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嚣张,在线阅读

听到了老者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纷纷踏前几步,赞同着老者的话,最后……所有人一致表态,要是我继续留下来,他们就集体离开,如果要他们留下来,那我就必须离开!
看着教皇哭笑不得的表情,我知道……他其实想我留下来,我一个人的力量,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管用!
并不是说,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打不过我自己,或者是,所有人加起来,杀敌的速度也没我快,教皇之所以为难,其实只是因为,到达了一定层次的战斗,再多人都没有用,只有我和教皇这样的境界,才有可能加入进去!
可是,无论教皇如何的狂妄,也不可能只凭借我和他,就能抵挡住冥界大军的入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敌人又不是没有大将,光靠我们绝对不成!
和地球上看过的三国演义差不多,当敌人出现大将的时候,比如冥界108魔星,我们必须也出动同级的高手,才可以对抗,不然的话,任由他们杀戮的话,有多少士兵也不够死啊!
所以基本上,当冥界大军正式入侵后,兵对兵,将对将,而教皇对上的,自然就是冥王了,所以……无论是我,还是面前这些家伙,都是不可或缺的!
少了这些家伙,当教皇被冥王,以及冥界三巨头缠住的时候,那么那108魔星,就无人可治了,冥王和冥界三巨头,只要缠住我和教皇,那么整场战斗基本就结束了!
现在,想要对抗冥界的入侵,就算全人类都团结在一起,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教皇又怎么敢轻易的将人类的高手全部放走呢?要知道……这些人所代表的,可不只是一个高手而己,他们所代表的,几乎是整个东大陆的高层势力啊!
事实上,昨天被赶出去的十几个人中,只有六个是真正的家主,其他的都不过是些下属而己,昨天半天时间,我们的势力,就灭掉了六大势力,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引起了这些家伙的恐慌,联手抵制我!
想到这里,我也不想让教皇为难,毕竟……冥界不仅仅是教皇的故人,也是我的敌人,虽然我很渴望与冥界对抗,但是我不可能自私到完全不顾整个人类的死活,我还需要教皇,以及面前这些家伙,帮我把冥界大军的主力部队,王牌部队,以及魔星魔将,甚至是冥王给引出来呢!
哎……
叹息一声,我慢慢站了起来,平静的对教皇道:“既然这样,那么教皇,你也不必为难了,我走就是!”
不!你不可以走!
听到我说要走,教皇不由焦急了起来,他很清楚,我的去留,真的太重要了,我本人的实力,己经值得他这么去做了,更何况……我既然能在半天之间,将六大势力连根铲除,而且连光明骑士团都可以瞬间毁灭,那么我背后的势力,将是多么的恐怖啊,这样的一支强大的臂助,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开呢?
看着教皇紧张的样子,我不由微微一笑,对着教皇微微眨了眨眼睛,同时……用类似传音入密的方式,对教皇道:“教皇阁下,无论如何,冥界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到了关键的时刻,我必然会出现的!”
恩! 兴奋的点了点头,教皇感激的道:“这样说来,那就要多谢你了!”
微笑看耸了耸肩膀,我再次看了一眼那二是几名武者后,一道彩色的光团,以我为中心,朝周围扩散开去,将我和八女,完全笼罩在其中,七彩的光团中,我们轻轻的飘离了地面,朝着天空的方向飘了过去!
看似很飘逸,很缓慢,但是只一转眼间,我们己经蹿出了足有五公里,来到了传送山谷的正中间的上空,看着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又刷满整个山谷的骷髅海和僵尸海,我心里不由微微一动!
想起今天这些家伙示威一般的表演,我就这么离开了,岂不是被他们认为我是因为害怕而逃跑了,嘿嘿……既然这样,我就露上一手,给他们看上一看吧!
想到这里,我微微探出右手,顿时一道闪耀着七彩光芒的银色剑尖,慢慢的从我右手心中探了出来!与此同时,六颗圣晶,开始以我为中心,迅速的转动了起来,散发着千万条锐利的,色彩缤纷的光芒!
半空中,我郎笑一声,大声的道:“教皇阁下,在离开以前,我再最后的为大家清理一下吧,接下来一切就拜托你们了!”
