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钱的孝心,你无法想象

内容来源:作者:邵火焰,图文综合自网络

来源:燕梳楼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名称我们叫它做“一碗汤面”。

母亲和李姨是同一年同一天嫁到我们村的。她们似乎有某种默契,成了最好的朋友。

50年不如3个月,女儿,你欠我们一个老有所依;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无论爱与不爱,孝与不孝,下辈子都不会再见。

这个故事是17年前的12月31日,也就是除夕夜,发生在札幌街上一家“北海亭”的面馆里。

母亲和李姨有空就在一起说话,她们聊得最起劲的话题是项链。

01

除夕夜吃荞面条过年是当地人的传统习俗,因此到了这一天,面馆的生意特别好。

母亲和李姨都说,做一场女人,如果没戴过金项链,将是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11月25日,一位上海父亲临终前,在医院里立下一份遗嘱:

北海亭也不例外,这一天几乎整天都客满,不过到晚上10点以后几乎就没有客人了,平时到凌晨,街上都还很热闹的,但这一天大家都早一点赶回家过年,因此街上也很快就安静下来。

那年月想要一条金项链无异于是白日做梦,但母亲和李姨一直在做着这个梦。

我的遗产留给女儿吴某某一元,其余财产包括房产一套、存款80万元,全部留给陈女士。

北海亭的老板是个憨憨傻傻的老实人,老板娘倒很古道热肠,待人亲切。

母亲生下了我,李姨生下了小娟后,母亲和李姨说项链的事少多了,但隔不了一段时间,还是爱提起。

这陈女士是谁?是3个月前,女儿请来照顾他的保姆。

除夕夜,最后一个客人走出面馆,老板娘正打算关店的时候,店门再一次轻轻的被拉开。

几年后母亲和李姨积累了一些钱,准备去买项链,可是,这时村里已经有很多人家开始拆除土砖坯房,新做红砖瓦房,父亲和姨的男人也都想做新房,母亲和李姨当然知道谁轻谁重,她们把钱都拿了出来。

看完故事,很多已为人父母的都沉默了。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男孩走进来,两个孩子大约是六岁和十岁左右,穿着全新的一模一样的运动服,那女人却穿着过时的格子旧大衣。

在母亲把钱交到父亲手上时,父亲说,孩儿他娘,等过几年日子好过了,我一定给你买一条金项链。

眼前这个渐渐长大渐行渐远的宝贝,会不会也有一天消失不见?

“请坐!”听老板这么招呼,那个女人怯怯的说:“可不可以….来一碗….汤面?”背后的两个孩子不安的对望了一眼。

可是,父亲的这个诺言一直没办法兑现,倒不是父亲忘记了当初所说的话,而是随着我的长大,读书,上大学,要用钱的地方太多。

02

“当然……当然可以,请这边坐!”

李姨家的情况比我家好不了多少,小娟读到高一时生了一场病,病好后没再读书,到武汉打工去了,去年出嫁了。

这一对父女的故事,真是让人感动了开头,悲伤了结尾。

老板娘带着他们走到最靠边的二号桌子,然后向厨台那边大声喊着:“一碗汤面!”。

去年,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领到第一份工资后,第一个行动就是给母亲买了一条黄金项链。

孩子出生那一天,父亲欣喜若狂,一个人跑到医院的广场上,对着天空拜了又拜,感谢上苍的赐予。抽完最后一根烟,便把戒了100多次都没能成功的烟给戒了,这一戒就是28年。

一人份只有一团面,老板多丢了半团面,煮了满满一大碗,老板娘和客人都不知道。

那天晚上回家,当我拿出项链给母亲戴在脖子上时,母亲哭了。母亲戴着项链在镜子前一动不动地站了快半个小时。

后来遭遇婚姻危机,父亲放弃所有财产要求,只提了一个条件:女儿跟我。他怕失去了女儿这件贴心小棉袄,他会冷得睡不着觉。

母子三人围着一碗汤面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悄悄的谈着:“好好吃哟!”哥哥说。

第二天,我叫母亲戴上去李姨家,给李姨看看漂不漂亮。我满以为母亲会极开心极兴奋地送给李姨看看,可是母亲叹了一口气后却摘下了项链,并叮嘱我和父亲,不要在外面说她有了项链的事。

女儿半夜发高烧,父亲抱着女儿去医院途中,心疼的流下泪来。女儿问爸爸怎么了?父亲不知怎么回答,便说“爸爸好爱你好爱你。”女儿用小手帮父亲擦了擦眼睛,认真地说”爸爸我也好爱你“。

“妈,您也吃吃看嘛!”弟弟说着,挟了一根面条往母亲嘴里送。

我疑惑不解,问母亲为什么,母亲说,我和你李姨多年前就想要一条项链,现在我有了,李姨没有,这样会伤害她的心。

女儿慢慢长大,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女儿带着男朋友来到家里,当父亲第一次听到别人喊女儿”亲爱的“时,忍不住背过身去,心如抽丝。

