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苦心孤诣

“嗨,夏洛克先生,你也在这儿呀!欢迎欢迎……”
夏洛克如坠冰窟的当口,杨帆似乎刚好注意到了他,在一圈人的拥蹙吹捧中向他举起了酒瓶,代表胜利与庆贺的,到了这个世代也没有改变的香槟酒瓶。
夏洛克鼻子都要气歪了,自己会出现在现在这地方,还不是杨帆出关之后,急不可耐的亲自发信息邀约的。
现在竟摆出一副无意间偶遇的神态,摆明了是在戏弄自己吗!
你的本钱已经没有了,我们的生意也没得谈了,夏洛克先生,谢谢你的陪衬,让我的形象更加英明神武,光伟正大!
看着杨帆那副明明很得意,却偏还要表现出“很平常很普通,大家没必要表扬我”的神情,夏洛克就能想象出他心底里的龌龊,恨不能在对方脸上狠狠尅上两拳。
可惜,那也只是想想罢了,他是零界的经理,零界发展培养的无数下线中,因出类拔萃才做到这个高位的精英,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
“杨帆司长,恭喜,恭喜呀!难怪三天之前,您会自信满满胸有成竹呢!”
“同喜同喜!”杨帆笑容可掬。
“既然如此,我也就彻底放心了……”夏洛克点点头,转身离去,“就算那么做了,你们应该也不会谴责我落井下石雪上加霜什么的了,所以,好好享受眼前这一切吧。”
“夏先生请留步,留步……”杨帆隐隐觉出某些不好的味道,“什么落井下石雪上加霜?”
夏洛克缓缓转身,摆足了派头:“噢,对了,事先似乎也应该跟你们说一声的……由于你们山都关闭了种植园,停止了上世代食品供应,我们零界决定向大审判厅起诉你们,起诉你们单方面撕毁协议,不遵守合约。”
“本来如果真的发生事故,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没有了种植园收入,你们不光食物上会产生缺口,日用能源同样得出问题,虽然收入少了一大笔,我们零界也只好认了。”
“不过现在吗……所有问题都让您解决了,我们零界想要点本来就该属于自己的赔偿,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吧?”
所谓大审判厅,是独立于十三都之外的,用以处理幻都与幻都之间或者是像零界这样的跨都大组织与幻都之间的国际纠纷的。
基本可以将其认定为,这个世代的国际法庭。
完全由四大域王的下属把持着,四方势力缠夹纠结,是个几乎没什么执行力的组织,因为有个所谓的一票否决。
不过,倘若是别人把山都告了,本来就对山都虎视眈眈的四方势力,恐怕就不会有任何矛盾顾虑了,铁定会凝成一股绳,借此机会搞的山都鸡飞狗跳呀!
这家伙真的是太狠了,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啊简直是!
只要想一想到时候的后果,杨帆就有点不寒而栗,尤其是……在科隆机甲与里世界即将推出的这个关口。
山都的保密性是极好的,在独孤古的有意拦截下,有什么消息通常是无法传到其它幻都去的,只除了……零界这边。
这是独孤古有意留下的通道,因为山都不可能自己独立存在,山都的人战力普遍不怎么高,收入与产出难成正比,最主要的是无法单独抵御梦境界里镰骷的侵蚀,所以必须托庇于其它幻都羽翼之下。
有了零界这个窗口,山都就可以与其它幻都进行隔离式的交易,比如说……五层种植园。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其它幻都也只是以为,是零界还原了上个世代的生物藉此敛财,没有山都什么事,零界虽然从中赚了不少,但也为山都抵挡了许多麻烦。
假如……双方真的不欢而散的话,对山都真的没有任何好处……
山都要发展,就需要其它幻都高手手中源源不断的能源与财富,需要一条安全的山都防线,以及……让自己手中的人才成长的时间!