说话间,整把银剑,终于完整的出现在我的右手中,剑柄上,那枚小巧的创之幻石,不断的射出亿万道璀璨的光芒,与此同时,肆虐的能量,以我为中心,呼啸着朝上空蹿了起来!
嘶……
一道锐利的呼啸声中,一道下接地,上通天的彩色光柱,将我和八女完全笼罩在了其中,与此同时,昏暗的天空中,黑压压的云团,开始以这道通天彻地的彩色光柱为中心,由缓到快的旋转了起来!
轰隆!轰隆!轰隆……
紧接看,剧烈的轰鸣声中,由于云团的集聚流动和摩擦,一道道蜿蜒的紫电,开始在天空中闪耀了起来!一时间,整个天地间一片昏暗,地面上,更是吹起了冷嗖嗖的大风,吹的山谷间的碎骨片都飞了起来!发出沙沙的声响。
感受着无边的能量,汹涌的聚集到我手中的宝剑上,一时间,我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仰天一声狂啸间,右手轻轻一抖,一时间,千百道炽白的光芒,从我手中的银剑中蹿了出去,朝着下方的山谷间落了下去。
呼啦……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千万道炽白的光线,密密麻麻的从我手中射出,凶悍的朝山谷间俯冲了下去!
一时间,天地间猛的一片炽白,千万到直径一米粗细的炽白光芒,覆盖了整个山谷,白光过处,所有的骷髅和僵尸,都只微微抵抗了不到半秒,便在肆虐的能量下,化成了能量粒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吸……
见到过一幕,教皇也就罢了,可是……教皇身边的那24名所谓的高手,却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明白教皇为什么把他排在首帝了,如此高手,如果不排在首席,那才叫说不过去呢!
本来,世界末日,绝对零度,这都是全范围的禁咒魔法,可是……即便是这样无上的法术,攻击范围的极限,也不过是半个山谷而己!
可是看看幻尊,人家只是一击,便覆盖了整个山谷间的所有角落,只一击之下,整个一山谷间的所有冥界大军,就在同一时间被毁灭了,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本来……所有人都认为,只有教皇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了!
想起幻尊对教皇不卑不亢的态度,想起教皇对幻尊忍让的样子,一时间,所有人想了很多,他们都很清楚,也许……双神并列,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许……叫他幻尊,不如叫他幻神来的更贴切啊!
正在所有人惊叹间,下一刻……整个传送山谷间猛的一静,随后一声剧烈的呼啸声中,整个山谷的范围内,猛的闪起了冲天的黑光,黑光过处,出现在传送阵中的,再不是普通的骷髅或者是僵尸了,此刻……出现在传送山谷内的,是无数身穿灰色盔甲的冥界武士!与普通的骷髅和僵尸比起来,无论是物理防御,还是魔法防御,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都强大出了好几倍!

接下来,各组人马纷纷祭出了看家的绝招,一时间整个山谷中轰鸣声不断,终极魔法,究级武士战技,终结系的魔武战技结合,以及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攻击,不断的将大片出现在传送阵中的冥界大军绞杀!
看到大家的表演,一时间,我不由暗暗点头,这些家伙,确实没有一个是软蛋,一个个手底下都有硬功夫,看来明天我可要好好的露一手,不然的话,还真被他们比下去了!
在我的欣赏中,时间慢慢的流逝着,可惜没等到第二天,就在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十几道黑影纷纷赶到了传送谷外的山城内,随后打听好了方向后,所有黑影纷纷朝周围的山峰上蹿了过去。
看着这些惊慌的身影,我心里一动间,立刻便明白了过来,看来艾迪修萨的东西够快的,现在那十几个家伙的老寓,大概都被挑了吧,此刻这些家伙就是得到了消息,前来报信的!
正思索间,周围山峰上猛的惊呼声四起,随后无数道身影,横空掠过了山谷的上空,纷纷朝教皇所在的塔楼赶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阴笑着坐了下来,继续和四女喝着甜酒,却并没有追着他们过去,因为我相信,很快他们就会到我这里来了。
果然!
