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沙扬挪拉一首

  在这冰冷的深夜,在这冰冷的庙前,

  你再不用想我说话,

  赠日本女郎

  匍匐著,星光里照出,一个冰冷的人形:

  我的心早沈在海水底下;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是病吧?不听见有呻吟。

  你再不用向我叫唤: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死了吧?她肢体在颤震。

  因为我——我再不能回答!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啊,假如你的手能向深奥处摸索,

  除非你——除非你,也来在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