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摘要:
在遥远的星球,住着一位可爱的小王子,他一年又一年种着玫瑰,他偶尔会去地球拜访。小王子是所有孩子的曾经。安,公元3025年。现是公元2013年,一切都处于眠觉之中。今天书展上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从遥远

摘要:
《第一章华丽的出场》在如今飞速发展的世界,繁华的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何况还是炎热的夏天,但总会有一抹清凉出现在你的视线在机场的出口处,一抹艳丽出现在所有的人眼前,她上身紫色吊带背心,下身蓝色牛仔裤,

摘要: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

在遥远的星球,住着一位可爱的小王子,他一年又一年种着玫瑰,他偶尔会去地球拜访。小王子是所有孩子的曾经。

《第一章华丽的出场》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

——安,公元3025年。

在如今飞速发展的世界,繁华的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何况还是炎热的夏天,但总会有一抹清凉出现在你的视线……

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意身体”中告终,没有依恋的爱意流露,也没有刻意希求。

现是公元2013年,一切都处于眠觉之中。

在机场的出口处,一抹艳丽出现在所有的人眼前,她上身紫色吊带背心,下身蓝色牛仔裤,把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一条纤细的长腿,不难看出她的身高在170以上,

走在前往古桥的路上,脚下的雪有轻微声,枯枝有雪依偎着,寒冷而不失暖意,在风中咯吱响,她忽然想起自己曾写过的《月亮居》中一段雪中的场景,心中一阵酸楚。

今天书展上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从遥远的星球而来。他手里捧着玫瑰,橙色的围巾,还有他在人群中跌跌撞撞的模样,手心里护着他的玫瑰。不过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是小王子。

如婴儿般的皮肤,一头淡紫色的长发,最最特别的是她那双紫色的大眼睛,在人群中她仿佛是一个天使

在这样的雪天里,外行者不只她一人,雪地上密密麻麻的脚印有证,她踏着别人的脚印,不觉到古桥了,不远处的一个个古桥依稀可见。她是忘了问他在哪一个古桥相见,而她又恍然间明白她早已忘记了他面部的细节,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也难怪,不见已时隔一年,在这一年里,她在她自己的生活圈子里,他在属于他的生活圈子里,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经历,从未有交汇过。她不知道该向哪一个靠近,她本想他会主动迎上来。可没有,难道他还没有来,她低头看着脚下的雪,有人站在了身边,她抬头看了看他,嘴张了张,千言万语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有轻轻地一句:“你终于来了。”

我好不容易跟着他走出人群,他发现了身后的我,转身:“Hi,你又是第几朵玫瑰呢?”他好像很懊恼的模样,笑着说,“哦,你怎么知道我存在呢,不过我要离开了,时间快让我赶不及,我要再时间之漏种下玫瑰,那里的天空会掉下兔子呢!”他留下了一番奇怪的话,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哦,这就是小王子。

她就是我们的女主紫洛,她走出人群,但人们的视线依旧没离开她分毫,直到她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她随他置身于人群,深深的孤独感袭来,他感受到了她细微的变化,自我陶醉般地讲着一则笑话,她没有用心听,也没有听懂,淡淡地笑着,目光在人群游戈,他突然停下声音问她:“我讲到哪儿了?”“今天真冷。”她看了他一眼,接了一句。

从书展回家后,喝了一杯咖啡,独自坐在天台上,看这城市像一台引擎强大的碎纸机,将今天和明天一同强制纳入它的法则,吞吐着真实和虚无。又想到了小王子,蓝小鲸身上有他的气息,我冥冥之中感觉到了其中的微弱,就像静脉中的血液,一张一弛收缩的微弱,它仅具意识成形。

《第二章陌生的亲人》

大街小巷挂满了火红的灯笼,她突然感到快到元宵节了,新年伊始,而她的前路在浓重的雾里是个谜,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他好像也索然无味,简单地吃过午饭后朝回走,她没有注意到,“书店,进去看看。”他知道她的所爱的,她心中有了暖意,径直走到经典名着处,没有买之意,只想随便看看,他刹那间不见了踪影,她纳闷着随手翻阅《飘》,沉浸在瑞德博大,深广的爱中,许久许久,她感到两脚都麻了,才站起放下书环视四周,怎么不见了他呢?她走出站在大门口等他。他从里面终于出来了。

十年前,小王子还在种他的玫瑰。十年后,我长大了,现实不断撞开对世界陌生的缺口,生命在浮木之上沉浮不定,神秘的力量将我抛弃于大海,求生,灭亡,重生。

紫洛推开10年未进入的“家”,她还记得七岁她离开时的样子,这是一栋很美丽的别墅,也略显奢侈,但并不影响什么,这里和十年前没什么变化很大的房子,寂静的可怕,好像没有一个人,但屋子里却整洁干净,

她又是随他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他们坐了下来,“我有必要表白,你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好的女孩,也是最让我心动的女孩,你呢?”她似是信地笑着:“我不知道。”他的手机响了,朋友告诉他回公司票订好的消息,谈话已无需进行,她跟着他进了银行,她惯性地站在他身边,她看到他眼睛的转动,她这才意识到她的幼稚,忙走离他,脚确实累了,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长大,说真话,不会再是童言无忌。我用童话垒筑城堡。我打开城门,我以为我接纳的都是善良,我以为我很真实,可是那些我拒绝的假容貌,他们在墙外往里扔石头,一边咒骂着离开,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认为我的梁柱不够精美,最好是描金欲飞的凤凰最好,我放声高歌,他们说要有品味,有格调,最好坐在咖啡店里听disco。最好要是名牌的大学,名牌的爸,名牌的Gucci,Coco……

