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每个人都有一个周杰伦

黑色的六月终于到来了,大家都紧张地做高考前的最后准备工作。天气越来越热,人也跟着烦躁起来。木桦、沈菲和他们的朋友再也不能像往常那样有说有笑、无忧无虑地穿梭在校园之中了,就连平时上蹿下跳的鬼鬼也老老实实地躲在教室里作最后的冲刺。高考的到来,让这些年轻人真正地品尝到了面对抉择的劳累与烦躁。西西公园里的一张长椅上,木桦和沈菲背靠背坐在那里。木桦轻轻地弹了一曲,沈菲笑着抬起手打了一下身后的木桦的头。“偷用我的词谱曲,一首给我多少钱啊?”沈菲假装生气地说。“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在你面前唱过呀!”木桦转过身子坐着,奇怪地盯着沈菲问。“你骗得了我?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沈菲得意洋洋地冲他笑着。“蒙的吧?”“这首是《见到恐龙不要跑》!”沈菲吐吐舌头笑着。“哎呀!你真厉害!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木桦拧了一下眉头。“我怎么能泄露天机呢!”沈菲摇着头,脑后的马尾也跟着甩来甩去。“说是不说?不说我以后老这样对着你!”木桦瞪着眼睛吓唬沈菲。沈菲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决定说实话,若木桦一生气又恢复以前的冷面孔可就惨了。她想了想说:“情人节那天,我听到的。”“哎!你不是和鬼鬼、于崇宇还有姜薇他们去游乐场玩了吗?”“那我就不回来了吗?”“你又转回来找我?”“我没敢走过去,在拐角听你唱了一晚上的歌。”“傻丫头!你为什么不过去?”“我怕你又生气,还骂我……”沈菲低头小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木桦满脸的歉意。“你把我送你的诗集丢在地下通道了,你怎么谱的曲子呢?”“都是你以前送我的诗歌字条啊!我都留着呢!你的第一张字条就打动了我。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写这首诗的女孩非同凡响。”木桦笑着。“啊?那你一直装什么装啊?简直是太过分了!”沈菲撅嘴道。“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啊!”木桦微笑着拉起沈菲的手。沈菲的手白皙柔软,手指纤长。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远处的云彩在蔚蓝的天空中不易察觉地飘着。喷泉高高低低地飞向天空,又闪着晶晶的亮光洒落下来。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最后几天很关键!你一定要注意休息!”木桦一脸的柔情。“嗯!你也是啊。好好准备吧,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沈菲望着不远处的枝桠轻轻地说。“我饿了!要吃爱心大餐!”木桦耍起赖。“好,我们回家去做!”沈菲轻轻回答。两个人的影子在夕阳的照射下越拉越长。时而平行,时而交错。在地面上不安地挪动着。灰暗而又充满希望的三天在此刻终于走到了这群年轻人的眼前,检验与选择的时候到来了……从考场出来,几个年轻人聚到了学校附近的麦当劳里,挑了一个靠窗的大桌子边吃边聊着。窗外已是华灯初上,“我这三天快郁闷死了!一会儿去哪里玩啊?”鬼鬼吸着草莓奶昔问。“我也是,感觉好像死了一回似的。”姜薇用手搓了搓脸,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她已经开了好几个夜车,按她的说法就是,不睡不忘,一睡忘光光。沈菲疲惫地笑着,她感觉到很累。由于考前缺了一个月的课,所以压力很大。她口口声声说想考几分就考几分,实际上还总是担心自己复习的内容没有老师讲得更全面具体。木桦伸手抚了抚沈菲的头发,对她笑了笑。