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谁是谁的周杰伦

“烤肉烤肉!我要吃烤肉!”鬼鬼自言自语地走进书房,在房子里转来转去。姜薇扔下手里的笔说:“干脆这周末咱们去金丝湖边烤肉吧!”“好呀!”沈菲和鬼鬼齐声响应。进入四月,天渐暖,如果说一年的开始是在一月,那么晴朗的开始肯定是在春天,在万物复苏的时候,人们久已蛰伏的心也开始重新柔软起来,这柔软不仅是心绪的轻盈,不仅是一年之计在于春的向往,这柔软更是一种情感上的温和。随着春风渐暖,一群年轻人又可以重复几乎已经成为惯例的春游了。然而面临着残酷的高考,面临着人生的第一次抉择,他们在未来的时间里得到的将是什么?在生活的道路上他们将选择哪一个路口?在这个充满希望而又别具意味的春天里,一切的一切都将会获得一个答案,这答案或许只属于现在,或许延续到整个人生。然而生活就是如此。面对生活我们又能选择什么呢?春游的日期就定在这个周末,鬼鬼兴奋得天天到楼下超市买可以用来烤的东西,被沈菲和姜薇笑话了一个够,没有几个姑娘比鬼鬼还馋的了。“鬼鬼,你这样的将来……”沈菲坐在沙发上,看着鬼鬼跑来跑去地整理准备烤的东西。“哎!谁敢说我嫁不出去!没看见咱屁股后边一群一群的嘛。和咱表哥一样,没别的优点,就是迷人有魅力。”鬼鬼摇头晃脑地说。“都请谁参加了?”姜薇在书房喊着。“还有表哥、于崇宇。你还想请谁啊?”鬼鬼跑过去答道。“加上赵子云得了,算作是报答他上次帮咱们摆平蓝骋的事。”姜薇靠在椅背上说。“好!您张嘴肯定同意!”鬼鬼点着头答应。“不要吧。”沈菲在客厅里反对着。“那你就以身相许报答人家!”鬼鬼跟姜薇眨着眼睛,冲客厅里喊。“啊!过分!”沈菲抱怨。“太能吃的不要请了。人多了也不好玩了。”“他们三个都够能吃的了!”“让他们带东西过来!不带东西不让他们吃。”“好主意!哈哈……”“我给赵子云打电话。”姜薇扯过分机拨了赵子云的电话号码。“看把你急的!不就嫌自己没有舞伴嘛。”鬼鬼在一旁嘟囔着。“哎呀!走开走开啦。”姜薇推推鬼鬼。电话那头已经通了,姜薇忙解释:“哦,刚才不是对你说的。烤肉,你来不来?……ok!明天下午五点金丝湖旁的亭子见。对了!要带可以烤的食物来!餐具我们带,对对……明儿见。”“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沈菲笑着问鬼鬼。“早准备好啦!你看!竹签、刀子、调料、折叠小桌子、一次性大桌布、四袋木炭、打火机、塑料盘子、餐巾纸、矿泉水、各种饮料、鸡牛羊肉丁、花生、馒头片、土豆、鸡翅膀,还有鱿鱼。哦!我还准备了上次我生日,猪爷送我的蜡烛提灯。”“mygod!这么多!”沈菲大呼。“你以为我这几天一趟一趟的都在散步啊?我想这个想好久啦。”“你是想烤肉想得睡不着觉了吧?”沈菲躺在沙发上咯咯笑了起来。鬼鬼冲过去胳肢她。明晚又会是一个浪漫快乐的晚上,三个女生都期待着。沈菲一想到能和木桦面对面坐着就莫名地激动。一夜几乎都在想着和木桦烤肉的事情,甚至很多细节,木桦会说哪些话,他们都会吃什么东西,什么味道,糊了多少等等问题,她都想到了。好像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似的那么清晰和明朗。天一亮沈菲才睡着。鬼鬼和姜薇看着沈菲趴在床上的傻样子就知道她又梦到木桦了,她们悄悄走出卧室,微笑着关上门去书房复习了。“起来啦!沈菲!已经四点啦!”鬼鬼摇着仍熟睡的沈菲。“四点就四点嘛。今天放假。”沈菲迷迷糊糊地说。“烤肉烤肉!表哥表哥!”鬼鬼喊着。“唔……啊?表哥!烤肉!几点啦?”沈菲从床上跳下来,冲进洗手间。鬼鬼和姜薇大笑。沈菲梳洗好,三个女孩提着大袋小袋就出了酸奶小筑。骑上自行车,享受着春天的风吹过脸庞的滋味。骑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这个偏僻的湖边,于崇宇和赵子云已经在亭子里边等了。鬼鬼朝他们招手,他们马上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帮忙拿东西。他们几个人把所有东西都先拿进小亭子了。于崇宇和赵子云也带了不少东西。赵子云龇着兔子牙冲沈菲招手,沈菲转过身子跟姜薇聊天。“我哥还来不来啊?不来不等了!我都饿死了。今天我们还没吃饭呢,就等这一顿了。”鬼鬼喊着。于崇宇敲敲鬼鬼的头说:“丫头!有点耐心!先给你一块糖吃,乖啊!”说着就剥了一块大白兔塞进鬼鬼嘴里。鬼鬼把糖用舌头推到一边含混地说:“别这么暧昧啊!保持安全距离!”说着跳开了。“我说!哥们儿你还来不来啊?”