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周杰伦,第十七章

沈菲和木桦走在小路上。沈菲穿一件白色长裙,木桦依旧是一袭黑衣。路边全是高大的玉兰树。玉兰花的香气弥漫在他们周围,路很长很长,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尽头。周围一片宁静。走着走着木桦歪头冲沈菲微笑着。沈菲也笑,笑得开心极了。木桦拉住沈菲的手,用力地握住。两个人微笑着向前走去。“我愿意!”沈菲幸福地喊道。她闭着眼睛抱着毛绒猪小皮,仍陶醉地微笑着。“喂!半夜发什么神经!”姜薇扭开台灯,半眯着眼睛,趴在床上狂摇着沈菲。沈菲被摇醒,她皱着眉头叫着:“干嘛呀!都要戴戒指了。”“花痴呀你!戴完戒指就要入洞房了吧你?”姜薇用手指点沈菲的脑门。“哎呀!你怎么这样啊姜薇!”沈菲的脸刷一下红了,她把头埋进被窝。“呀,鬼鬼呢?”姜薇突然发现鬼鬼不在她们加宽的大床上。“肯定又在上网,我去抓她。”沈菲从床上爬下来,伸个懒腰,然后奔书房走去。沈菲轻轻推开门。只见鬼鬼正探着脑袋在电脑前打字,一副恨不得钻进去的劲头儿。搬到这里半个多月了,鬼鬼几乎天天都在熬夜上网。被沈菲抓到好几次了,每次沈菲都是把鬼鬼挤走,在聊天窗口上对鬼鬼那知己打上两个字“88”,然后关电源。之后就一手揪着鬼鬼的后脖领子把她提回到床上。今天鬼鬼看见沈菲一反常态,没有皱眉头和喊“哎哟!姐姐你又来了!”她转过头冲沈菲龇牙一乐:“嘿嘿!我们在谈周末见面的问题。给我十分钟!好不好啊?”鬼鬼喜气洋洋地哀求着。沈菲笑着走过来坐到她旁边,瞅着荧幕说:“哎哟!我也要查一查有没有甜言蜜语呀!”“没有!我们又没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就是说见见面嘛。他也相信现实中我们肯定也能成为好朋友。”“你不想吧?你想的是现实中不能成为好朋友,而成为恋人。我分析得没错吧?”沈菲拍着鬼鬼的头说。“明知故问!哎呀,别打扰我!”鬼鬼喊道。被沈菲揍了一拳。“十分钟到啦!我可要动武啦!”沈菲指着旁边的闹钟说。“马上马上!马上就好!”鬼鬼一脸的哀求与不耐烦。沈菲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鬼鬼挤到一旁,对鬼鬼知己打上“88”就关机了,拉上鬼鬼就走。“哎呀……我还没说完呢……”鬼鬼皱眉抱怨道。“骗我啊?一分钟的话拉长到十分钟来说。你们也真够可以的!不可救药!”沈菲回手关上书房的灯,把鬼鬼扔到了大床上。“野蛮!粗暴!卑鄙!无耻!没人要……”鬼鬼嘟囔着,抱着沈菲的毛绒玩具转身睡去。“喂,还给我!”沈菲皱着眉头要去抢。“你抱这个!”鬼鬼一回手把蜡笔小新扔给沈菲。“我才不要抱这个!于崇宇送你的嘛,我才不要。”沈菲把小新给鬼鬼扔回去。鬼鬼无奈,抱回小新,一回手把沈菲的毛绒猪扔了回来:“臭猪,谁稀罕抱呀。”“好姐妹,我出发啦!”鬼鬼打扮了好几个小时,一会儿换红色,一会儿换蓝色。最后沈菲给她指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蓝色牛仔裤,脚登蓝色带白边的运动鞋,头发在脑后梳成一个小鬏鬏。“不错不错,令我心动!肯定能迷倒他。”沈菲满意地点点头。“我要不要再化个淡妆?姜薇……借化妆品用用!”“把脸交给我吧!嘿嘿!”姜薇认认真真地在鬼鬼脸上描了一刻钟。“哇!简直看不出来化了妆!”沈菲叫道。“真的?那我去啦!”鬼鬼拎上自己的背包,又在镜子前转了几圈。“真的不用我们暗中保护你吗?”沈菲边收拾鬼鬼丢在床上的八九套衣服边问。“不用!我突然觉得那样对他不公平,我相信他。而且那样对他很不尊重。”鬼鬼一本正经地说。“嗬!听听!还一套一套的。你是怕我们被他迷倒跟你抢吧?到时候姐妹反目,朋友相诛!”姜薇喊道。“哎哟!别说了。你看看这鸡皮疙瘩!”沈菲一捋胳膊。“原来你皮肤这么差啊?让姜薇帮你熨一下!我走啦,等我好消息吧!”鬼鬼说完跳出了门。姜薇冲上来,把沈菲按在椅子上说:“哎呀!皮肤真的很差,需要大修理!”沈菲挣扎起来,照照镜子,冲姜薇喊道:“哪里差了?骗人!”“嘿嘿!你也需要我的魔手帮你大变形象嘛!”