“再吃一个!乖!再吃一个!”于崇宇一个一个地喂鬼鬼吃麦乐鸡块,鬼鬼吃得直摇头。赵子云很安静地趴在餐桌上啃薯条,姜薇从他的包里拿了一根沾了些冰淇淋塞进嘴里。赵子云龇牙一乐说:“好……好吃吗?”“很美味!you尝一尝!”姜薇拿一根沾了些冰淇淋喂给赵子云。赵子云嚼着,然后很开心地点点头。他站起来又去买了几份薯条和草莓新地,然后和姜薇两个人大吃特吃起来。鬼鬼冲其他几个人使了使眼色,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赵子云和姜薇吃得正高兴,也没理会大家都在笑什么。“木桦先生!请谈一谈您参加这次高考的感受好吗?”沈菲笑着举起一个圆筒充当麦克风对木桦进行采访。“考一次就够了!不想再有下次!”木桦想想,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说完笑了笑,他低头咬了一口。“我也一样,唉!”沈菲叹着气撅起了嘴。“大家去滚轴!保你们玩一个小时就把这些全忘记!”木桦微笑着建议道。“滚轴?我……不太会呀!”赵子云一听见滚轴两个字马上就蔫了。“好啊!走吧走吧!姜薇!成不成啊?要不你和赵子云就在这里吃薯条新地得了。”鬼鬼偷了一根薯条塞进嘴里。“好啦,打包带走当小点心补充体力!”姜薇死拉活拽地扯上了赵子云,然后六个年轻人浩浩荡荡地奔旱冰场去了。喧闹的abc旱冰场,正播放着强劲的disco音乐,灯光忽明忽暗,有很多人正在里面转来转去。几个人迅速买票换鞋,一进场地,木桦就飞快地滑了起来。沈菲飞快地跟上。鬼鬼歪头看了看于崇宇说:“她什么时候滑这么快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傻瓜!跟我来!”于崇宇拉住鬼鬼的手,加速度滑起来,越滑越快。很快就超过了沈菲,直追木桦。“喂!喂!你慢点!”鬼鬼吓得大叫起来,每次拐弯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甩出去似的。于崇宇转身倒滑冲着鬼鬼笑,偶尔回头看身后有没有障碍。滑了几圈,他把鬼鬼拉到里边,让她滑小圈。然后两个人一起向前飞去。赵子云费了好大的劲才出溜进场地,脚刚一碰到光滑的地板,就摔了出去。姜薇在旁边捂着嘴乐着:“看你膀大腰圆的,原来一点体育细胞都没有啊?”“哎哟喂!扶……我一下行……行不?”赵子云坐在地上不起来了。“您也不看看咱俩的型号差距,你若减到60公斤,我就扶你!哈哈哈……”姜薇笑着说完就滑跑了。“帮……帮忙嘛!你教我!”赵子云冲姜薇喊。“有好处吗?”姜薇一转身又滑回来,围着赵子云转起了圈。她小巧的身材显得异常的柔软。“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赵子云许诺着。“好啊!你说的!不过我现在还没想到要什么,算你欠我的!”姜薇伸出手拉了一把赵子云。赵子云还赖在地板上不起来。姜薇一用力,赵子云没起来。她也跟着摔倒了。赵子云伸手托了她一下,才摔得不是很厉害。“没……没事吧?”“你占我便宜!”姜薇爬起来,瞪着眼睛瞅着他。“我……我没有!对……”赵子云窘迫地说。“你承认啦?”“对……对……对不起!”“啊!被你气死了!”姜薇喊来于崇宇和木桦帮忙,才把赵子云搬起来。于崇宇把赵子云拉到旁边的栏杆处,让他扶着练习。姜薇就在一旁教他基本的站立和简单的滑行。木桦转为倒滑,双腿飞快地倒换。他看到沈菲正在不远处卖力地追着自己。他突然就想到那次沈菲和刘爽较劲,在旱冰场里追他。木桦笑笑,然后加速度很快就追上了正在猛追他的沈菲。他伸出手一把拉住沈菲的手,沈菲吓了一跳手往回抽,木桦紧紧攥住不放。沈菲这时候才看清楚拉住自己手的正是木桦。她冲木桦笑笑,然后才发现自己的速度是多么快。这就是木桦的速度。他们超过于崇宇和鬼鬼,沈菲冲他们喊了一声,然后乐着被木桦拉跑了。“我还是比刘爽快!哈哈!刘爽要是知道你拉着我的手滑,她肯定气得鼻子都歪了!”沈菲兴奋地冲木桦喊着。“那咱们就把她的鼻子气歪!把所有吃你醋的人的鼻子都气歪!”木桦笑笑,然后脸一沉又装起酷来。沈菲歪头又笑话他。沈菲累得坐在潭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潭水碧绿。