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心,在线阅读

呼……
剧烈的风,从我们的周围吹过,我,以及悠悠,艾法丽丝,贝蒂,帝亚,新月如眉四女,有说有笑的站在黄金圣龙的背上,有说有笑的朝传送山谷赶去。
此刻,双头黄金龙,距离神缓,只有一步之遥了,这次如果不是我要带着八女一同前往的话,说什么也不会去惊扰他的。
不愧是无限接近神缓的存在,那么漫长的路程,黄金龙竟然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地头,不过……由于黄金圣龙太过显眼,为了避免大家骚动,我还是决定在距离传送山谷一百多公里的地方停下来。
一听说自己的使命终于完成了,黄金圣龙干脆的一个翻身,将我们九人扔在距离地面几千米的高空,招呼都不打一个的直接掉头往回赶去。
呀!
看着只微微一闪,便消失在我们视线中,下一刻几个女孩子扯开了喉咙,尖声大叫了起来,失去了黄金圣龙的能量庇护,高空的飓风,卷着大家的身体,朝下方砸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苦笑了起来,这个小金子也真是的,连声招呼都不打,我倒没什么,可是这些女孩,可都没有本事从几千米的高空安然着地啊!
摇了摇头,随后……我双手微微一张间,一道彩色的光幕,出现在我们的脚下,下一刻……八个女孩接二连三的掉在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光幕上!
这……
看着脚下彩色的光芒,一时间,八个女孩都傻傻的呆在了那里,要知道,我上次的闭关,这一闭就是两个三年,加一个六年,所以众女对我的了解,还停留在以前的那个成砍上,对于现在的变化,完全的不明所以!
正如教皇所说,现在的我,实力己经达到了神级了,所以制造出一片直径达百多米的光幕,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以我的能力,全力发动后,方圆百里之内,全部都在我的势力笼罩范围之中,何况是这么点小事呢。
正思索间,逸新骇然道:“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这道彩色的光团是什么,为什么我们没有掉下去?”
随着逸新的惊叫,随后……其他的几个女孩也惊叫了起来,一个个不可置信的拍着脚下的彩色光幕,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这一切肯定是我搞出来的,不然的话,黄金圣龙不可能那么样把大家抛开,我也不可能这么镇静!
在众女的追问下,我笑着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了,只是一个守护而己,这你们也会的,区别在与,这个守护的面积比你们想象的大了点,而且使用时,也巧妙了许多而己。
听到我的话,众女终于意识到,时隔十几年,此时此刻,我的实力,己经达到了她们无法想象的境界了!
在八女的注释下,我们脚踩着霞光,缓缓的落到了地面,与此同时,周围几个己经看呆了的平民,不由纷纷跪倒在地,浑身颤抖不己。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苦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是把我当成神仙了,微微摇了摇头,随便抓了一个人,问清楚了传送山谷的方向后,我和八女迅速赶了过去。
嗖!。
一声呼啸间,一团彩色的光团,在传送山谷外亮了起来,四射的彩光,吸引住了四名守卫的注意,在冥界入侵这个重要时刻,日呢和事情都得谨慎,尤其是这样奇怪的现象,更是受人关注一因为这很可能是冥界将领出现的征兆啊!
啪嗒……啪嗒……啪嗒……
就在四名守卫迅速的拔出武器,虎视眈眈的看着彩色光团的时候,下一刻……随着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在一个蓝色长衫的年轻人的带领下,九个美丽的仿佛神仙的女孩,纷纷从光团中走了出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面对着来人,守护怒声呼喝了起来。
微笑着站住了脚步,看着几个家伙警惕的样子,我右手微微一推间,薄薄的请柬,在一道彩色光芒的笼罩下,缓缓的朝守卫飘了过去。
啪嗒!
在守卫的面前,所有的彩色光芒迅速消失,随后……请柬在一双无形之手的牵引下,准确的落在了守卫头目的手中。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暗暗惊叹,不过……这些天来,来到这里的都是大人物,所以他们倒也没有太惊讶,而是迅速的打开请柬,朝请柬上看了过去……
吸……
下一刻,守卫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猛然挺直身体,恭敬的道:“恭迎幻尊架到!
说到这里,守卫头目猛的将身体让开,恭敬的弯下腰,伸出手道:“请进吧,人类的安危,就拜托你们了!?
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带着八个女孩朝传送山谷的方向走去,一边走,我不由一边暗想,但愿冥界大军别太弱了,不然的话,那可就没意思了!
幻尊架到!
正思索中,守卫头目猛的扯开喉咙,对着山谷的方向大声的喊了起来,微微一愣间,我不由的笑了起来,真有意思,教皇竟然搞这一手,不可否认,真的让我感到挺虚荣的!
一路行去,路边之人纷纷朝我们看了过来,一个个木瓜功能中露出恭敬的神色,当然……更多的是羡幕,他们羡幕的,自然是我身后的八个如花美人了!
站住!