于崇宇拨通了木桦的手机,两人说了一通之后挂断。“怎样?”沈菲问。“哇塞!这小子又跑复兴商业城去了,马上来。”“他家里困难吗?”沈菲小声地问。“困难?他家里要是困难,咱们就都是贫下中农。”于崇宇感叹道。“那他为什么总去地下通道唱歌赚钱?”沈菲又问。“别理他,他就是装酷找感觉。”于崇宇笑着说。“少胡说了!我哥才不是!我哥是自力更生!”鬼鬼追着于崇宇边打边喊。“要不咱们先边准备边等木桦吧。”姜薇建议道。几个人点点头,然后大家挑了一处视野开阔的空地,把东西全搬过去。于崇宇和赵子云搬了几块大石头架起来,把炭放在石头中间。沈菲、鬼鬼和姜薇用带来的水洗过手,开始围着折叠桌穿起串来,于崇宇和赵子云干完体力活儿,也洗洗手跑过来帮忙穿串。五个年轻人坐在湖边,边穿着串边大声唱歌。唱完孙燕姿的,又唱朴树的,后来又唱阿杜的。姜薇喊着要唱周杰伦,鬼鬼歪头看看赵子云说:“我们要唱周杰伦啦!”“唱……唱哪首?”赵子云挠了挠头说。“《双节棍》呀!”鬼鬼笑嘻嘻地说。“哦!这……一首,我不太……会词,你们唱……唱吧!”赵子云显得很窘,他把肉穿歪了,揪下来又重穿。几个人笑嘻嘻地唱着《双节棍》,然后又唱了几首周杰伦的快歌。后来姜薇看着赵子云尴尬的样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拿他开玩笑了。他们又唱了几首小时候常唱的歌。唱着唱着又想到《泼水歌》,几个人开心极了。3这时千等万等的木桦终于骑车赶来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扮,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木桦从车后边提下一个大包,从里边钻出一只小狗的头。“哥啊!你不是要把它也烤了吧?”鬼鬼大喊!“看把你馋的!我带栗子出来吃烤肉的。有没有它的份儿?”木桦把栗子抱了出来。栗子马上就在周围运动起来。闻闻这里,嗅嗅那里。它跑到折叠小桌旁边摇起尾巴。“好可爱啊!”沈菲跑过来,拿了一根火腿肠剥开喂栗子。栗子很高兴地吃起来。吃完舔着沈菲的手。三个女孩围着栗子玩起来,可爱的栗子博得了全体美女的青睐。几个年轻人的舞会在漫天星光下开始了,然而这个舞会却没有以往那些或优美或热烈的舞步,悠扬的音乐伴着袅袅的炊烟夹杂着几个人的欢笑声回荡在原本寂静的夜空中,金丝湖的湖水一波波地震动,从平静到微澜涌动,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烤肉是件有意思的事,大家齐动手,其乐无穷。四月的夜晚,稍微有些凉意。大家围着火堆翻烤肉串,羊肉在火上吱吱啦啦地冒油。阵阵扑鼻的香气,令大家边烤边流口水。赵子云主要负责炭火,沈菲和姜薇负责随时穿串,木桦、于崇宇和鬼鬼负责烤。鬼鬼和于崇宇总是边烤边往嘴里塞。栗子总是围在一旁捣乱着。一会儿拱拱沈菲的腿,一会儿咬咬鬼鬼的球鞋,一会儿又去扯于崇宇的鞋带。“不如咱们轮流唱歌吧!表哥给伴奏!”鬼鬼把蜡烛提灯点燃放在旁边。“好呀!刚才还没有唱舒服!不如就鬼鬼先来!”姜薇笑着喊。赵子云一边啃着鸡翅膀一边应和:“好啊!继……续唱歌!”“每次都是我打头阵,欺负我脾气好。”鬼鬼嘟囔了一句,然后冲木桦说:“哥!你洗洗手别烤啦,伴奏伴奏!我要唱《姐姐妹妹站起来》!”木桦洗过手,提起吉他,随意拨了几个音。然后开始弹了起来。鬼鬼站起来边唱边比划着,惹得大家笑个不停。栗子蹲在一旁冲着鬼鬼汪汪叫着。大家轮流唱歌,自己烤的东西吃起来感觉很棒。鬼鬼还奇怪,赵子云今天乖得出奇,竟然没有骚扰沈菲。虽然这不能刺激表哥了,但也落个清净。轮到木桦唱歌的时候,大家先是一阵热烈地鼓掌,然后是活宝鬼鬼别具一格的开场白。看着调皮的妹妹,木桦很是无奈,只好拿起吉他弹奏起来。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次木桦只是静静地拨动琴弦而没有随着旋律歌唱。曲子很悠扬,抒情至极。沈菲静静地望着木桦,她听过这一曲。在情人节的那天晚上,木桦在地下通道唱的歌都深深印在沈菲的脑海里。这一曲也是木桦为她的诗配的曲子。他不敢唱出来。沈菲微笑着,她感觉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赵子云擦擦手,然后跑过来找沈菲:“美……女!赏个脸跳……跳个舞吧。你看今……今晚星星这……么好。”“不跳!今天吃东西!”沈菲举着鸡肉串跑开。“跳……跳一个吧!”赵子云追过去。“不跳!”沈菲围着大家转圈躲了起来。栗子早已经吃饱了,它在后边汪汪地追赵子云。“哥!