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飘飞,短篇小说

摘要:
炎热的夏天,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教室里,电扇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拼了命的甩着脑袋,可天气并没有因此降低多少,反而使大家更加离不开它了。因为是自习,老师没在,所以女生穿着齐B小短裙和好学生们集体坐在前排唠

摘要:
凌子姨叉腿戳在街门框上,生气。大凡腹中有物的女人,衣衫便须宽绰。以便遮掩些不雅。她偏不,衣忒紧。因了前面渐渐突出,后面就有些紧张。那两坨骚肉蛋蛋也就圆凸凸裂乖乖。她手叉肥腰肢朝对门富生家小杂货店那边瞟

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炎热的夏天,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

凌子姨叉腿戳在街门框上,生气。大凡腹中有物的女人,衣衫便须宽绰。以便遮掩些不雅。她偏不,衣忒紧。因了前面渐渐突出,后面就有些紧张。那两坨骚肉蛋蛋也就圆凸凸裂乖乖。她手叉肥腰肢朝对门富生家小杂货店那边瞟——身后正房屋里,隔了不足七步远的灶间,传出丈夫大栓呕吐的动静:“呜呜呜,呕——呸!”。凌姨破口便咒:“唚,唚,唚,唚死你,等哪天非叫猫尿把你灌死!”

景轩的办公室。

教室里,电扇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拼了命的甩着“脑袋”,可天气并没有因此降低多少,反而使大家更加离不开它了。因为是自习,老师没在,所以女生穿着齐B小短裙和好学生们集体坐在前排唠嗑,至于为啥不坐在后面。嘿!因为大家无聊的光着膀子坐在后排。

等正房屋真的没了声响,凌子姨又直挺挺晃进去,可就吓了一大跳。只见大栓腿儿绷直,白眼上翻,满嘴的唾沫像洗衣机里的肥皂泡子!我的天,手忙脚乱就去搬,死沉死沉,她疯一般奔出门。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就这样,平地一声雷。

在病人扎堆的大楼里,凌姨跟一穿白大褂的眼镜理论着:“不就是喝多了酒,怎就昏死的忒瘆人呀?”眼镜有些不耐烦:“是中毒,酒精中毒。跟你说几遍你才信?”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收班费了!收班费了!2块4毛钱。”团委站在讲台上高呼。

于是,凌子姨坐进了富生杂货店里。面色青紫,怪吓人的。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2块4?没零钱啊!怎么办?”

富生手骚小平头小心翼翼说:“这个栓子,没那量,充什么大个!早知道他不是盛酒的家什,俺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放你娘的狗臭屁!”凌子姨暴叫一声:“他中毒了,你别揣着聪明使糊涂!”见富生一副瘪茄子样,凌子姨朝桌面猛击一老掌,审问道:“你说说,老老实实说说,这两天,栓子丢魂般往你那鳖窝里头拱,干甚啦?红口白牙,说清楚吆!”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又他妈收班费,老师缺德呀!”

“没,没干甚,你可别往歪了想。”富生嗫嚅着。“呸,你俩又弄那害人的酒了是不是?如今弄到这一步,咋办,你说?”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最少还是要交两块半呀!”

富生说,你家栓子自个要喝,又没捏鼻子灌他,喝迷糊了怨谁?凌子姨往前凑着说:“俺家栓子没心眼,给你打下手你就诓骗他,跟随你做伤天害理的事。你提起裤子不认账是吧?把俺逼急了,把你这鳖窝一锅烩了你信不信?”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老师这是要发啊!”

富生说,“罢了罢了,不就是医药费嘛!咱两人之间,哪能说翻脸就翻脸呐!”就掏出两张红票子擎在手里。凌子姨看都不看便问道:“你王富生吃了灯草灰放屁轻巧。人命关天,你休想跟老娘打马虎眼!没说的,回头先叫你老婆往医院送三千元押金!”富生连连应诺。,不敢违拗。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你个二货,收的是你妈的班费吗?”

凌子又道:“到饭时了,还不操持上饭来俺吃!”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你他妈敢骂我,找屎呀!”

于是就上饭。主人赔了小心道:“摊了这事,酒就免了,再说,你这身子——”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哈!哈!老子刚好有几毛钱零钱。”

凌姨横眉立目:“放甚淡屁,上酒来!”“好好好,上酒上酒。”富生殷勤有加。紧跟着又是一阵忙。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

“砰”的一声,地上就洒下一摊血样的液体,“上九月九!”凌子死劲断喝。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就在同学们议论纷纷之时。传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有俩同学打了起来,起因不明。大家第一时间围观了起来。

富生说,那酒,性子烈呀!凌子不声不响,旋身去柜内取出一瓶贴着“九月九”商标的白酒,咚咚咚倒下一海碗。立逼富生喝下。富生连连摆手摇头,凌子姨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吼道:“你他娘的也知道这骗人的黄汤不能喝?你就不寻思寻思旁人喝了也玩命!真像电视里说的,你是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儿不要命啦!”凌子姨撂完这一句,顺手拿起富生搁在柜上的手机,直挺挺地去了。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这是息事宁人的。

傍晚,一辆白色面包车拉走了富生杂货店的一大堆“九月九”,顺便捎走了富生。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打的好!打的好!”这是不怕事大的。这时小毛上前拉住其中一人,很快又有其他人上前拉架。

入夜,小风,南转北。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