我的判断还是非常正确的,只等了一小会,对面的白玉塔上,便马蜂般的蹿出了无数道黑影,纵横交错的朝我蹿了过来!
嗖。嗖。嗖
一连串的呼啸声中,二十多道身影,纷纷降落在观战台上,微微扭过头看去时,只见其他的24名高手,以及教皇,竟然都来到了这里!
微微一仰头,我悠闲的将杯中的美酒喝光,随后微微伸出手,示意旁边的贝蒂将酒倒满,同时邪笑着转头对教皇道:“不知道教皇亲自架到,有何指教啊?”
你。
见到我竟然嚣张的坐着迎接他们,一时间,几个脾气比较暴躁的家伙就想冲出来教训我,但是能来到这里的,总算是都是绝顶的高手,没有哪一个是笨蛋,考虑到刚才得到的消息,没有人会愚蠢的再贸然得罪我了!
不光是他们,就连教皇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着我道:“李逸,我一直很给你面子,希望你为了人类的安危,收敛一点吧,不要再放肆了!?
恩?
听了教皇的话,我不由皱起了眉头,与此同时,我的面孔也冷了下来,默默仰头,将刚倒满的酒喝光,随后轻轻放下了酒杯!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中,酒杯深深的陷入了岩石桌面中,与此同时,我双目紧盯着酒杯,森冷的道:“我没有请你们来,而且从你们的气势上看,显然是来找我的晦气的!”
说到这里,我冷冷的转过头,扫视一周后,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教皇的身上,冷冷的道:“面对一群想要来找我晦气的人,我没有直接将你们轰下去,己经是给了你们天大的面子了,难道这样还不知足吗?”
你。
听了我的话,教皇固然是气的胸膛迅速起伏,周围的那些武者,也气的上窜下跳的,如果不是忌惮与我所代表的势力,早就一涌而上,把我生生的给撕了!
看着大家群情激愤的样子,我冷冷的看着教皇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如果不来惹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惹别人的,但是无论是谁,只要敢惹我,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说到这里,我微微顿了一下,随后噬血的一笑,阴森的道:“教皇陛下,请你原谅,我说话就是这么直接,我的意思是说,即便是你敢惹我,我也要亲手捏死你,这个情况,你是知道的,既然这样,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惩戒忤逆我的人㈠?
吸!
听了我的话,这一次,没有人再愤怒了,呆呆的看着我,所有人都在想同一个事情,这个家伙难道疯掉了吗?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他都敢说出来,这不是找死吗?在他们想来,就凭我说的话,教皇肯定当场出手,立刻将我轰成渣子!

可是,出呼所有人的预料,教皇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叹息了起来,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想起了什么,竟然什么表示也没有!
此时此刻,教皇其实也是一个头俩大,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拔剑将这个家伙干掉,可是正象这个家伙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与自己,可是生死的仇敌啊,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如果不是冥界入侵,他们两人之间,肯定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教皇很清楚,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无论是他,还是我,都会第一时间拔出宝剑,朝对方攻过去,将对方凶残的杀掉,现在之所以不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冥界入侵而己,两人都不想担上人类的罪人这个臭名!
也就是说,两人之间,现在只是因为同一个敌人而暂时休战而己,无论是教皇,还是我,都休想管到对方做什么,不故意违背着对方的意思去做,这己经够合作了!
想到这里,教皇微微抬起头,朝我看了过来,苦笑着道:“你这样做的话,我会很难办的,毕竟我们现在共同的敌人是冥界,可是你昨天的做法,却让我无法处理啊!”
哦?
听了教皇的话,我不由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虎视眈眈的家伙,随后慢条斯理的道:“其实,你根本不必处理,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不用你来插手,如果谁想要为那些家伙报仇的话,尽管找我好了!”
说到这里,我微微顿了一下,阴森的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在惹我之前,最好先考虑好,对于我的敌人,我是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这……
听到我的话,教皇不由苦笑了起来,与此同时,周围的一群武者简直气的快要炸开来,想要直接找我算帐吧,先不说能不能留下我,就算能留下,可是我所代表的那股神秘的势力,却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
今天,他们同时收到消息,昨天得罪我的那几大世家,在得罪我的不到两个小时以后,便遭遇了灭顶之灾难,一共是六座中型城市,全部化做了废墟!