“大变你个头!”“说脏话!”“没有!”“化妆!让我给你化!”姜薇撒起娇来。“有好处吗?”沈菲笑着摇着身子说。“有!一会儿给你买一大筒百事可乐!”姜薇伸出一个手指。“好!交给你了,只十分钟哦!”沈菲仰脸对着姜薇。“哎呀!你得坐下,我够不着你的脸!”“谁让你长得这么精致!节约了这么多材料。”沈菲夸张地张开双臂比划着。姜薇笑骂着把沈菲按在椅子上,在沈菲脸上忙了十多分钟。然后拍拍手掌说:“搞定!不赛西施也能赛个东施!”沈菲一下掐上姜薇的脖子。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两个女孩对视一眼,会是谁啊?“鬼鬼!开门!”门外传来木桦的声音。“哎呀,是他!我……我……”沈菲照了一眼镜子冲向卫生间“得赶紧洗脸!”“不用不用!”姜薇一把拉住沈菲。“我这样怎么见木桦?我没脸见人哪!”“来啦!等等啊!”姜薇冲门外喊了一嗓子!然后拉着沈菲跑过去开了门。木桦正不耐烦地站在门口,又是一身黑衣。他一手支着旁边的墙,一手提着一大口袋零食。木桦看了一眼门里的两个女孩,在沈菲脸上稍停了一下又转开,然后张口问:“鬼鬼呢?”“她……她去楼下买东西了!马上回来!进来吧!”姜薇挠着后脑勺撒谎。“不用了,东西你们拿进去。”他把口袋递给沈菲。沈菲红着脸接过口袋。姜薇看了看忙说:“哦!对了,鬼鬼刚才还说找你有事呢!你进来等等吧!”她和沈菲侧身让木桦走了进来。姜薇冲沈菲眨眨眼睛,然后两个人关门走了进来。沈菲忙给木桦拿苹果和可乐。木桦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翻了起来。姜薇跑进卧室换了一身衣服,拎着包出来对她们说:“沈菲!我去楼下找鬼鬼。你们等等吧。”姜薇故意把“鬼鬼”两个字加了重音。沈菲走过去小声对姜薇说:“西西公园,西门向西第三个长椅。”姜薇点点头,然后吐吐舌头关门跑了。沈菲微笑着跑去书房,在鬼鬼的电脑上点了几首抒情的英文歌。优美的音乐从书房里传出,在整个房间里回荡着。然后她冲木桦走过去,坐到木桦旁边,拿起水果刀削苹果。木桦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看杂志。“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是姜薇非逼着给我化的妆。很难看我知道。”沈菲一边削苹果一边说。“不。很漂亮。”木桦的话平静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他没有抬头。沈菲苦笑了一下。然后把苹果递过去。木桦没接。“吃苹果!”沈菲小声说。“谢谢!不吃!”“吃吧,削好了!”“我不吃水果!”“有益身心!你该多吃点水果!”沈菲歪头说。“我不缺维生素!”木桦歪头冷冷地看着沈菲。沈菲吓得手一抖,苹果掉在了沙发上。她看着沙发上的苹果,没动手去捡。木桦把苹果捡起来,走到厨房去用水洗了一下,然后拿回来放在茶几上的盘子里。他转身走进了书房。沈菲捏着手指靠在沙发上,盯着盘里的苹果不动。她觉得木桦在她的心上用水果刀轻轻刮了一下。痛得不厉害,但刻骨铭心。沈菲的手机震了一下,她拿出来一看,是姜薇发来的短信:怎样?有进展没有?我躲在雕像后边盯着鬼鬼呢。她的知己大哥还没来。随时向你报告。万一有情况你和木桦赶紧冲过来。沈菲动着纤长好看的手指给姜薇回了几个字:好的,小心点。木桦走出来说:“我还是先走吧。”沈菲看着木桦,半天说出一句:“再等一下吧。”木桦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又回了书房。沈菲起身跟了进来。木桦正在用鬼鬼的电脑上网看新闻。沈菲轻轻地坐到书桌旁边,拿起一本英语书假装翻看起来。其实哪看得进呢,她不时偷瞄两眼木桦。没多会儿,沈菲的手机又震了一下,她看了看,还是姜薇的信息:知己没来,于崇宇来了。鬼鬼正在轰他,跟他斗嘴吵架呢。你加油吧!争取今天把木桦拿下!沈菲看着这条短信息,本来郁闷得一塌糊涂的心情,突然好了那么一点。她抿了一下嘴角,不易察觉地偷笑了一下。木桦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扭头看电脑荧幕,他把英文情歌全换成了摇滚乐。