向下望去,满眼的绿色,不知不觉中已经将绿色踩在脚下了。她仰头看了看太阳,云岫谷的太阳看起来似乎和家里的太阳不同。她回头看看后边的鬼鬼和于崇宇,他们正飞快地向上边跑来。木桦拿出一包纸巾帮沈菲擦汗,温情脉脉地望着沈菲的眼睛:“累不累?一会儿我背你!”沈菲也拿出一张纸巾帮他擦。两个人轻轻擦着,互相望着笑了起来。鬼鬼终于跑上来,她一屁股坐在沈菲旁边,用手扇着风,满脸通红,她回头看看于崇宇然后笑着指着他说:“哈哈,天天打球,体力还不如我!”于崇宇愁眉苦脸地爬上来,然后把身后的大包卸下扔在一边,他在包里翻出一瓶矿泉水,打开递给鬼鬼。鬼鬼喝完一口,他接过来一仰脖灌了多半瓶。然后喘着气说:“哎哟!您小姐也不管我,撒腿就往上跑。没看咱这有这么大一个包袱吗?”他指指大背包。“姜薇怎么还没上来呢?”沈菲笑着问。“和赵子云在后边甜蜜呗!”鬼鬼笑嘻嘻地说。“小心被她听见,你就惨了!”“本来就是嘛!姜薇就是看咱俩眼热,所以先随便抻来一个帮忙背背包什么的。”“嘘!他们来了!你小心挨揍!”于崇宇笑着拍她的头。姜薇拉着已经东倒西歪的赵子云跟了上来。赵子云一屁股坐在地上,姜薇耸耸肩膀说:“早知道不带你来了!真是的!”赵子云满脸通红地说:“不……不好意思!我……”“哈哈哈……姜薇!你就别怪人家了。人家好赖还能帮你背东西呢。”鬼鬼笑着说。“哎呀!前面有马!要骑要骑!”姜薇兴奋地拍着赵子云的胳膊喊。然后撒腿就跑了上去。沈菲和鬼鬼相视一笑,也跑了。三名男士叹了口气,背上大包追了上去。“真想一辈子住在那里!”沈菲抱膝坐在酸奶小筑的沙发上,笑眯眯地仍陶醉在云岫谷的秀美风景中。“不如咱们老了的时候就搬去那里隐居。”木桦笑着靠在沙发背上说道。“好啊好啊!”沈菲精神头儿又来了。“你们不要在那里山盟海誓啦!恶心!”书房里传来鬼鬼的喊声。然后又传来她和于崇宇打闹的声音。“你少管人家啦!你看你做的这版主页太幼稚啦!你脑子里装的啥?”于崇宇的声音。“我的主页,我想做什么风格就做什么风格!在那说风凉话,你来做啊!”鬼鬼喊着。“太丢人啦!不好看!幼稚!”“你当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周杰伦呀?”“谁让你起名字叫‘土豆鬼鬼的家’的!我就有权提意见!”“少说废话,过来给大爷捶捶背,累死人了!”鬼鬼抱怨着。沈菲和木桦笑笑,木桦拿过遥控器,问沈菲:“美女!赏光一起看个电影吧!”“什么片子啊?我考虑一下。”“你来选!”木桦微笑着端过来几大箱影碟。“这个吧!”沈菲随便指了一张,只要是和木桦在一起,看什么都无所谓。木桦拿过来放进dvd里,然后笑着走回来靠在沈菲旁边按播放。“喝可乐!”沈菲转头冲木桦说,一脸的期待。木桦蹦起来,笑笑说:“给小鱼喝对吧?”“还说!小鱼差点死在你手上!若真的死了,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沈菲撅着嘴生气。她还对上次的事耿耿于怀。木桦拿回可乐倒了一杯给沈菲,然后坐在沈菲旁边,拉着她的手满脸深沉地说:“你知道吗?有一种“小鱼”就特别喜欢喝可乐。你知道为什么?”沈菲想想,又摇摇头。“因为我喂给她喝的嘛!”木桦爽朗地笑着。“少拽了!”“真的!不信试试。”木桦端起装满可乐的玻璃杯,凑到沈菲嘴边。沈菲把脸歪到一边说:“少来!它肯定和我一样拒绝喝!”“喝吧喝吧!”“有好处?”“有!一会儿我下厨做你最爱吃的剁椒鱼头!还有,明天带你去野生动物园看猴子!明天的明天带你去看夕阳!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带你去必胜客!明天的明……”“现在呢?”沈菲仰头问着。木桦看看四周,然后抱起吉他弹起来,笑眯眯地说:“我唱歌给你听!”酸奶小筑里飘满了木桦温温暖暖的歌声。夕阳西下,沈菲和木桦坐在西西公园里对着夕阳安安静静地坐着。西天上的云彩红红的一片。沈菲仰头眯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红色的晚霞渐渐褪去,一颗小小的眨眼的星星悄悄爬上天际。微风轻轻吹拂,空气中有鲜花、绿树和青草的味道。