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尺居士,第三十三卷

新经理实在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听了杨帆的话不似说谎,飞快的联络了分部里的下属。
几分钟之后,被废弃的档案资料传到了新经理手里,几次三番比对着杨帆和资料中人的样貌,新经理无可奈何的承认,那的确是同一个人,自己此来操之过急了。
“虽然……从外表上看,外骨殖装和科隆战甲比,的确有些相似的地方,不过就具体功能而言,如果说外骨殖装是原始时代的棍棒,那么科隆战甲得是上个世代的高强合金刀。”
“以零界的情报能力,不可能判断不出两者间的差距吧?”杨帆慢条斯理的说着消遣的话,真实的意思在场之人都心知肚明。
新经理自然不是因怀疑技术泄密而气愤填膺的找上门的,事实上,支持他技术泄密的理由实在少的可怜,如果连这个都分析不出来,零界也就不是零界了。
他只是藉那个模糊的借口,来诈山都一道罢了,如果山都高层被唬住了,不管是处理那技术泄密者,还是因为理屈与零界达成某种程度的产销关系,他的目的都达到了。
“大家以前一直合作,以后还要继续合作下去,这点小误会就只当没有发生过罢?说正事,说正事!”狐九老头适时插入,在乘胜追击的杨帆和略显尴尬的经理之间打起了圆场。
“夏经理应该也知道了吧?我们山都的种植园出了些问题,所以希望就这个与科隆机甲,能与零界达成某种交易……”终于开始说到正题了。
“我叫夏洛克,并不是姓夏!”外观与狐老头和杨帆并无多少差别的经理本能的澄清道。
话说完以后,他才意识到老头方才究竟说了些什么,脸上疑惑兼且犹豫:“你们的种植园真的出问题了?不是在开玩笑?”
“我们怎么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老头皱眉。
“是么?这样啊……”夏洛克陷入了沉思,片刻后笃定的敲了敲桌子,“好吧,没有问题,零界可以调集物资,补足你们因失去种植园而出现的食物缺口,条件是……科隆机甲的全部生产技术……”
“什吗?!”老头不由自主咆哮起来。
“以及……你们那个里世界的其它幻都所有代理权!”域将的咆哮,似乎丝毫也影响不到商人的心志。
“你疯了!”老头豁然起身,“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呀!”
夏洛克端茶一啜,自岿然不动:“想想吧,你们缺的是什么?那是食物呀,等级再高的人也不能不吃饭吧?”
“而且根据我的判断,你们缺的恐怕不仅仅食物吧?山都里世界显然需要大量的能源,而科隆战甲,既需要大量的能源,还需要高品质的晶核……”
“食物的空缺其实好补,只要下放高手到广大的农村去,吃饱肚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没有高手给你们提供晶核和能源了,你们的里世界能运转多久?科隆战甲能造出几具来?”
这位经理眼光真的是相当毒辣,一眼就看穿了山都眼下的根结。
山都目前就好比是一家打算打开门做生意的店铺,生意肯定将是兴旺的,前景肯定是光明的,赚钱那是一定的,只是……碍于本钱太少,酒香巷子深,难以发展壮大起来呀。
一块钱的穷人,财产翻一倍也不过两块钱,想变成亿万富翁去,从零开始不晓得要花费多久。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最快速度的发展起来,自然就只剩下一个法子了——融资,贷款,向别人借钱。
虽然说,山都要跟零界签协议,借的只是粮食,可是零界这位经理真的是眼光独到,一下子找准了定位,摆足了银行家的范儿。
“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都干了些什么!”狐老头怒不可遏,录影卡往读卡器里一放,零界探子在山都内部四处打探消息的画面顿时播映出来。
“我们五层种植园出现问题毁弃,归根结底还不是你们捅的漏子?不要告诉我,西区的闹事一丝一毫没受你们零界的推动!”