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焦躁起来。沈菲站起来去客厅,挑了两个细长的玻璃杯倒满可乐端了回来。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放在木桦面前的电脑桌上一杯,然后端着一杯又退回到自己的书桌那里,小口抿着。可乐甜甜地,在沈菲嘴里翻腾着,淘气地冒着泡泡。手机又震动,仍旧是姜薇发来的信息:于崇宇赖在长椅上不走,鬼鬼气跑了。我去追她了。我们不会马上回去,晚饭在麦当劳解决。你给木桦做煽情大餐吃吧。哈哈……沈菲笑了笑,然后望了一眼木桦。木桦的侧脸很帅,但是头发太长了,碎碎地盖在鼻子了。她轻声地对木桦说:“为什么不理个发,试着改变一下心情呢?”木桦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他冷冷地说:“我走了。”沈菲站起来追过去:“等一等,你为什么不再等一下呢?”“我还有事。”“好吧,我有东西送给你。等一下。”沈菲转身跑进卧室,端出一个小号的圆鱼缸,里边游着两条红色的小金鱼。她把鱼缸递过去,木桦看了看没有接。“有它们陪你,你就不孤独了。”“谁说我孤独?”“你不孤独吗?你骗不了我的。”沈菲抱着鱼缸说着。“你怎么那么爱送别人东西?我并不需要这个!而且我也不孤独!”“拿着吧!你会喜欢它们的!每天只喂一点吃的就成,不用总喂!”沈菲执著地又向木桦推了推鱼缸。木桦挡了一下。鱼缸轰然坠地,在地板上摔个粉碎,水流了一地,两条金鱼在地上挣扎着。沈菲盯着地上的金鱼,猛地蹲下捧起一条金鱼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小红鱼在她手里翻腾着。“给我水!给我水!”沈菲焦急地大喊着。木桦也慌了,在屋子里转了半天,突然端着一玻璃杯可乐回来了。沈菲哭着喊:“可乐能养金鱼吗?”木桦赶紧跑到卫生间去把可乐倒掉,接了多半杯自来水回来。沈菲赶紧把金鱼放进去,然后把另一条也放进去。她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木桦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然后把地上的碎玻璃扫走,擦了地。他站在一旁看着沈菲哭。沈菲越哭越伤心,好像想把这段时间来受的所有委屈都哭出来。“对不起!别哭了!”木桦道歉。沈菲不理,仍哭着。“我不是故意的!别哭了!”木桦又道歉。“你就是故意的!你这个人总是拒绝……别人的好意!你把欣赏别人的伤心当做乐趣……”沈菲一边哭一边喊着。“对不起!”“你为什么那么……烦我?我真的那么令你讨厌吗?”“不是的。别哭了。”“你把自己关起来吧……为什么还要出来伤别人的心?你自私!没教养……”“够了!我为什么要有教养?教养是狗屁!”木桦大吼一声,然后摔门走了。书房里倾泻出的摇滚乐在屋子里蹿来蹿去,沈菲仍蹲在那里无助地哭。茶几上的玻璃杯里,两条小红鱼挤来挤去的,它们没法在细长的玻璃杯里安然地转身。它们弯着身子,让自己变形,它们就成了变形鱼。

“宝贝!别哭了!”姜薇半跪在地上,抚摩着沈菲卷卷的头发。“我哥他就是一混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鬼鬼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别哭了,明天我再给你买个鱼缸。啊!特大的!”沈菲仍旧哭个不停,她感觉没有什么比现在更伤心的了。鬼鬼和姜薇劝了好久,仍不见任何成效。“姜薇,让沈菲哭吧。让她哭个痛快吧!”鬼鬼把姜薇拉进书房里,关上门。空旷的客厅里,沈菲蹲坐在一个角落,头发披散着,脸上的妆哭花了。许久许久,沈菲的哭声已经越来越小。她静静地卧在沙发上小声低啜着。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种忧伤的气氛,从书房里传出的音乐声时高时低,慢慢地溢满了整个房间,那是贝多芬的生命交响曲。随着音乐的起伏,过去的一幕幕情景在沈菲的头脑中不断盘旋。