盛夏的香甜的气息四处弥漫。“沈菲!”“嗯?”沈菲轻轻地答应,仍眯着眼睛看天上。“我下周走。”“一定要去吗?”沈菲睁开眼睛望着木桦问。木桦点点头。“你的分数够,为什么不报北大?”“上海音乐学院是我的梦想,我想去圆。你能理解吗?”木桦轻轻地说。沈菲点点头。木桦凑上来,轻轻地吻沈菲的额头。然后冲她微笑。“我会等你的。”沈菲幽幽地说。沈菲天天闷在酸奶小筑里流泪。鬼鬼和姜薇都心疼坏了。她们抱着沈菲,轻轻地安慰她。带她出去散心。但她们都明白,这无论如何都无法抚平沈菲心中的伤痛。木桦去了上海,没有承诺,也没有向沈菲告别,一个人悄悄地走了。木桦换了手机号,连鬼鬼也没告诉。他突然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从沈菲的世界里蒸发了。沈菲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分数下来的时候,沈菲和木桦分数相当,稳进北大。她以为和木桦从此能在北大继续谈他们的恋爱,一起努力,一起学习,一起工作,然后一起过平静幸福的生活。总之沈菲以为从木桦接受她的那一刻起,便不会再有分离,就是永远,永永远远。

开学了,一切都是新的。沈菲去了北大。去了她梦寐以求的北大。走在北大的路上,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在北大她是孤独的。从酸奶小筑里搬出来,沈菲搬进了叽叽喳喳的女生宿舍。她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鬼鬼和于崇宇去了北师大,姜薇竟然和赵子云都考去了中央美术学院。木桦,那个对她敞开心扉不久的木桦,拎着吉他去了上海。从此杳无音信。酸奶小筑永远地留在朋友们的记忆里了。鬼鬼和姜薇也搬出了那里,搬进各自的学校去了。她们极不情愿,但是生活总是有很多事不是人一厢情愿能左右得了的。她们都有了新的生活。酸奶小筑没有了,但是友谊永远不会消失。不会因为暂时的分开而淡漠。鬼鬼和姜薇每天都给沈菲发短信,她们希望沈菲能重新振作起来。沈菲的生活很充实。除了每天的课程,她就泡在网上,在各大bbs灌水,张贴她和木桦的爱情故事。午夜在聊天室里钻来钻去,呼唤着木桦的名字。她每天都写一封信寄到上海音乐学院。她不知道木桦的班级,她期盼着木桦能看到她的信,能给她回信,哪怕是一封也好。她渴望着木桦的只言片语。但她总是失望。最近周志威又开始发短信给沈菲,沈菲都没有回,也不敢接他的电话。她希望周志威能死心。可是周志威似乎是盯紧了她,毫不放松。一天傍晚,沈菲坐在未名湖旁翻看金斯堡的诗集,她的脑中不断盘旋着以前和木桦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幕一幕在她的脑中重现。她微笑着回忆。“沈菲!真的是你!”身后传来一个惊喜而温和的声音。沈菲突然惊醒,她回头。眼前站着的是那个总发短信骚扰她的周志威。沈菲微笑着和他问好:“你好!”“你怎么在这里?”周志威走过来坐在沈菲旁边。“我在这里读书。”沈菲合上金斯堡的诗集。“读书?你……”“去蓝骋培训时,我们正好高三放寒假。”“原来如此!怎么样最近?”“还好。”“培训完,你突然就失踪了。你不知道很多同事都打听你呢。我们现在每天工作都很有趣,真是什么人都有……”周志威滔滔不绝地说着。“你来这里?”沈菲问。“我过来找个朋友。没什么事。我其实有空就过来溜达溜达,我挺喜欢这里的。沈菲……”“什么事?”沈菲歪头问。“你换手机号了吗?”“呃,没有。对不起!”沈菲道歉着。“你和那个木桦……你们……在一起了吗?”周志威小声地问。“是的,我和木桦在一起。我们很好。”“你不开心。”“没有啊。”“你骗不了我的,我每天都听客户的语气,我听得出来。你们吵架了吧?”周志威自信地说。“没有,他去了上海。”“去上海工作?”“上学。”“他也是学生?”“我们都是,王甄、姜薇、于崇宇、赵子云还有李玉,我们都是同学。”沈菲笑笑。“哎呀!你们还真行啊!体验生活啊?”“差不多。”“我给你发的短信,你都看见了吗?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周志威低着头说。