你会不会跳舞啊?木头似的!你会跳的对不对?不如陪我跳一个!”鬼鬼咬着一串鱿鱼说。“吃你的吧!小肥猪!”木桦拍了一下鬼鬼的头。“我就知道你喜欢沈菲那种清秀型的!你要是想跟她跳,我是不会吃醋的……”鬼鬼说完笑眯眯地跳到了一旁。姜薇回头看看赵子云仍追着沈菲,她把肉串扔在旁边的盘子里。然后起身追上赵子云:“帅哥!追得那么辛苦!我陪你跳好了。”赵子云一看姜薇又要和自己跳舞,不再追沈菲。他扭头跑向河边:“我才……才不和……你跳!上次你快……快把我踩……死了!”姜薇笑嘻嘻地在后边追着。沈菲喘着气回到木桦身旁。鬼鬼和于崇宇两个人已经坐到那边去看星星了。沈菲擦擦手,在火光的映照下,微笑地看着木桦。木桦看了她一眼,递给她一串烤好的薯片,沈菲笑着接过来。木桦用竹签从炭堆里拨出烧花生,装了一盘放在沈菲面前。安安静静地,谁也不说话。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栗子趴在沈菲和木桦中间,它偶尔抬起头来看看别处。木桦翻动着火上的肉串。沈菲微笑地吃着木桦给她的烤薯片,她感觉到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了。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北京遍地都是戴口罩的人。到处都是白口罩,之后慢慢有了各种款式的花口罩。倒卖花口罩的小贩,乘机发了一大笔横财。沈菲、鬼鬼和姜薇的妈妈多次催她们搬回家住,几个女孩坚决不回家。她们买了一个体温计,买了好多消炎药、口罩和各种消毒液,坚持每天消毒和测体温。才让家里人放心。沈菲和鬼鬼把车锁在停放区,然后转身走向教学楼,姜薇这只小懒猪天天蹭车坐,让沈菲骑车带着她。“戴上吧!”姜薇看看沈菲和鬼鬼,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塑料袋,拿出里边的口罩挂在两只耳朵上。沈菲和鬼鬼也都极不情愿地戴上口罩。鬼鬼把口罩翻上去露出嘴说:“我真不想戴这个!能憋死人!”“那也要戴啊!咱们可不能病倒了!耽误了高考,后悔可就晚喽!”沈菲苦笑着说。“走吧走吧,又要闻过氧乙酸啦!”姜薇向前走去。鬼鬼和沈菲叹了口气,跟着进了教学楼。“鬼鬼!”刘爽捂着大口罩从后边追上来喊。“叫我王甄!有事吗?”鬼鬼停下来转身问。沈菲和姜薇也停在一旁。“我有好多用不着的口罩和消毒纸巾,你帮我拿给你表哥好吧?”刘爽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大塑料袋递给鬼鬼。“不用吧,他也有好多。”鬼鬼没接。“务必帮忙!”刘爽从口罩后边笑了笑,大眼睛眯着。“我哥的脾气你知道!我可不敢替他收你的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再说……”“帮个忙嘛!你就帮我给他。其他事不用管!”“别的事不用管?我可担心哪天你也让我表哥割腕自杀。我可就这么一个表哥!”鬼鬼想到李力学,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那是误会!别提了好不好?我根本没让他去自杀!这个,帮帮忙吧王甄。”刘爽把口袋又向前推了推。“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轴啊?”姜薇凑过来皱着眉头冲刘爽说。“我送东西和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多管闲事?”刘爽瞪着大眼睛,一改刚才对鬼鬼哀求的表情。“那你也得挑个能收你东西的人送啊!别费力气了!木桦早和沈菲在一起了,就是这位,你认识的!”姜薇指指沈菲又说,“她比你好看,又温柔、又体贴、学习好还不会让别人自杀。人家站在这里半天了,什么话都没说。你还在这里死皮赖脸的干吗?”姜薇说完得意扬扬地看着刘爽。刘爽转头看着沈菲,沈菲看看鬼鬼又看看姜薇,然后歪着头冲刘爽微笑着。“是真的?”刘爽狠狠地问。沈菲微笑着点点头:“我还是比你快!”“还不快走啊?”姜薇喊道。刘爽垂下手,狠狠地看沈菲。似乎想把她生吞活剥一般。四个人对峙了一会儿,刘爽瞪了沈菲一眼,然后转身走了:“你等着瞧!”三个女孩对视一眼,然后上了楼。“仗着自己是校花就到处耀武扬威。”姜薇边走边说。沈菲心里有些发虚,她从刘爽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气。周末是慵懒的,是简单的。三个女孩一天都忙着学习和消遣,就吃了些零食。