是啊!音乐有音阶的高低转换,人生同样会有起伏不平。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或一帆风顺的,音乐如此,生命也是如此,也许贝多芬当年也是如此饱经情感的折磨吧。总之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环境中,生命交响曲的音乐声深深地感染着沈菲,沈菲明白,这是鬼鬼放的,是自己的朋友要自己迅速地振作起来。而久藏在心底的坚强也慢慢地随着音乐声浮出了孱弱的水面。沈菲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卫生间洗了洗脸,然后喊了一声:“哎,我饿死啦!”鬼鬼和姜薇应声而出,三个女孩穿戴整齐,排着队下了楼。在明亮的麦当劳里,到处是年轻人的声音。沈菲、鬼鬼和姜薇坐在其中。沈菲此时全然不顾形象,大口吃完一份麦香鱼汉堡套餐,又跑去买了两份麦乐鸡、两份大薯条和一大杯红茶。“那于崇宇简直太过分啦!我今天轰他走。他竟然说公园不是我家的,他说非把那长椅坐穿不可!哎呀,气死我了!哪有他这样的?耽误我的好事!我的知己大哥哥肯定看有人与我在那里吵架,就走了。”鬼鬼生气地说。“不过人家说得也对!你可以坐,他也可以坐嘛。”姜薇点着头说。“你跟谁一伙啊!”鬼鬼生气地拍了一下姜薇的头。“我跟正义一伙!”姜薇义正词严地说。“恶心!”鬼鬼白了姜薇一眼。姜薇喝着沈菲淘汰下来的可乐说:“沈姐姐今天怎么不喝可乐了?”“人家非百事可乐不喝!比我的嘴还刁。”鬼鬼吸着奶昔说道。“毛病还真多!”姜薇笑嘻嘻地说。“我是有原则!和你们不同。”沈菲往嘴里扔了一块麦乐鸡。“嗬,还满嘴大道理!您可赶紧吃。别人都快把您当成猪来看啦!我和姜薇可不想总在这里陪你丢人。”“我才无所谓,我吃饱了!我舒服了,回家回家!”沈菲一抹嘴站起来就走。鬼鬼和姜薇互望一眼,然后笑着追了上去。“哎,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表哥?”鬼鬼边追边喊。沈菲回头冲她们俩微微一笑喊道:“再接再厉,争取在今年年底拿下木桦!他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麦当劳里突然安静了几秒,然后大家都哄笑起来。沈菲、鬼鬼和姜薇撒腿就跑出了麦当劳,来到夜色正浓的大街上,很快便混入了行色匆匆的人群中。鬼鬼瞪着眼睛在电脑前弹指如飞,白天沈菲哭得太厉害,所以睡得很沉。鬼鬼就塌实地上起网来。她和知己很拽的土豆在新浪的自建聊天室里说话。她以为是于崇宇的突然出现而搅了他们的约会,所以丝毫没提下午见面的事,好像完全没有这码事一样。她飞快地在聊天窗口敲下几行字:土豆,你知道吗。今天我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送她喜欢的一个男孩鱼缸。男孩把鱼缸打破了,还骂了她。女孩喜欢人有错吗?为什么他要那么对待她呢?那边回了一句:可能是那男孩子不够成熟吧。如果我是他,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个对我一片痴心的女孩。鬼鬼稍停了一下,喝了一口芒果加黄桃的酸奶,又敲了一行字:如果你不喜欢她,你也会珍惜她吗?过了一会儿很拽的土豆回了一句:至少我会试着去了解她,我不认为自己就有权利伤害她。鬼鬼看着这句话,在心里分析了半天,然后打上一句话:土豆,周六见面吧!土豆回了一句:好!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吧?小学生!鬼鬼笑笑,道了五分钟别,然后关机,爬回大床,沈菲和姜薇睡得正香,听着她们俩轻微的呼吸声,鬼鬼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天天快乐!”很快便睡着了。上课的日子,对于这群高三生来说异常地难熬。他们天天盼望着假期,尤其是鬼鬼。她笑着对沈菲说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盼望到周末。