走了一小会,终于……我们赶到了传送谷外,由冒险工会建设的小城内,在城门口的方向,十多个穿着不同制服的武者一脸冷酷的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赞叹的点了点头,我暗暗佩服教皇的布置,真可谓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啊,奸细什么的,想要混进来恐怕不大容易,只不过……他们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吗?真有冥界的奸细的话,这些家伙能拦住?
正思索间,对面一个衣着比其他人明显高出一个档次的年轻人排众而出,先是色色的扫了我身后的八女一眼,随后将目光锁在了我的身上,目光中露出阴沉的神色。
“你就是幻尊?”下一刻,年轻人轻佻的道。
听到对方的话,我不由皱了皱眉头,不过既然是程序,那么我就要去遵守,冷冷的看着对方,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切……
可是没想到,我的示弱,不但没有赢得对方的尊重,正好相反,见到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对面的年轻头目不由嗤笑一声,满脸鄙夷的上下扫了我两眼,轻蔑的道:“我以为能够排在我们家老爷子头上的是什么人呢,原来……不过是一个乳丑未干,只知道贪花惹草的小屁孩而己!”
恩?
听到对方的话,我不由大感惊讶,我不明白,我的名号是放在那里的,无论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实力达到了尊缓的高手,就凭面前这几个垃圾,凭什么敢得罪我?
大胆!
正在我不解中,面前白光连闪,四道纤巧的身影闪电般蹿了出来,一字排开的挡在我的面前,与此同时,逸新的声音响了起来:“哪来的无知小子,竟然敢如此无礼,赶快道歉,然后自断一手,这件事我们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不然的话……”
哈哈哈哈……
听到逸新的话,对面的年轻人先是一愣,随即放肆的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年轻人傲然道:“我瑞利斯的字典里,没有道歉两字,想要我的手,有本事得你自己拿了!?
说到这里,瑞利斯微微眯起眼睛,朝我看过来道:“喂!小子……难道你是要站在女人的身后,指望着自己的女人保护吗?或者说……你的尊级名头,就是靠着女人得来的?”
恩?
听了瑞利斯的话,我不由皱起了眉头,我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存在,不然的话,他们绝对不敢如此挑衅与我!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坐在高位,不然的话,肯定是要受到质疑和挑衅的,没几分本事,就只能被羞辱了!
要知道,我现在代表的,己经不是我一个人了,在羞辱我的同时,他们也羞辱了所有与我相关的人和势力,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都是代表着他们的荣耀的!
啊哈……
正思索间,逸新气急反笑,凶狠的道:“喂一对面的小子,我们姐妹进提那算是长了见识了,原来还有靠别人的力量而自己登上尊级宝座的,这么说来,哪一的城主不是尊级的高手呢?”
长见识?
听了逸新的话,瑞利斯微微一愣,随即淫亵的摸着下B笑了起来,上下扫视着四女,瑞利斯阴声冷笑道:“真想长见识的话,以后跟着哥哥好了,哥哥保证天天让你见到一些想都没有想过的新奇事!?
说着话,瑞利斯不由斜眼上下瞥了我几眼,鄙夷的道:“虽然我也不是最好的,但是比起那些只会躲在后面,靠女孩子来保护自己的人强多了!?
听了瑞利斯的话,虽然明知道对方有阴谋,是在挑衅,但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己
经不是忍不忍的事情了,作为幻城之主,作为五大军团的首领,最后作为一个男人,我己经无法忍让了!
不过就算如此,我依然没有出手的打算,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不配,如果我真的出了手了,无论是胜是败,我都被羞辱了,传出去,堂堂一代幻尊,竟然和几个小毛虾打成了一团,败了固然是丢人到家了,胜了也不见得光荣!
想到这里,我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冷声道:“杀了他们㈠? 锵。
随着我的声音,新,月,如,眉四女同时拔剑出鞘,银光闪闪的宝剑,瞬时对准了对面的瑞利斯,与此同时,逸新冰冷的继续道:“你必须为你今天的行动付出代价,拔剑吧㈠?
如果换了是以前,面前这四个小子早己经被分成尸块了,新月如眉四女之所以忍酎到现在,其实是为了要为我考虑,毕竟来到这里,哪有一个是简单的?可以说,人类的精英,己经尽聚与此了!各大势力,都试图在抵抗冥界入侵的时候好好表现一下,以让自己的势力,从此扬名天下!
何况,四女也不傻,她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阴谋,所以才没有受欺骗的就这么杀过去,虽然她们不介意杀人,但是却很介意被耍,很介意中了别人的阴谋!
看着在瑞利斯的带领下,所有人纷纷拔出兵器,我不由阴笑了起来,我知道过去几年来,尤其是两年前对教廷的那一战,我以及我的势力,都大受关注,毕竟我们可是连光明骑士团都秒掉了啊,这种实力,当世恐怕只有我们有!
战争的最大功臣,永远只有一个,无论是我,还是我所代表的势力,都是那些大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在冥界入侵还没有那么猛烈的时候,在他们还能表现的时候,他们还不想我加入进来,或者说,在没有见到冥界大军的厉害之前,他们似乎还没有想过会失败,毕竟
距离上次冥界入侵,己经不知道几千年了,书上写的再怎么恐怖,没有亲身感受一下的话,还是不会害怕的,尤其是武者,就更是这样了!