“夏洛克先生,请留步,什么事大家都是可以商量的吗!”不待杨帆有所表示,人老成精的狐九已经一闪身蹿将上去,毫无尊严的说。
“似乎……没什么好商量的吧?我已经完全没有本钱了……”夏洛克讥讽的道。
“你有的!”杨帆的声音传来,“种植园的供货合同,可以拿里世界的代理权来替换;至于科隆战甲的生意,你有一批对你们已没什么用处,对我们却是用处极大的上佳本钱,零界那三百零八位晶匠!夏洛克先生,我想,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
纠缠相持了这么久,双方的底牌已经揭的差不多,的确是该好好谈谈的时候了,毕竟双方本来就是谈生意而非吵架来的。
若说双方共同有什么不满的,就是对方太难缠太狡猾了,谈判之前的造势完全没取得预想中的优势,可以说是半斤八两,直到最后一刻都是……
杨帆不得已说出了对零界的需求,更加不得已透露了晶匠的具体数目藉以震慑对方,表示山都并不像零界想象中的那般软弱可欺。
但是这同时也增加了独孤古于零界中内线暴露的可能……总之,是一笔无法算清的糊涂账!
只不过杨帆凭的是超越时代的知识,而夏洛克,仅仅是靠生意人的精明头脑。
大体的意项确立了,划定双方的合作方式、分成比例,这又是一大堆的工作要做,这样的工作实在非山都人所长……
独孤古算路精深头脑缜密天下无双,可是在讨价还价上并没有什么好方法;狐九虽然做了山都百余年的真正领袖,也不是这方面人才;杨帆本来最看好的是影歌,可惜这位狠辣大胆的女子志不在此,一时顶班还可以,时间长了就要罢工。
经过几场艰苦卓绝披肝沥胆的谈判之后,山都方面在合同上附加了一个新的条款……

考试其实不关杨帆什么事,虽然举办的隆重,其实内容十分的单纯。
统共两门,一门叫做常识测试,一门叫做逻辑思维能力测试。
常识自然考的是考生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尤其是通过上个世代的世界体系所产生的认知,其实……也就是考察他们以往文化课的底子如何。
至于逻辑思维能力的测试,说穿了也就是次智商测验。
虽然只有两门,难度还是相当高的,虽然难度相当高,录取人数还是不少的,不是这些考生的素质就那么高,只是因为……两个测试无论哪个通过,都能获得入学许可罢了。
其中有六十多人通过了常识测试,这代表他们对上个世代的知识比较感行去,求知欲旺盛。
如果进了学府,应该会在他们感兴趣的领域里孜孜不倦的钻研,成为新系统的建立者或者是建立者之一。
另外有两百多人通过了逻辑思维能力的测试,这代表他们天生智商较高,学习知识的速度比较快,在严格的管理下,应该很快能成为合格的技术人员。
当然,在以上的人中,不乏两项都通过的,大约有那么十几个,被编到了一个特别班,将由杨帆或者是独孤古亲自执教,教导他们成为山都新教育体系下的第一批精英。
教育系统正常运转的同时,山都里世界也正经受着自由佣兵们的拓荒探索呢……
美轮美奂的上个世代原貌重现,以往见的从来都是废墟,而今终于见着了原貌,那种宏伟、震撼、叫人难以置信的身临其境,让佣兵们战栗、疯狂、难以自抑!
还有几乎百分百的五感模拟,可以看,可以听,可以嗅,可以吃,可以碰……上个世代的五花八门令得这些人头晕目眩。
还有还有,一些佣兵因为常年的征战,或者是肢体、或者是感官出现了残疾,进入里世界享受时竟然可以不药而愈……
再加上,这个世代的人体质跟上个世代的人完全没法比,接入虚拟世界的承受力大幅增强,上个世代通行的六倍时间标准于他们毫无意义,他们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承受到十倍,二十倍乃至更多。
把一份时间掰成几十瓣来花,这笔帐简直是人就会算呀,所以几乎是乍一触及,自由佣兵们就彻底沉迷了。
就像是大观园于刘姥姥一样,上个世代已臻巅峰的娱乐享受,轻而易举就把这些人俘虏了。
那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啊!
与那虚拟的世界相比,被普通民众看成是天堂的幻都内部,或者被幻都居民看做是天堂的超级酒店内部,简直就是筒子楼贫民窟吗!
无法想象,自己会觉得以前的生活还不错,会觉得已经站在了人类的顶端,拥有了至高的世间享受!
这里才是顶端呢,人家上个世代的人类才是真的会享受呢!