傍晚的时候大家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起来。“沈菲!想吃‘一见钟情’和‘月亮代表我的心’!”鬼鬼跑过去趴在沈菲背上撒娇道。“我想吃‘偏偏喜欢你’!”姜薇也喊起来。沈菲站起来,无奈地说:“谁让我厨艺这么精湛,想拒绝也不好意思。”“哈哈哈……你是最好的啊!当然你来做嘛!”“你们俩也该好好练习做菜!我若是男生,就不挑你们俩当老婆!”沈菲笑着跑出门去,没多会儿又回来拿口罩。然后又关门下了楼。“等着你哦!”“赶紧回来呀!”鬼鬼和姜薇鬼叫着。沈菲笑笑自言自语地说:“饿死你们俩个懒东西!每次都赶我下来买菜,买回去还要给你们做好了,端上桌。我是老妈子吗?太欺负人了吧……”她微笑着戴上口罩,来到大街上。其实沈菲心里很开心,可嘴上还是不能服软。转过街角,走到偏僻处,突然从旁边围上来二十多个戴口罩的小伙子和几个打扮前卫的女孩。都穿着奇装异服,染各种颜色的头发。沈菲看看左右,想绕过去。其中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孩伸手截住沈菲:“小姐!去哪里啊?”沈菲站着没说话,手揣在兜里,她摸到自己的手机,她默默地按了右上角的电话簿,然后又熟练地向下按了几个键,最后她按了拨叫键。沈菲也不知道自己拨了谁的电话,但是至少电话簿里存的都是朋友的号码。“你们劫我干什么?我又没有钱!”沈菲大声地说。几个男孩一阵大笑。黄头发的人说:“不要你的钱!就想教训教训你!”“兴旺大街路口,这里可离我家不远。我家里人能看见我的!”沈菲大声地说。“看见又怎么样?你认为你爹妈过来能打得过我们吗?”一个绿头发小眼睛的男孩子说。大家又笑。“我哪里惹到你们了?挨打也先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吧!”沈菲瞪着他们大声地问。“问得好!你抢别人男朋友!你说该不该打?”“你们搞错了吧?看清楚我是你们要找的人吗?”沈菲摘下口罩看着他们。“没错!就是你!沈菲对吧?”黄头发男孩说。“我抢谁男朋友了?我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呢!”“别不承认了!干脆直说了吧。刘爽知道吧?我干妹妹!我先跟你说清楚了,不是她要我来的,是我看她太伤心了,所以主动来找你的。我看看你哪点比我干妹妹强?”黄头发男孩走过来伸手捏住沈菲的下巴。沈菲一把甩开黄头发男孩的手,大喊:“有本事你就打我!我看你们敢打女孩。”“我不打!我不是还带来几位妹妹呢嘛。你看……”黄头发男孩向旁边一闪,那几个女孩凑过来。“不要脸是不是?抢我姐男朋友!今天我们教训你!”几个女孩一哄而上,按着沈菲便打。为首的一个穿黄外套的女孩扇了沈菲一个嘴巴。沈菲甩开一个人,抹抹嘴角,然后冲上去给为首的女孩一个耳光。“还敢还手!打死她!”穿黄衣服的女孩捂着口罩里的脸骂道。她们打得更凶了。沈菲奋力地反抗着。旁边的男孩大声叫好。此时周围已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那二十多个男孩也凑上来动起拳头。沈菲大喊一声:“滚开!我有非典。”呼啦一声,所有人都散开。离了好几米远。众人围着这个没戴口罩,满脸满身都是伤和灰尘的女孩。有人拨了120。大家都站着不敢动,也不敢离开。“她骗人!继续!打残这死丫头!”黄毛大喊一声,几个年轻人看着沈菲皱着眉喘气,不太像非典病人。全冲上来按着沈菲又踢又打。突然冲过来一个黑衣人,他三拳两脚撂倒了几个男孩。大家一愣,都为突然跑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感到意外。黑衣人把沈菲护在身后,冲他们大吼一声:“欺负女孩!你们还真有本事!”沈菲微笑着靠在木桦背后,她真高兴。木桦来救她了,她安全了。木桦回头看了一眼沈菲说:“别怕!没事了!”二十多个男生冲上来和木桦撕打起来。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完全没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男孩放在眼里。木桦的身手确实不错。已经有好几个男生趴在了地上,那几个女孩想继续打沈菲,可是又怕这个黑衣人。所以她们站在人群中加油助威。沈菲哭着拨了110,然后她也冲上来,和木桦并肩作战起来。尽管沈菲的作用也只是挨打,但她固执地认为她多挨几下打,木桦就能少挨几下。木桦喊着:“你走开!到一边去!”