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摘要:
中秋节前一天,瓜果市热闹得很。唐家二婆连转七八个西瓜摊,竟没相中一个瓜,够挑剔的!别怪她,二婆要买供品,马虎不得。八月十五月儿圆,西瓜月饼敬老天,老规矩。老百姓信奉老天爷之风,实在刮得太久了。遥遥上

摘要:
每一晚,当我闭上眼睛,那些影像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每一个人狰狞的面孔,凄惨的叫声,都成了我的恶梦,这样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真希望,当时我们没有进入那座古堡。这本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五个多年

摘要:
铁拐李变作一位受伤的老人,衣衫不整躺在路上。很长时间过去了,车来人往,但是没有人帮他。铁拐李举起一个纸牌子,上写:谁帮我,谁成仙。过往行人纷纷议论:不是疯子,也是半拉精神病!又过了一段时间,铁拐李一

中秋节前一天,瓜果市热闹得很。唐家二婆连转七八个西瓜摊,竟没相中一个瓜,够挑剔的!别怪她,二婆要买供品,马虎不得。“八月十五月儿圆,西瓜月饼敬老天”,老规矩。

每一晚,当我闭上眼睛,那些影像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每一个人狰狞的面孔,凄惨的叫声,都成了我的恶梦,这样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真希望,当时我们没有进入那座古堡。

铁拐李变作一位受伤的老人,衣衫不整躺在路上。很长时间过去了,车来人往,但是没有人帮他。铁拐李举起一个纸牌子,上写:谁帮我,谁成仙。过往行人纷纷议论:不是疯子,也是半拉精神病!

老百姓信奉老天爷之风,实在刮得太久了。遥遥上下五千年,一脉相传绵延不绝。年轻人呢?有相信的,也有不信的。也有的喜欢脖颈上挂个廉价的十字架,去信外国的“老天爷”去了。看来,人哪,总得找个方式麻痹愚弄自己。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虽也说不清十字架的来历,说不清耶稣何许人也,但他们会比照蓝眼圈大鼻子在自己胸前划十字,求神佑护,与唐家二婆一样迷恋着并不存在的天堂。

这本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五个多年的好朋友约好在这个周末去两百多公里外的一片森林进行为之一周的探险,吸引我们的不是那里的美景,而是传说进入这片森林探险的人都失踪了,我们五个人也许是有种天生的好奇心和不信邪的性格,因此打算一起去这个神秘的死亡之地一探究竟。

又过了一段时间,铁拐李一手攥把钞票,一手举牌,上写:谁帮我,这一万块钱归谁。终于,一男一女来在他面前,男的说:我们想帮你,但是你要在这张纸上签上你名字,并摁上手印。女的递过一张纸和一盒印泥。

八月的下半晌,风就有些凉了,卖瓜的小伙子还是敞着怀,胸前的十字架闪闪发光。摊前竖一块小木牌,上头写着五个不规范的黑体字——“顾客是上帝”。

当天我们一大早就出发了,带齐了野外求生的必需品,包括GPS,因为森林不小。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十分不错,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就到达了目的地,矫治在森林的入口处突然才下了刹车,我们都疑惑为什么不直接开进去,矫治说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就是从森林里传出来的,我们都没有听到,笑着说这是矫治幻听了。最后,我们开车进入了森林。

纸上写着:我是自己受伤,与他人无干;来人帮助了我,我自愿给他们一万元钱作为酬谢。空说无凭,立此为据。

转来转去就转到最后,实在经不住年轻汉子巧舌如簧,二婆就买他一只瓜。瓜包熟,价就高。二婆顾不了许多,你想呀,供品不能切口验,花大价钱买个保险。二婆正提瓜往外挤,与邻家嫂子相遇,问起瓜价斤两,嫂子就有些吃惊:“哎呀呀我说二奶,你老八成遭人坑了。瓜价高不说,哪能有那斤两呢,打眼瞧得出来。”于是就找秤称,果然少了二斤。

这时正值秋季,森林里许多树木都已经开始落叶,地上也是一层厚厚的枯叶,树木很多,但很少看到还挂有緑叶的树木。我们的车子进入森林二十多分钟后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路太过泥泞,只能步行。

铁拐李暗叹:人间再无人可渡成仙。

瓜摊前,二婆找回头账:“小伙子呀,十斤重的瓜你咋就称出个十二斤呢?年纪轻轻咋能这么做生意!”

我们在一个比较平整的地方搭了两顶帐篷,吃了点东西之后,我们五个人打算分成两组去找线索,我与鲍勃和矫治一组,杰克与保罗一组,四个小时之后回到这里集合,稍作讨论之后,我们出发了。

小青年不认账,笑说:“老人家想清楚了,哪个说它十二斤呵,我明明收你十斤瓜钱——五块钱嘛!”

我们走了十几分钟,鲍勃在低声的自言自语,我们问他有是否什么问题。“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么大的森林,为什么没有听到任何动物的叫声?”听鲍勃这么一说,我与矫治也开始感到疑惑,尽管现在是秋季,但这么大的森林也一定会有动物的,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呢?森林安静的可怕,我感觉得到,他们两个已经开始感到恐惧了。鲍勃突然说道:“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在我们进来之前不就已经想到这座森林会有特别之处吗?也许只是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啦!”我知道,这是鲍勃为了消除我们的内心恐惧才说的,算是自我安慰吧!不过他这么一说,我们也就一笑而过,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

“天地良心啊!”二婆气蒙了:“俺明明付你六元钱呵!”——霎时,人们就围拢,二人也就各执一词地吵将开来。这类官司其实原本司空见惯。唐家二婆倘是个好脾气的,吃下哑巴亏也就算了。买东西的天下人,有几个没吃过商贩的亏?从南京到北京,买的不如卖的精,恶语恶言不上当,嬉皮笑脸把你坑!然而,二婆这人认死理,向来吃软不吃硬。她非提溜那杆秤,拽那汉去找工商所。正当二人闹腾的不可开交之时,邻家嫂上前解劝了。她是做服装生意的,知道做生意的看中名声,名声坏了生意也完。邻家嫂抓住了这个突破口,和颜悦色对瓜主说:“大兄弟,看你摊前竖的牌和你胸前挂的那物,你是真心信上帝啦?既信上帝,就办好事!顾客是上帝,这位婆婆是你的顾客,自然也就是你的上帝。上帝来向你讨个说法,你咋能说上帝讹你呀?”

时间过的很快,我们三个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因此就打算回营地,只希望保罗和杰克能有一些发现。回到营地之后,我们发现鲍勃他们还没有回来,距离我们约定集合的时间不到十分钟了。“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矫治有点害怕的说道。“不会有事的,能有什么事呢?放心吧!他们会回来的。”鲍勃自信的说到。我们在忐忑不安中等了将近二十分钟,突然听到保罗的声音,是他们回来了,我们很高兴。远远的看着他们,保罗手上好像拿着一件东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