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最美可是湛海湛蓝

摘要: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

摘要:
萧可欣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很开心,我跟在她的后面也很开心,追了她多久,我不记得了,但这是第一次成功的把她约出来。她牵住我的手,指着街边一家橱窗里的项链对我说:知道吗?这款项链的名字叫做湛海深蓝,象征着美

摘要: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室内少年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浑身的疼痛使他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很明显,少年受了伤,这是由于昨天少年被几个同龄的孩子欺负了,少年只能默默的忍受着,他不想让母亲为他担心,他明白在这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萧可欣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很开心,我跟在她的后面也很开心,追了她多久,我不记得了,但这是第一次成功的把她约出来。她牵住我的手,指着街边一家橱窗里的项链对我说:“知道吗?这款项链的名字叫做湛海深蓝,象征着美满的爱情,是每个女孩的梦想!”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室内少年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浑身的疼痛使他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很明显,少年受了伤,这是由于昨天少年被几个同龄的孩子欺负了,少年只能默默的忍受着,他不想让母亲为他担心,他明白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不受伤害。于是他猛的跳下床,揉了揉疼痛的双臂,拿起放在床边已锈迹般般的剑,踏出缓慢的步子朝着门口方向走去,此时的少年犹如步履蹒跚的老人,但坚宁的性格使他坚持走到了门口。来到院中,望着如巴掌大小的院子,满地泛黄稍夹杂着一点绿色的叶子,他不住的想起自己的父亲,儿时陪伴他一起练剑的画面,那时也是初秋,父亲细心的教导他,有时父亲还会陪他一起舞剑,幸福的日子总是很短暂的。父亲突然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也许这一生都不会回来,你要努力修练,变得强大才有可能见到我。‘’少年略显幼稚的脸上缓缓的留下泪水,那是少年第一次流泪,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修炼,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一阵微风吹过,将满地的落叶吹起伴随着一阵婆娑的响声,将少年从沉思中唤醒,此时眼泪不断的从眼眶里涌现,这是少年第二次流泪。少年握住自己的拳头,接着叹了口气,开始了每天的必修课—晨练。

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这些后,也没放过身为年级主任的他,没过多久
,他就被校长叫去歇斯底里地“洗礼”了一道。而这次成绩又大大令人失望,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校长那雷鸣般的话语:“如果年级下次再考差了,你那位置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了。”话虽模糊,但王主任不是笨蛋,连忙说;“校长,请您放心,下次一定考好。”

她脸上洋溢的笑容很迷人。我无法体会她说的每个女孩的梦想究竟是这款项链还是拥有美满幸福的爱情。但是,只要是她喜欢的,我都想买了送给她!因为那样,她就会很开心吧,说不定会为此接受我的追求也说不定。我有些窃喜的想着,低头瞄了一眼标价:18000。

“怎么办,看来我这个位置保不住了,”他叹了口气,迈着步子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

我失望的捏了捏口袋,里面是刚发的工资,1700块。我无奈的笑了笑:“你要是喜欢,肯定就会有人给你的。”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碎了王主任的思虑。

她不可置否的耸耸肩:“可是,那个人会是谁呢?”

“进来,”王主任生气地对门外吼了一句,心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校长,不可能,他还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心颤抖了一下。

我茫然,会是我么?

来人着实让王主任吓了一跳,不是校长,而是比校长令他更担心害怕的人——刘主任,副的。在这个节骨眼儿,只要有人向校长毛遂自荐,自己卸任没有百分之一百的可能,也有百分之九十。而姓刘的落井下石的可能性最大。想到这儿,汗珠不知不觉地从他的手心中溢了出来。

第一次,我无比的渴望自己能多赚些钱。晚上,我坐在河边的小木桥上发呆,付瓷瓷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小鱼,你就请我来这里喝烧仙草嘛?”她脱掉了鞋子,跟我一样把脚泡在水里:“真是个清静的地方呢!”

“王主任,你好,”刘主任点头哈腰地说道。

她很随意的拿起我身边的一杯烧仙草递给我,自己也拿了一杯凑到嘴边喝了起来:“找我有事吧?”

王主任没好声好气地说;“你干什么?”

我咧了咧嘴,她是我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不嫌弃我是个孤儿,对我很好很好,我有什么话都挺愿意和她说。但今天,我却想不到该怎么开口了,我抿了抿嘴:“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找份兼职呢?”

刘主任此时满脸讨好的笑,但对王主任来讲是狰狞的笑,要命的笑,他接着说:“就是这次成绩嘛,我们年级还是考得不咋样,王主任你也知道,”

她扭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怎么?”