见到对面十名武者同时兵器出鞘,逸新四女不由同时朝我看来,进行最后的确认,毕竟
这明摆着的阴谋,就这么傻傻的撞上去,实在是很蠢的事情!
察觉到四女的窥视,我不由继续阴笑着,没错这绝对是个阴谋,是针对我而来的,但是这对我来说,岂不是正中下怀吗?我还没想好怎么找点事呢,他们倒自己送上门来了0
想起艾迪修萨恳求的样子,想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军团的飒夷英姿,想起梦幻般的天蝎军团,一时间,我不由热血澎湃!

微微点了点头,我兴奋的思索着:“无论如何,我们的实战经验,与冥界大军比起来还是太少了,在正式对上冥界大军以前,还是多给他们一点锻炼机会才对啊㈠?
想到这里,我猛的抬起头,对着四女坚定的道:“喂!丫头们,你们好象己经变了,变的畏首畏尾了,这还是圣龙学院的四大院花吗?”
听到我的话,四女不由齐齐一震,是啊努力的训练了二十多年,随着实力的急剧提升,他们的胆量,却越来越小了,或者说,越来越成熟,越来越事故,越来越现实了!
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四女,我低沉的道:“你们还记得,你们当初的愿望吗?”
听到我的话,四女齐齐抬起头朝我看了过来,目光中射出锐利的光芒,坚定的对着我点了点头,与此同时,逸新坚定的道:“当然,我们怎么可能忘记!我们四姐妹最大的愿望,
就是永远的守护在大哥哥的身边,将任何挑衅的人,当场格杀㈠? 哼。
听到逸新的话,我不由冷哼一声,怒声道:“这就是你们的愿望吗?”
说到这里,我慢慢抬起右手,指着对面那十几名武者,森冷的道:“如果是的话,那么为什么他们羞辱了我这么长时间,却还可以完整的站在那里?”
可是!
我的话声刚落,逸新便不由委屈的张开嘴,想要解释什么,可是我早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怎么可能给她说出来的机会!
冷冷的看着四女,我冷酷的道:“记住你们的愿望,并且守护好你们的愿望,如果连你们最想做的事情都做不了,那你们的存在,又有什么价值?”
说到这里,看着四女震惊的目光,我冷酷的道:“你们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无论任何人,只要胆敢对我无礼,你们不用考虑任何事情,全力出手就好了!?
听到我的话,四女的眼睛不由同时一亮,同时,逸新低沉的道:“大哥哥,你确定你说的话吗?你说的可是任何人!”
呵呵
听了逸新的话,我不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喂!你们必须要知道,我现在代表的,己经不是我一个人了,我的尊严也许无所谓,但是我所代表的那些事物,却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羞辱的,任何试图伤害我们荣耀的人,都要下地狱去!?
说到这里,我冷冷的瞥了对面的十几名武者一眼,随后低沉的道:“从现在起,无论是谁,就算是教皇对我无礼,你们也不需要犹豫,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凌驾与我之上,动手吧!”

看着这一幕,我不由惊喜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事实上,四女是从第三字诀开始,又返回到第一字诀的万字诀了,不过实力上却是大大的增加了,如果可以无限循环下去的话,那简直可以无限的变强啊!
思索间,四女周围的六道光剑,开始围绕着四女旋转了起来,剑尖斜斜向外斜出,象一道莲花的花瓣一般,围绕着四女旋转着!
下一刻四女再次同时张开小嘴,呢喃的道:“剑莲华斩”!
随着四女的声音,顿时一道接一道的光剑,疯狂的蹿了出去,四女的四道光剑,凶悍的朝中间的大鸟人射了过去,呼啸的剑气,在空中呼轰做响!
面对着四女从不同方向刺来的剑气,对方无奈的叹息一声,再次鼓起浑身的斗气,向外猛震,顿时轰天的巨响当空响了起来。
巨响中,四道剑光立刻被弹飞了出去,不过四女显然早就有所计划,被弹飞的剑光在四女的操控下,竟然各自朝着一名女孩飞了过去,与此同时,第二枚剑光,已经蹿离了四个女孩的身边,朝着中间的家伙狂冲而去。
接下来,大鸟般的身影陷入了苦战之中,他必须要面对着一道接一道的剑光,不是他不想攻击,只是,空有一身强悍无比的能量,他却无权没有施展的机会,如果不先震退身边的这些剑气,就算是他,也要被这些剑气当场击杀!
事实上,他本不至于如此被动,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开始太轻敌了,竟然被四女包围了都不知道,更何况,四女的风格,是克制他的,他的攻击,强在能量的强大和狂暴上,但是速度却并不快!
而四女则不同,她们的速度很快,而且攻击更快,不但如此,而且四女的攻击,还是铺天盖地,天衣无缝的,一旦她们展开了攻击,就再也没有机会脱离出去了,除非他可以一击之间,将四女同时震伤!