她想早一点见到很拽的土豆,当面告诉他自己喜欢他好久了。“干嘛这么绝情吗?给个机会吧。我就是想和你多相处,哪里有错?喜欢你也有错呀?”于崇宇苦苦相求着。他每天下课都跑过来,鬼鬼都不理他。她恨死这个黑大个子了。他实在是烦人呀。最后鬼鬼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没办法就勉强原谅了他。“算我怕了你了!原谅你这回。再有下回杀无赦!”鬼鬼斜着眼睛说。“太好了!嘻嘻嘻……”“哎哟!你别这样笑好不好啊?太恶心了。走了。”鬼鬼赶紧跑开了。“和好啦?”沈菲笑眯眯地问。“我哪有和他好过?他求我原谅他罢了。”鬼鬼得意洋洋。“是真的吗?”姜薇淘起气来。“真的!拿这个保证。”鬼鬼指指自己的脑袋。“哎呀!你那个不值钱啦。”姜薇喊完就跑了。气得鬼鬼在后边狂追。沈菲笑着看她们两个闹作一团。她歪头看见木桦正经过班门口,他目不斜视地走过,很快身后就追来一群鬼鬼祟祟的女生。沈菲拧开百事可乐的盖子,喝了一口,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沈菲!借……借笔记用……用一下。”赵子云露出兔子牙凑过来。“给你!不过还我的时候不要在里边夹画像了。”沈菲把笔记递给赵子云,然后转身出了门。转眼就又到了周末!下午鬼鬼早早地出了酸奶小筑,她觉得自己的命运转折点就在今天,就在今天的西西公园西门向西第三个长椅。今天她带了一本林清玄的散文集,她坐在长椅上,安静地看。三月的阳光温温暖暖的,巨型喷泉已经开放了,高高低低地喷洒着,在阳光下闪着光。天空中飞着几只彩色的大风筝。不远处蹒跚学步的小孩子笑着扑向妈妈的怀抱。风有些暖,她把书合上,眯起眼睛感受着风和阳光。沈菲和姜薇躲在不远处的假山石后边,已经看得有些不耐烦了。“是不是又不来了?”姜薇小声地对沈菲说。“不能吧,骗子?骗子也该过来行骗的呀!约的几点呀?”沈菲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也不知道,不过鬼鬼已经在那里坐了快一个小时了。她还真沉得住气,你看她一点也不着急,都快睡着啦。受不了受不了!咱们也眯一觉吧。”姜薇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间谍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沈菲也累了。鬼鬼轻轻地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身旁坐着一个人。她猛地转头,看清楚来人之后使出吃奶的劲儿尖叫:“啊!”对方也故意跟着尖叫起来。沈菲和姜薇闻声赶紧站起来歪头朝这边一看,然后异口同声地说:“不会吧?”姜薇看看沈菲说:“他怎么又来捣乱了?”“哎呀!竟然是他!”沈菲满脸惊讶地说。“你是说他就是鬼鬼的知己?”“难道不是吗?”“是是!咱俩去逛街吧!晚上去麦当劳,今天她肯定晚回家。”沈菲和姜薇相视一笑,然后跑出了温温暖暖的公园。鬼鬼和于崇宇一步一步丈量弯弯的小路。鬼鬼低着头小声地问:“你喜欢的……是谁?”于崇宇忍着笑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我?”鬼鬼抬起头盯着于崇宇的眼睛。“理解能力有问题啊?”于崇宇笑着说。“你是不是早知道我就是芙蓉鲜蔬汤?所以一直在耍我?”“我怎么知道是你啊?!”“真的?”“拿这个保证!”于崇宇指指自己的脑袋。鬼鬼想起姜薇的那句话,就笑眯眯地搬过来用了一下:“你的那个不值钱啦!”“哎,丫头!看在这么巧的份儿上,你就答应我得了。”“告诉我你的那个梦。”“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那你再说一次!”“做我女朋友吧!”“再说一次!”“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看在你追我这么辛苦的份儿上,我就勉强答应你吧。”“上钩了,嘿嘿嘿嘿嘿……”“说梦!说梦!说你的梦!”鬼鬼急切地问。于崇宇笑眯眯地趴在鬼鬼耳边嘟囔了几句,鬼鬼没听完,转手就打他。于崇宇边跑边喊:“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来来来,拉个手吧!我今晚请你看月亮……”

