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一个人,最佳小小说

那天我坐公交车去找朋友,车上人不多,但也没有空位子,有几个人还站着吊在拉手上晃来晃去。

佛经上曾经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

1.

一个年轻人,干干瘦瘦的,戴个眼镜,身旁有几个大包,一看就是刚从外地来的。他靠在售票员旁边,手拿着一个地图在认真研究着,眼不时露出茫然的神情,估计是有点儿迷路了。

在很久以前的印度,有个婆罗门阶层的富翁,家财万贯。他的膝下只有一子,年方二十,刚刚娶妻未满七日。有一天,小夫妻俩到自家的后花园中赏花,丈夫见妻子对一棵树上的一束花喜爱至极,于是,爱妻心切的他攀上高枝欲为她摘花。不料,树枝却忽然折断了,那位男子掉到地上摔死了。

你只管做好自己。

他犹豫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问售票员:「去颐和园应该在哪儿下车啊?」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犹如晴天霹雳,全家人抱着男子的尸体悲痛欲绝。男子的父母、新婚的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就连前来探视的亲朋好友也不禁热泪盈眶。等把男子厚葬后,全家人依然沉溺在悲痛中,怨恨老天爷不长眼睛,让这样的不幸降临到他们家中。

有人说:“真正成熟的人,看谁都顺眼。”

售票员是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正剔着指甲缝呢。她抬头看了一眼外地小伙子说:「你坐错方向了,应该到对面往回坐。」

后来,佛陀知道了这件事,他非常怜悯这一家人。于是,决定前去慰问。

其实,变得成熟倒用不着看谁都顺眼,只要学会安放好对讨厌的人的情绪就足够了。

要说这些话也没什么错了,大不了小伙子下一站下车到马路对面坐回去吧。

“听我的劝告,万事万物皆为无常,有生就有死,祸与福是相连的。现在,这个孩子死了,却有三处众生在为他哭泣。想必,你还不知道他究竟是谁的儿子,也不知道谁又是他的双亲吧?”佛陀语重心长地对富翁说道。

讨厌一个人,不必翻脸。

但是售票员可没说完,她说了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拿着地图都看不明白,还看个什么劲儿啊!」售票员姑娘眼皮都不抬。

听佛陀这么一说,富翁马上就明白了佛陀意有所指,于是,停止了哭声,祈求智慧的佛陀为他开示。

很喜欢村上春树的一句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外地小伙儿可是个有涵养的人,他嘿嘿笑了一笑,把地图收起来,准备下一站下车换车去。

“很久以前,曾经有一个孩童手拿弓箭,来到一棵大树下,仰头搭起弓箭准备射一只毫无防备的鸟。当时,旁边还有三个玩伴鼓励他说:‘你若真的能射中,才算真英雄!’于是,这孩童就很得意地举拉开了弓箭。果然,一下就把树上的鸟射死了。旁边的三个小玩伴看后,都不禁为他欢呼鼓掌!”佛陀讲道。

人各有不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都不稀奇。

旁边有个大爷可听不下去了,他对外地小伙子说:「你不用往回坐,再往前坐四站换904也能到。」

佛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后来,经过无数次的生死轮回,当时那三个在树下的孩童,一个在天界做了天神,一个在海中做了龙王,另一个就是婆罗门的长者你。

年少时,喜欢和讨厌都是明目张胆的。对待讨厌的人,尤甚。

是他说到这儿也就完了那还真不错,既帮助了别人,也挽回北京人的形象。

至于当初树下射鸟的那个孩童,前生为天树的儿子,命终转生人间,成为你的儿子。不幸从树上掉下来摔死后,就要投胎化生为龙子。可就在他投胎刚刚化生时,却被一只大鹏鸟吃掉了。与那只吃他的大鹏鸟,就是那只曾经被他射中的鸟。

讨厌一个人,总是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抗拒他的一言一行;忍不住用冷言冷语去回应对方,甚至会不顾一切地撕破脸……

可大爷哪儿能就这么打住呢,他一定要把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说完:「现在的年轻人哪,没一个有教养的!」

现在,共有三处在为他哭泣,一个是天神,一个是海王,还有一个是你。你们都因为自己失去儿子而悲痛欲绝,这全是因为前世你们鼓励他射死那只鸟,他射中后,又将他大加赞美一番的缘故。所以,今世你们三个在天界、海中、人间同时为他伤心哭泣。”

经历的事情多了,看的人多了,越来越明白:讨厌一个人,真的没有必要翻脸。

我心想,大爷这话真是多余,车上年轻人好多呢,打击面太大了吧。

听过佛陀的开示后,富翁明白了,原来今生的痛苦,全是前世的业报。

先讲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故事:

可不,站在大爷旁边的一位小姐就忍不住了。。「大爷,不能说年轻人都没教养吧,没教养的毕竟是少数嘛,您这么一说我们都成什么了!」这位小姐穿得挺时髦,两细带子吊个小背心,脸上化着鲜艳的浓妆,头发染成火红色。可您瞧人这话,不像没教养的人吧,跟大爷还『您』啊『您』的。谁叫她也忍不住非要说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呢!

这是一个让人感叹不已的因果故事。三个无知的孩子,为了偿还前世“事前鼓励射鸟,事后又欢呼鼓掌”的共业,尽管经历了无穷远的世间,今世更是彼此天各一方,各在天界、人间和海中转换了不同的身份,但仍在因缘巧合的驱使下,以父子的“结合”关系,同哭一声,来了结那份终究无可逃避的共业。

曾有人主动上门来和孔子学生争论,一年有几个季节。

「就像您这样上了年纪看着挺慈祥的,一肚子坏水儿的可多了呢!」

当初同为欢呼的小孩子,万万不曾料想到来世将为人同声哭泣。由此可见,鼓励杀生的欢呼,是何等的无知,又是何等的沉重与讽刺!因果的可怕,在共业的显现下,尤其可以窥见一斑。无论时空如何转换,身份关系如何转变,因果如何纤细等因缘际会,所有的人和事,都会摆在“因果”这架公平的天秤上,接受应有的度量。

孔子学生答,有四季。来者坚持一年有三季,为此争论不休。

没有人出来批评一下时髦的小姐是不正常的。可不,一个中年的大姐说了:「你这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跟老人讲话呢,要有点儿礼貌嘛,你对你父母也这么说吗?」

见孔子,孔子答:“先生您说得对,一年有三季。”

您瞧大姐批评得多好!把女孩子爹妈一抬出来,女孩子立刻就不吭?
要说这会儿就这么结了也就算了,大家说到这儿也就完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可不要忘了,大姐的「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呢。「瞧你那样,估计你父母也管不了你。打扮得跟鸡似的!」

来者满意而归。孔子的学生不解。

后面的事大家就可想而知了,简单地说,出人命的可能都有。

孔子解释道:“你没有看到那个人通体的绿色吗?他是蚱蜢变的人。蚱蜢春天生,秋天死,根本没有经历过四季。你和他争辩四季的问题,不是浪费时间吗?”

这么吵着闹着,车可就到站了。

就像故事里三季人一样,有些让你讨厌的人,有时并不是他们有多可恶,而只是因为三观不同,层次不同,与之争辩永远不会有答案,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