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无一失的杀手,越爱挑剔别人的错

弗·福赛斯,英国着名小说家,他的小说素有“杀手指南”“间谍培训手册”之称,代表作有《间谍课》《最精妙的骗局》等。

每晚一本书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推荐者:罗印熊

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马克·桑德森刚满四十岁,就已经积累了上亿英镑的财富,美中不足的是,他依然孤身一人。桑德森曾觉得,自己永远遇不到那个命中注定的她了,直到在一个聚会上,他邂逅了萨默斯夫人。

弘一法师说:我不知何为君子,但每件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知何为小人,但每件事好占便宜的便是。

是把责任推卸给环境和他人,还是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原因?

萨默斯夫人身材高挑,一张脸算不上时髦艳丽,但可以说文静秀美。她那亮晶晶的栗色头发盘在脑后,看上去很健康。桑德森只和她聊了一小会儿,就发现自己被她那幽默、温和的魅力所吸引。当晚回到家里,桑德森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脑海里出现的全是萨默斯夫人闪亮的栗色头发。

一个人吃亏时的反应,暴露了他灵魂的模样。

《四十二章经》中有言:“人有众过,而不自悔,顿息其心,罪来赴身,如水归海,渐成深广。”

第二天,桑德森邀请萨默斯夫人吃晚饭,吃饭时,她谈吐聪明自如。一顿饭吃完,桑德森感觉自己已经像一个十七岁的男生那样为她神魂颠倒了。

1

事情做不成功,遇到了挫折和困难,或者人际关系处得不好,不要怨天尤人,而要反躬自省。

聊天中,桑德森得知,萨默斯夫人和丈夫居住在西班牙海岸边的一座农舍里,靠丈夫写关于鸟类的书和她自己教英语的微薄收入过日子。这次,她回英国来看望父母,一周后就要回西班牙了。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深交呢?

做人最忌讳的,是总挑剔他人,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桑德森信奉速战速决,于是立刻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在萨默斯夫人返回西班牙的前一晚,桑德森正式请求她离开丈夫,离婚,然后他们结婚。萨默斯夫人摇摇头,说:“我不能那样做。我嫁给了阿尔奇,我不能离开他。”

当我们谈起这个话题时,同事云香非常大度地赞美了自己的前夫。

01

桑德森感到一阵愤怒,他憎恨西班牙那个挡道的未曾谋面的男人。“他有什么比我强呢?”

三年前,云香因为跟丈夫感情破裂,结束了长达十多年的婚姻。

先讲一个笑话。

萨默斯夫人苦笑了一下:“没什么比你强的,但他需要我。没有我,你照样能过日子,他就不行了,他没有这个能力。”

那时的她能说出丈夫一堆毛病,爱没了,恨倒是绰绰有余。

一个男人近期发现,妻子的耳朵越来越聋,经常是问了好几遍都没有回应。

桑德森忍不住咬牙讽刺道:“那么,你是打算与他厮守,至死不渝了?”

孩子和财产是她必要争取的,她认为丈夫会锱铢必较,特意提前咨询了律师朋友,就怕自己吃亏。

于是,他就去问医生:“我该怎么办?”

对于他的嘲笑,萨默斯夫人没有生气,反而点点头,说:“是的,至死不渝。我很抱歉,马克,假如我没有嫁给阿尔奇,事情也许就不一样了,可我已经嫁给了我的丈夫,所以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

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清算的那天,丈夫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大度,居然把孩子抚养权和更多的财产让给了她。

医生告诉他:“你可以试着多喊几次,比如先站远点提问,然后站近点提问,最后站在她身后提问。”

第二天她就走了。桑德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他以前从来没遇到过什么挫折,与大多数有权有势的人一样,十多年来,他早已把道德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决定,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把这个女人搞到手。既然她对丈夫“至死不渝”,那么,要解决问题只有一个办法了。

丈夫说,离婚的问题上,吃亏的往往是女人,他一个大老爷们,才三十多岁,能打能拼,大把东山再起的机会,但女人要带孩子,职场上少不得磕磕绊绊。

男人回到家,进门的时候问了一句:“亲爱的,今晚吃什么?”