清晨,姜薇和鬼鬼两个小懒猪还趴在大床上睡懒觉。沈菲悄悄爬起来,套上洗旧的仔裤,淡粉色的大毛衣。头发梳成两条松松的麻花辫。洗漱完毕后,把桌子上的卡通闹钟定了时,然后骑着自行车早早地来到学校。教室还没开门,她钻到校园里的玉兰树下,坐在矮小的栏杆上翻看英语书。昨夜的绵绵细雨,令校园的清晨静谧而温润。有两只小鸟蹦到沈菲的脚边,沈菲笑着没有打扰它们。不知不觉校园里热闹起来,不远处的篮球场上传来有节奏的拍球声,她转过身来望着篮球场的方向。她看到两个高高的身影,在球场上跳上跳下,那是木桦和于崇宇。篮球在他们手里好像变魔术似的,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再眨眼,篮球就已经飞进篮筐了。沈菲已无心看书,她专心地望着木桦,观察他每一个动作。沈菲笑了笑,她简直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木桦帅气的投篮动作。她摇摇头想那或许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也许木桦的篮球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好。但是他打篮球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不错。她看看表,还有六分钟就上课了。她朝篮球场望了一眼,然后快步走进教学楼。一进门就看见了鬼鬼,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拉链毛衣,内配白色纯棉衬衫,下边穿了一条红白格子相间的长裙。鬼鬼今天看起来很精神,眼睛晶亮。自从和知己相认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整天熬夜上网了。她和姜薇已经坐在座位上了。见沈菲匆匆进来。鬼鬼喊道:“死哪去了?都不等我俩!”“我在楼下背单词。”沈菲一边往外拿上课要用的书本文具一边说。“偷看帅哥才是真的吧?”姜薇说完和鬼鬼贼笑着。沈菲笑着骂她们俩不正经,把书包往课桌里推。她突然发现里边有一封信。天蓝色的信封,没有邮票和邮戳,明显就不是通过邮寄的。正面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沈菲启。沈菲感觉奇怪,她没来得及拆开信,上课铃就响了起来。根号二老师迈着大步走进来,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课。沈菲看了一眼那信封,她把手伸过去,在桌子的掩护下偷偷拆开。她轻轻地打开信纸,只有短短几句话,没有落款。沈菲:我感到万分愧疚。希望你能在第一节课后对我说一句话,我将答应你的任何要求!沈菲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总纠缠她的赵子云,可是这明显不是赵子云的笔迹。而且他不会不留名字。她又想到一个人,就是在蓝骋培训时的同桌周志威,但想想也不对。周志威根本不可能一大早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放一封信给她。虽然班里也有不少男生私下里表示喜欢沈菲,但是都没有赵子云那么勇敢和执著。会是谁呢?沈菲把所有可能的人都想了一遍,但很快又推翻了。她仔细地分析每一个词,最后终于分析出这封信出自木桦之手。她想到去年秋天翻看过木桦的笔记。她仔细地回忆,确实是木桦的笔迹。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沈菲的心跳骤然加速到120。沈菲看看腕上的卡通手表,还有三分钟就要下课了。马上就要到了,该对他说一句什么话呢?沈菲揉揉太阳穴,感觉头有些痛,呼吸很困难。她摇摇头,最后决定干脆直接明了跟他说喜欢他。铃一响,沈菲噌地站起来往外走。