可惜的是,四女实力,经过十二年的潜心修炼,本就不低了,再加上一身的顶级神气仿佛,根本无视他的能量波纹的冲击,除非被他近身攻到,在强大而又集中的力量下,才有可能落败!
现在的问题是,他固然可以将一女击伤,甚至是击毙,但是同时,他必然会在其他三女的联手攻击下当场挂掉!
转眼间,四女已经攻出了几轮,与此同时,我惊骇的发现,四女竟然还在不断的蓄积能量,增强到身边的剑光之中,她们本身,似乎只是控制这些剑光而已!
我都能感觉到的话,作为身在其中的当事人,就更是有着切身的体会了,感受着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终于对方知道,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今天可就麻烦了!
一个武者,尤其是一个尊级的武者,都是有独门功夫的,所谓的尊级,是必须在教皇手下保证可以全身而退才可以!
四女的攻击,虽然很强大,很犀利,但是她们的对手毕竟是一个尊级的武者啊,目前是与我同一个称号的!
呵呀!
终于,在四女疯狂的攻击下,大鸟般的家伙终于爆怒了,一声怒吼间,半空中,本来并不魁梧的大鸟形人,浑身竟然朝外放射出血红色的光芒,与此同时,浑身的肌肉,在血红色的光芒中,奇迹般的膨胀了起来!
血红色的光芒笼罩下,四名女孩的剑光竟然再也无法近身了,肆虐的血红色下,所有的剑芒一一被弹飞了出去,丝毫伤害不到对方的身体!

见到这一幕,虽然对方的战技还没有发动完毕,但是我知道,这家伙嬴了,四女和他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这个家伙是尊级的武者,作为一个尊级的武者,是必然有一招即便是在教皇面前,也可以保命的绝技!
我凭借的是结合了我所有所学的幻术,而师傅阿卡拉,则凭借的是鬼魅般的身法步法,当初的比尔沃顿凭借的是与阴蛇合体后不惧怕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并且超级变态的精神力!
可是四女,虽然攻击很犀利,但是她们却没有一招可以无敌与天下的绝招,没有一招一经施展,即便是教皇面前,也绝对可以脱身的终极战技!
思索间,终于对面的家伙似乎变身完毕了,凌空虚浮在半空中,原本大鸟般纤细的身材,此刻竟然变的巨大无比,四个女孩加起来,好象还没有他一半大啊!
此刻,这家伙浑身膨胀到了极限,皮肤下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身高达到了近四米,魁梧的让任何人都吃惊,而且血红色的光芒,不淡反浓,将他彻底的隐藏在其中!
血红色的光芒笼罩下,四女的攻击一一被轻易的弹了开来,尽管四女努力的争取了,但是却依然没有办法破开那层血雾!
嘿嘿嘿嘿
半空中,庞大的血影阴沉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游戏,该结束了,来吧让我将你们彻底的碾成肉酱吧”!
随着他的声音,魁梧的身影慢慢的将双手拢在胸前,顿时一团血红色的光团,迅速出现在他双手间,无法形容的能量,疯狂的聚集着!
呆呆的看着半空中悬浮的家伙,我知道这就是他的招牌绝技了,是一种类似与狂化,可以在瞬间,将自己的能量无限提升的战技!
果然,正在我思索间,魁梧的身影嘿嘿笑道:“今天,你们很荣幸的可以见识一下失传多年的血炼斗气,这是只有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才可以练就的斗气,是必须千百次的沐浴在鲜血中,吸取鲜血的精华,以及死者的死气,才可以修炼成功的”!
说到这里,血影微微顿了一下,随后傲然道:“结合着狂化,我已经将血炼斗气修到了绝顶,在我的面前,你门的攻击,连抓痒痒都谈不上啊”!
说话间,一团红的发亮,仿佛一个红色水晶球般的能量球,出现在他的双手之间,一道道波纹,在球体的表面流转着,我知道这是已经把能量液化的迹象,液化了的能量,一旦爆发,所产生的冲击波,是无比巨大的!
我知道,面对这一击,四女将很危险,我不是没有想过出手的打算,不是我小看对方,只要我一出手,凭借着我固体化的,达到了神级的能量,对方根本不堪一击,只不过这样一来,对于四女来说,绝对是不利的!
作为一个武者,不能有依赖的心理,一旦我这次出手帮助了她们,那么以后的战斗中,她们都会下意识的依赖与我,永远无法进军到最高的境界,即便是尊级,对于她们来说都将成为一场大梦了!
还是那句话,作为一个武者,应该是无所畏惧的,无论面对的是谁,无论对手的实力如何,都不能逃避,如果不能全心的去追求胜利,哪怕稍微有一点依赖心理,那么你就永远不可能达到最高的境界!
对于一个武者,尤其是一个顶级武者来说,心理远比技术,能量什么的重要,一个绝顶的强者,必然有一个无畏的心!
思索间,血影狞笑着将双手纷纷插进了双手中间的血色圆球中,随后一声惊天的怒吼声中,双手疯狂的朝外撕扯了开来,竟然硬是凭借着一股蛮力,将血色的能量球当场撕毁!
