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的机智妙语,感谢你让我温柔

一日,我在朋友处喝茶,顺便帮着收拾房间,发现桌上留了张便笺,写着:“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温柔的老板,希望有机会再相遇。祝生意兴隆。”我给朋友看后,她笑得很开心。

印方代表哑口无言。

正式学画后,刘蟾拿小纸画,用钢笔临摹画册。一天,刘海粟拿了一张大纸对刘蟾说:“画和人一样,出来的气质不同,风格也不同。你要画大画,不要老是缩缩缩。缩得格局太小,没气魄。一张画主要看精气神。你是我刘海粟的女儿,怎么画画格局那么小?要有大气魄。”

朋友开了家民宿,设计风格雅致又简洁,生意不错。

“你批评的很好,但是你应该同意,出身于工人阶级的是我,而你却是出身于资产阶级。”

刘蟾是画家刘海粟的小女儿,她51岁时才开始系统地學画。

说得真好。你可爱,我才会可爱;你善良,我才会善良;你温柔,我才会更加温柔……不用夸奖我温柔,我要感谢你让我温柔。

周总理在几十年的外交生涯中,一直以德高望重,幽默风趣著称,不管在何种场合,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周总理都能唇枪舌箭,以超人的智慧,应酬自如,对手甭想占到便宜。

刘蟾去南京艺术学院进修,老师对她说:“你是刘海粟的女儿,应该有傲气,你父亲是大师啊。”刘蟾说:“那是我父亲的成就,不是我的成就,我有什么资格可以傲气的?”

确实,被认可、被夸奖是令人高兴的。“我的内心更多的是感激。”朋友的话让我不解。她说:“我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大部分时候,我哪和温柔沾边?”说得没错,朋友有点大大咧咧,脾气也不太好,遇事容易急躁。朋友笑起来,说:“所以我说我感到幸运和感激。温柔这东西是相互的,我感受到他的溫柔,才会回馈给他温柔。顾客说我温柔,那是因为他更温柔。”

狡猾的赫鲁晓夫却不正面回答,而是就当时敏感的阶级出身问题对周总理进行刺激,他说:

一天,经常打交道的那个法国邮差告诉刘海粟:“今天很高兴,儿子来看我,我儿子现在是法国文化部部长。”刘海粟惊讶地问:“你儿子已经是部长,那你可以不用做邮差了啊?”邮差说:“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我为儿子骄傲,但我喜欢这份工作,不会因为儿子怎样,就不做自己的工作了。”

“谈起这支钢笔,说来话长,这是一位朝鲜朋友的抗美战利品,作为礼物赠送给我的。我无功受禄,就拒收。

刘蟾认认真真在学校里学了四年画。那段日子里,她时常想起父亲讲过他在法国办画展时的一件事。当时,刘海粟每天早晨学法语,慢慢就能和邮差对话了。

“是的,赫鲁晓夫同志,但至少我们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背叛了我们各自的阶级。”

刘蟾感慨道:“父亲对我说,家里再有钱,堆成山也没有意义。孩子自己没本事,只能坐吃山空。一定要靠自己,这是谁都夺不走的,是自己的财富。我牢牢记住了父亲的教诲,并常常告诫自己,要写大字,要画大画,这和做人一个理,要大气大度,要以最真实、最朴素的态度对待人生,才能成为一个大写的人。”

周总理笑着说:

周恩来总理机智而又幽默的回答,让博学多识的基辛格博士笑了。

“总理阁下,在我们美国,人们都是仰着头走路而你们中国人为什么低头走路,这又怎么解释呢?”

有一次周总理应邀访问苏联。在同赫鲁晓夫会晤时,批评他在全面推行修正主义政策。

朝鲜朋友说,留下做个纪念吧。我觉得有意义,就留下了这支贵国的钢笔。”美国记者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

04

1971年,基辛格博士为恢复中美外交关系秘密访华。

02

1960年5月,毛泽东、周恩来一行视察长沙,工作之余,到江边散步。

两位伟人相视而笑。

一个西方记者说:“请问,中国人民银行有多少资金?”

对方说:“时间太短了。”

周总理才思敏捷,在外交上能完美应对,与毛主席把文言欢也能收放自如。

05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