沈菲仍反抗着。突然一个长头发的男生对木桦捅来一刀,木桦急忙闪开。刀子从左手臂上划过。又一个男生冲木桦的肚子桶来一刀。木桦飞起一脚,把刀子踢开,谁知又有一个穿蓝衣服的男生扎过来一刀,木桦没能及时躲闪开,刀子扎进小腿。蓝衣服男生一拔刀子,血喷了出来。大家有些吓傻了。120和110呼啸着开过来。警察冲过来制服了十多个男生,围观的人纷纷指着木桦喊:“那黑衣服的小伙子是见义勇为!”“对!英雄救美!”“你好点了吗?”沈菲一脸的创可贴,好几片淤青。坐在木桦的床边削苹果。她冲木桦笑笑。“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往前凑什么热闹啊!”木桦生气地说。“是我不好,我错了还不行吗?”沈菲笑着说。“你还有其他伤吗?”“没有!他们看我皮肤比较娇嫩,所以只打了我一个皮外伤!”“住院费用交了吗?”沈菲点点头说:“当然了。你钱包比较鼓,所以就用你的交了。”沈菲想想自己兜里揣着的十块买菜的钱,忍不住笑笑。“鬼鬼呢?”“医院现在是非常时期呀!你想让她来吗?”沈菲看着木桦问。“哦!还是不要来了!我钱包里的卡你拿着,刷医药费。你也可以买别的东西!”木桦说道。“他们差点把我隔离!”“隔离?”“我当时喊了一嗓子我是‘非典’。结果就有人打了120了。”沈菲说完自己咯咯地笑了起来。木桦很安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多可爱的一个姑娘。很勇敢,虽然也会哭。但仍算是很勇敢的。只是有时候有点傻呼呼的,那么执著。“吃苹果!”沈菲把苹果削成小块,然后扎着塞进木桦嘴里。“我不吃!”“要吃!不吃再扎你几刀!”沈菲瞪着眼睛威胁着。木桦无奈,只好乖乖张嘴吃了起来。“你想吃什么,都告诉我!我去买!”“不用了!你赶紧回去吧!”“回去?我也住院啦!你没见我现在也是病号吗?哎哟……”沈菲捂着胳膊喊了起来。“你住?”“我住这一床啊!”沈菲指着旁边的小床笑着说。木桦抬头看了看病房,只有两张床。医生竟然把他们俩安排在一个病房里。“哎哟!”木桦假装晕了过去。沈菲笑着坐在一旁说:“晕过去了?没关系啊!反正你钱包里的现金够咱俩在这里住半年的。我去跟医生说你病情加重了……”沈菲笑着跑了出去。木桦听沈菲出去了,他睁开眼睛,试图坐起来,看看自己的胳膊和小腿上全是纱布,稍一用力挺痛,他又轻轻躺回去,在床上发起愁来。这回更麻烦了。这个沈菲看来是要在这里照顾到自己出院了。沈菲跑到护士站去给鬼鬼打了电话:“喂!亲爱的!我们都安排好住院了!你哥……你哥没事了。把他放心地交给我吧。……要记得给我们俩请假呀!别让我妈知道。你们别来打扰哦!好好在外边抗击“非典”!……盯着姜薇复习!……好,拜拜!”沈菲开心地挂了电话。然后又跑回去照顾木桦了。4转眼木桦和沈菲已经住院快半个月了,沈菲回酸奶小筑拿过一些生活必需品。她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把书本都带过来了。两个人常常在没什么事的时候一起复习。沈菲对木桦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常讲些笑话给木桦听,虽然木桦并不笑。木桦起初不好意思接受沈菲的照顾,慢慢地他安然接受这一切,好像沈菲照顾他是理所应当的。医护人员都把他们当成小夫妻了。沈菲微笑着并不解释。“别对我这么好成不成?”木桦靠在床上发起脾气。“我当然要对你好了!你救过我两次了!我不该报答你吗?”“我不需要你的报答!你顺便照顾我一下就可以。别对我千依百顺!”木桦皱着眉头喊。“嘘!小声点,不要打扰别的病房里的病人呀!”“马上给我办出院!我要出院!”“强行出院,你就一辈子都不能打篮球了。你若不忍过这一时,你以后就一辈子要用拐杖走路了。就真的不自由了!”沈菲一席话让木桦安静了下来。沈菲靠过来给木桦盖上被子。她轻轻地抚摩着他的脸。木桦闭着眼睛,他不敢睁开,似乎也不愿睁开。他感受着沈菲温柔的手,拨弄着他的头发。“上次我晕倒,你也是这样的。我觉得很塌实,很安全。”沈菲微笑着说。木桦伸出一只裹着纱布的手攥住沈菲的手,他轻轻睁开眼睛,望着沈菲:“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好?”“你知道原因。”沈菲微笑着说。“我知道。”木桦喃喃。“你知道为什么还要那样对我?”沈菲说着眼泪差点掉下来。“别哭!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家里都没有人来看我对不对?”木桦伸出手擦掉沈菲的眼泪。