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佛里,常州天甯寺闻礼忏声

  有如在火一般可爱的阳光里,偃卧在长梗的,杂乱的从草里,听

  喂,看热闹去,朋友!在哪儿?
  卡尔佛里。今天是杀人的日子;
  两个是贼,还有一个——不知到底
  是谁?有人说他是一个魔鬼;
  有人说他是天父的亲儿子,
  米赛亚……看,那就是,他来了!
  咦,为什么有人替他抗著
  他的十字架?你看那两个贼,
  满头的乱发,眼睛里烧著火,
  十字架压著他们的肩背!
  他们跟著耶稣走著:唉,耶稣,
  他到底是谁?他们都说他有
  权威,你看他那样子顶和善,
  顶谦卑——听著,他说话了!他说:
  「父呀,饶恕他们吧,他们自己
  都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
  我说你觉不觉得他那话怪。
  听了叫人毛管里直淌冷汗?
  那黄头毛的贼,你看,好像是
  梦醒了,他脸上全变了气色,
  眼里直流著白豆粗的眼泪;
  准是变善了!谁要能赦了他,
  保管他比祭司不差什么高矮!……
  再看那妇女们!小羊似的一群,
  也跟著耶稣的后背,头也不包,
  发也不梳,直哭,直叫,直嚷,
  倒像上十字架的是她们亲生
  儿子;倒像明天太阳不透亮……
  再看那群得意的犹太,法利赛
  法利赛,穿著长饱,戴著高帽,
  一脸的奸相;他们也跟在后背,
  他们这才得意哪,瞧他们那笑!
  我真受不了那假味儿,你呢?
  听他们还嚷著哪:「快点儿走,
  上『人头山』去,钉死他,活钉死他!」……
  唉,躲在墙边高个儿的那个?
  不错,我认得,黑黑的脸,矮矮的。
  就是他该死,他就是犹大斯!
  不错,他的门徒。门徒算什么?
  耶稣就让他卖,卖现钱,你知道!

  繁星

  初夏第一声的鹧鸪,从天边直响入云中,从云中又回响到天

  他们也不止一半天的交情哪:
  他跟著耶稣吃苦就有好几年。
  谁知他贪小,变了心,真是狗屎!
  那还只前天,我听说,他们一起
  吃晚饭,耶稣与他十二个门徒,
  犹大斯就算一枚;耶稣早知道,
  迟早他的命,他的血,得让他卖;
  可不是他的血?吃晚饭时他说,
  他把自己的肉喂他们的饿,
  也把他自己的血止他们的渴,
  意思要他们逢著患难时多少
  帮著一点:他还亲手舀著水
  替他们洗脚,犹大斯都有分,
  还拿自己的腰布替他们擦干!
  谁知那大个儿的黑脸他,没等
  擦干嘴,就拿他主人去换钱:——
  听说那晚耶稣与他的门徒
  在橄榄山上歇著,冷不防来了,
  犹大斯带著路,天不亮就干,
  树林里密密的火把像火蛇,
  蜓著来了,真恶毒,比蛇还毒,
  他一上来就亲他主人的嘴,
  那是他的信号,耶稣就倒了霉,
  赶明儿你看,他的鲜血就在
  十字架上冻著!我信他是好人;
  就算他坏,也不该让犹大斯
  那样肮脏的卖,那样肮脏的卖!
  我看著惨,看他生生的让人
  钉上十字架去,当贼受罪,我不干!
  你没听著怕人的预言?我听说
  公道一完事,天地都得昏黑——
  我真信,天地都得昏黑——回家吧!

  一

  边;」

  繁星闪烁着——

  有如在月夜的沙漠里,月光温柔的手指,轻轻的抚摩著一颗颗热

  深蓝的太空

  伤了的砂砾,在鹅绒般软滑的热带的空气里,听一个骆驼的铃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

  声,轻灵的,轻灵的,在远处响著,近了,近了,又远了……

  沉默中

  有如在一个荒凉的山谷里,大胆的黄昏星,独自临照著阳光死去

  微光里

  了的宇宙,野草与野树默默的祈祷著,听一个瞎子,手扶著一

  他们深深的互相赞颂了

  个幼童,铛的一响算命锣,在这黑沈沈的世界里回响著;

  二

  有如在大海里的一块礁石上,浪涛像猛虎般的狂扑著,天空紧紧

  童年呵!

