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智慧,却得重用主政南京

康熙笑着说:你莫要心慌意乱,你的药钱我可是还上了,下次再看病,你仍得分文不收呀。

04.
水看似无力,自高处往下流淌,遇阻挡之物,耐心无限,若遇菱角磐石,即可把菱角磨园,亦可水滴石穿。这是成功人生的第四种境界:以柔克刚。

有一天,海瑞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儿子,浙江总督胡宗宪的公子路过淳安县,不知道驿站的小吏怎么得罪了他,竟被他倒挂起来。按当时的官场规矩,下面应该是知县亲自登门致歉开始,从重处罚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吏结束。可惜海大人不喜欢按套路出牌,他没收了胡公子的行李,把里面的数千两黄金充公,然后派人去给胡宗宪报告:胡大人以前考察各个部门,都跟我们说不能铺张浪费。现在有个人带着几千两黄金出门,居然还号称是你儿子,一看就是假的。虽然不知道胡宗宪听到消息时是一个怎么样复杂的心理状态,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追究这件事。

康熙微微一笑:学生姓黄,字天星,一介书生。(哲理文章 )

一位年轻的商人被搭档出卖,人财两空,痛不欲生,想跳湖自尽。

相比史上众多名臣,海瑞并不以天才着称。海瑞小时候立志:日后如果做官,就要做一个不谋取私利,不谄媚权贵,刚直不阿的好官,因此他自号刚峰。但他35岁中举人,36岁才混上一个官方教师的身份。又过了十二年,已近不惑之年的海瑞被任命为淳安县知县,这才算踏入了明朝官场的大门。本来像这种努力了一辈子才进入官场的人,早就被现实磨平了棱角,恨不得把小心翼翼四个字贴在床头,天天背诵。但海瑞不同,小时候的志向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你要做一个好官。但是在已经逐渐腐朽的大明王朝,做纯粹的好官太难了。

进屋后,康熙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正在烛光下夜读,猜想,他一定是这小药铺的郎中了。郎中见有来客夜访,便问:阁下深夜造访有何见教?

03.
水净化万物,无论世间万物多脏,它都敞开胸怀无怨无悔地接纳,然后慢慢净化自己。这是成功人生的第三种境界:包容接纳。

晚年成名的官场异类

康熙说:深夜登门,多有冒昧。只因我得一怪病,浑身发痒,遍体起红点子。不知是何原因?请了好多名医,都没有治好,先生能不能给看一看?郎中说:好,请你脱去上衣,让我看一看。

智者摇头。商人面露难色,鞠躬请教。

世上再无海刚峰。

赵桂堂这才如梦初醒:原来自己并不介意要跟他交个朋友的黄兄,竟是当今皇上,真后悔当初自己的荒唐,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出来。果然,没过几天,一座大药铺拔地而起,取名同仁堂。赵桂堂搬进新居开业典礼之时,怎么也没想到康熙皇帝竟亲自前来祝贺,慌得赵桂堂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人心如水。之所以有能力悬殊、善恶不同、生死之欲,皆因各自境界不等罢了。

自带惹不起光环的应天巡抚

父亲立志让我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可谁知天不遂人愿,多次名落孙山,如今只好在京城开一个小药铺,一面行医,一面攻读,希望有朝一日能来个鱼跃龙门。

也许要教会我们什么,也许要协助我们改善眼前的一个情况,也许要给我们的人生一个转折。

引导语:海瑞或许不是最好的官吏,但他做到了最好的自己。

说着,便伸手抱起木架子上的一个罐子,铺开一个包袱,把罐子里的药全部倒出来,足有七八斤重。康熙不觉一愣,说:先生,这么多药,我一次要吃多少才行?

