同时会削弱它的攻击能力。从捕猎角度来说,会令它很难隐藏,容易被猎物发现,这就是美的代价吧。

又一日,是在最近,在某家时髦的做亚洲风格fusion菜的餐馆看到两个法国人点菜,要了一桌子的虾——烧烤虾、炸虾、虾沙拉、虾寿司、虾炖蛋,还有天妇罗虾卷,硕大的一个饭团,包着紫菜,有个炸虾倒栽葱地半截插在饭团里。这样子点虾,连餐馆经理都被惊动了,问他们是不是要点别的什么菜式,因为“都是虾”。那个法国小伙子的中文却好得很,坦然自若地反问:“难道亚洲菜做得最好的不都是虾吗?”

这两年,穿汉服出门成了一件越来越时尚的事情,有许多小姐姐、小哥哥将汉服当作日常服饰,穿去聚餐、逛街,甚至上班。

大型猫科动物中,狮子的平均体重仅次于虎,也是唯一的群居猫科动物。一个狮群的成员数目在4头到30头之间。狮群通常以母狮为主,往往由不止一头成年雄狮统领,它们通常是兄弟,但首领只有一个。作为狮王自然威风得很,但是,更多的雄狮在进军狮王宝座的途中就已经死去了。

這倒也是,在西方人眼里,亚洲人的鸡鸭猪牛羊都跟他们做得各有千秋,也就是鱼贝虾蟹这些水产品,亚洲人的烹调方法远远比西方人来得花样百出。但是亚洲的鱼会让西方人觉得有点多刺,贝类和蟹有时候又做得太过隆重,那最突出的最能让人轻松接受的莫过于虾了。中国人有清炒虾仁和干烧明虾,日本人有甜虾寿司和天妇罗炸虾,泰国人有炸虾饼和酸辣生虾,越南人有生虾春卷和虾酿茄子,就连印度人都很善于做大虾咖喱和烤虾。所以虾自然而然就成了亚洲风情十足的食物,难免要经常在西方人的东方情调餐中撑场面了。

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与两个穿汉服的小姐姐吃火锅,只见她俩挽起长袖子、扎紧飘带,灵活地将黄喉扔进翻滚的汤里,涮3秒,夹起蘸酱,动作一气呵成,随风飘动的衣服上没有沾上半点红油渍。

雄狮从少年时期被逐出狮群成为流浪狮,便注定了一生漂泊。从流浪狮成长为首领,一般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这期间为了生存,它们会结盟学习生存技能,等到时机成熟,再挑战别的雄狮。这段时期,狮子的死亡率相当高。无论是生活艰辛程度还是死亡率,雄狮都远远高于雌狮。野生状态下的雄狮自然死亡的不多,要么为争夺领地战死,要么因伤病而死,活到十几岁的雄狮极少。

其实对西方人来说,东方人的虾是一个系列的食物,他们对shrimp,prawn,lobster等分得格外清楚。但对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来说,从河虾到草虾到基围虾到对虾到龙虾都是一种东西,只有尺寸不同而已。

那画面,像极了古代仙人吃肉喝酒,就差吼一句:“店家,切二斤熟牛肉!”

无论是在宽河的莫瑞米野生动物保护区,还是在乔贝国家公园,白日里,我们遇见的雄狮无一不是懒洋洋地躺在树荫下睡觉,只有听到车子发动的轰鸣声时,才不情愿地睁开眼,爱答不理地瞥我们一眼,便又睡下了。然而,雄狮真的只会耍酷,懒惰又颓废吗?答案是否定的。

有次跟一个女孩聊天,她说:“我不喜欢吃澳洲龙虾,龙虾还是我们那儿的好吃。”我问她是哪儿的,她说:“合肥的呀。”这真是令人震撼,我还从来没有听说合肥有龙虾的。但是女孩认真地说:“就是呀,我们合肥的小龙虾特别好吃,比那个澳洲的大龙虾鲜多了。”这体现了很多中国人的另一种吃虾观,那就是越小越鲜美,越小越好吃。