“你爸妈出差了吗?”沈菲吸吸鼻子说。“不!我没有爸爸!从我出生起就没有爸爸!……我妈坚强地生下了我。她对我不好!因为我像那个抛弃她的男人。我妈妈很要强,她拼命赚钱,供我吃穿。我十二岁时她去了澳大利亚。在那边已经结婚生子。但每个月仍给我寄很多钱,自从我开始去地下通道唱歌,我就再没动过她的钱。我可以自己养自己。我想爱。我每个月都给慈爱孤儿工程捐一些钱,他们虽然没有了父母,就和我一样。我希望他们能得到爱,能感受到别人的爱……你明白吗?我是私生子!”“你恨他们吗?”沈菲惊讶地问。“不!我恨不起来!好像他们和我根本就没什么关系。”木桦摇着头说。“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你的亲生爸妈。”“他们生了我,但是不给我爱!如果我没有认定一个女孩,我不会给她承诺。我怕我给不起爱!我怕我不会爱!……”木桦抱着头说着。“不用怕!你要勇敢点!原来这就是你不开心的所在。不要怕!我们还年轻,以后的生活好与坏,快乐与伤悲都要自己过。不要让他们影响你!不要让童年的不愉快影响你!你已经十八岁了不是吗?!”沈菲捧着木桦的脸安慰道。木桦点点头,沈菲柔软的手给了他很大的力量。他望着眼前这个女孩,明亮的大眼睛,总是在冲他笑似的。眼睛会笑的吗?木桦奇怪地想。“看你平时一副严肃的表情,做事说话都挺成熟!原来还是像小孩一样!和我没什么分别嘛。”沈菲微笑着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木桦温柔地望着沈菲小声地说。沈菲看着木桦没说话,她转身在书包里翻出一个大的礼品盒。递给木桦。木桦看看沈菲,沈菲冲他微笑着点点头。木桦轻轻拆开盒子,里边有一个自制的椰子壳笑脸娃娃。他把椰子娃娃拿出来托在手上,沈菲从盒子里拿出一面小旗子,插进椰子娃娃的手里。小旗子上面写着几个字,熟悉的字体:快乐好吗?木桦微笑着拉住沈菲的手。“哇!哇!你冲我笑了耶!我看见帅哥微笑啦!”沈菲夸张地歪倒在旁边的床上。病房里传来木桦爽朗的笑声。

“我们不出院了好不好?”沈菲坐在床上耍起无赖。“傻丫头!不考试了?”木桦边收拾东西边笑着说。沈菲非坚持多住几天,其实木桦的刀伤本来也不是很严重,现在已经完全好了。木桦快憋死了,在这里整天要憋在病房里,不能到处串病房。由于别的病人要休息,想弹吉它也不成。木桦整天除了接受治疗之外,就是和沈菲一起复习。聊天的时候手指总是在空中弹来弹去。被沈菲笑话了好几天。“哦!真不想离开这里。”沈菲趴到窗口向外望了望。“以后我们常回来这里看看。当然是健健康康地回来。”木桦拍拍沈菲的肩膀说。“好啊!”沈菲笑笑,然后和木桦拎着大包小包出院了。木桦和沈菲一起回了鬼鬼她们在学校附近的小窝。“我们回来啦!出院啦!哎?怎么没人迎接啊?”沈菲拿钥匙开了门。“她们还在上课呢!”木桦把东西都提进来放在一旁。然后躺在沙发上伸起懒腰。“也快了是吧。那……咱们做爱心大餐,等她们回来一起吃好不好?”沈菲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屋子里和离开时没什么两样,到处都乱糟糟的。没点长进,沈菲在心里嘀咕着。“好!咱们去买菜!”木桦从沙发上跳起来,和沈菲一起下了楼。“你爱吃什么菜?”沈菲故意问着和上次他们俩来买菜时同样的话。“你做的菜,我都爱吃!”木桦拎着购物篮在后边跟着。“哎呀!你好恶心呀!”沈菲仰头紧闭着眼睛大呼救命。“沈菲,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你总是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木桦真诚地望着沈菲说。“我也是!我现在感觉很幸福。”沈菲停下来,微笑地望着木桦。“我也感觉到很幸福,有家的感觉。”木桦轻轻拉住沈菲的手。“你以前老装酷不理我的时候,是不是很想理我?”沈菲突然又想到从前。“太调皮了你!以前老让我丢面子。”木桦大笑着。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快到放学的时间了。两个人提着两大口袋蔬菜食物回到楼上。沈菲择菜,洗菜。木桦穿上沈菲的卡通围裙,笑嘻嘻地说:“今天让你尝尝本大厨的手艺!”“你不是只做给自己和栗子吃吗?”沈菲歪着脸哼了一声。“和小狗争风吃醋啊?”“才不是!”沈菲把芹菜扔在菜板上跑出了厨房。“脸红什么啊?”“没有!喝什么?”“百事可乐!”“哼!我还要考虑一下是否给你喝。以前我送你的,你都不喝!”沈菲笑着倒了满满一杯,然后端进了厨房。“喂我喝!”