这几乎是所有进入里世界佣兵的共同想法,而有了这种想法,为了那仅有的三百套设备,六百多人三天来在西区擂台上打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的场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场面若是给有心的人看见了,说不定会以为是杨帆二桃杀三士的阴谋呢!
总之,试用期还远未结束,已经有人急不可耐的要求订购设备,付费充值。
山都给出了他们最有“诚意”的报价——接入设备的脑维仪必须以旧换新,再加上一公斤重的辉变合金、十块紫级晶核;至于付费充值吗,1万标准度的能量卡或者是1颗紫级晶核可以接入十天。
基本上,旅级能力者每天耗尽新生的能量制作标准能量卡,或者在不同的地方打工赚工资,基本上刚刚能赚够来这里的消费。
师级以上能力者会相对容易一些,花费数分之一或者十数分之一的能量就可以支撑,不过对谁来说,这都不是笔轻松的负担。
可是没有办法,谁让这玩意只在山都存在呢?
而且在里面浸淫多日,再加上杨帆和独孤古的刻意引导,这些人已经对虚拟世界生出了某种认知,并且可以想象一些未来——
只要有机会有本钱,不要说旅师军级能力者,就算等级再低些的家伙,也会想方设法倾家荡产的进入尝试的;
里世界不同于他们以往接触的任何游戏,在那个虚拟的花花世界,人越多就越有好玩,一旦正式开放,可以预见到时候在线人数的疯长。
没错,经过几天的摸索,这些人已经能够明白在线人数这类常用语的意义了。
某些头脑灵活的人,已经清晰的看到了这个新世界里的商机,开始了对废旧的脑维仪、高品质晶核、辉变合金以及能量卡的囤积。
虽然都是些以往不怎么被人注意,甚至纯粹以一般等价物而存在的玩意,经过这些人的有意扫货,短短几天内价格竟然也出现了一个上扬……
虽然还未开始正式运营,里世界的影响已经开始向外部辐射,在可以预计的时间里,这个其实很简陋粗糙的系统,所引发的震荡,所产生的效益,绝对超过世间曾经存在的任意程式系统。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当里世界的激荡愈演愈烈,其范围逐渐溢出香格里拉西区向外扩散的时候,杨帆也结束了他长达三天的闭关。
人类食物的新型解决方案正式出炉!
为了宣布这个好消息,几乎就在跨出实验室的同一时间,他发出了新一轮高层机会的通告,同时还叫来了正在为山都层出不穷的新玩意有些头疼的夏洛克。
生意太好有的时候也是种烦恼呀,因为不知道该集中力量投资到哪一项。
不过很快,夏洛克的烦恼就彻底没有了……

这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园林,有红的花,绿的叶,五彩斑斓的果实,飞翔期间的蝶雀……
菜很嫩,花很香,灌木很低矮,碟雀很温柔。
暖暖的人造太阳光从画出来的蓝色天空撒下来,将一切都照的那么的缤纷绚烂明媚动人。
这里是山都五层的种植园,并没有因为关停而废弃,也没有被放任自留而失却了原貌。
虽然按照新的山都宪章,不允许对任何动物植物有驯养行为,但驯养的目的是为了吃用,不吃不用只是为了好看,这并不在禁止之列。
而且,随着人类实力的逐渐膨胀,羽翼重新丰满,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人类重又夺回了地球主权,那么五层这个地方,说不定会成为最罕见的所在,完美的保存了上个世代的生态风貌的所在。
所以,哪怕是不吃不用,山都高层仍旧划拨了不少资源,维持种植系统正常运转,让此地能够保持旧貌。
跟以前唯一不同的也就是,那些蔬菜水果再不会被人采摘,而是会一直长大变老到掉落腐烂成为地里的肥料,那些小鸡小鸭小动物,也再没有机会变成餐桌上的食物。
虽然种植园关停了,对于这里所发生的事,人们倒并没有投以太多的注意。
食物合成机造出来的玩意的确不怎么样,说不上难吃,也绝不是好吃,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这个没什么味道,既无口感也无特色。
可是……里世界里完全能享用到那些上世代的美食,而且花样翻新名目繁多,香格里拉系统里的菜谱,毕竟只是上个世代美食的那么一小部分罢了,里世界可是几乎涵盖了上个世代所有一切的虚拟世界呢。
总之,人们现如今关注的焦点全在里世界,聊天也是,工作也是,休息时也是。
不过,也有不为里世界所动的人存在,比如说,此时此刻种植园里的两位女子。
身材高挑马尾摇曳英姿飒爽的那位,缓缓的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另外一位,玉骨冰肌,肤如明雪,最惹人注目处,是那一头耀眼的蓝发,如冰霜附着。
两个人,一个推,一个坐,一个微微讲述着些什么,另一个则含笑聆听着,简直就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这两位,理所当然是沐嫀与河沅沅。
虽然身体已无大碍,冰女神的咆哮着实透支太多,尚需再多几日,河沅沅才能完全恢复。
而她的一头秀发,因为被寒冰域能侵蚀的关系,似乎已经永远变作了冰蓝,再也恢复不过来了……
安宁而恬静的画面,被突如其来的咆哮打破了:“沐嫀,你一定要去看看杨帆,最好尽快,马上!”