“知道什么?”王主任一下打断,脸慢慢变成铁青色,心里不由地传来一阵阵寒凉。

我的脚在水里一圈一圈的画着圆:“没,就是想奋斗了呗,呵呵。”

“别急,主任,这次考成这个样,如果一旦公布,引起家长‘公愤’不说,校长肯定要来找你的,你也难堪,见你平时对我们这么好,”王主任冷笑了一声,刘主任仿佛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有个主意,可以瞒过他们,您听听,”王主任脸角好像笑了一下,“这次就别实分公布了,我们可以采取字母等级测评制度这种方式,这样,学生和家长都不知道具体情况了。主任,你觉得如何?”

她说,你要用钱,我可以兑给你啊。我摇了摇头,我不花女人的钱。

“嗯,让我考虑考虑。”王主任嘴上虽这么说着,其实他心里不知说了多少个“好”了。

她撇了撇嘴:“是因为萧可欣吧,我早知道你喜欢她!”

“那好,主任我就先走了。”刘主任悻悻地离开了。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做声,如果她也不帮我的话,就只好去做那个了,虽然有点危险…

“哐当”

紫光阁,本市最大的酒店和娱乐场所,里面聚集了所有名人显贵,也有无数的暗潮汹涌,因为这里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打黑拳的地方。我去报名的时候,却被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看扁了:“就你?进去还不被人揍的屁滚尿流,赶紧滚蛋吧小子!”

一阵关门声后,“太好了,不用担心了。”王主任心花怒放地拿起成绩单,上下扫了一遍,“咦,数学这么重要的学科竟是年级差,下降得最多的学科,以后应该抽空找数学组长谈谈。”

我立即不服气的接了一句:“难道你不想看看我被揍的屁滚尿流的样子吗?”

突然,他脑子有什么东西闪过,“数学组长不就是刘主任吗?”接着他又笑着说:“算了,看你小子帮了我,就饶了你。”

那胖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好,你这小子有种,进去吧!别死的太惨!”

成都 2013.7

我以一个黑马的姿态击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歇斯底里的赌徒们疯狂的在我的身上下注,现在是最后的冠军争夺赛了,如果再赢了,那条湛海深蓝我就能买下送给萧可欣了吧…

我这般想着,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萧可欣的笑脸。忽然传来一声冷哼,我赶紧停止胡思乱想,只见一个满身肌肉的男人已经在我对面作势欲攻了,他一拳袭来,看那架势,要是我被击中了,无异于被加农炮弹轰击过,我侧身躲避,趁势伸腿一记横扫,他被我扫中倒了下来,却中途变招,一肘向我的胸口狠狠砸来,电光火石之间我根本来不及格挡,只得狠狠一拳打向他的膝盖!

说来漫长,但一切都是一眨眼的功夫,我的胸口如遭锤击,躺在地上呼呼的喘气,而他也倒在我的旁边,膝盖下有殷红的血在扩散,周围的暴徒们歇斯底里的大喊我和他的名字,我摸索着抓住了旁边的护栏缓缓的站了起来,裁判的读秒时间一过,我就抑制不住的呵呵惨笑——好像输的并不是我…

我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笔不小的钱财,虽然胸口依然痛的难以呼吸,但心里却是暖暖的,明天,我就可以把那条项链送给萧可欣了吧?

我只顾想着心事,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以至于被一群人连推带打的弄进了一个小胡同才反应过来。

“小子,你挺牛B啊!把虎哥的腿打断了还想跑?!”

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左右甩个不停,拳头雨点一样朝我的身上脸上招呼,我的手脚被他们抓住,连格挡都是奢望。终于,他打累了,自己到底流了多少血我也不知道,眼前一直金星直冒,他慢慢的举起了砍刀:“小子,下辈子别再做人了,不好混啊!”

就在他即将砍下的时候,忽然一个慌张的声音传来:“大哥,花蝴蝶来了!”

花蝴蝶这个人我也是知道的,本市道上跺跺脚就地震的人物,只是从来没见过。我看到他听到花蝴蝶这个名字之后,明显的哆嗦了一下,然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女声便远远的传来:“里面的人是不是宋小鱼?”

不管是谁来了,只要能不让我死就好!我剧烈的咳嗽了好几下,才赶忙应到:“我就是!”

这群人点头哈腰的‘蝴蝶姐’,‘蝴蝶姐’的喊着,她却一个也没理会,径直走到我的面前蹲下,看着我吃吃的笑:“你就是那一拳打断张虎腿的宋小鱼?”

张虎?就是那个最后和我打拳的人吧?我眼前依然金星直冒:“嗯,下手重了…”

“呵呵,你挺能打嘛!腿断了,那是他活该!”她转头冲后面的那群人不咸不淡的道:“以后他是我的人了,识相的快滚!”

我很奇怪一个女人也能让他们怕成这样,以至于他们连滚带爬的跑远了我才反应过来:“你有什么条件?”

我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帮助自己。

她已经消失在拐角了,声音却远远传来:“如果有事需要你,到了就好!”

第二天我正在自己的出租屋呲牙咧嘴的给脸上的伤上药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听见付瓷瓷边敲门边叫道:“小鱼,你在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