“你们的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山都的正常秩序……”
毕竟坐惯了高位,老头一身演技还是不错的,接纳了杨帆编出来的理由之后,火发的有板有眼,就好像是真事一样。
经理的目光凝了一凝,不过立刻安之若素起来,不漏丝毫破绽:“我并不否认,刚才那些事有我们零界人员的参与,不过你们也知道,认真说起来,西区所有人都是我们零界的下线。”
“事情的确是我们做下的,不过说我们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我不能接受!待遇忽然相差那么多,作为付过钱的客人,抱怨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罢?”
“至于那些情报人员趁机混入山都打探的事,我想……假如你们忽然发现,科隆武装或者是里世界的技术被别的人掌握了,也会第一时间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实在是巧舌如簧呀,三言两语,轻轻松松的,这位经理就把之前发生的一切,包括影像资料的事尽数揭过了,而且立刻还了一记重的。
“而且,根据我的情报渠道,最近三天之内,山都虽然有所异动,但并没有一处异动是指向种植园的。”
“可能种植园真的毁弃了吧,也可能没有,但不管发生什么事,说种植园的毁弃是因为我们闹事,导致你们紧急状态下调动不出充足的人手,这似乎根本不合常理。”
“好像从几百年前一直到现在,种植园一直都是超然独立于山都管理系统之外的存在吧?我们甚至都怀疑,究竟是不是真的有那些……专门照料种植园的人手。”
“该死的内间!”狐九老头狠狠咒骂了一句。
显而易见,零界在山都广布人手,否则不可能对管理系统的动向如此清楚。

“话不投机半句多!”“夏”经理提出的要求超出了低限,他自以为掌握一切的感觉,更是让狐老头这个域将高手面目无光。
冷冷的撂下话茬,老头就准备端茶送客了。
“其实夏洛克经理你猜的没错,我们山都的种植园的确没事,就算有事也不关你们的事……”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老头怒瞪。
杨帆不加理会,继续说道:“不过,种植园是肯定不会继续开下去了,这对零界的影响也相当大吧?”
杨帆观察着对方神色:“我们马上会开一个关于种植园处置问题的高层会议,如果夏洛克先生对此有兴趣,倒可以去旁听一下。”
这段时间,会议召集的反馈意见已一一抵达,包括那一位也正好有空,既然此间交易无法达成,这桩事也该提上主题了。
只是狐九老头完全弄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那家伙也要让他参加?”
就如杨帆所说的,种植园的生意黄了,零界受到的波及同样的大,既然有机会了解实情,夏洛克肯定不会放弃。
“接下来要说的事,与这个世代的每一个人都有关联,如果能通过他,影响到零界进而散播到所有幻都,也是蛮不错的一件事。”
表面上如此说,不过杨帆内心的想法却是——他始终觉得,食物的问题于自己来说,应该不是那么难解决的。
他一直觉得,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在脑海当中,只是隔了层窗户纸没捅破,才始终那么含含糊糊。
零界的刁难,于自己来说是一种动力,他有预感,很快自己就能够抓住那念头,让这个姓夏的大大吃上一惊。
就算想不出来,等下一次晋入大衍诀,也肯定没有问题! ****
“我们开会!”这世代不像上个世代形式主义那么多,原形的会议室,各系统主管加上助手通过二十来个,人齐了狐老头拍拍桌子,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这几天,香格里拉后勤供应出现问题的事,大家应该也有所耳闻,半小时之前,杨司长做出了一个决定,具体情况就由他来说明吧……”
众人一齐把头转向了沐母,看到她老人家恍然不知的样子,才意识到指的是杨帆。
“我决定从今天起关停种植园的功能!”杨帆也很直截了当,一句话在会议室里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请大家听完了我的理由,再陈述自己的看法。”这样的场合不是一次两次了,杨帆算是久经考验,丝毫无惧,“这件事,还要从我的穿越者身份,从……上个世代的文明模式谈起。”