哧啦
一声巨响间,血红色的圆球,猛然被撕了开来,一时间,以血影的双手为中心,血色的光芒,肆虐的朝周围扩散开来!
恩哼
血色能量过处,四女的身影踉跄的从天上掉了下来,看着四女狼狈的身影,我不由紧紧咬住嘴唇,不过虽然我很想很想抢上前去帮她们,但是我知道,正式在这样的情形下,是最容易发生突破的!
四女单人的话,也许无法战胜尊级武者,但是她们现在已经达到了战胜尊级武者的边缘了,只要能在对方全力的攻击下坚持住,那么她们就会得到超越性的成长,如果我出手救了她们,或者她们自己被对方击垮了,那一切就结束了!
砰!砰!砰
连声闷响中,四女狼狈的落到了地上,虽然她们已经很努力的调整姿态了,但是对方的攻击,真的太强大了,无论怎么努力,最后她们还是没有能够安然着地,一连几个踉跄后,四个女孩纷纷的倒跌在地。
逸!
正在我暗暗心痛的时候,下一刻善良的悠悠不忍的拽着我的手,轻轻的摇晃着道:“快快去帮帮她们啊”!
怜惜的转头看着悠悠,我苦涩的道:“对不起悠悠,我不是不想帮她们,而是不能帮,我这是为她们好,一旦我帮了她们,对她们的坏处太大了,她们也不会感激我的,她们只会认为我是在蔑视她们”!
看着悠悠似懂非懂,一脸不舍的样子,我不由恨恨的咬紧牙关,扭过头,看着半空中猖狂的血色身影道:“不过我答应你,无论四个丫头是胜是败,我都要将那个伤害丫头们的家伙干掉”!
恩!
喜悦的点了点头,悠悠欣喜的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一定要保证不能让四个丫头出事啊”!
听了悠悠的话,我不由微笑着点了点头,经过多年与圣卫们共同修炼,悠悠虽然仁慈,但是对于杀个把人什么的,也并不在乎了,只不过她本人是绝对不杀人的,她只会救人!
嘿嘿嘿嘿
正思索间,半空中,血雾笼罩下的血影,发出了一连串阴笑声,随后血影阴沉的道:“怎么样啊,臭丫头们,这下滋味可好受了”?
哼!
听到血影的话,四女不由齐声冷哼,倔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艰难的将身体挺的笔直,但是却无法控制身体的颤抖!
看着四女身体表面血红的颜色,我不由皱起了眉头,我知道血影利用鲜血,以及战场上才有的杀意,入侵了四女的身体,此刻四女虽然硬挺着,但是事实上,她们的内心,一直在恐惧着!
紧张的看着四女,虽然我不能感受到她们内心的恐惧,但是我知道,由战场,由鲜血培练出的斗气,哪有简单的,现在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了,如果坚持不住,她们将永远成为恐惧的俘虏,实力不但不会再提升,反而会日益的减退!
想到这里,我不由对血影恨到了极点,可是恨归恨,现在我所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的看着,默默的为四女祈祷着,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她们成功的克服了困难,那么一抑之下,必有一扬,很可能,四女将趁次机会,一举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四女的迹象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差,很显然,对于对方非能量的攻击,她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内心的恐惧,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战胜!
看着四女倔强的样子,我不由叹息了一声,我知道想要靠她们自己领悟到办法的话,战斗早就结束了,毕竟对方不会给她们时间去思索,如果不能突破恐惧心,那么几秒钟后,战斗就将结束!
事到如今,我只能旁敲侧击的点醒一下了,不能明着告诉她们,不能太着痕迹,不然的话,就算她们战胜了恐惧,却难以得到突破!
佛语中所说的点醒,就是这个道理,不能名着告诉你怎么做,而是要含混的说个大意,至于到底能不能领会,能不能顿悟,就要看她们的造化了!
想到这里,我转头对悠悠道:“悠悠,你说说看,如何才能拥有一颗勇敢的心?如何才能不畏惧任何的事物呢”?
恩?
疑惑的看了看我,悠悠不解的道:“这这我也不知道啊,我世界就是这样的,有的人勇敢,有的人怯懦,这似乎是天生的,有的人,天生就有一颗勇敢的心啊”!
嘿嘿
轻轻拍了拍悠悠的脸,我微笑着道:“照你这么说,那么一个怯懦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勇敢起来了?这好象不对吧”!
这个
听了我的话,悠悠迟疑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道:“这我也不知道了,这些心灵方面的东西,我不太懂,每个人的心灵都是不同的”!

微微点了点头,我斜眼朝四女看去,低沉的道:“是啊,每个人的心灵,都是不一样的,想要勇敢起来,没人可以告诉你怎么勇敢,毕竟”!
说到这里,我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沉声道:“这毕竟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碰撞,如果不能将心灵彻底释放,忘却一切,一颗心,又怎么可能勇敢得起来呢”?
