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的滋味,十年后的你

智者从怀里拿出三个水蜜桃,对弟子说:“你吃一个水蜜桃。”

游戏行业的规模如今已经比电影和音乐的加起来还要大,但很少有人会把自己最成功的游戏成绩写进简历。为什么不呢?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意识到,游戏可以赋予其玩家有益于工作的技能。

十年前,同事小喵准备考研。

弟子吃了一个水蜜桃,然后擦擦嘴说:“味道还行!”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初创企业“游戏学院”相信,通过多年的训练和“实战”,玩家们在游戏中学到的技能可以应用到现实的工作环境中。这家公司通过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和真人角色扮演,为8岁至18岁的青少年提供夏令营活动项目,以培养他们的学习能力和社交技能。

因为经济拮据,不敢辞职,只能边工作边备考。

智者说:“到广场跑三圈。”

“游戏学院”的想法很简单:通过玩家的在线游戏档案分析他们的习惯,并有针对性地提供能够反映、提升他们游戏技能的培训课程。

我隐约记得她当时的日程表:

弟子说:“行!”

BBC报道称,人们越来越接受这样一个观点:在游戏中学到的技能,是可以应用到现实工作中的。

五点起床,看书到七点后就去上班;

弟子跑三圈后回来。

就连英国军队也在雇用游戏玩家。英国皇家空军的一位发言人告诉BBC:“在压力下保持冷静的同时依然能吸收信息、快速反应和协调行动,通常是擅长游戏的人具备的特征。”这些技能,正是空军很多岗位需要的。

中午十二点到一点半看书;

智者说:“现在再吃一个水蜜桃。”

“通过游戏获得的技能可能与某些领域高度相关。”英国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瀚纳仕的地区总监瑞恩·加德纳对BBC表示,“游戏玩家可以在专业环境中展现大量软技能,比如团队协作、解决问题和战略规划。”

晚上七点到十点,去附近大学图书馆看书;

弟子吃了第二个水蜜桃,说:“味道美极啦!”

这真的意味着“在《守望先锋》天梯赛中排在前100名”这样的成绩,可以被写进简历吗?

周末全天在辅导班上课。

智者说:“再到广场跑二十圈。”

加德纳表示:“关键在于你如何将游戏里的技能与你正在申请的工作联系起来,如何让自己成为一名更有趣的潜在雇员。”

印象里,她瘦瘦小小,永远背一个跟身形不成比例的大包,走路带风,吃饭速度极快,常常是我们刚开动,她已经风卷残云吃完了。

弟子说:“行!”

两年前,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一项研究因为提出“玩游戏可以让学生更成功”而成为新闻头条,但该研究的参与者之一马修·巴尔博士对BBC说:“这项研究并没有真正改变人们的想法,至少现在还没有。”

最后她考上了。投奔在北京读研的男友,开启人生新篇章。

弟子又跑了二十圈,跑回來已经满身大汗。

他正在写一本关于这个主题的书。“现在,我认为,告诉某人你是个铁杆玩家,仍旧不利于你得到一份工作。”巴尔说,“但如果有人能够清楚地说明,自己如何在网络游戏中领导一个团队,或许就能说服雇主相信这是有用的。”

前几天我去北京,约她见面,隔了十年光阴,她惊艳到了我。除了甜美笑容脱俗气质和宝格丽小腕表,我惊讶地发现,这妞儿居然长高了。

智者说:“现在吃最后一个水蜜桃。”

“随着兴趣信马由缰地随意玩游戏,而不考虑你正在使用的技能,这样不太可能对你的职业前景有益。”BBC表示。很显然,即使你把《连连看》玩得再熟,在面试时也没什么用。

她抬起脚上的细高跟给我看,说:“你都没见过我穿高跟鞋吧?那时候不敢穿啊,走路太慢,浪费时间。”

弟子吃了最后一个水蜜桃,说:“味道香甜,又多汁!”

这正是“游戏学院”的目标:将休闲玩家转变为“有意识的”玩家,运用批判性思维培养、发展他们的技能。

开启忆往昔模式。小喵说,备考那一年,是她人生最艰苦的时光,不逛街不化妆,基本杜绝社交和娱乐活动,早饭是包子,午饭是单位食堂,连出去吃个麻辣烫都是奢侈。

智者说:“三个一样的水蜜桃,吃出三种不一样的味道。不同的是我们的心,而不是水蜜桃。”

“我们将游戏玩法视为一种天赋资源,”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大卫·巴里说,“社会天赋、竞争力或战略天赋。”

我们楼下只有一家早餐铺,只卖三种馅的包子,豆沙,鲜肉,油菜。

“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在游戏中的胜利和成就写进简历?”他问道,“如果企业说他们想要领导力,为什么我不能拿我多年来领导《魔兽世界》团战的经验作为例子?”

我每天下楼就买俩包子,三种馅轮着买,在公交车上边吃边背单词。

刚刚前往美国读硕士的北京小伙儿崔灏对笔者表示,他部分赞同这些观点。“游戏虽然号称‘第九艺术’,但在社会上话语权很小。”他说,“玩游戏肯定有用,比如培养合作意识、团队意识等。”他平日里的爱好之一就是和同学、朋友一起玩《绝地求生》,既在电脑上玩,也玩手游版。他认为,这增进了他的团队协作意识。但他说,还没法想象哪家公司会在招聘时看一个人的游戏技能。

后来这十年,我一次包子没吃过,想想就反胃。

BBC报道称,已经有很多玩家表示,是爱好造就了现在的自己。

每天看书到深夜,累到崩溃,恨不得有个人来一枪崩了我。

今年早些时候,马修·里奇告诉一个游戏咨询网站:“如果你擅长玩《星战前夜》,那么你基本上已经拥有了MBA学位。”

也特别迷茫,几乎每天都在想,会不会考不上,这么自虐值不值。

里奇告诉BBC,《星战前夜》的玩家可能会理解他这么说的原因。这款大型在线游戏里的经济是由真实的市场原理驱动的,在游戏界经常被取笑为“电子表格模拟器”。如果你想建造一艘新的宇宙飞船,原材料必须由另一个玩家来开采。制造成本会受到游戏里的突发事件影响,商品价格则会因需求和运输距离而不同。

还好是如愿以偿了。现在想想,挺庆幸的。要是能穿越回去,真要抱抱十年前那个可怜的姑娘,谢谢她坚持努力不放弃,为今天的我受了那么多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