随着90后、00后长大,这群热衷尝试新事物、勇于逾越“规矩”和他人眼光的颜控群体,也被汉服的风韵美深深吸引。

狮群的日常生活中,雌狮忙着集体狩猎,雄狮则花时间标记和保衛整个领地和狮群,游离在外并不影响它们的地位。然而,这种关系也是暂时的,雄狮对狮群的统领时间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这取决于它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击败外来雄狮。强大的雄狮联盟甚至可以游走在几个狮群间,掌控这些狮群里雌狮的交配权。

所以许多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南方人,会认为小而饱满的带子河虾是虾中的极品,无论是泡在酒里醉了重点吃其活跳,还是白水葱姜煮上一大碗重点吃其多子,这都体现了中国人的具有耐心和细心的美食观。

他们喜爱汉服,敢于秀汉服,热情传播汉服文化,彰显不一样的灵魂,在充实自己青春的同时,也颠覆了大众的传统审美。

我们在纪录片中看到的捕猎场景似乎都是由雌狮群体完成的。实际上,雄狮的捕猎能力也很强,至少在流浪期间,它必须自食其力,只是由于数量少,无法像雌狮那样高效地集体捕猎。偷袭是雄狮最主要的捕猎手段。相比雌狮,雄狮的力量要大得多,可以捕食体型较大的动物。雄狮参与狮群集体狩猎时,往往是给出致命一击的那个角色,而非大家认为的只会“坐享其成”。狮群中的任何一员都必须为了生存竭尽全力。

据央视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报道,虽然距离2019年结束还有两个多月,但品牌汉服的订单已排到2021年后,产业总规模达到10.87亿元。

虽然不用养家,成为狮群首领后的雄狮,任务也十分繁重,每天要辛苦地视察领地。在通道上,雄狮边走边将尿液排在灌木丛、树丛或者地上,留下标记,以宣示它的领地范围。遇上入侵者,哪怕是不巧经过的陌生狮子,雄狮都会咆哮着警告来者。

据天猫发布的《2018汉服消费人群报告》显示,购买汉服的人数同比增长92%,95后成消费主力军,成都稳坐“汉服购买力Top
1城市”的宝座。

来势汹汹的外来雄狮或者狮群内部实力增强到一定程度的年轻雄狮,极有可能向当前狮王发起挑战,试图取而代之。这时,一场生死攸关的激烈厮杀在所难免。战败者能够伤痕累累落荒而逃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多数时候,无论挑战者还是卫冕者,都是不成功便成仁,别无选择。

某机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汉服文化社团达2000多家,与2017年相比增加了46%。

夜间是狮群狩猎的主要时刻。在宽河营地,夜晚在房间里就可以听到雄狮的吼叫,那是它在呼唤白日里暂时分开的同伴或者狮群。每日伴着狮吼入睡,也是一种特别的体验。

某汉服连锁品牌创始人表示,2018年的销售业绩比2017年增长了170%,2018年年底时,店铺里的衣服都被清空,“卖到没有衣服可以卖”。

“这两个小家伙已经被母狮介绍给其他家族成员了,它们被顺利接纳了。”JR说的这两头3个月大的小狮子此刻距离我们不到5米,它们安静地趴在母狮身下吃奶。我很幸运见证了这样一个温馨的时刻。

截至2019年10月8日,“汉服”持续占据新浪微博的时尚美妆超话榜TOP
3位置,粉丝量多于“穿搭”“刘雯”“美妆”等涉及面广、更加大众的超话;#汉服#单个话题已吸引20.8亿的阅读量,这还没加上周边话题的数据。

每个狮群在非洲草原上演绎的传奇,讲起来都得三天三夜,令人唏嘘。然而,作为一个短暂到访的游客,我所能记录的仅是狮群日常的一个片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