说完话,我紧张的看着四女,我的话说的很含糊了,但愿她们可以听懂,能够有所领悟,我所能帮她们的,也只能到这里了!
很显然,四女听到了我的话,一时间,四女不由露出了沉思的表情,下一刻四女似乎同时惊讶的对望了一眼,随后几乎同时,四女点了点头,毅然咬紧牙关,放松了身体!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惊喜的握紧了拳头,因为我知道,放松的,可不只是她们的身体而已,她们的精神,她们的意识,都已经放松了,在这一刻,恐惧必然会想潮水般的将她们淹没!
看着四女的表情,我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我大声道:“所谓的恐惧,其实就是自己吓自己,除了你自己,没人能让你感到恐惧,当你无视恐惧,并且勇敢的去面对时,你会发现,恐惧是杀不了人的!甚至连你一根头发都碰不到!”
嗖!嗖!嗖
我的话声刚落,一连串呼啸声中,四女手中的宝剑,再次扬了起来,不过出呼我的预料,四女的情形,似乎和我预料的不大一样,这一刻四女的眼睛都红了起来,目光中精光四射,但是表情,却异常的坚定!
这 见到了这一幕,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怎么回事?
微微思索了一小会后,我猛的一惊,我知道我算错了,事实上,当你敞开心扉,去面对恐惧的时候,是有三种结果的,一是彻底战胜恐惧,从而达到无畏的状态,二是彻底被恐惧击溃,成为恐惧的俘虏,三是在恐惧的刺激下,进入了暴走状态!
看着四女血红的双眼,看着她们的表情,我不由的苦笑了起来,现在看来,她们是进入了第三种状态,换句话说,她们已经暴走了!

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一只老鼠跑进了我们的教室,并且蹿到了一个平时很文静的女孩子脚边,接下来悲惨的一幕上演了!
在恐惧的面前,那个一向很文静的MM,当场暴走了,拿起一个da本子就砸了过去,一连几下,无论老鼠跑到哪,都能提前砸中,最后生生把老鼠拍的口吐鲜血而死!
暴走,是一种很特别的状态,和狂化差不多,都是可以在瞬间将自己的实力无限的提升,完全展现出自己的潜力,完全不知道恐惧,只知道玩命的攻击一
只不过,与狂化不同的是,暴走状态,只是失去了恐惧之心而己,但是却并没有丧失意识,在暴走的状态下,一切的知识,都会被合理的运用,一切的技巧,都可以超水平的发挥l
所谓的暴走,其实就是将全心全灵,完全集中在一件事上,身体的一切状态,都调节到最佳,是一种无比冷静,又无比冷酷的精神状态!
NBA巨星,麦克格雷迪在与马刺对战时,最后35秒连得13分,其实就是在一种暴走的状态下完成的,精神,意志,身体,知识,智慧一切的一切高度集中,至于胜败,以及其他的一切,在那一刻都不占据他们任何的思绪!
此刻,新月如眉四女正是这种状态中,由于她们是在杀敌,所以所有的一切,全部集中在了杀字上,所以眼睛才会变的血红!
此刻,恐惧什么的,己经不在她们的意识中了,恐惧依然存在,但是她们己经感觉不到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消灭恐惧之源上了。
哦?
见到四女重新振作了起来,一时间,血影不由惊叫了起来,与此同时,我也松了口气,事实上,只要不恐惧,血影想要战胜四女,也没有那么容易!
最重要的,是四女身上所穿的战甲,那是山古遗留下来的神器,可以自动开启一个守护法阵,在守护的作用下,除非近距离的贴身攻击,能量超缓集中,超缓凝聚,才有可能击杀四女,光是能量冲击波的话,在神器的强da的守护能力下,是很难伤到四女的!
刚才,四女之所以如此狼狈,对方的能量固然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四女的精神被恐惧所压制,无法集中精神去对抗罢了。
此刻,四女不再感到恐惧,而且竟然进入了暴走状态,战斗便由此发生了倾斜,要知道血影的速度,是跟不上四女的,想要近身攻击,那也得四女配合才可以,恐怕四个丫头都不会愚蠢的自己凑上去给人揍吧!
思索间,四女手中的宝剑,再次亮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连串的呼啸声,从天上传了过来,疑惑的抬头看去时,二十四枚光剑,一一从天上蹿了下来,再次回到四女的身边,围绕着四女慢慢的旋转着!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暗暗惊叹,竟然可以维持这么久不散,真的太出呼我的预料了,看来对于归字诀的理解,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但是事实上,她们己经得到了极da的突破,不然的话,这么半天了,剑气早就应该消散了才对啊!
正思索间,四女一脸深沉的抬起右手的宝剑,与此同时,围绕着四女身体旋转的宝剑,可是一一朝四女手中的宝剑蹿了过去。
锵。锵。锵
一连串铿锵声中,二十四枚光剑,分别印在了四女的宝剑之上,每人六枚,一时间,四女手中的光剑,再次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要看着四女的攻势又将展开,半空中,血影坐不出了,狞笑着将手插进了双手间再次聚集出的血红色圆球中,随后血影的双手高高的举了起来,身体和四肢伸展到了极限!