“不知道你们晓不晓得,上个世代的人类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生存的,尤其是……在他们成为地球的统治者之前。”
“嗯,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其实就是两样,种田,还有畜牧……两种获取食物的方式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文明方向,人类在成为地球统治者之前的历史,几乎就是这两种方向彼此征伐攻击的历史。”
“不过,我并不想说这二者间究竟有什么差异,只想说一说,这两者间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其实几乎是一样的,只是针对的对象不同罢了,种田是驯养植物的技术,而畜牧,是驯养动物的技术。”
“它们本质上是共通的,就是通过操控植物或者动物的繁衍生息,而以最简单最省力的方式,获取最大量而且稳定的食物源。”
“自从种植还有畜牧出现以后,人类不必像其它动物一样,天天奔波在森林里,原野上,只是为了吃饱肚子。他们有了更多的空闲,可以思考许多其它的事;他们有了更多的体力,可以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而行动……”
“也就是种植和畜牧技术出现以后,人类渐渐形成了文明,得以从成千上万的动物中脱颖而出,成为地球上的主宰。”
“可是有一件事,人类从根本上弄错了,那就是……种植、畜牧这样的行为,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是大自然所允许的。”
“这个世界上,每种生命都是自由的,平等的,没有生命愿意被管束、**纵,从诞生到死亡只是为了满足另一种生命的食欲。”
“生命会自己寻找出路,当它们受到约束,遭遇压迫之后。”
“你们可能或多或少都知道……上个世代的人类是地球的主宰,可那是因为当时地球上所有的动物、植物都很荏弱,就跟种植园的那些一个样。”
“不是一部分,而是所有!植物只知道生长,没有任何伤害力,而动物,最强的动物,也不过相当于你们现在的连级标准,而且……绝大部分生物都可以直接食用!”
“很惊讶是吧?很奇怪为什么它们现在变的这么强,这么难缠是吧?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如我上面所提到的,生命会自己寻找出路……”
“上个世代的人践踏大自然法则的时间太久,令得地球上的所有物种不得不联合起来,寻找它们唯一的活路,也就是——清除人类!”
“其实上个世代本没有死痕这种病的,是自然界的万物为了清除人类,而刻意进化出的基因变异……”
“基因变异?基因变异是什么?那不是一种毒素吗?”从杨帆开始演讲之后,周围一圈人时喜时悲,时惊时惧,杨帆都不做理会,只是以传道者的肃然,慷慨激昂着自己的演讲。
可是沐嫀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疑问,却仿佛闪电劈裂长空,狂风吹散乌云,一瞬间拂去了杨帆心中迷障……

“基因变异!”忍无可忍不能再忍,敖云怒冲冲道。
“哦,对,基因变异!”杨帆眨眨眼睛,“所谓基因呢,其实就是维系我们身体存在,提供给我们力量,并且让我们的特征能够呆呆传递下去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两只胳膊两条腿,孩子长的像父母,山族生的就是山族,水族生的就是水族……这就是基因规则的体现。”
“呃,似乎跑题了,如果你们对这些东西有兴趣,等里世界的大图书馆建成,我会把这些资料都放进去,到时候你们可以随便去看。”
“简断截说吧,总之呢,基因几乎决定了我们的所有一切,从长成什么样,到头发什么颜色,身材有多高,性格会怎样,一切都是基因的体现,甚至……包括我们所拥有的力量。”
“我们拥有能力,并且不断升级,其实每一次升级,就是一次基因变异,让我们的身体逐渐强壮,能够适应能力强化的变异。”
“因为我们总是感觉到威胁,在生与死之间挣扎,当我们本身的能力不足以应付周围的情况,而身体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的时候,就有可能产生变异。”
“你们以为我们每天晨早起来就开始锻炼身体,流血流汗累到要死要活是为了什么?因为肉体经过这样的锤炼会更加结实吗?”
