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摘要:
这边丽人族族长因食甚全族十六岁以上的族女都身体不适,因缺月而全身灵力产生自侵,所以族长便命全族到天缺灵殿静修,以祖守清辉圣台产生的微弱守护力帮助众灵女缓解灵力自侵造成的自损,因此除了天缺灵殿,其他地方

摘要:
龚蓝蓝把曾小乔的乌龙表白自定义为毁了她的清白,毁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前程。曾小乔跷着腿半躺在床上,嘴里嚼着清脆的乐事薯片,横眼笑起来:龚蓝蓝,你有清白,有人生,有前程可以被我毁吗?龚蓝蓝飞她一个白眼,

摘要:
孟姜女从小就是一个瓜,在瓜秧上长着。在八达岭有这么两家人家,挨帮靠底的住在一块儿,墙东是孟家,墙西是姜家。两家人家处得很好,已经很久了。这年,墙东孟家种了一棵瓜秧,结了一个瓜,顺着墙头爬过去了,在墙

这边丽人族族长因食甚全族十六岁以上的族女都身体不适,因缺月而全身灵力产生自侵,所以族长便命全族到天缺灵殿静修,以祖守清辉圣台产生的微弱守护力帮助众灵女缓解灵力自侵造成的自损,因此除了天缺灵殿,其他地方都没人。

龚蓝蓝把曾小乔的乌龙表白自定义为——毁了她的清白,毁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前程。曾小乔跷着腿半躺在床上,嘴里嚼着清脆的“乐事”薯片,横眼笑起来:“龚蓝蓝,你有清白,有人生,有前程可以被我毁吗?”龚蓝蓝飞她一个白眼,人肉弹飞过,压她个千斤坠,两个人嬉笑着抱在一起。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龚蓝蓝起身去开门,下一秒,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径直走了进来,何韵正打开浴室门。裹着浴巾的她连叫两声“啊啊”又仓皇逃回浴室。身影在曾小乔面前停下,俯身,凑到离她只有零点零一毫米的地方,双眸幽闪,嘴唇微动:“情书呢?”

孟姜女从小就是一个瓜,在瓜秧上长着。

丽人一族本就人口稀少这一代仅传下来了一百四十二人,其中有两个六岁的女孩。澹台以曌自被孕化出来就被尊为族中圣女,她继承的是上一代圣女的灵婴,也就是说她是由上一任圣女的灵婴直接孕化而来的。因此她六岁的童年里充满了族长这些长辈们的宠爱和自然的无忧无虑。另一个女孩叫宁珂罗,其实他本不是丽人族的人。五年前,有一位法力高深的巫师想要以三千童男童女给弱水河献祭。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弱水河突然暴涨把剩下的一千五百多名幼童卷入其中,连带着那个巫师和他的众弟子们。被卷的幼童及大人几乎全部被吞噬了,巫师的师弟郄蒙初奋力救出了两个男孩,一个就是后来的与占,另一个不久后迷失了,不知所终。其实弱水噬魂的时候,丽人族也觉察到了,她们在弱水河的另一岸聚合全族灵力以牵制弱水,但无奈那时的弱水已吞噬了大量的灵力,丽人族无法与之抗衡,族长奋尽全力只救得一个一岁的女婴。族长看见她手臂上刺了一个“宁”字,且又生得灵气逼人,便替她取名为“珂罗”。

曾小乔吃了一半的薯片从嘴边滑落下来,像衰败的花瓣。

在八达岭有这么两家人家,挨帮靠底的住在一块儿,墙东是孟家,墙西是姜家。两家人家处得很好,已经很久了。

由于以曌与珂同岁,所以两人自小便玩在一起,感情十分好。平时,族长对她们非常严格,不让她们到处乱跑。但今天食甚族长已无暇去管她们两个了。于是以曌十分开心地同珂罗到星罗台去玩。两个小女孩正兴致勃勃地玩着那些虚空魔石,以曌突然看到灵殿方向斗

曾小乔侧身,从床上一跃而起,手指向龚蓝蓝:“你别找我呀,龚蓝蓝在那呢!”

这年,墙东孟家种了一棵瓜秧,结了一个瓜,顺着墙头爬过去了,在墙西姜家那边儿结着呢。瓜长的很奇怪,溜光水滑,人见人爱。一来二去,这瓜就长成了,挺大的个儿。等到秋后,摘瓜了,一瓜跨两院,怎么办呢?,他们就把这瓜切开了。

焰四射,同时伴随着打斗声和喊叫声。隐仙嬷嬷捂着胸口正向这边跑来。以曌仔细一看,隐仙胸口上分明插着一柄尖利的匕首。她一边跑一边向以曌她们喊道:“快跑!魔鬼……一群魔鬼……来了!”