“我很抱歉。”“上天让我在这里遇到你,就说明我们有缘。”“我不信缘分的。”“如果他对你不好,可不可以给我留个排队的位置?”“抱歉,我得走了。”沈菲提着金斯堡的诗集向女生宿舍走去。“我会再来找你的!”沈菲一身黑衣,拎着大包小包,又进了一家专卖店。周末三个女生相约到西单逛街。鬼鬼和姜薇同样是收获颇丰。“这件长袖t恤怎么样?”沈菲指着一件红色的图案t恤问。“好啊!红色好!”鬼鬼点点头说。“蛮适合你的!不错不错!我现在天天学色彩,对这些可有研究了……”姜薇三句话不离本行,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沈菲笑笑,满意地付钱,她买了一大一小两件。整整逛了一下午,三个女孩累得东倒西歪。她们推门进了麦当劳,找个空位坐下,买东西吃。鬼鬼揉揉酸痛的腿说:“在学校里憋着,好久没这么走了。”“和你的土豆哥哥于崇宇怎么样了?”姜薇问。“我们在一个班,嘿嘿嘿。有好几个帅哥想追我,都被他给打退了。”鬼鬼拿着一把勺,连说带比划。“又臭美了不是!也就是于崇宇受得了您的大小姐臭脾气!”姜薇咬了一小口菠萝派。沈菲在一旁一声不吭。鬼鬼看看沈菲,然后捏捏她的脸蛋说:“还没缓过来呢?”沈菲眼圈突然红了,她眨眨眼睛,然后笑笑说:“没事了。”“才怪!买t恤都买情侣装。你自己穿啊?”姜薇摇摇头说。“大的当睡衣穿啊!”沈菲胡乱说着。她想买一件挂在自己的床头上,每天可以看看。“周志威这几天又去了?”鬼鬼问。“受不了,他天天都来。”沈菲皱着眉头说。“对付这种人,我跟你说你就得用强硬政策!你越对他温和,他就越以为你好欺负!你非得给他当头一棒子,揍晕他。以后他就不敢来骚扰你了!”姜薇分析着。“用暴力?”“笨!狠一点,让他彻底死心。我哥当初怎么对你的?”鬼鬼说完马上捂嘴。现在木桦成了忌讳。她们俩都不敢在沈菲面前提起,免得她伤心。可是总这样也不是办法。无奈木桦就是杳无音信。“你干脆跟他彻彻底底地说清楚,你啊,就是心慈手软,这样下去……”姜薇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谁呀?”鬼鬼歪头看姜薇的来电显示,是赵子云。“干吗呀?我和沈菲还有鬼鬼逛街呢。……吃饭?你别等我,自己吃吧。我们在麦当劳解决了……不用接我……不用,就这样。一会儿见。”姜薇把手机放在一旁,喝了一口红茶。“哟!哟!哟!”鬼鬼怪叫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不许人家谈恋爱吗?”姜薇喊道。“真的?”沈菲笑着问。“你看上赵子云哪儿了?跟您的周杰伦怎么比吗?”鬼鬼疑惑地问。“眼睛像啊!小眯眼儿!迷人嘛!”姜薇一脸的幸福样。鬼鬼趴倒在旁边的桌子上,假装晕倒。沈菲微笑地看着姜薇,看起来她过得很开心。她相信赵子云肯定能让姜薇幸福。“醒来啦!别那么夸张!你的于崇宇长得像黑炭。要是把他扔在煤球堆里肯定翻不出来。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就对着煤球堆抛媚眼,他肯定跳起来。”姜薇笑嘻嘻地说。“过分!”鬼鬼爬起来掐向姜薇的脖子。姜薇使出吃奶的力气叫喊:“杀人啦!救命啊!”沈菲赶紧捂住姜薇的嘴,鬼鬼松开姜薇,冲她吐吐舌头。往嘴里塞一根薯条,边嚼边说:“哎,刘爽和李力学他们俩都在我们学校。刘爽现在追李力学呢。李力学根本就不拿正眼瞧刘爽。当初都为她自杀过。”“世事无常,将来的事谁知道。”“哎哟,少讲大道理!对了对了!给你们这个!”姜薇从包里掏出三张纸。“什么?”沈菲问。“周杰伦演唱会的票啊!”姜薇一字一顿地大喊着。麦当劳里的年轻人们齐刷刷地看向这里。一个女孩跑过来对姜薇笑着说:“姐姐!能不能卖给我一张周杰伦演唱会的票?多少钱都成。”“980元的票,你想给多少?”姜薇把票收回兜里。女孩皱眉想了一下说:“1200元行吗?再多我就没有了!我没买到!真想去看!”姜薇想了想说:“980元卖给你!要现金!”女孩高兴地跳回去跟男孩要了钱包,然后跑回来给姜薇1000块钱。姜薇递给她一张票,然后找了20块钱给她。又有两个女孩冲上来,买走了另两张票。姜薇把钱揣进兜里,然后拉着沈菲和鬼鬼跑出了麦当劳。