不一会儿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同声夸赞:“真好吃,谢谢!”并且微微的鞠了一躬,走出面馆。

我没想到没读什么书的母亲竟然有这样的境界。就这样母亲把项链压在了箱底,一压就是半年。

就这样,一个陌生人就把女儿带走了,然后结婚生子,然后渐渐不见。从一周一个电话,到一个月一个电话,到三个月一个电话;从半个月来看我一次,到一个月来一次,到三个月来一次,后来半年也未必能再见一次了。

“谢谢你们!新年快乐!”老板和老板娘同时这么说。

天有不测风云。我没想到,我那身体一向很好的母亲突然病倒了,到医院一检查,肝癌晚期。在母亲的病床前,我泪流满面。我说,娘,我把那项链拿出来,你每天戴着吧,母亲摇摇头。李姨天天来看母亲,她们谁都没有说项链的话题。10天后,母亲在痛苦的呻吟声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尽管他们相隔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父亲慢慢老去,女儿问候的声音越来越冷。

每天忙着忙着,不知不觉很快的又过了一年。又到了12月31日这一天;迎接新的一年,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兴旺。

母亲入殓的那天,李姨来了,李姨手里拿着一条金项链说,老姐妹啊,把这项链戴去吧。李姨要动手戴在母亲的脖子上,我拦住了。我从箱底拿出了母亲的那条项链,小心翼翼地戴在了母亲的脖子上。

终于,父亲病了,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医院里。

比去年除夕夜更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过了十点,老板娘走向店门前,正想将门拉下的时候,店门又再度轻轻的被拉开,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人另外带着两个小孩。

我们把母亲送上了山。

于是天天盼着女儿出现,望穿秋水,三个月里,女儿只来了两次,然后便匆匆离去。

老板娘看到那件过时的格子旧大衣,马上想起一年前除夕夜最后的客人。

回来后,李姨到我家看着母亲的遗像失声痛哭。等李姨平静了一些后,我和李姨说起了项链,我问李姨是哪来的项链,李姨说,小娟去年就给我买了,可是我没戴,我怕我戴上后,伤了老姐妹的心。

父亲以为命之将绝,女儿会想起从前,想起父亲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可是,并没有等来女儿的陪伴和照顾,等来的只是一个陌生的保姆。

“可以不可以…给我们煮碗……汤面?”

我哭着拥抱了李姨,就像拥抱我母亲。

终于,父亲生命走到尽头,油尽灯枯,心如死灰。临终之际,感叹50年不如3个月,感谢女儿帮自己找了一个好保姆。

“当然,当然,请里边坐!”

为了防止死不安宁,便立下遗嘱:

老板娘一边带他们到去年坐过的二号桌子,一边大声喊:“一碗汤面!”

上海房租太贵,爸爸决定把房子留给她,爸爸存款也不多了,你结婚生子耗尽爸爸所有的积蓄,只剩下80多万养老钱现在也用不上了,也留给阿姨吧。

老板一边应声,一边点上刚刚熄掉的炉火。“是的!一碗汤面!”

龙应台曾说过:

老板娘偷偷的在丈夫的耳朵旁说着:“喂,煮三碗给他们吃好不好?”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不行,这样做他们会不好意思的。”

只是可怜这位父亲,最后都没能看到女儿的背影。

丈夫一边这么回答,却一边多丢进半团面条到滚烫的锅子里,站在旁边一直微笑着看着他的妻子说:“你看起来挺呆板的,心地倒还不错嘛!”

03

丈夫默默的盛好一大碗香喷喷的面交给妻子端出去。

看完这个故事,心里酸酸的。

母子三人围着那碗面,边吃边谈论着,那些对话也传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耳朵里。

看着孩子稚嫩的脸,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将来会以何种态度来对我,对一个已经老去的父亲。

“好香……好棒……真好吃!”

但我想大多数为人父母者,也断不会因为看了这个故事,而放下孩子不养。之前总会听父母训斥儿女说,早知道你这么不孝顺,一出生就给你掐死算了,可天下哪有掐死孩子的父母?

“今年还能吃到北海亭的面,真不错!”

父母之于子女就是一张没有回路的单程票,明知越走越荒凉,也会笑着走下去。

“明年能够再来吃,就好了!”……

要说这位上海的父亲还是幸运的,有一个人善良的保姆悉心照料,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有多少年迈昏花的老人,孤独的死在家中,许久都不为人所知啊。

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又走出了北海亭。

有一位台湾母亲,早年丧偶,自己独自赚钱抚养儿子,将儿子抚养成人,又送到美国读书。

“谢谢!祝你们新年快乐!”望着这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夫妇俩反复谈论了许久。

儿子毕业之后留在美国上班赚钱买房子,娶妻生子,建立了美满的家庭。

第三年的除夕夜,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的好,老板夫妇彼此忙到甚至都没时间讲话,但是过了九点半,两个人开始都有点不安了起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