要知道,这六大城市,分布在整个东大陆的各个位置,可是就算如此,却无一例外的,在同一时间遭到了毁灭性的攻击,六座大城市,没有一人可以活着离开!
具象他们汇报消息的人说,六座中型城市,基本被毁成了平地了,到处都是烈火燃烧的痕迹,熊熊的大火,隔着几百里外就可以看到,当有人发西那的时候,六座城市中,己经找不到任何的活口了,而且六大城市中,没有任何的生命存在,也没有任何的尸体!熊熊的大火中,一切都烧成了灰烬!
正是因为这个消息,所以即便他们己愤怒到现在的程度,却依然不敢动手,可是继续这样忍耐下去,更是绝对不可能的!
微微沉默了一会,终于一名老者沉稳的踏前一步,对着教皇一抱拳道:“教皇陛下,事到如今,我们虽然不愿意,但是也不得不离开了,只要有他在,我们就绝对不会留下的l’’
这…… 听到了老者的话,一时间,教皇不由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听了教皇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闭上了嘴B,虽然不愿意,但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教皇的安排,是绝对正确的!
看着众人惭愧的表情,教皇低沉的继续道:“现在,你们己经如愿的逼走了他,那么接下来,传送山谷,就要靠大家来守护了,希望你们不要因为赶走了他,而成为历史的罪人。”
吸。
听到教皇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是啊如果他们最后抵挡不住冥界的入侵的话,那么历史的评价上,他们必然会成为千古的罪人!
仔细想一想,他们的心胸,是不是太浅了?就因为不明白教皇为什么把他排在首位,就不顾冥界入侵的局面,争风吃醋,把强大的幻神赶走!
现在,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拼上一切,将冥界大军堵在这里,不然的话,他们必然会被历史的书写者,写成卑鄙的小人,无耻的垃圾,一群猪头狗脑的家伙!
看着所有人惭愧的神色,教皇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己经达到了,只不过,便宜了幻尊那小子了,这样一来,在冥界将领出现以前,他都可以自己去逍遥了!
不过,有所失,也必然有所得,教皇最大的收获是,他终于可以将所有的人心归拢在一起,万众一心的团结在他的周围,共同对抗冥界的入侵了!
随后的几个月时间,冥界的大军不断的加大了入侵的力度,出现的兵种也是越来越厉害,就连108名魔星,也时不时的出现,只不过在大家的权利围攻下,魔星的本领虽然高,但是还高不过教皇,也就是普通的AcE缓武者的水准,在大家的围攻下,很快就崩溃了!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这些魔星,真的太狡猾了,战斗经验之丰富,简直让人恐惧,即便是教皇亲自参加了围攻,却一个人都没有能够留下来他们总是可以准确的抓住时机,在丧命前的一刹那,逃回冥界去一
面对这种情况,教皇知道事情要不妙了,很显然,这几名魔星,显然是受到三大巨头的派遣,前来人间界探察情况的,一旦情况被探察清楚了,那么接下来,必然将是冥界的大举入侵。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名或者几名魔星出现在山谷中,而且总是在遭到合围前,抓住最后的时机,聪明的逃回冥界!虽然想尽了一切的办法,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留住一名魔星!
就在教皇这边头痛欲裂的时候,另一边,梦幻山谷内,巨大的火龙却在繁忙的起降着,在临离开传送山谷前,我看到了那些灰甲的冥界正规军,所以我知道,距离出场的时间,己经越来越近了一
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时到今日,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强化训练,将天蝎军团分成了两部分,分别由我艾迪修萨,以及阿兰克斯率领,不断的进行实战演习!
本来,实战演习,最好是找一支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的队伍,在战斗中磨练,可是在我回来后,艾迪修萨苦笑着告诉我,整个人间界,大概是找不到符合要求的对手了,摧毁那六座城市,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根本谈不上什么锻炼,如果硬是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是锻炼大家屠杀的手法而己了。
放眼整个人间界,除了有限的那些龙骑兵外,就只有我们自己才可以做自己的对手,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们将天蝎军团分成了两部分,分成红,蓝两军,进行实战对抗!