鬼鬼憋了半天,终于问了姜薇一句:“你偷的还是抢的啊?”“嘻嘻!发达啦!当然是赵子云搞到的票喽。他知道我喜欢周杰伦,正好他叔叔单位******,他就要来几张。”姜薇笑嘻嘻地说。“本来是你孝敬给我们的嘛,被你给卖了,你说怎么办啊?”“我还有几张啦!我也是做好事嘛,她们那么想要,而我有那么多张也没什么用。要是送给她们,她们会内心不安啦!”“一套一套的,看把你美的!”鬼鬼撇着嘴说。“你们一定要来陪我一起happy!这一天都等了多少年了!给你们留着票啊,一定一定要来哟,不然浪费了!12日傍晚六点半在工体门口见啊!现在嘛,去吃大餐啊!”姜薇兴奋地喊道。“不要吧,都吃饱了!”沈菲说。“存起来,将来你和赵子云结婚用得着啊!”鬼鬼笑着说。“啊!王甄,真是的!”姜薇追上去打鬼鬼。沈菲拎着一大堆的口袋往宿舍楼走,突然从旁边蹿过来一个人,沈菲吓了一跳。是周志威。“沈菲!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抱歉,这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沈菲说。“怎么没关系呢?做我女朋友吧!”周志威拉住沈菲的手说。沈菲甩开他说:“抱歉!我有男朋友了。”说完抱着东西向宿舍门走去。“你清醒清醒吧,木桦在上海,你们根本没在一起!”周志威冲她大喊。“我喜欢等他!”沈菲站住,转身冲他说道。“这有什么意思,你等得起吗?”“这是我的事,请你不要管!”沈菲平静地说。“沈菲,你考虑一下,我也很好的!木桦有什么好的,装酷骗女孩子。你等等!”周志威跑过去截住她。“请你让开!”沈菲冷冷地说。“你到底不喜欢我哪里,你跟我说,我可以改啊!”周志威大喊。“你到底喜欢我哪里,你跟我说,我也一定改!”4沈菲捂着仍然隐隐发烫的左脸颊,周志威刚刚终于发作了。他狠狠地打了沈菲一巴掌,骂着脏话走了。沈菲有些后悔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这对周志威简直是当头一棒,可她想不到更好的甩开他的办法。她简直无法忍受周志威对木桦的诋毁,忍无可忍的她听了鬼鬼和姜薇的话,就是让他彻底死心。只是她除了让周志威死心之外,还换来了一记耳光和一顿辱骂。沈菲蹲靠在女生宿舍楼外的一个角落里,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今晚的月色皎洁。沈菲望着远方的树影,低低地哭泣。突然天暗了下来,沈菲抬头看天上,月亮不见了。月亮丢了!沈菲揉揉眼睛,月亮仍好好地挂在那里。身后的女生宿舍里传来愉快的说笑声,沈菲抬头望望头上的窗子,窗子半开着,窗帘洋洋洒洒地飞了出来。在沈菲头顶飘着。沈菲又哭了,她低声啜泣着。忽然从屋子里传来悠扬的钢琴声,一个声音浅吟低唱: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是周杰伦的新歌《东风破》,傍晚姜薇还兴奋地给她和鬼鬼唱这首歌。姜薇唱得有些跑调,被鬼鬼笑话了大半天。原来是这样好听,沈菲安安静静地听着。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而如今琴声幽幽我的等候你没听过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荒烟漫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沈菲被深深地感动着,这首歌触到了沈菲内心深处的伤痛。她想念木桦,想念木桦唱给她的每一首歌。沈菲又开始哭了起来。她似乎想把这一年来受的委屈全哭出来。木桦对自己是假的吗?沈菲相信木桦不会骗自己。可他为什么一声不响地走了?留下一句话也好,或者可以打电话,要么发短信。可是什么都没有。木桦走了。没有留下什么。“木桦……”沈菲仰头望着月亮,满面的泪痕。忽然一颗流星划破天际,沈菲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祈祷着。两滴晶亮的眼泪慢慢滚落,她轻唤着,轻唤着……