桑德森先匿名联系了一个私家侦探,搞到了萨默斯夫人的丈夫的照片,以及他们在西班牙的住址。私家侦探还给了一份文件,记录了他们的日常活动:妻子上午去伯爵夫人家里为三个孩子做家教;下午三点到四点必定会去海边晒太阳、游泳,而这段时间丈夫通常在家里写关于鸟类的书。

他不愿计较这些,苦了孩子妈,孩子也一定跟着吃苦。

没有听到回应。

接着,桑德森开始了第二阶段的行动。他用假名在伦敦的一家图书馆办了一张借阅卡,然后从“雇佣军”这个大标题开始查阅,把相关的资料全都翻阅了一遍。一星期后,桑德森在一本回忆录中找到了一个他想要的人,那是个雇佣兵,参加过三次战役,退伍后在欧洲干着某种见不得光的职业。

所以离婚那天他们没有吵闹,而是好聚好散。

男人就往前迈了几大步,接着问:“亲爱的,今晚吃什么?”

很快,桑德森通过他的渠道联系到了那个雇佣兵,两人约定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接头。

云香因为自己把丈夫想得那么不堪,心里一直愧疚,每当孩子问起她为什么离婚,她便为丈夫说好话。

依然没有听到回应。

桑德森赶到巴黎,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咖啡馆,对着墙壁打开《费加罗报》的最后一版。这时,他面前的椅子被拉开,一个男人坐了下来。桑德森放下报纸,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这人高高瘦瘦,黑头发黑眼睛。桑德森把两张照片递过去,其中一张是一个男人的面部照片,那是萨默斯夫人的丈夫;另一张照片上是一栋白色的小别墅,配着鲜黄色的百叶窗,照片背面写着地址。

孩子虽然不了解真相,但依旧信任他们,这场离异最终没有给孩子造成过多的伤害。

男人失望地走到妻子身后,又一次问道:“亲爱的,今晚吃什么?”

桑德森再三强调:“必须在下午三点到四点间动手,那时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让我想起了我阿姨离婚时,全家上下都为她操碎了心。

这时候,他听到妻子说:“吃鱼啊!我都回答你三遍了!”

他们又在价钱上谈了十分钟,终于达成了协议。最后,桑德森交代说,这事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不能有任何可能追查到他身上的蛛丝马迹,要把这事弄得像是入室抢劫出了差错。

姨夫不仅不要孩子,还不服法院的裁定,私下各种骚扰阿姨,大吵大闹,为了争财产把颜面都丢光了。

在人生的旅途上,人们往往背着两个包袱,一个包袱上写着他人的过失,另一个包袱上写着自己的过失。

杀手微笑道:“这正是我的特长,在圈子里,我以谨慎闻名。放心吧,绝对不留痕迹,万无一失。”

阿姨难受极了,坚决跟姨夫老死不相往来,更不让孩子认这个父亲。

然而很多人却往往把写着他人过失的包袱放到胸前,而把写着自己过失的包袱放在了背后。

桑德森随即离开咖啡馆,回到伦敦后,他开始焦急地等待消息。

小侄儿看见自己的父母恶语相向,常常一个人躲着哭,曾经挺开朗的一个帅小伙,现在变得沉默寡言。

所以这类人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到自己的过失,但是一低头,却很容易看到别人的过失。

话分两头,杀手离开咖啡馆后开始思考这件工作。合同内容本身并不麻烦,直接射杀一个毫无警惕的人,问题是怎样把枪械安全地带进西班牙。最后,杀手想到了一个方法。他到书店里买了一本书,这是一本关于西班牙历史的书,又昂贵又厚重。杀手把书页的中间部分挖空,在方形的空洞内侧涂上一层厚厚的胶水,等胶水凝固后,他拆开一支小巧的勃朗宁手枪,把包括消声器和弹夹在内的部件放进书中的空洞,接着,他在这些部件上覆盖了一块薄薄的塑料泡沫,抹上胶水。一个小时后,这本书已经变成一块实心砖头,必须得用刀子才能撬开。

我妈说,这样的男人离了才好,早知道他是这种人品,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阿姨嫁给他。

他们总能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没问题,都是你的问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