木桦张开嘴。“有蛀牙!改天带你去拔牙!呵呵。我喂你啊!”沈菲跷起脚尖,然后捏着木桦的鼻子,给他灌可乐。“哇哇!你好可恶!想害死我是不是?”木桦举着铲子满屋子追沈菲,边追边喊。两个人笑闹着。正在这时,门开了。鬼鬼和姜薇当场愣住。沈菲和木桦很尴尬地站在原地。“我的妈呀!这是我表哥木桦吗?姜薇!你说这是我表哥吗?冒充的吧?”鬼鬼难以置信地看着木桦大喊。姜薇张着大嘴站在门口,直摇头。“嫂子!我饿啦!”鬼鬼大喊着进了门,把书包往书房一扔,然后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沈菲冲上来掐鬼鬼的脖子。木桦笑着拍拍鬼鬼的头:“我住院一个月,你都不去看我一眼!我现在好恨你呀!我决定以后每个月不给你零花钱了!”“不在乎!不在乎!你不给,土豆也会给我啊!你还是留着给嫂子买百事可乐吧。嘿嘿嘿……”鬼鬼调皮地说。“哇!我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全新的木桦。我先去睡一觉!”姜薇撅着嘴走进卧室。沈菲和鬼鬼都笑着。“今天我来当大厨!”木桦各拍了两个女孩的头一下,然后走进厨房去忙了。鬼鬼对沈菲坏笑着,沈菲被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拧了鬼鬼一下:“笑什么啊?”“说说你是怎么搞定我表哥的!”鬼鬼笑嘻嘻地问。“说来话长……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嘛。你和于崇宇怎样?”“嘿嘿嘿,还好啦!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们俩成不成啊?”“你怀疑我和你表哥的能力啊?我跟你说,我想考几分就考几分呀。你和姜薇复习得怎样?”“有我这个良师益友帮助她,她敢不进步吗?”鬼鬼自信满满地说。“开饭喽!”木桦端出两大盘菜摆在桌子上。沈菲忙着跑到厨房帮忙拿东西。鬼鬼跑去卧室拎姜薇起床。“哇哇!简直比沈菲做的好吃一万倍啊!我们以后请你来给我们当厨师。管你吃住,每月发你1000块钱好不好?”姜薇边吃边感慨道。“姜薇!谁让你当初石头剪子布输给了沈菲啊!你是没有福气天天吃我表哥做的菜喽!”鬼鬼大笑着。“怎么回事?”木桦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告诉你有意见吗?”沈菲微笑着戳戳木桦的脑门。“为我哥哥嫂子出院干一杯!”鬼鬼端起可乐高喊。“干杯!”姜薇大声应和着。木桦和沈菲相互望着微笑。沈菲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显示,然后笑着提上书包跑向门口,回头冲卧室喊:“我先走喽!你们赶紧起床!”然后跑下楼去。卧室里鬼鬼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说:“又和我哥跑了!”姜薇伸出一只手捂上鬼鬼的脸。“干吗呀?杀人呀?”鬼鬼一骨碌下了床,打着哈欠进了卫生间。姜薇在床上滚了几下,然后也爬下床:“真不想起床了,还得上学。”她拉开窗帘,阳光瞬间灌满了整个房间。路边的树上已经长出了嫩叶,一黑一白两个人飞快地穿行在温温暖暖的街道上。“不怕我影响你考试?”一身黑衣的木桦边骑车边歪头问沈菲。“咱俩互相鼓励啊!马上就要考试了,我一点也不紧张,你呢?”白衣沈菲微笑着说。她长长的马尾辫愉快地向后飞着。“学劲十足!”木桦仰头笑着。“看前边看前边!”沈菲打了一下木桦的胳膊,然后加快了车速。“欺负人啊!”木桦笑着追了上去。“我说你没有别的颜色的衣服吗?”“我喜欢黑色,你不喜欢吗?”“符合你的内心?”“暗了十八年了,现在光明了!”木桦爽朗地笑。“不知道同学们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惊讶到什么地步。”“不在乎他们!我只笑给你看好不好?”木桦笑着问。“还要装酷?”“不用装啊!已经很酷了!”木桦笑说。“这句是我说的!哎!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还在这里扶过我,我摔倒在雪里。然后你就从天而降了。”沈菲指着前边说。“记得啊!你当时傻呼呼地躺在马路中间,若不是我及时救你起来,恐怕你早就小命呜呼了!”木桦夸张地说。“救命恩人!小女子感激不尽!决定以身相许报答您!”沈菲笑嘻嘻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两个人笑着骑进校园。