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永生的数字人

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报道,
78岁的间谍小说家、好莱坞编剧安德鲁·卡普兰已同意成为“AndyBot”,一个数字人,他将在云上永生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未来几代人将能够使用移动设备或亚马逊的Alexa等语音计算平台与他互动,向他提问,听他讲述故事。即使在他的肉身去世很久之后,仍能得到他一生经验的宝贵建议。

三月里,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三山坳采枞树菇。

土拨鼠在站岗,有人要侵略他的家园。他的家在地下3米之处,有两个出口,里面有绵软的草絮供他们休息,但是这一切都无用了,已经有四五家土拨鼠的家被洗劫一空。

就像诺贝尔奖得主弗朗西斯·克里克在2005年成为首个测序自己基因组的人一样,卡普兰的这一行为,也具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历史意义。他将重新改写生命的定义,让人生命的永恒在某种程度上得以实现。

我們起了个大早赶到大同水库的渡口,请求摆渡人把我们送到三山坳的入口。

土拨鼠又名旱獭,他的皮毛很珍贵,能为人类换大钱,他的油能让马笼头和马缰绳坚固如钢铁。这些土拨鼠自己也知道。因此土拨鼠的妈妈让土拨鼠无论如何要守住自己的家园。

卡普兰成为数字人,实质上就是在网络中存在的虚拟人,是利用了网络、AI技术、数字助理设备和通信对话等手段,让一个人的音容笑貌能长远地生存于网络空间,同时具有实时和互动感。卡普兰的永生是其意识、思想与观念在云端的永存,与实际上的永生当然有区别。但是,这也足以让人“永垂不朽”了。显而易见,这样的生命只是灵魂的生命,也是一个人的永久遗产。

偌大的大同水库,只有一条孤零零的渡船,渡船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摆渡人。

土拨鼠站岗已经3天了,3天里他目睹了不少同类进入了那队人马的皮囊。他们死得都很惨,有的才出生就被连窝端了。土拨鼠躲在一块岩石的草窠里把这一切看得很真切,看得自己毛骨悚然,但是为了家,为了家族长久的延续,他就是付出生命也不在乎。

正是基于这样的特点,已经有很多人报名,想要加入到让人“永生”的数字人项目中,目前涉足这类产品的公司有很多,其中一家名叫Eternime的公司称,他们可以将“数十亿人的记忆、想法、创作和故事”转变成他们智慧的数字化化身,无限期地活下去。目前,已有超过4.4万人在该公司注册,表示愿意参加这一大型而大胆的尝试。

摆渡人的胡子、头发全白了,他看起来跟他的渡船一样老,悠闲地坐在船舷上抽着旱烟,长竹篙还没有被打湿,看来今天他还没做成一笔生意。

又有一支队伍过来了,他们牵着马,扛着长杆,长杆上面有缝制的空空的丝织袋,那是用来捕捉土拨鼠用的,他们把这袋子罩在洞口,只要土拨鼠出来,就无一漏网。

数字人最初的想法源于塔拉提和乌拉霍斯共同创办的
HereAfter公司。两年前,乌拉霍斯的父亲患癌,即将离世。为了永远留住父亲的音容笑貌,他萌生了一个想法,利用AI让父亲在网络中永生。在其父亲生命的最后三个月,乌拉霍斯把其与父亲的各种谈话、讲述,甚至生活场景都用摄像机录下来。最后,乌拉霍斯记录了91970个单词,打造了一个可以对话的AI——Dadbot。

听我们说要去三山坳,摆渡老人头也不抬地伸开五个手指,那意思是管我们要五块钱渡费。

土拨鼠站立的地方很隐蔽,是一块岩石,岩石四周有蒿草,土拨鼠只要精心瞭望就会看到那队人马的一举一动。那队人马中有一个人最让土拨鼠痛恨,他的计谋很多,总是在别人放弃追杀时又想出一个主意,而且他的主意没有一个落空的,总能让那个丝织袋里盛满土拨鼠的同类。

通过Dadbot,乌拉霍斯可以与逝去的父亲的计算机化身交换文本和音频信息,谈论他的生活、听歌、闲聊和说笑。为了在朋友圈纪念父亲,乌拉霍斯也把这个AI软件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让乌拉霍斯大为吃惊的是,他收到了许多人的请求,希望乌拉霍斯帮他们创建亲人或自己的数字人,由此,他决定开辟一个尚未开发的“数字人”市场。

爸爸一咬牙,说:“行吧。”

这个人30岁左右,正是人类的青年,对付土拨鼠他既有经验又耐得住兴致,他先把土拨鼠家的另一个洞口堵住,然后守住这一个洞口,又不是只守不攻,他会把一挂人类庆贺节日的鞭炮,拴在一只事先逮住的小土拨鼠的尾巴上,然后燃着爆竹,放开他,小土拨鼠受了惊吓,就会直奔洞里找妈妈,那么家里有多少土拨鼠都会在呛眼的煙雾下窜出洞口,一个家族就这样毁灭了。

现在,对数字人的创新与探索,成了人们追寻永生的一个意外收获,这也是现代科技发展的必然结果。以人工智能与信息网络技术支撑的数字化生命不再关心肉身,而是着重保存和探索人的思想、意识,是要把一个人在其一生中的所有经历与想法,包括声音、语言风格与行为模式都保存下来,还可以通过AI与人们互动,这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高级生命。

爸爸又说:“下午三点,还得麻烦你去三山坳把我们接回来。”

土拨鼠看到这儿哭了,他浑身颤抖着,他不知道他的家族会不会也是同样的命运。那伙人满载而归,土拨鼠回到家里把这事对妈妈说了,他当然也说了自己的惧怕和担心。

这样的高级生命除了能满足亲朋好友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与情感寄托外,更是扩展了生命的哲学意义。人去世后,其灵魂和意识也就消失了。過去,能保存其生命痕迹的方式不外乎影像、音频与著作文字等,但有了网络与AI,人的灵魂可以在肉身与大脑以外存在,也就是成为数字人。

摆渡老人又伸开五个手指。

土拨鼠的妈妈身体很虚弱,刚为他生下3个小弟弟,因为奶水不太多,已经有两个小弟弟饿死了。妈妈听土拨鼠把这些说完,撑起身子对他说,人类在自讨苦吃,没了我们,就无法保持生态的平衡。

不过,数字人只是保存了其生前的思想、意识、观念、语音、行为方式与习惯,已经不可能与时俱进和更新了,人们与数字人的互动实际上是一种与过去的对话,因此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实时对话。

真是个势利眼!

土拨鼠明白了妈妈的话,他又去站岗了,但是这一次他有些心事重重,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