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遇到兵之我见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拥有传奇感情经历的开国大将竟是他

青春,是一个花季! 如果青春如花,那么,我笔下的青春,就如同凤凰花。
凤凰花是在六月盛开的,六月正是一年当中的盛夏——黄金时期。也是我们一生中的青春时期。凤凰花开之时,火红一片,灿烂热烈。拥有鲜艳的颜色——红色。红色是酸甜苦辣的味蕾,心灵鸡汤的滋补,情系自然的洒脱,热情的火焰,是希望的甜蜜,是血的颜色,像生命跳动。它为离别染上了祝福的颜色,像青春不能避免短暂的邂逅,像年少轻狂的我们……花瓣在风中零落……想在这“红蝶”满天飞的时候,喊出“爆发吧!青春”的主题,喊出“青春似火,超越自我”的口号,用生命喊出“这是我们的青春”。
朗诵过《青春万岁》,哼唱过韩红的《青春》。青春,是人生中的十字路口,是人生中美好的季节,也有人说,它像昙花,谁能说它不美?即使昙花一现很短暂,不也给人无限留恋?可昙花一现能有多少次?这样美好的青春,没有理由不珍惜!
青春,如诗如画,如云如水,如痴如醉。青春的我们,浪漫如丝,如风如雨。让我们当一回凤凰树,凤凰花就是我们的血液,疯狂的开花,绽放美的花,渲染整个夏季!
执笔于:2016.9.25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十位大将中,张云逸是极具传奇色彩的一个:年龄大,比毛泽东还大一岁多;工资级别高,是惟一拿着元帅级别工资的大将;资历长,参加过同盟会,1926年加入共产党时已是国民革命军的少将参谋长。更让人称道的是,张云逸不仅有着辉煌的革命经历,而且他的婚姻和情感生活也极具传奇色彩。

当满腹才华,一腔诗书气息的秀才与粗蛮的士兵相遇,不打照面还好,倘若稍有摩擦,矛盾骤然凸显时。秀才注定是要失败的。这种失败建立在文化的鸿沟之上。

17岁时,张云逸在广东陆军小学堂里秘密加入革命组织同盟会,成为年轻的同盟会会员。1914年毕业后被派到部队任连长。不久,他结了婚,妻子王氏是一位十分厚道贤淑的同乡。

以秀才的知识水准,可以围绕一句中心,挥洒笔墨数十张,张张都是妙语连珠,句句都要人拍案叫绝。好像秀才的本事大约都是在笔墨功夫上了吧。可是那唇枪舌剑,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的词汇却是各个又与秀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线的这头从知识的后海翩扬而出,那头却未必能投进盔甲装备在身的大兵。

结婚后,一边是张云逸戎马倥偬,家里难得着边;另一边却是妻子王氏常常忐忑不安,成亲好几年了,她只生养了一个女儿叫张琼,却等不到一个儿子光顾他们的家庭,没有儿子成了妻子的一块心病。旧社会的妇女讲究三从四德,海南岛的妇女尤其为甚,她们认为不能生儿子续香火是大的不孝和缺憾。因此,王氏自作主张决定给丈夫纳妾。

大兵,貌似这个词给人的印象一开始便是蛮横粗暴的。凡事好像都能转入用武力解决的途径上。那么问题就来了,秀才纵然满腹经纶,但是却不能打通用武力织成的厚厚屏障。那满载知识光芒的名之为沟通的丝线在碰触到冰冷的盔甲时瞬间便分解成青烟一般,化为乌有了。

人生旅途上常常出现许多机缘。有一次,王氏带着女儿到理发店剪发时,认识了一位叫韩碧的小同乡。她一打听,原来韩碧出生于海南文昌县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自幼随父母沿街乞讨,尝尽人间疾苦。几年后,父母先后病逝,她便跟着一位远亲离开故土,到广州闯荡。先是在一家工厂当童工,由于不习惯囚笼似的工厂生活,加上听不懂也不会说广东话,苦恼之下,便开始学习理发。她凭着心灵手巧,很快就掌握了一手漂亮的理发技术。于是,她离开工厂到理发店打工去了。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来我往之后,她们觉得很有缘,彼此怎么看着怎么都觉得顺眼,常常无话不谈。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间更加了解了。终于有一天,张云逸的妻子向韩碧倾诉了自己的那块心病,并非常诚恳地要她嫁给张云逸“做小”。

这头是想要引经据典,恨不能把天文地理都搬来作为理论,那头却是满脸骄横,火山随时都要喷发。这边要恪守斯文,保持儒者风范,那边却是偏偏不知风雅为何物。真真是驴唇难以对上马嘴。你说东,他偏偏认为是西。文明,终于在野蛮面前落得下风。

韩碧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请求,十分惊讶和恐慌,她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当时她没有给王氏明确答复。韩碧一直过着飘零动荡的生活,她何尝不希望自己有一个安定的港湾呢?那几天,韩碧一直处在矛盾之中。

于是想到一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两个女人在街头争吵。一个自持城里人的身份,明显要轻视乡村泥土气息的乡野女子。在她看来,这场对决必定是要自己为胜方的,原因吗,还用说吗?自己身份在上,说的也头头是道,句句在理。怎有输的道理?可是,双方正式交锋之后,才发现对方来时竟是如此来势汹汹。我在这里并不是要抬高城里人,贬低乡村人。我也曾见过素质低下的城里人,也遇见过更多的老实本分的乡村人。在这里只是还原一个曾经的画面。对方嗓门高,光动嘴还不行,连蹦带跳,分分钟要和你打成一团的样子便可震慑对方三分了。

过了一段时间,王氏又来到理发店找韩碧。她把韩碧拉到一边悄悄问道:“我上次提的那个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阿姐,我知道你对我好。可这个事,是个大事情,大哥他,他知道吗?”

“不知道?!”韩碧大吃一惊。

“我替他做主了,他不会反对的。”王氏笑着拉她坐下,“你又年轻又漂亮,人又这么好,娶过来为他生儿子,他还能不同意呀?我想问的是你,你到底同不同意嘛?”

“那不行,万一大哥不同意,那不是给你们家添乱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