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蓝蓝喊你去203拿情书,短篇小说

摘要:
曾小乔同学常被舍友笑她说是被203宿舍阴差阳错招进来的招财进宝。开学的时候,本来她不在203的,结果,当时有位同学临时退学,于是,每个学生按人头向前挪一个床位,于是,她便被招进了203。不过是替换了新舍友,本

摘要:
是夜。室内烛火闪烁,些许微亮涌动像人心吞噬着一切。我漠然立于一旁,抬眸静望主子端坐于花镜前,柔荑缓取唇脂微抿,霎时唇红若血,似欲滴溅。末了,复又见其朱钗簪髻罢,命我为其取白袍以便穿戴。如此情景已是多

摘要:
周六。何韵,龚蓝蓝,柯语彤三位舍友在金玉堂的至尊包厢里,宁致远和三位美女谈笑风生,东拉西扯,等候着姗姗来迟的曾小乔。本来,三位舍友是胁迫小乔同行的,但半路,小乔被一个神秘的电话给拦截走了。时钟迈向十

曾小乔同学常被舍友笑她说是被203宿舍阴差阳错招进来的“招财进宝”。开学的时候,本来她不在203的,结果,当时有位同学临时退学,于是,每个学生按人头向前挪一个床位,于是,她便被招进了203。

是夜。室内烛火闪烁,些许微亮涌动像人心吞噬着一切。

周六。何韵,龚蓝蓝,柯语彤三位舍友在金玉堂的“至尊”包厢里,宁致远和三位美女谈笑风生,东拉西扯,等候着姗姗来迟的曾小乔。

不过是替换了新舍友,本来也没什么,但是,当曾小乔同学以一身儒雅端庄大家闺秀之姿迈着款款动人莲波微步,引得一路狂蜂浪蝶纷纷缴械投降,无数鸳鸯立即分道扬镳这样的气势推开203宿舍的大门之后,瞬间便激发了正在整理行李的三位善良室友“灭口”的邪恶心肠。

我漠然立于一旁,抬眸静望主子端坐于花镜前,柔荑缓取唇脂微抿,霎时唇红若血,似欲滴溅。末了,复又见其朱钗簪髻罢,命我为其取白袍以便穿戴。

本来,三位舍友是胁迫小乔同行的,但半路,小乔被一个神秘的电话给拦截走了。

老娘们活了十八年,真没见过这等倾国倾城的货色,这么一柱国色天香摆在宿舍里,还叫人怎么活?三位舍友捶胸顿足翻白眼。

如此情景已是多日。每每将至午夜时分,便会见主子如此,时日一久我也心中早已波澜无存,涟漪不起。

时钟迈向十二点三十,三人捂着肚子抱怨:“小乔怎么还没到呢?”

相处过一段时间后,三位舍友发现曾小乔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美貌与智慧并重,加上203渐渐成了男生们进贡朝拜的“金銮殿”,三位舍友从中收获颇丰,他们便用坦荡的胸怀接纳了曾小乔同学的存在。

为其取来白袍末,我如往日般已拈起木桌上硕大圆润的玉珠递于其,这方才准备步出室内。

“我来了!”

文艺女青年舍友龚蓝蓝有了心事,她喜欢上了二年级的学长宁致远,说道宁致远,又是位风流人物,文艺社社长,学生会副主席,跆拳道社长助理,轮滑社首席技师,优秀学生代表,一等奖奖学金获得者,头衔多的能够按斤甩卖,长得又是一番人模狗样,恨死一千俊男,可他又有一个奇怪的特征——不近女色!导致常有流言说他有那个啥倾向,又气死一千美女!但是,爱情总是瞎眼的,即使宁致远真的是那个道上的人,龚蓝蓝也要飞蛾扑火的证明一下自己就是只妖蛾子。

莲步轻移间,我身子已至门侧,回首撇其白袍背影,环视室内无恙,便素手撩开珠帘迈步走之。正欲迈步间,忽觉后方烛光连续闪烁几下,攸地,灭了。

语音落下,门打开的瞬间,跟在穿旗袍的礼仪小姐身后的曾小乔穿了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披着一头柔顺乌亮的长发,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相对内向的龚蓝蓝同学想到了曾小乔,小乔同学一向侠肝义胆,两肋插刀,于是,她用一顿肯德基豪华午餐收服了小乔,让小乔为她替天行道,做传达爱意的“柴可夫司机”。

我颜面神色微顿,转而复又迈步返回室内,眼前漆黑一片,楞是看不清众物。

宁致远刚想迎接仙女驾到,她跨进门的时候,又闪过另一个高大的身影,宁致远心里咯噔一下,有种半路杀出个捉鬼的钟馗一般煞风景的赶脚。

于是,在某个夕阳斜照的傍晚,X大学的食堂里便出现了那样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位美丽的靓女走到一位帅气的男生面前,重重一巴掌,拍在餐桌上,然后,又听到一句更彪悍的话:“喂,宁致远,龚蓝蓝喊你去203拿情书!”

“主子?……?”我摸黑莲步缓缓向前移去,耳畔仍是回响着我的话音,却不闻主子言语。

关键是,这钟馗长的还真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暗吸一口气,面对大敌,自然要集中精神,做足准备。

“主子?你在里面么?”我家主子自打入宫罢,平日里便不再像往常般嬉笑,这几日更是连话都未曾说起。脑海思及此处,莲步顿了顿,再次环视四周,忽想起主子身着白袍,按常理于这般漆黑中该是明显异常的、可这却……

曾小乔微笑着走进来,帅哥很绅士得为她挪开了椅子,她坐定之后才在她身边安静的坐下,曾小乔笑眯眯的指着帅哥说了句:“我老公!”众人差点跌破一干眼睛。

忽思起儿时曾听闻的一些鬼怪异谈言之甚为玄乎,与此刻场景倒也相符合。心不由打颤,素手攥紧衣角,定了定心方又迈步朝最里面床畔花镜处走去。

“未来的!”

“吱呀”一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室内响起,我只觉汗如雨下般密布我身,瑟瑟缩缩的抬首朝声响处望去,却原是屋外劲风把木窗吹开罢了。素手轻轻向前摸索,莲步再次往前移之,待走至床畔处时目光瑟瑟打量一圈,却乍见朱钗、玉珠、白袍皆平放于床畔一侧花镜前!!

“哦——”

颤颤巍巍的走至花镜前方缓缓端坐下来,素手拈起朱钗,心里却兀地升起几许爱惜不忍放手之意。眸光灼灼,终是不忍,缓簪于髻上,一切暂罢,又觉只簪朱钗不妥,渐缓伸至唇脂拈起,朱唇浅抿,罢了才觉添了一丝倩丽。可感触稍纵即逝,蹙眉望去白袍觉若配白袍,必定倾城。此时再也无暇顾忌其他,取了白袍便缓缓着于己身,唇角嫣然一抹笑意,望去花镜,这才觉倾城佳人也不过如此。

“当然,也可以说是现在的!”

心中享之安之,却忽觉镜中佳人颇感熟悉,心下思索片刻却不由惊起颤栗。这……这……不是小姐么!!!!

“啊?”

那……小姐她……想及此处,素手猛地一拨朱钗,卸下白袍便呼啸着往屋外快步跑去。

“甚至可说是以前的!”

眼见屋外星光已然近在眼前,不由莲步更是迅速,却猛地好似被什么推翻在地。

“前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