根号二老师笑着说:“沈菲,干什么去呀?”沈菲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外走,到门口好像突然清醒过来,回头一看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根号二老师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沈菲赶紧走回自己的座位。全班大笑。根号二老师又讲了几句,之后宣布下课。沈菲赶紧跑出教室。鬼鬼和姜薇紧随其后。沈菲出门直奔班教室,门口有不少女生站在那里。沈菲看了她们一眼,然后经过她们,快步走进班教室,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木桦的桌子旁。木桦抬起头看着沈菲没有说话。“做我男朋友吧!我喜欢你!”沈菲吸了一口气大声地说。班里全是唏嘘声与起哄叫好声。木桦盯着沈菲的眼睛没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于崇宇走过来看着他们俩,鬼鬼和姜薇在门口蹦着招手。于崇宇大步走过去。“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是说我说什么你都答应我吗?”沈菲睁着大眼睛问。“我怎么会说那么幼稚的话?被别人耍了?回去吧。”木桦不紧不慢地说。沈菲愣在原地不动,被人耍了?真的不是木桦!这是一个骗局。于崇宇走过来拉住沈菲的胳膊,把她拉出教室。鬼鬼和姜薇搂着沈菲向楼道尽头走去。“别哭沈菲!坚强点。这不过是个玩笑!今天是愚人节。”鬼鬼轻轻拍着沈菲的后背边说。“是啊!玩笑嘛。木桦也在和你开玩笑。”姜薇也说。“愚人节?”沈菲惊讶地说。“对啊对啊!今天是四月一日了!”鬼鬼和姜薇应和着。“谁……谁耍我啊?”沈菲瞪着两只大眼睛生气地问。“这个……我们不过是想……”“好哇!你们俩,我的脸这回丢大了!”沈菲说完朝姜薇扑了过去。“她是主谋!”姜薇指着鬼鬼喊。沈菲又朝鬼鬼追去。“救命啊!饶了我吧……”鬼鬼嚷着跑开了。姜薇在一旁幸灾乐祸着。校园里的少男少女每年都期盼这个节日的到来,可以到处开无伤大雅的玩笑,玩不太过分的恶作剧,总之就是骗人有理,整人无罪。整个校园里热热闹闹的,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谁都想做一回高明的骗子和聪明得能不受伤害的受害者。“鬼鬼!于崇宇在楼下商店等你。让我告诉你一声。”沈菲从外面走进来平静地说。鬼鬼盯着沈菲的眼睛,然后凑过来闻闻。沈菲推开她说:“你干吗?大玻璃吗?晚上睡觉我可不挨着你。”鬼鬼嘿嘿一乐说:“闻闻有没有犯罪的气味。就信你一回!要是骗我,你就死定了!”然后撒腿跑了出去。沈菲看着鬼鬼下了楼,然后美滋滋地回到教室。姜薇正好走过来问鬼鬼干什么去了。沈菲乐着对姜薇说:“我报仇啦!”“这么老套!没创意!沈菲你真是不长进!”姜薇听完大声感慨道。“管它老套不老套啊,管用就成嘛!平时鬼机灵的鬼鬼不也一样被我骗到,屁颠屁颠地跑楼下去了吗?”沈菲得意地说。“好多好吃的哦!他差一点就走了。”鬼鬼从外边跑进来,提了一大塑料袋的零食。她坐到沈菲旁边,大口喘着气。沈菲撇着嘴望望姜薇,然后开始翻鬼鬼的口袋说:“我给你通风报信,你要给报酬!”姜薇拉着沈菲说:“别吃啦!真是失败!还吃得下去?”鬼鬼喘着气,打开一袋鬼脸嘟嘟饼干。沈菲生气地抢过饼干,抽出来拿了一块塞进嘴里大嚼起来。她突然觉得味道不对,嘴里有冰凉的感觉,而且有一股牙膏味。“什么口味的啊?”她皱眉问。“薄荷牙膏口味的啊!千万别咽!赶紧吐掉吐掉!”鬼鬼跳着说。沈菲瞪大眼睛,赶紧跑向教室前把饼干全吐出来,然后飞快地跑到水房去,猛地用手捧水漱口。最后她垂头丧气地走回来。她撅起嘴瞪着鬼鬼,然后走过去从鬼鬼的塑料口袋里拿出一块大大泡泡糖,剥开塞进嘴里,使劲嚼着,然后一皱眉头吐了出来:“哇哇!怎么是辣的?”鬼鬼和姜薇哈哈大笑起来。鬼鬼揉着肚子夸张地说:“辣椒油……能不辣吗?花生油才不辣。”沈菲在多次受骗上当之后,彻底对自己的分辨能力丧失了信心。