  的绷著黑云的厚幕,听大海向那威吓著的风暴,低声的,柔声

  是梦中的真

  的,忏悔它一切的罪恶;

  是真中的梦

  有如在喜马拉雅的顶巅,听天外的风,追赶著天外的云的急步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声,在无数雪亮的山壑间回响著;

  三

  有如在生命的舞台的幕背,听空虚的笑声,失望与痛苦的呼吁

  万顷的颤动——

  声,残杀与淫暴的狂欢声,厌世与自杀的高歌声,在生命的舞

  深黑的岛边

  台上合奏著;

  月儿上来了

  我听著了天宁寺的礼忏声!

  生之源

  这是哪里来的神明?人间再没有这样的境界!

  死之所!

  这鼓一声,钟一声,磬一声,木鱼一声,佛号一声……乐音在大

  四

  殿里,迂缓的,曼长的回荡著,无数冲突的波流谐合了,无数

  小弟弟呵!

  相反的色彩净化了,无数现世的高低消灭了……

  我灵魂中三颗光明喜乐的星

  这一声佛号,一声钟,一声鼓,一声木鱼,一声磬,谐音盘薄在

  温柔的

  宇宙间——解开一小颗时间的埃尘,收束了无量数世纪的因

  无可言说的

  果;

  灵魂深处的孩子呵!

  这是哪里来的大和谐——星海里的光彩,大千世界的音籁,真生

  五

  命的洪流:止息了一切的动,一切的扰攘;

  黑暗

  在天地的尽头,在金漆的殿椽间,在佛像的眉宇间,在我的衣袖

  怎样幽深的描画呢

  里,在耳鬓边,在官感里,在心灵里,在梦里……

  心灵的深深处

  在梦里,这一瞥间的显示,青天,白水,绿草,慈母温软的胸

  宇宙的深深处

  怀,是故乡吗?是故乡吗?

  灿烂光中的休息处

  光明的翅羽,在无极中飞舞!

  六

  大圆觉底里流出的欢喜,在伟大的,庄严的,寂灭的,无疆的,

  镜子

  和谐的静定中实现了!

  对面照着

  颂美呀,涅盘!赞美呀!涅盘!

  反面觉得不自然

  不如翻转过去好

  七

  醒着的

  只有孤愤的人罢!

  听声声算命的锣儿

  敲破世人的命运

  八

  残花缀在繁枝上

  鸟儿飞去了

  撒得落红满地——

  生命也是这般的一瞥么

  九

  梦儿是最瞒不过的呵!

  清清楚楚的

  诚诚实实的

  告诉了

  你自己灵魂里的密意和隐忧

  一〇

  嫩绿的芽儿

  和青年说

  ”发展你自己!”

  淡白的花儿

  和青年说

  ”贡献你自己!”

  深红的果儿

  和青年说

  ”牺牲你自己!”

  一一

  无限的神秘

  何处寻他

  微笑之后

  言语之前

  便是无限的神秘了

  一二

  人类呵!

  相爱罢

  我们都是长行的旅客

  向着同一的归宿

  一三

  一角的城墙

  蔚蓝的天

  极目的苍茫无际——

  即此便是天上一人间

  一四

  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

  卧在宇宙的摇篮里

  一五

  小孩子!

  你可以进我的园

  你不要摘我的花——

  看玫瑰的刺儿

  刺伤了你的手

  一六

  青年人呵!

  为着后来的回忆

  小心着意的描你现在的图画

  一七

  我的朋友!

  为什么说我”默默”呢

  世间原有些作为

  超乎语言文字以外

  一八

  文学家呵!

  着意的撒下你的种子去

  随时随地要发现你的果实

  一九

  我的心

  孤舟似的

  穿过了起伏不定的时间的海

  二〇

  幸福的花枝

  在命运的神的手里

  寻觅着要付与完全的人

[NextPage]

  二一

  窗外的琴弦拨动了

  我的心呵!