宁致远嘿嘿一笑:“我不知道谁是龚蓝蓝,我只认识你!是你在我面前拍桌子,叫我来203拿情书的。”他双手一摊,“拿来吧!”

瓜一切开,啊,金光闪亮,里边没有瓤,也没有籽儿,却坐着一个小姑娘,粗眉大眼儿,又白又胖,梦家和姜家都没有后代,一看非常喜欢,两家一商量,雇了一个奶母,就把小姑娘收养起来。

以曌急忙跑过去扶隐仙,珂罗也去扶她,但见隐仙紫色的血不断淌出,怎么按也按不住,以曌害怕得快哭了,她哭着说:“嬷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族长呢?”

曾小乔向龚蓝蓝求救:“你的情书呢?”

一晃儿,小姑娘十多岁了。两家都有钱,就请了个先生,教她读书识字,念书得有名字啊,孟家说:“这是咱两家的后代,就叫孟姜女吧。”姜家很同意,从此,就叫了孟姜女。

“快跑,跑到雪枫林去,”隐仙只剩下一口气了,血不断从她嘴里淌出,她使劲推开以曌,“灵界祖圣树……别管我!快逃!”

“没有!”

这时候,秦始皇就修长城了。在八达岭造长城,到处抓人。如果被抓去,何时修好了才能让你回来。那时候,都是白天。没有黑夜,一天十二个太阳,一个接一个,三天三顿饭,人被饿死、累死的不知有多少。

以曌手按住着隐仙的伤口,泪不断落下,她看见有一群魔鬼般身着黑色玄甲的男人正往星罗台涌来,族长和青羽?碧落两位姑姑正组织众灵女抵抗,紫痕姑姑边奋力战斗边冲族长喊:“族长,这里有我们,你快带小圣女走!”

“没有?那你喊我拿什么情书?让我堂堂帅哥出去如何见人,限你三分钟之内重写一封!”

范喜良是个读书的公子,他听说秦始皇修长城到处抓人,很害怕,吓的就跑出来了,光棍一个儿,人地两生,跑到哪里去呢?他抬头一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不敢远走,就犯了愁了。又跑了一阵子,看见一个村子,村里有个花园,就进去了。

族长抬眼一望,以曌正坐在星罗台第二台阶那里和珂罗两个抱着隐仙哭,她又看了看面前,重兵包围,圈子正在缩小,敌众我寡,众灵女拼死顽抗才使他们过不来,而青羽?紫痕灵力已近顶峰,怕也撑不了多久,便决定先让众灵女顶一阵子,自己带以曌先走,随后再杀回来帮她们脱身。于是族长果断飞身奔向以曌,拉了以曌,本想就此奔去,回身看了看珂罗,叹了一口气,腾出左手抓住珂罗的手,向绝穹谷飞去了。

曾小乔被逼的无可奈何,只得坐到写字桌前,呲牙咧嘴,做思苦状:“欸呀,我不会······”“写”字还未说出口便被宁致远的火眼金睛瞪死在喉咙里。

这花园是谁家的呢?是孟家的。这功夫,正赶上孟姜女和丫鬟逛花园。孟姜女一看,可吓坏了,葡萄架底下藏着一个人,于是她大喊了一声:“啊,呀,有人!”丫鬟问:“怎么一回事?”孟姜女说:“不好了,有人,有人!”丫鬟一看,真有人,就要大喊,范喜良赶忙爬出来说:“别喊,别喊,我是逃难的。”孟姜女一看是个书生,长得非常漂亮,就跟丫鬟回去找员外去了。到员外跟前,把情况一说,老员外说:“把他请进来。”范喜良就进去了。员外说:“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范喜良说:“我姓范,叫范喜良。”员外问:“你是哪里的?”范喜良说:“是这村北的人。”员外又问:“为什么跑出来?”范喜良说:“因为秦始皇修长城到处抓人,没办法,就跑到这里来了。”员外一看,小伙子挺老实,说:“好吧,你在这住下吧。”范喜良说:“谢谢!”

曾小乔拿着笔,看着白纸,宁致远背靠在写字桌上耐心的候着。

住了好长时间了,孟员外心想,姑娘不小了,该找个主啦,就跟老伴商量。员外说:“我看范喜良不错,不如把他招门纳婿得了。”老伴一听,说:“那赶情好。”员外跟姜家商量商量,跟姜家一商量,姜家也很同意。范喜良呢?更不用说了,就把这亲事定下来。

“您觉得五言绝句好还是七言律诗好?”曾小乔看向宁致远。

找了个良辰吉日成亲,摆上酒席,请来好多宾客,大吃大喝,闹了一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