她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太善良了。而其他人都是邪恶的。她决定下课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免得又被人耍得团团转。今天还是小心为妙。4又下课,于崇宇到班门前招呼鬼鬼:“过来过来!”“有什么好玩的?”鬼鬼斜着眼问,好玩的都玩遍了。“你看!”于崇宇张开两只手,左手上有一枚亮晶晶的一元硬币,右手是超强万能胶水。两个人邪恶地笑着跑到楼道里,见没什么人经过时,于崇宇和鬼鬼两人配合,飞快地把一元硬币牢牢地粘在了地面上。然后两个人走到不远处假装聊天,不时偷看那枚硬币。没多会儿班的“熊猫”经过这里,他一眼就看见了那枚硬币。他看了看左右,没人发现就迅速弯腰捡,没捡起来又捡。最后抓耳挠腮地走了。于崇宇和鬼鬼憋住笑,假装看向窗外。“别笑啊!”“你也别笑!别说话。又有人来了!”鬼鬼歪头看了一眼,是校花刘爽,她飞快地向这边走来,身后追着的是学生会主席李力学。“你听我说好不好?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并不知道今天是愚人节!”李力学大声地解释着。“你知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别老跟着我。”刘爽皱眉喊道。“我怎样你才能接受我?”“你死给我看!”刘爽随口说了一句。“你是说真的?”李力学呆呆地问。“你看,有一块钱,捡吧你!”刘爽指指地面。李力学跑到这里弯腰捡了一下,没捡起来。他看了一眼前边的刘爽又追了过去。鬼鬼和于崇宇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生气了!”沈菲从教室里走出来,她向这边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看见了鬼鬼和于崇宇。她左手捂住嘴,低头向前走。突然她看见地面上有一块钱硬币,很高兴地蹲下去捡,抠了几下,没抠下来。她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枝钢笔,把钢笔帽拔下来,想了想又插回去。然后走回了教室。于崇宇和鬼鬼在那边笑得蹲靠在墙上,脸部肌肉笑得都僵硬了。没多会儿,沈菲又走回来,手里多了一把钢尺和铅笔刀。她蹲在地上忙了半天,终于把那枚硬币撬了起来。鬼鬼和于崇宇两个人笑得过度,已经不能直着走路,他们互相扶着走过来,笑着对沈菲说:“哇!真幸运呀!捡到一块钱!”然后大声笑着跑了。沈菲红着脸在后边追他们两个。5午饭后,木桦单手抓着篮球,又来到篮球场打篮球。于崇宇和鬼鬼跑到小饭馆去搞恶作剧了,所以今天没来和木桦玩篮球。他一个人在偌大的篮球场上练习跑跳和投篮的动作。沈菲微笑着站在班的窗口,左手拿一瓶百事可乐。边喝边偷看木桦打球。没多会儿,木桦停下手中的球。他走到拐角处去了,沈菲向左挪了挪身子。只见木桦正在和一个人说话,然后他好像猛扯对方的衣服。沈菲使劲向前凑过去,她以为木桦正在和人打架。很快木桦从拐角背出来一个人,沈菲吃了一惊,她眼睁睁看着木桦背着那人奔校医室跑去了。沈菲扔下可乐,转身向楼下跑去。她飞快地冲进校医室。只见李力学躺在白床单上,医生正在给他的左腕做紧急包扎。木桦歪着头站在旁边,很冷静。他经过沈菲小声地说:“割腕。没事了。”沈菲吓得直往后退。木桦已经走出了校医室不见了。她赶紧跑出来,向班教室跑,她想把这件事跟谁说说。不然今晚肯定要睡不着觉了。鬼鬼和姜薇正坐在椅子上聊天,鬼鬼笑容满面地说话,姜薇眨眨眼睛,大笑几声,然后又眨眨眼睛。“出事了!李力学割腕自杀了!”沈菲走过去小声地说。可还是有很多人听到。纷纷凑过来听。“自杀?他玩真的?!”鬼鬼深深吃了一惊。“什么?”“上午我听到刘爽和李力学吵架,刘爽说李力学若敢死,她就接受他。”鬼鬼大声地说。“啊!太可怕了。李力学真的在篮球场拐角割腕了!”沈菲语速明显加快。“死了吗?”大家都吃惊地问。“没死!被木桦救了,在校医室包扎呢。”沈菲刚说完就有几名男生冲出了教室,他们飞快地跑向校医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