呀喝!
随着血影的一声巨吼,在四女的剑光形成的一刹那,血影身体猛的一弹,双手狂暴的将手推向地面上的四女,顿时一道扇形的红色光瀑,疯狂的朝地面上的四女喷了过去,牢牢的将四女笼罩在中间一
面对着血影的攻击,四女完全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面无表情的看着迎面而来的能量冲击波,一脸深沉的将手中耀眼的宝剑,朝天空中的血影刺了过去!

随着四女的动作,一声轻响间,四道犀利的光剑,呼啸着蹿了出去,仿佛一把利刃般,瞬间将血色光瀑割了开来,并且逆流直上,朝着血影的身体刺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血影猛的一愣,随即双手朝两侧微微一张,顿时两团血红色的能量球,迅速出现在他的双手上,将他的双手牢牢的包裹在中间!
叮当!叮当!
一连几声脆响中,血影就那么挥舞着铁拳,将四女射来的剑光一一敲飞了出去,随后血影猖狂的da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肆虐着道:“来来来!还不够看,还不够看啊㈠?
面对着血影的挑衅,四女面无表情的一引手中宝剑,下一刻半空中的四道剑光,竟然猛的一个掉转,朝同一个方向蹿了过去。
下一刻,在血影的正对面的上空,四把光剑,绥绥的融合在一起,耀眼的光芒中,一柄异常精巧,散发着锐利光芒的宝剑,绥绥的凝聚了出来!
随后,精巧的宝剑猛的一个转折间,仿佛一尾灵动的游鱼一般,疯狂的朝血影的方向蹿了过去,呼轰做响间,血影终于色变,我想他da概也感觉到了光剑中所蕴涵的恐怖能量了吧!
轰隆!
剧烈的轰鸣声中,血雾四射,这一次尽管血影己经双手合在一起,全力抵挡了,但是光剑过处,笼罩在血影双手上的红色光团,却当场被震碎,化做漫天的雾气,飘荡在血影的周围!
这并不是结束,这只不过是接下来一连串攻击的开始而己,不等血影恢复过来,下一刻
震碎了血色能量团的光剑,仿佛灵动的游鱼一般,瞬间转过了血影的身体,从他的身后,对准血影的后心狂蹿而来。
乒。
这一次,血影己经没有办法象第一击那么悠闲了,只勉强的一个转身,用聚集着红色能量团的拳头,敲在了光剑的侧面,将光剑翘的斜飞了出去。
不等血影将身体停稳,光剑己经灵巧无比的一个转折,完全违背了物理学常识的一个凌空回旋后,再次犀利的朝血影刺了过去。
一时间,在灵巧如游鱼般的光剑攻击下,血影只能狼狈的应付着,而且每一次撞击,包裹在血影拳头上的血色光团都会被震碎!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兴奋的笑了起来,只要继续这样坚持下去,血影的能量是会枯竭的,因为四女的能量聚集为一体的时候,己经强da到可以消耗血影能量的地步了,如果血影还不快走的话,嘿嘿也许四女会将他永远的留在这里一
所谓的尊缓武者,并不光是是本身实力强da而己,他们必须有一手保命的绝技,就算面对着教皇,他们也得有机会离开才可以!
比如艾迪修萨da老婆的妈妈,她并没有什么高深的实力,只会一手易容术而己,但是光是凭借着这一手,她几成为了尊缓的存在,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看破她的易容术l
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血影在连续几次试图冲下去,近身攻击四女,结果都被光剑阻挡回来以后,意识到再继续消耗下去,他可能就走不了了!
哼!
冷哼一声,血影强硬的道:“臭丫头们,今天da爷打够了,就不继续留下来陪你们了,等da爷哪天有心情,再来找你们较量过㈠?
说话间,血影的身体上,猛的飘起了无尽的血红色雾气,将以他为中心,方圆十米的范围内,完全的遮蔽住了!
我知道,这就是他独特的逃生本领了,只不过想要在我的面前逃跑,还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了!
当。
正思索间,一声脆响传来,顺声看去时,在我侧前方,一道da鸟般的身影,正狼狈的从天上掉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笑了起来,没错他装在了我布下的结界上了,以我为中心,方圆百米之内,没有人可以随便出入,就连教皇也不可以!
看着狼狈的落到地上的家伙,我不由阴狠的笑了起来,这个家伙,我是不会让他活着离开的,竟然敢如此残忍的对待我的小宝贝们,我一定要亲手捏死他,何况我己经答应过悠悠,一定要将他弄死了!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逃跑本领,确实有一套,利用四散的杀气,扰乱敌人的判断,不过在我梦幻守护的面前,他的伎俩根本就不管用,就算教皇亲来,一旦进入我身边100米范围内,也别想自由的进出我的梦幻守护,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将梦幻守护攻破,很显然连教皇都不那么轻易可以办到的事情,面前这个血影,就更是不可能了!
