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姑娘,最亲爱的你像是梦中的风景

引导语:这是我从一位熟人小周那里听来的故事,她是一位护工,一个星期前刚刚送走了一位雇主,是一位年轻的女人,才二十六岁,却不幸得了胰腺癌,已经是晚期了,因为家里还有小孩子,所以打算在医院度过最后的时光,女人说,她不能从家里走,她不想让那个温暖的家留下死亡的痕迹,因为孩子和丈夫还要在那里继续生活。

引导语:一封很温馨很感动的信,姑娘们看完会不会被感动呢?

引导语:无论认得身份再低微,那也是后天而至,但真正纯洁的是人得心灵,不得不敬佩那些心灵美的人

女人的这个病很折磨人,疼痛度指数高,疼痛之后,就连走路的力气都被抽的一干二净,女人几乎下不来床了,可是这天小周按时去医院接替女人的丈夫时,发现女人和她丈夫一起不见了,小周等了好久才见两人回来,出去走了一圈,女人原先苍白的脸上竟然泛起一点精神的红光,等丈夫走后,女人告诉小周,刚才她和丈夫去银行了,从前家里的存款都放在她的手里,密码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虽然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但为孩子积存的教育基金她一直没动用,今后存款这些事都得丈夫自己去跑了,她把存单换成了丈夫的名字,又让丈夫自己设了新的密码,一个他所能记住的密码,女人开心地说,丈夫输入密码时,对坐在一旁的她故作谨慎地说:不许看!于是她乖乖地笑着说:好,那我不看!其实她看见丈夫在输新的密码时,眼角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密码小键盘旁边,柜台里的银行柜员不解地看着他们,可是她哪里明白,这是一种生与死的移交呢。(人生格言
)

亲爱的你:

清末民初的时候,苏北海州有一处很富庶的街市,名叫海昌街。海昌街原名海娼街,只因街心有个远近闻名、富丽堂皇的妓院。妓院里的摆设,那叫一个讲究,前面有院子,后面有园子,中间有一个八丈高的红楼,名为铜雀楼。楼里头,有一个螺旋楼梯,楼梯精雕细琢,扶手一律用黄铜打造。每当天黑的时候,楼中佳丽搔首弄姿地站满楼梯两侧,让慕名而来的客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铜雀楼,号称太子进,太监出,就算你有万贯家财,一天即可耗尽。因而,来此地者,非富即贵。

过了两天,小周在女人的强烈要求下陪着女人回家一趟。家里没有女人来操持,显得凌乱无章,但还是能够看出昔日的温馨,女人叹口气,努力地想要收拾收拾房间,但她站立的力量几乎都失去了,小周见了,做出一个决定,她让女人坐在沙发上休息,然后开始帮女人收拾房子,小周和女人都明白,这差不多是女人最后一次回来了。

昨天是你十八岁生日,算算日子,我们已经认识414天了,这一年多里发生了太多事,我们曾陌生过,我们也曾老死不相往来过,好在最后的最后我们是朋友,对,是朋友。

一天,苏北大油商海爷随着会馆里几位客商来到此地,那些客商一进门便看傻了眼。海爷啥阵势没见过?眼皮眨巴了几下,就一手抓了把瓜子,一边吃,一边转悠去了。

清扫完毕,要走了,锁好门,女人频频回首看着越来越远的家,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小周虽然见惯了这种生死离别,但女人的难舍与留恋却让她泪如泉涌。

你看,转眼都快两年了,感情升温太快,我都还没弄清是怎样一路走来,我只知道我眷恋你的身影、你的微笑,看着你就再也不想移开目光。有人问我,为什么我站在楼梯口却能看到校门外的你,我说是因为她的一切哪怕是走路的姿势我都太熟悉。

青楼里的房间,大都香气弥漫,海爷七转八弯后,来到一处,这里的房门前放着几个素淡的盆景,木墙之上挂一张裱好的仿真宋刻经书残页,跟有钱人家的书房一样,非常雅致。烟花之地,竟有这样的摆设,海爷觉得很是蹊跷,正想推门进去瞅瞅,不想有一个小厮伸出半截胳膊,挡住了海爷。

回到医院后的第二个星期,女人在半夜突然走了,走时还不忘给小周留件礼物,让丈夫转交给她,那是一个崭新的从韩国带回来的钱包,那天小周帮忙打扫卫生时见过的,小周随口夸了一句这钱包可真精致呀!女人却记住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你来我们班找人,我站在教室后门口听见你的笑声而抬头,你就这样突然闯进我视线里,而后毫不费力地占据我的心。你短发、喜欢打闹、脾气不好不是我预想中的模样可我偏偏喜欢上你,别人再好我也不想要。对我来说最美好的事就是如今看在阳光下奔跑的你和当初惊鸿一瞥遇见你。

海爷没搭理他,随手扔给他一个银锭。小厮捧着银锭,卑躬屈膝地笑道:大爷,这里头的人和铜雀楼上的姑娘不一样,进此门,要银子、样子和对子。不然,纵有万金,我们家樱桃姑娘也不从的。

小周送走过好几个雇主,但对这个女人却永远不能忘记,她的年轻,她对生活那种精致的热忱,一直持续到她生命最后一刻。小周说,女人的枕下一直放着一把半月形檀木梳子,每次疼痛之后,女人会用这把梳子梳一梳因翻来覆去而揉乱的头发,她教会了小周,活着多么美好,每一秒都得去珍惜。

第一次想要为一个人努力,我想要强大到为你挡风雨,姑娘,我爱上了你的笑,未来怎样我都愿意陪你一起走一起扛。

海爷冷冷地笑了一声,然后扫了一眼挂在门口的对联,只见上联是:桃腮凤眼樱桃嘴。海爷揉了揉手腕上的念珠,对了一句:玉颜铁骨冰玉心。小厮点头一笑,随即吆喝一声:一联进门,二联进帐,大爷请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姑娘,你信吗?所有的感情都要经过时间的沉淀,无一幸免。那么,若我爱你到青丝变白发,你是否愿意为我穿上婚纱?我知道你一向认定我的感情并不能持续并延续,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你说有太多人心口不一,可你知道吗?同样也有太多人从一而终,我曾对你说过你什么样我都爱,好的不好的,平和的暴躁的我都愿意接受,姑娘,我一直都在你身后。

海爷进了门,房内灯光迷离,并且有一种好闻的橘柚味。里头有张大床,外面隔着两层纱帐,一层与另一层间相隔两步远。透过纱帐,海爷隐约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倚着身子,弯着膀子,托着腮。外面,有另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联,写有一行字体瘦俏的楷书三寸金莲金莲脚。

我是没有多少讨好你的天分,但我比谁都认真,我想娶你,我没有开玩笑,我发誓会对你很诚实,我像孩子却愿意保护你到世界末日。如果有一天你能看见这些,我是说如果,你得明白,在某个时段,你是被一个人这样地爱着,他把你当作他的妻子,随时准备为你遮挡风雨,他把你规划在他的未来里,他会用一生的时间去敬你、爱你、保护你。(情感文章
)

海爷拈起毛笔,边写边念:丈八蛇矛蛇矛枪。念罢,只见樱桃缓缓起身,抄开了里面那层纱帐。海爷刚要伸手抄开外面那层纱帐,突然又把手收回去了,随即转身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