沈菲套上了那件红色的t恤,蓝色九分牛仔裤,蹬上蓝色球鞋。卷发在脑后用皮筋梳起一个小抓鬏,小小的调皮地翘着。她盯着墙上挂的那件大号红t恤发了一会儿呆。“沈菲,你真的要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吗?”一个室友问。沈菲猛地惊醒,她笑笑说:“是呀,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她抓起牛仔背包,在镜子前又转了一圈。然后在室友羡慕的目光中跑出了宿舍。出了学校大门,她直奔地铁站。手机响了起来,是鬼鬼。沈菲按了接听键飞快地说:“我已经出门啦。别急,别急,别急嘛!”从吃午饭开始,鬼鬼已经打了七八个电话,叮嘱沈菲千万别忘记去看演唱会。沈菲无奈地笑笑,看个演唱会也紧张成这样。这可不像鬼鬼的性格。地铁里挤满了周杰伦的歌迷,都是年轻人,手中拿着大大小小的海报,举着荧光棒。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无法言表的激动。沈菲还看见两个握着双节棍的少年,在地铁站里连唱带比划。出了地铁站,沈菲又吃了一惊,工体门前的交通完全陷入瘫痪状态。蜂拥而至的歌迷、黄牛党还有各种卖宣传品的小贩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数以万计的“杰”迷,捧着各种情态的巨幅“周杰伦”头像,他们小心地保护着怀中的“周杰伦”海报,或者把亮晶晶的荧光棒数了又数。上哪里找鬼鬼和姜薇去呀?周围乱哄哄的。沈菲有些头痛,她拨了鬼鬼的号码:“喂,你们在哪里啊?……哦,好的!等我,我马上过去!”“在这里啊!沈菲!”鬼鬼喊着向沈菲摇晃手中的荧光棒。她穿了一件黑色t恤,胸前有个大笑脸娃娃,姜薇和赵子云站在旁边,沈菲快步向他们走去。“门口好乱啊!”沈菲皱眉说。“这里安静吧,哈哈!”姜薇笑嘻嘻地说,她今天穿了一件洗旧的仔裤,淡蓝色的篮球t恤,头发梳成两条松松的麻花辫,头顶上扣了一顶鸭舌帽。肩上扛着两根荧光棒。“您这是什么造型啊,干吗还戴帽子?”沈菲扯扯姜薇的辫子。“哎呀,你不懂啦!她这是为了和偶像保持一致!看我穿这件t恤是夜光的,保证抢眼!”沈菲笑笑,然后转过身假装瞪着眼睛对赵子云说:“找到您的最爱了?该感谢我!”“当然!”赵子云自然地搭上姜薇的肩膀笑着答道。沈菲也笑了笑。于崇宇跑过来,手里提了一口袋花心桶。鬼鬼撇着嘴说:“买什么不好买花心桶!来来,大家分了吧,不给这个心术不正的家伙留。”鬼鬼抢过袋子给大家分了。自己举着两个,然后把口袋塞回给于崇宇,看了看又递给于崇宇一个。于崇宇高兴地扯开包装刚要吃,又被鬼鬼一把抢去。“哎!”“谢谢啊!”鬼鬼咬了一口然后冲于崇宇道谢,把于崇宇气得直跳脚。沈菲、姜薇和赵子云都笑了起来。“沈菲姐姐,本公子这厢有礼啦!不如把这个让给我吃吧,好不好?”于崇宇指指沈菲手里的花心桶。沈菲看看鬼鬼,然后回头冲于崇宇无奈地摇头笑笑。“你所说的话,将会成为呈堂供证。哼哼,小心啦!”鬼鬼斜着眼威胁于崇宇。“你这黄脸婆我和女孩说句话都不行!醋缸一个。”于崇宇撇撇嘴喊道。鬼鬼瞪着眼珠子,叉腰指着于崇宇大骂道:“不听话我就把你卖到毛里求斯去!”于崇宇夸张地缩着身子说:“好怕好怕哦!”“入场啦!入场啦!”姜薇拿出几张票给大家分了,然后拉着赵子云向门口跑去。“看她急的,哈哈!”鬼鬼拉着于崇宇也跑了,跑了两步又回来拉沈菲。沈菲随着鬼鬼和于崇宇挤进了场,在靠前的地方找到了他们的座位。偌大的工人体育场几乎座无虚席,场内黑压压的人潮上漂着一片由荧光棒组成的光海,歌迷们大声尖叫着偶像的名字,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近乎朝圣的表情。19点30分,全场歌迷跟着大屏幕10秒钟倒计时。伴着眩目的灯光,激烈的鼓点,周杰伦坐在龙椅上由台下快速升至舞台。他身着红色盔甲出场,再配上银色战袍,配上同样闪闪发光的双节棍。“快使用双节棍”周杰伦飞快地吐出一句,拉开了演唱会的序幕。一曲《双节棍》令全场歌迷马上沸腾。台上的周杰伦带着酷酷的表情,他迷幻的音乐色彩,他另类的演唱风格,他精良的舞台表演令全场的歌迷都疯狂地尖叫:“周杰伦!我爱你!”