智者微笑着将他带回家中,令其从地窖里搬出一块偌大的坚冰。商人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照做了。

1566年,步入官场4年的海瑞升官了,任户部云南司主事。碰到这种好事,海瑞决定要做点事情纪念一下,然后给时任皇帝嘉靖写了一封《治安疏》。大意就是先把皇帝表扬一番,说你有尧舜之才,然后后面接一堆但是:什么猜忌臣下啦,搜刮民脂啦,任用奸臣啦,迷信修道啦……等等等等。嘉靖看完后气得把奏疏扔在地上,命人赶紧把海瑞抓起来,别让他跑了。有个太监接话道:这人名声在外,傻的不轻。他上奏前已经买了一口棺材,跟家人诀别,这么傻肯定不会跑了。嘉靖听完又沉默了,思前想后,还是没有立即处罚海瑞。当年秋季,病重的嘉靖又想起来这封奏疏,心里还是憋屈,就把海瑞抓了起来,但一直没处置,直到驾崩后留遗诏将其赦免。(好文章摘抄
)

郎中一听高兴地说道:我叫赵桂堂,也是一个穷书生。

冰块搬出来后,智者吩咐:用力砍开它!商人找来斧头便砍,不料猛烈的重击,只能在冰面上划下一道细微的印记。

这里已经可以看出,此时的海瑞已经自带惹不起光环,基本相当于一个官场钟馗的角色,堪称神见神怕,鬼见鬼愁。担任应天巡抚期间,海瑞不仅打击贪官污吏,推行一条鞭法为民减负,还疏浚吴淞、白茆两条河流,解决了困扰当地数十年的水患。当时江南土地兼并现象严重,士绅阶层甚至可以坐拥上百平方公里良田而无需交税,赤贫阶层则食不果腹,还要面对严苛的税吏。海瑞的另一重大功绩就是打击土地兼并,而且谁头硬就从谁下手。前首辅徐阶是当地最大的地主,当年还对海瑞有提拔庇护之恩。但海瑞愣是从徐阶家族里清出数万亩良田,返还给了民众。当然作为挡人财路的代价,海瑞上任不足一年就被弹劾庇护奸民,鱼肉士大夫,沽名乱政,改总督南京粮储。后来直到1585年,72岁的海瑞又被再度起用,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其任职期间,南京的官吏乡绅都不敢过分张扬。1587年,海瑞在任所去世。出丧之日南京的平民罢市相送,丧出江上,白衣冠送者夹岸,酹而哭者百里不绝。明廷追赠海瑞太子太保,谥号忠介。

康熙脱去上衣,郎中只看了一眼便说:阁下不必担心,你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你平日吃山珍海味太多了,再加上长期吃人参,火气上攻,因此起了红点子,以致发痒。

生命中,我们经验的每一种情境都是绝对完美的,即便它不符合我们的理解与自尊。

1514年,任性皇帝朱厚照还在跟文官集团闹别扭,并顺手误烧了乾清宫,另一边又跟叔祖宁王朱宸濠眉来眼去,互相试探造反诚意。就在这一年,大明帝国最南端琼山县①的一个书生家庭多了一个婴儿。读了一辈子书也没读出来啥名堂的男主人,给这个寄托了海家希望的男丁取名瑞。他大概想不到,自家儿子不仅远远地青出于蓝,官至应天巡抚、南京吏部右侍郎②,而且海青天的知名度甚至超过大多数皇帝,光宗耀祖,当之无愧。

说着从桌子上拿起笔来,顺手写了一张字条,又盖上印章,然后说:赵兄,明天你到内务府衙门去一趟,那儿有我的一位朋友,说不定真能管事。说完,告辞而去。

这是如此简单。当生命中有些事结束,它会帮助我们进化。这是为什么,

明朝敢骂皇帝官员的不少,能骂这么狠的就很稀有,骂这么狠最后还毫发无损地从大狱里出来的,海瑞算独一份。有了这种经历,海瑞算是扬名天下了。1569年,海瑞升任右佥都御史,外放任应天巡抚。史载海大人上任后属吏惮其威,墨者多自免去。有势家朱丹其门,闻瑞至,黝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