不得不说的是,艾迪修萨实在是太厉害了,毕竟天蝎军团,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天蝎军团的每一点,每一滴,他都非常的清楚,指挥起来可谓是如臂使指一
面对着这种状况,我们先是组成了指挥部,血狼,贝蒂,以及一众将领,纷纷加入了阿兰克斯这一边,一起帮他参谋,可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有败无胜一
无奈下,我们只好不断的改变彼此双方的实力对比,一直将艾迪修萨手中的兵力削减到3000,而我们手中的兵力增强到7000,战斗才终于僵持了起来!
一时间,所有天蝎军团的战士们,不断的接到命令,起飞参加战斗,然后同样在命令下,降落回地面补给!整个梦幻山谷的大广场上,每一时,每一秒,都有大量的火龙在起降着,剧烈的呼啸声,一天24小时不会停歇一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我们的训练强度,不断的提升着,终于在我离开传送山谷的八个月后,我们的实力终于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这个实力,指的是实战的实力,经过八个月的强化施展训练,天蝎军团的施展能力,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与此同时,传送山谷中,经过半年的坚守,所有人都累了,尤其是那些魔星的骚扰,更是让人烦不胜烦,却又丝毫没有解决的办法!
就在教皇,以及所有高手期盼着决战快点开始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冥界的大军,竟然出现在大陆的内部!
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教皇可以确信,没有一个冥界的士兵离开过这个山谷,既然这样,那么冥界大军是怎么登陆人间界的呢?
微微思索了一会以后,终于教皇明白了过来,那些魔星之所以一再的冲击,其实并不只是在探察情况,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掩护什么人!
没错!
想到这里,教皇猛的一拍大腿,瞬间便想明白了一切,那些魔星,其实主要就是扰乱他们的注意力的,在他们将精神放在那些魔星的身上时,在他们的掩护下,三大巨头中的一人,肯定己经趁机离开了传送山谷,然后赶到大陆的深处,最隐秘的角落,建立了临时传送点,这样一来,冥界的主力部队,就可以通过那个传送站,进入人间界了!
临时传送站,并不是那么容易建立的,即便是建立了,也需要强大的能量去引动整个法阵,才可以达到传送的作用!以教皇现在的实力,恐怕也只能维持建造一座临时传送阵而己,而且一旦建造完毕,能量就彻底的枯竭了,这个能量指的不是一般的能量,而是精神的能量,即便是光系法术,也无法恢复的精神能量!
一旦精神受损,那么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是绝对无法恢复过来的,损失如此巨大,却只能建立一个临时的,只能存在12小时的传送阵而己,而且只有实力达到,或者接近教皇这种程度的武者,才有能力建立这样的传送阵!
就冥界来说,只有三大巨头,才有可能建立这样的传送阵,而且光建立这个传送阵,就暂时性的废掉了一个巨头,随后必须再牺牲一名巨头,来引动传送阵,以教皇此刻的状态而言,最多可以维持十二个小时,传送大约十万大军而己,十二个小时过后,一样要精神力枯竭,没有几十年,是不可能恢复的!
如此看来,此时冥界的三巨头中,最少己经有两大巨头因为建立传送阵,以及引动传送阵,而暂时性的失去了一切的精神能量,此时此刻,应该己经回到冥界去休眠了,
想到这里,教皇不由苦笑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还剩下一个巨头,此刻正率领着十万冥界大军,在整个人间界纵横驰骋呢,而且他们在将大量的生物变成亡灵大军后,最后的目标,必然是传送山谷,一旦攻陷了传送山谷,那么整个人间界,就必然会陷落!
此时此刻,距离冥王觉醒,还剩下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在这一年中,剩下的那名冥界巨头,完全可以将他率领的德那支为数十万的冥界大军,发展成十亿!到了那个时候,冥王一旦苏醒,人间界真的万劫不复了。
呯!
猛地一拍椅子的扶手,教皇急切的站了起来,他知道,事到如今,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冥王苏醒以前,将人间界的所有冥界大军消灭掉,然后再集中力量,与冥王决一死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