  怎只深深的绕在余音里

  是无限的树声

  是无限的月明

  二二

  生离——

  是朦胧的月日

  死别——

  是憔悴的落花

  二三

  心灵的灯

  在寂静中光明

  在热闹中熄灭

  二四

  向日葵对那些未见过白莲的人

  承认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白莲出水了

  向日葵低下头了

  她亭亭的傲骨

  分别了自己

  二五

  死呵!

  起来颂扬他

  是沉默的终归

  是永远的安息

  二六

  高峻的山巅

  深阔的海上——

  是冰冷的心

  是热烈的泪

  可怜微小的人呵!

  二七

  诗人

  是世界幻想上最大的快乐

  也是事实中最深的失望

  二八

  故乡的海波呵!

  你那飞溅的浪花

  从前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我的盘石

  现在也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我的心弦

  二九

  我的朋友

  对不住你

  我所能付与的慰安

  只是严冷的微笑

  三〇

  光阴难道就这般的过去么

  除却缥渺的思想之外

  一事无成!

  三一

  文学家是最不情的——

  人们的泪珠

  便是他的收成

  三二

  玫瑰花的剌

  是攀摘的人的嗔恨

  是她自己的慰乐

  三三

  母亲呵!

  撇开你的忧愁

  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

  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

  三四

  创造新陆地的

  不是那滚滚的波浪

  却是地底下细小的泥沙

  三五

  万千的天使

  要起来歌颂小孩子

  小孩子!

  他细小的身躯里

  含着伟大的灵魂

  三六

  阳光穿进石隙里

  和极小的刺果说

  ”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

  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

  树干儿穿出来了

  坚固的磐石

  裂成两半了

  三七

  艺术家呵!

  你和世人

  难道终久得隔着一重光明之雾

  三八

  井栏上

  听潺潺山下的河流——

  料峭的天风

  吹着头发

  天边——地上

  一回头又添了几颗光明

  是星儿

  还是灯儿

  三九

  梦初醒处

  山下几叠的云衾里

  瞥见了光明的她

  朝阳呵!

  临别的你

  已是堪怜

  怎似如今重见!

  四〇

  我的朋友!

  你不要轻信我

  贻你以无限的烦恼

  我只是受思潮驱使的弱者阿!

[NextPage]

  四—

  夜已深了

  我的心门要开着——

  一个浮踪的旅客

  思想的神

  在不意中要临到了

  四二

  云彩在天空中

  人在地面上

  思想被事实禁锢住

  便是一切苦痛的根源

  四三

  真理

  在婴儿的沉默中

  不在聪明人的辩论里

  四四

  自然呵!

  请你容我只问一句话

  一句郑重的话

  我不曾错解了你么

  四五

  言论的花儿

  开的愈大

  行为的果子

  结得愈小

  四六

  松枝上的蜡烛

  依旧照着罢!

  反复的调儿

  弹再一阕罢!

  等候着

  远别的弟弟

  从夜色里要到门前了

  四七

  儿时的朋友

  海波呵

  山影呵

  灿烂的晚霞呵

  悲壮的喇叭呵

  我们如今是疏远了么

  四八

  弱小的草呵!

  骄傲些吧

  只有你普遍地装点了世界

  四九

  零碎的诗句

  是学海中的一点浪花罢

  然而他们是光明闪烁的

  繁星般嵌在心灵的天空里

  五〇

  不恒的情绪

  要迎接他么

  他能涌出意外的思潮

  要创造神奇的文字

  五—

  常人的批评和断定

  好像一群瞎子

  在云外推测着月明

  五二

  轨道旁的花儿和石子!

  只这一秒的时间里

  我和你

  是无限之生中的偶遇

  也是无限之生中的永别

  再来时

  万千同类中

  何处更寻你

  五三

  我的心呵!

  警醒着

  不要卷在虚无的旋涡里!

  五四

  我的朋友!

  起来罢

  晨光来了

  要洗你的隔夜的灵魂

  五五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五六

  夜中的雨

  丝丝地织就了诗人的情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