“不,不,其实是基因的力量。当你做出超乎想象的剧烈运动以后,你的身体会疲劳,会受伤,会无法承受运动赋予的痛苦,在痛苦的刺激下,你的基因会缓慢的进行调节,让你的身体逐渐能够适应那样的运动量。”
“当这种调节达到一定程度,就会由量变累积出质变,诱发变异能力升级……真实的过程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基因变异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应对危机,也是生物在你死我活的争斗中生存下来的所有倚仗,不过可惜的是,能够变异的不仅仅是我们人类!”
“但凡是活着的,拥有生命的存在,都是能够变异的,无论动物、植物甚至是微生物……”
“而且,我们人类先祖们对大自然肆无忌惮的破坏,使得世间万物的变异,在那场被你们称之为大灭绝的灾难之后,大部分转向了针对人类的方向。”
“所以不要羡慕上个世代的人类如何如何,不要觉得他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能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确能做一些你们无法想象的事,可是他们的文明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是畸形的!”
“最叫人无奈的是,他们所犯下的罪,正由我们,由你我每一个人在承担着后果!”
“故而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就像先祖们一样,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直到世间万物都将我们当成是敌人,激起大自然更加剧烈的反抗,重蹈一遍先祖们的覆辙?”
“抑或者是,从现在开始,走上一条与先祖们完全不同,跟大自然和平相处、共同生存的新路?”
杨帆目光炯炯的看定了众人,内容是震撼性的,技巧是虚拟程式反复推敲过的,演技是久经磨练愈来愈精湛的,一番长长的演说,几乎感染了每一个人。
“当然应该是后者吧?” “显然是第二个选择。” “后面那个,没错的!” “…………”
在座的毕竟都是统领一方的大人物,不可能学游行示威的那些年轻人,振臂高呼做出不合身份的举动,不过待杨帆话音落下,他们的倾向还是显而易见。
并不激烈,亦不激昂,仿佛只是随意闲聊间,已经定下了杨帆方才那番表述的未来。
就连半途参加的夏洛克,这时候也忘了杨帆的威胁或者是恐吓,真心实意的连连点头:“如果事情真是这个样子的,的确只有一个选择没错。”
眼睛扫过每个人的脸孔,收集到他们的反应意见,杨帆满意点点头:“……所以,我做出了关停种植园的决定。”
“……”人群一下沉寂了好几秒钟,足足花了好几秒钟,在座的人才恍然意识到,杨帆的这番表述,是为自己关停种植园的决定申辩的。
太长了,实在太长了!以至于无论是在场的听众,还是看书的读者,都快要把这本来目的忘记了。
又经过几十秒钟的考虑,在座之人缓缓的沉痛的点头:“也是应该的!虽然种植园的确解决了不少食物问题,事情如果真是那个样子的话,关停也是应该的。”
“只是可惜呀,那些上个世代的美味……”也有人满脸遗憾的咂嘴。
不过总的来说,这些人的反应远远好于杨帆预期,这就已经足够了,本来……他还以为需要花费更多的唇舌呢。
“那些上个世代的美味,虽然不可能再吃到了,不过让大家品尝到那个味道的话,我还是有办法做到的!”
“喔,什么办法?”“里世界?那是什么玩意……”一时间人声嘈杂。
杨帆提高了声音:“至于食物的问题,我也可以很快拿出解决方案,至多三天时间。不过,这些事咱们以后再讨论,今天召开此次会议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杨帆使劲拍了拍桌子,压下了会议室里嘈声:“今天召开此次会议的目的,是鉴于之前的描述,与大家共同商议制定山都新版道德规范的。”
“新版道德规范?”
“没错!”杨帆重重点头,“仅仅关停种植园是根本不够的,我们应该制定新的行为准则,禁止一切种植、畜牧或者是与之类似的经营行为,并且……要求我们所有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必须表现出对自然的谦恭。”
“在这方面,我想……有一个人的意见绝对是权威性的。”杨帆注目投向那位,若是没有时间,此次会议甚至没有召开必要的存在——沐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