沈菲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台上的周杰伦,她忽然想到木桦。木桦和周杰伦真的很像。不仅仅是外表的相似,连经历都很像,内心也出奇地像。周杰伦酷酷的外表深藏着对音乐的热爱,他的内心是十分严肃认真,甚至是温情脉脉的。这些都从他的歌声中和表演中感受到的。周杰伦是一个认真的人。木桦也是。姜薇此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声尖叫,沈菲歪头看看她,忍不住摇摇头。赵子云捂住自己的耳朵,后来忍无可忍他开始去捂姜薇的嘴。姜薇奋力挣扎着。鬼鬼和于崇宇也看着姜薇大笑。沈菲忽然感觉到失落。她看着鬼鬼和姜薇的笑脸,她们笑得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幸福。即便是吵吵小架,也幸福得找不到北。沈菲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场面完全不搭调。她们都是幸福的女孩,全场都是幸福的人们,只有自己不是。“我是多余的人。”沈菲嘟囔着。她忽然哭了出来,无声地哭着。周围全是尖叫声,没有人会注意到她。沈菲觉得自己孤单极了,她抱着肩膀。歪头看看疯狂的鬼鬼和姜薇。鬼鬼已经找到了她的周杰伦,姜薇有两个周杰伦,她肯定幸福死了。“我的周杰伦又在哪里?”沈菲望着台上的周杰伦默默地流泪。周杰伦在台上,边唱边表演,台上一会儿出现小房子,一会儿出现篮球场,一会儿出现牢笼,怪兽在台上蹦来蹦去。周杰伦是一个英雄。他把沈菲带进了一个童话的世界。“真的有童话世界吗?”沈菲带着满脸的泪痕喃喃。烟花布满整个天空,沈菲一动不动,仰头凝视天空。望着天空中绚目耀眼的烟花,沈菲安静地流泪。每一朵烟花都幻化成木桦的样子,冲她微笑着招手。忽然她听到在“周杰伦!我爱你!”的尖叫声中,隐约夹杂着别的喊声。沈菲似乎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听到有人高喊自己的名字!是木桦的声音!沈菲闭上眼睛,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或许是自己太想念木桦了吧。她感受着被木桦呼唤的那种幸福。虚拟的幸福,不真实的幸福。沈菲闭着眼睛流泪,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滚落到脖子里,滴到沈菲的心上。她不敢睁开眼睛,生怕一睁开眼睛什么都没了。连声音都听不到了。木桦的声音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清晰。当观众席上的观众有刹那安静的时候,她听到木桦的喊声,如此真实的声音。沈菲猛地睁开眼睛,扯着身旁正疯狂晃着荧光棒的鬼鬼喊:“你听见了吗?听见了吗?是木桦的声音!!是木桦!!”鬼鬼冲她微笑着,微笑着并不说话。她冲沈菲挤了挤眼睛。沈菲疯狂地向四周寻找,忽然她在人群中看见了木桦的脸,木桦英俊帅气的脸。木桦上身穿了一件红t恤,和沈菲身上穿的那件一模一样。他正在不远处冲沈菲微笑着。沈菲捂住嘴,她笑着流泪,挤出人群走向木桦。没有更多的话语,只是紧紧地拥抱,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两个年轻人的心终于紧紧地靠在了一起。周围的人依然在不断地欢呼,没有人注意到此时自己的身边有这样两个人依偎着走出已经接近疯狂的演出现场,没人注意到那个女孩脸上的泪水被男孩轻轻地拭去,一切依然进行,周杰伦的歌声在体育场的上空不断激荡,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预想的那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也许只有空气可以记下这样一句话并把它隐藏在风中,幸福地融入整个时空。“每个人都有一个周杰伦,我的就在身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