久违了的校园此时显得异常亲切。“加油吧!”沈菲自信满满地说。“加油!”木桦拉拉沈菲的手。“装酷!装酷哦!”沈菲笑着跑进了教学楼。木桦笑着摇摇头,然后迈着从容的步子跟了进去。3不到半天的时间,一枚超级重磅炸弹在校园里爆炸——校树木桦和沈菲在恋爱!木桦性情大变!不知道有多少女孩的心一下都碎了。她们跑到班门口看正与于崇宇谈笑风生的木桦。和以前那个一脸冷酷的木桦相比,此时的木桦更英俊,他一笑,仿佛能融化方圆百里的冰冷。面对这个令人心动的木桦,她们只能恨沈菲,恨她抢占了本来属于她们的位置。沈菲独自走在校园里的时候,身边总是有不少女生对她指指点点。“她就是沈菲!”“除了白点瘦点高点,看也并不怎么样嘛。”“我看你不用嫉妒啦。人家很厉害的。没听说前阵子和木桦两个人在马路上与二十多个流氓作战。”“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了!”沈菲对于身边指指点点的嫉妒声音,毫不在意,她微笑地走在校园里。木桦下课总是来找沈菲,一起去学校图书馆查资料,中午就是一起去食堂吃午饭,放学就拉沈菲去看他打篮球,然后拉沈菲去地下通道听他唱歌。“咱们先不唱了好不好嘛?马上就要高考啦,回家去复习啦!”沈菲坐在木桦旁边小声说。“不能唱歌我要憋死啦!我在家里唱,周围邻居老来敲我的门。”木桦轻轻弹着琴弦。“那咱们去西西公园唱好不好?然后在那里复习功课!”沈菲建议。“好的!没意见!哎!你是不是觉得在这里跟我街头卖唱很丢脸啊?”木桦歪头问。“你觉得我以前丢的脸还少啊?我以前是温文尔雅的淑女!自从认识你之后我都变得野蛮啦!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沈菲撅嘴嘟囔着。“哇!这可怪不得我啊!完全是你自愿的!是你追我的呀!”木桦摇摇头说。“是吗?是吗?”沈菲掐上木桦的脖子。“救命啊!”木桦张开两手呼救!“好吧!饶了你!不过以后不许跟别人说是我追你的!”沈菲拍拍两只手说。“好吧!你对我好一点,我可以考虑一下跟别人说是我天天送你可乐喝,给你写纸条,还偷你衣服洗。还有……”木桦点着头说,然后提起吉他跑了。“还敢说!”沈菲追上去。4“没听说啊?有不少女生发誓要扁你!”鬼鬼穿一件白色长袖t恤,草绿色多袋裤,翘着二郎腿坐在食堂里往嘴里扒拉着米饭。迷彩高帮球鞋在空中点来点去。“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危言耸听哟!啊!还敢踢我!”穿黑色篮球t恤的于崇宇拍拍鬼鬼的头。“我不怕啊!”沈菲喝了一口可乐望望身旁的木桦。她今天和木桦穿了同款的蓝白相间横条的七分袖t恤,蓝仔裤,运动鞋。她看起来安安静静,仪态温文,眼睛清澈明亮,是标准的淑女打扮。而木桦英俊帅气,棱角分明。他的头发经沈菲多次提意见已经剪短了,依然是碎碎地飞散着。“她们不敢的!”木桦安静地说。“又装酷!哎呀!受不了!”沈菲双手挤着木桦绷紧的脸大呼。木桦笑了出来,他拍拍沈菲的手说:“什么装的?给个面子,少拆穿我几次好不好?”“哎!姜薇最近怎么都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她减肥啦?”于崇宇笑着问。“她啊!天天中午塞着耳机听周杰伦的歌!说能听饱!鬼鬼天天提些饭回教室给她吃。”沈菲笑着说。“她是不想当电灯泡!”鬼鬼笑着说。“才不是!她是看咱俩都找到周杰伦了,她心里着急啊!”沈菲对鬼鬼挤着眼睛笑。“周杰伦?沈菲,最开始你为什么管我叫周杰伦?”“不懂啊?不懂也不告诉你!”沈菲和鬼鬼笑了起来。赵子云买完饭,端着饭盒走过来,他坐到木桦旁边的位子上,低着头吃饭。沈菲和木桦、鬼鬼对视一眼,然后微笑着对赵子云说:“复习得怎么样?”赵子云开始不说话,大口地吃饭。后来他慢慢地抬起头,看看旁边的木桦,然后一脸幽怨地对沈菲说:“我知道我……没有他好!可你为……为什么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比如说执著和勇敢!好好复习,考个好学校。你以后会遇到比我好的女孩!”沈菲温和地微笑着。木桦拍拍赵子云的肩膀,冲他笑笑。鬼鬼和于崇宇也都拍拍赵子云的肩膀。赵子云抬起头看着几个年轻人。他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大口地吃起饭来。他明白和沈菲彻彻底底地没戏了,要尽快移情别恋才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