思索间,血影落地后,不信邪的再次朝其他的方向连蹿几次,可惜无论他试几次,唯一的结果依然是撞墙!
他da概以为,我的守护是一面墙了,换个方向就可以冲出去了,岂不知,我的守护,是以我为中心,直径百米以内的球形,就连我脚下da地的50米处,也存在着梦幻守护的结界l
扑通
终于,再一次冲击失败后,血影一脸惊骇的摔落在地面上,他实在无法明白,到底是谁在拦截自己?要知道,他的血遁da法,以前在教皇的面前,也是可以畅通无阻的啊!
看着血影一脸惊骇的样子,我不由笑了起来,这家伙之所以可以在教皇面前逃跑,并不是我比教皇厉害的关系,而是重视程度不够!
如果面对的是教皇,这家伙哪敢如此嚣张?竟然打了半天,还正眼都不看我一眼,给我从容布置的时间?
可以确切的说,这家伙太轻视我了,也许是因为我的年龄,也许是因为我的外貌,总之
如果站在这里的是教皇的话,这家伙不可能敢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四女的身上,只要我稍微一有动作,他可能会立刻逃跑,在我完成结界以前,他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象今天这样,教皇在这里也可以轻松的将其捕获,毕竟他}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而且在与四女对战中,露出了太多的破绽,如果不是顾及四女的话,他早就被我弄死了!
叮呤!叮呤!叮呤
就在血影骇然注视中,下一刻一道清脆的铃音过处,一道蓝色的身影,伴随着一团彩光,出现在他的身前!
啪。
一声轻响间,没等血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一只da手罩了过来,下一刻血影只感到脑袋一紧,随后血影感觉自己被人抓住脑袋拎了起来!
呀!
下一刻无比剧烈的痛苦,从被抓住的额头上传了过来,一时间,血影不由痛叫一声,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倔强的闭紧了嘴B,尽管己经痛的满脸铁青了,但是却依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哼!
见到他如此强硬,我不由冷哼一声,冷冷的道:“本来,你并没有得罪我,所以我想饶你一命的,但是很不幸,我己经答应了悠悠,你必须得死!?
说话间,我的五指不由迅速收紧,同时我转过头,对着呆愣在地上的新月如眉四女道:“还有你们,马上行动,那些家伙还没有死掉呢!?
听到我的话,依然没有从暴走状态中恢复过来的四女,下意识的转过头,朝不远处,被四虐与血影战斗能量冲击的瘫软在地上的十几名武者看了过去,随后宝剑一挥间,一步步朝那群人逼了过去。
住手一
眼看着血影浑身的斗气,就要被我耗光,四女也走到了那十几名武者的身边,杀戮即将开始的时候,猛然间,周围连续响起了四五声怒喝!
嗖。嗖。嗖
喝声中,一连串的呼啸声响了起来,下一刻四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城门两侧的城墙上,左右各两个,至于另外一个,则出现在城门前的位置上!
愕然看了看五个家伙,我不由狞笑了起来,丝毫不理会他们的阻止,右手微微一发力间,右手的五指,迅速的陷入了血影的头颅间,随后猛然一甩间,一道七彩的光芒,在我的手中散发了出来,与此同时,四女己经动上了手,宝剑挥出,四颗头颅,带着激射的鲜血,凌空飞了起来!
da胆!
见到我和四女的动作,五个家伙不由怒吼了起来,其中站在城门口处的老者怒声道:“好da的胆子,竟然敢在我们的阻止下杀人,难道你活腻了吗?”
恩?
听了老者的话,我猛的一顿,随即慢慢侧过头去,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对方,一字字,冷冷的道:“你又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想命令我?”
说话间,我的右手猛的一个发力间,顿时手中的血影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身体的内部,开始朝外放射着一道道彩色的光芒,与此同时,血影的身体,慢慢的瓦解了!

一声轻响间,血影的身体,化做亿万道光点,随风飘散,不用问也知道,就算教皇亲临,也救不回他的小命了!这是我专门研究的,以教皇为目标,结合着能量与精神的双重攻击,是我用来杀教皇的杀手,就算教皇中了此招,不但肉体,连灵魂都被摧毁的情况下,天堂之门也救不活他了!
呀。
思索间,又是四声惨叫声响了起来,四女宝剑再挥,又是四颗头颅飞上了天空,随后
四女踏着坚定的脚步,朝最后的三名敌人走了过去! 阻止他们!
见到我们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一时间,城门口那名老者一声令下,五道人影同时朝我们扑了过来,试图救下剩下的三名敌人!
哼。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冷哼一声,淡淡的看着凌空扑来的五名敌人,下一刻轰然巨响声中,五名对手分别撞在了我的梦幻结界上,纷纷反弹了回去!

随着五名对手的撞击,顿时空中泛起一道七彩的涟漪,微微呈现出一道半圆的弧度后,这才消失在空气中!
微笑着看着五名对手再次朝我冲了过来,我不由微笑了起来,梦幻结界的特点是可以自动吸收攻击,可以自动修复,除非可以象教皇那样,可以无限的增强,不然的话,是无法将之破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