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天涯喵汪恋

摘要: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没有找到日记,我是不可能把那天的时间和情节说的那么清楚的。但不能否认那半天的经历真得是难忘的。1997年12月30日,沈阳。今天真潇洒,午饭后,无聊,我们6个人一起压马路,因没有暂住证

摘要:
干什么你?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大汉口出狂言,小子,卖狗肉行,要是敢坏老子的好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阿博知道自己不是大汉的对手,便比较恭敬的说:请问,那只藏獒怎么会在你手上?大汉摇了摇自己的水桶

摘要:
梦露、伍尔夫、卢梭、蒙田……这些世界顶级作家艺术家们,有关他们的传奇浩瀚如星辰,无论是在世或去世。但从未有人从他们的“牙齿”这一特殊道具着手编撰故事。来自墨西哥的80后女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通在《我牙
…梦露、伍尔夫、卢梭、蒙田……这些世界顶级作家艺术家们,有关他们的传奇浩瀚如星辰,无论是在世或去世。但从未有人从他们的“牙齿”这一特殊道具着手编撰故事。来自墨西哥的80后女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通在《我牙齿的故事》这部颇具实验性的小说中,通过一名叫“高速路”的拍卖师,将这些牙齿和他们背后的故事串联了起来。在小说中,作家还将故事里诸多平凡人物以大作家命名,例如悉达多、胡里奥·科塔萨尔、拿破仑、卡洛斯·富恩特斯,甚至福柯、乔伊斯、萨特都写进了故事,赋予他们全新的角色——主人公冷漠的儿子、古怪的邻居、活得像一出“喜剧”的叔叔们和擅长演唱“毒鸡汤”的歌手……与以往中国读者熟知的马尔克斯、略萨、波拉尼奥等西语作家不同,这位获萨满·鲁西迪、恩里克·比拉·马塔斯盛赞;受乔伊斯·卡罗尔·欧茨、阿里·史密斯热捧的文坛新星不仅用这部题为《我牙齿的故事》(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作品复兴了拉美传统,更用了实验性的笔法打碎了艺术与大众间的高墙,书写了西语文学的新篇章。在本书的后记中也提到了成书的背景。19世纪现代连载小说作为文体兴起的同时,在古巴诞生了一种风行拉丁美洲的奇特职业:雪茄厂朗读者。为了减少手工劳动者重复劳作所导致的单调倦怠,工厂会安排一位工人为其他正在工作的同伴朗读雨果、左拉甚至大部头西班牙历史的书稿。21世纪这种文体在墨西哥的胡麦克斯果汁厂复兴,而重新发现这项拉美文学传统的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瓦莱里娅·路易塞利。她受胡麦克斯艺术馆(与果汁厂仅一街之隔)委托,期望用一篇文章拉近艺术和普罗大众的距离。于是她借鉴了“雪茄厂朗读者”的历史与“连载小说”的文体,为果汁厂工人写一部每周连载,适合高声朗读的小说。《我牙齿的故事》讲述了世上最好的拍卖师古斯塔沃·高速路和他牙齿的故事。一部关于“我”的收藏品们、它们独有的名字和它们经回收后焕然重生的专著。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没有找到日记,我是不可能把那天的时间和情节说的那么清楚的。但不能否认那半天的经历真得是难忘的。

“干什么你?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大汉口出狂言,“小子,卖狗肉行,要是敢坏老子的好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阿博知道自己不是大汉的对手,便比较恭敬的说:“请问,那只藏獒怎么会在你手上?”大汉摇了摇自己的水桶腰,漫不经心地说:“老子的事情要你插手?这只藏獒是个人送我的,放心,我绝对没抢狗,大街上野狗到处是,现在政府又不让抓,别人送我的总可以了吧?”大汉问心无愧。“那——那么多狗,都是别人送你的?”阿博半信半疑,“就算是别人送你的,可那些人又是怎么通过渠道得到小狗的呢?”阿博振振有词道:“他们应该要进监狱吧?”阿博本以为大汉会把狗全放了,大汉却气汹汹地大喊:“他们那群混蛋怎么拿到狗要你管,你闲事也他妈管太多了吧?别想抓我把柄!”他不耐烦了,“他妈怎么那么麻烦,混蛋浪费我时间,滚远点!”“那我把那只藏獒买下来不行吗?”阿博急忙拿出钱,在大汉面前晃来晃去。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好好,那只藏獒还咬伤了我,500块,爱要不要,绝不强求!”阿博也没有管那么多,只好付钱。大汉只好让阿博自己去牵藏獒。

1997年12月30日,沈阳。今天真“潇洒”,午饭后,无聊,我们6个人一起“压马路”,因没有暂住证,被带到了派出所。

“还记得我吗?”阿博欣喜地说,“小肖!”小肖见了阿博,立刻高兴起来,舌头吐在外面。“跟我回家吧!”阿博摸摸他的伤口,还好伤口不太严重,就3道伤口,只是皮破了而已。原来,所谓的遍体鳞伤,只是沾上了许多血,看起来全身伤口。

到派出所,民警吩咐把身上的钱、东西都拿出来。他们五个人把钱、传呼机、电话号薄、顶针,连手纸都拿了出来。我也把我的用来看时间假传呼机拿了出来。“都拿出来”严厉的吼声后,又有人拿出一些钱。接着有民警吩咐“洗一洗”并说,“洗到以后别怪不客气了”。我被洗了一下,逃过一劫,因为我的衬衣口袋里有16元人民币,一摸就会摸到的,真庆幸他没有拍到那个部位,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一民警见没有多少钱,吩咐道“重新洗一次”。我被吓的打了一寒颤,但此时只能咬紧牙关,听天由命了。还好,天公作美帮了我,正好要搜到我时,搜者在接了一通电话后,出去执行其他公务了。

到了收养所,阿博给小肖细心地包扎好伤口,就急促地去老板那里。“老板!”阿博用责怪地语气讲,“你怎么把小狗卖给别人的?你有没有责任?”老板冷笑了一声:“哼,还跟我较起劲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狗舍和猫舍打扮那么整洁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买这些狗狗猫猫,卖给谁都无所谓!钱是最重要的,其实我无心查别人的资料看看是不是狗贩,只要给钱,或更多的钱,就无所谓!”老板的声音整天动地,似乎废了所有的力气。还没等阿博说什么,老板就拍拍阿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唉!阿博,我努力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们更快的提高工资吗?同时又顾及自己。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报纸上也写着这狗,那大汉又打电话来和我说…”阿博不耐烦了,立即打断:“停!够了,别胡搅蛮缠,我们是要有爱心的呀!那你为什么不开别的店?那些狗是不是你买给他们的?包括小肖!”老板沉得住气,耐心答道:“因为我爸爸开的就是收容所,为了好开业,顺便把这地让给了我。我老爸开这收容所给别人小狗小猫是不收钱的,但是,现在,我为了赚钱也没办法了。其实我也不知道狗贩子怎么个多人购买法,转让给那个大汉壮三儿。可是,买小肖的是个富贵人家,穿的很体面,也没和我讨价还价,不像个狗贩子啊!”阿博忍无可忍:“我们先不说小肖,但是,你这样和狗贩勾结,就是没有爱心,你就是为了钱,你不配在这里当老板!”阿博脸色通红,“还有,小肖这件事我要查清楚,你等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