突如其来的咆哮,伴着突如其来的身影,独孤古一瞬间出现在两女身边,不顾仪态焦灼的道。
河沅沅惊惧,沐嫀则是疑惑:“你是……盘古先生?”
独孤古大部分时间都存在于杨帆脑海,抛头露面只是少数几次,幸亏少数几次当中就有沐嫀的一次,才没有被当成奇怪的入侵者。
“没错,是我。你最好跟我来一趟,杨帆的情况……有些不对。”
“杨帆?他怎么了?”沐嫀微微色变。
“这个状况……不太好形容,你应该会比较容易看出来。”独孤古踌躇的道,“其实我也不太肯定,希望不是最坏的那种情况。”
独孤古的话半明不白,不过这已经足以让沐嫀做出决定:“沅沅,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去看看,有什么消息我再联络你。”
“别把我丢在这,我和你一起去。”河沅沅娇嗔道。
“……好吧。”踌躇一番,沐嫀把河沅沅背上了身。
沐嫀并看不见,独孤古却看的很清楚,沐嫀背上,河沅沅露出的那诡计得逞的奸笑。
假如……这种阴谋真的有用,这种程度的刺激能够得逞,那还真是谢天谢地了呢!独孤古暗暗叹息着,带着二女开启了传送门。
传送的光闪起的瞬间,沐嫀感觉到,独孤古忽然往自己手中塞了一个物件,也不知那东西是什么,他就只说了几个字:“假如我不见了,再……”
后面的内容没来得及说完,他就不见了,声音戛然而止,就好像出了什么事一样。
沐嫀完全来不及反应,闪光一起一落,她和河沅沅两个人已经通过传送门,来到了传说中的山都七层实验室。
她们的身边,独孤古杳无音信。
“没想到就算没有实体,而且所有行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你也能在传送门里,通过传送把信息传递出去……”
独孤古冷笑的看着沐嫀手里的卡片,即是对沐河二人,也是对已经给他关了小黑屋的某人:“算了,既然你这么苦心孤诣,不经允许擅自行动的责罚免不了,那张影像,我就不收回了。”
这一句却是在脑海里说的,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然的微笑:“你们两位来了?正好,有事要通知你们两个一下呢。”
“什么事?”沐嫀下意识的问道,脑子里还在回现独孤古刚才的举动。
手里那是一张录像卡,她认得,既然如此,独孤古未完的话应该是,假如我不见了,再打开看吧?
不过,传送完后独孤古就从身边消失,难道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已经不见了?自己应该立刻打开来看吗?
她尚且为难疑惑的时候,杨帆已将武道大会名单的事原原本本道来:“如果没有意外,你们两人应该都会出现在参赛名单上,所以……好好抓紧时间训练,少点功夫谈情说爱!”
杨帆的笑容很灿烂,很阳光,可越是如此,就越让沐嫀觉的哪里不对。
“杨帆,你在生我的气吗?”沐嫀谨慎的问道,她的背上,河沅沅不满的扭动着。
“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又为什么要生气?”杨帆笑容更盛,表面上看起来,真的一丝一毫找不到他生气的迹象。
可越是这样,事情反而越奇怪……
他不生气吗?他应该生气的呀?他也有权利生气?可为什么他的笑容如此灿烂,他的话音如此古井无波?
独孤古所说得不对劲,就是指得这个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