紫洛这次回来只有一个人,因为她那对狠心的父母把她丢下去所谓的重温蜜月之旅,找回逝去的青春,都是两个孩子的父母了,还搞这些,而她偏偏属于未成年被“遣送”到她的哥哥这里,

第一次进银行,不是存取钱,而是看别人,这是多么大的缺口,我哪一天能走进银行,也有属于自己的存折呢?她的心流动着,眼睛专注着银行的每一角落,他在用余光扫视她,身子摭住密码键,她苦笑了,目光投向路上的人群:“对不起,密码错误。”她感到时间太漫长了,收回目光,她把身子扭向门外,想让他彻底放心。“对不起,密码错误。”她感到时间仿佛一世纪漫长,余光能看到他把密码键遮得严严实实,一动不动,好像在深思什么,她抬眼看门外的上空,蓝天白云并不是那样清晰,是多云的天气。多久了她不想思了,她的身心跨回了童年,回到了儿时玩的扮新娘的游戏。她感觉到他数钱的动作,即而猛转身看她,她打了个冷战,不自觉地用双臂环紧自己的胸口,她正在荒唐地和一个陌生人做着无形的手语游戏,而她浑然不知。

我说我喜欢田园,喜欢安静。他们不理解我为何要耕种三亩的玫瑰,阳光,雨露,他们不理解我为何要独行,以至遭受苦痛。他们说,最好……最好……他们在争论不休,他们在残暴地扼杀我的安静,我将他们赶出了城堡,城门紧关,挡住了偏见与俗世。

虽是兄妹但他们却也有十年未见,但却是真的亲兄妹,她也曾怪过她的父母狠心,当年怎么忍心把只有比她大六岁的哥哥独自一人留在这里

又置身于流动的人群,她久久未动,他莫名其妙地盯着她。“对不起,我不想跟着你走了,我在找我在的感觉,我们分路回家吧。”

有时我和蓝小鲸也会偶尔窥探着城外的世界。有时会在云之城上,垂钓幕天的星嬉笑着说着未来,那些不具形态的意识。偶尔,同时陷入永恒的静默,看着人间在忙碌创造,他们祈求那可怜的神明,满足巨大的欲望,他们在一点点膨胀,现实渐渐扭曲他们面孔。遵照规则,每天早上,人们出门都会相互看周围的人,若是与众人不同,定是焦急万分地休整容姿,就像将缺掉的鼻子用白色的石膏修补好一样简单,。他们置身于同一容器之中,挤压成相同的模样。而真正的东西,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得到。

也许其中的内幕只有那对夫妇知道,她也不敢想她的哥哥是怎么生活到现在的,但这就是事实,她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陌生的哥哥”,

蓝小鲸,有时会用淡蓝色的双眸,仿佛是静谧地孕含着巨大的湖泊,瞳孔里暗聚凝雾,光在他眼里流转的速度是一千年漫长般,深沉柔软的声音直抵我的心脏:“安,有一天你也会离开吗?成为他们的其中之一?”“啊?哦。我也不知道啦,如果一定非要……”我打着呵欠,忽然脑中的血液流得很慢,黑暗一片冗长。

但她会努力让他接受她,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紫洛也很累了,便不知不觉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温柔的少年,在银河之端的云之城上,少女睡容恬静,呼息匀称,她在世界的另一端渐渐苏醒。地球的黎明在重生。

工作了一天的许流年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熟睡的人儿,看着她安详的睡颜,不自觉露出容,随即消失不见,露出邪魅的笑,有些诡异……

蓝小鲸:“安,如果有一天你彻底回到人世,云之城将消逝,我将遗忘。记忆,是时间周期的重演,乃至宇宙毁灭。”

这个就是他所谓的妹妹吧,的确美的像天使,不过游戏也开始了,我要把我这些年所缺失的和被你夺走了一一讨回来,

其实你不应该…不应该再回来……他故意放大脚步声想要惊醒熟睡的人儿,的确不出他所料,紫洛被惊醒,睁开朦胧的眼睛寻找声音的始作俑者,

咦?怎么只看到一双高档黑皮鞋,抬起疑惑的眼睛,好美的男孩,清晰可分的轮廓,长卷的睫毛,一头银白色微卷的中长发,一双蓝色带有威胁的眸子,这无疑是个倾城美男,

紫洛看到他,顿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妹妹,睡醒了没”富有穿透力的声音,特别加重了妹妹两个字“呃…呵呵,还好,噢,不…不不…睡醒了”紫洛有些语无伦次,以为他是因为她睡觉而生气了

“那就好,还没有吃过晚餐吧我带你出去吃,顺便带你熟悉我们生活的范围及习惯”许流年依旧不冷不热的说仿佛他们是真正的多年未见的兄妹一样

不!他们本来就是兄妹,只是……怎么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他们十年未见,相处下来应该不会很融洽吧,紫洛很不解,但也没仔细想,而且这样似乎他已经接受她这个妹妹了,

却不知,一切只是预谋的开始……

《第三章同床异梦》

许流年带着紫洛吃完晚餐,又带着她逛了许多个地方,

“哥哥,我真的不行了,我们回家吧”紫洛气喘吁吁的说,她不久刚下飞机就被许流年拉着一直徒步走了三个多小时,不累才怪何况她还是女孩子脚底顶着六公分的高跟鞋

许流年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了,看来这小丫头不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本来还想折麽她一下,随即一脸温柔的说

“好吧,洛洛,我们回去吧”

“嗯,哥哥,可是我走不动了”紫洛尴尬一笑

许流年现在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没有开车来,现在这里偏僻的没有几个人手机也没有信号,难道要他背她回去吗

紫洛看他这么久没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哥哥,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许流年也觉得自己今天栽在这里了,她还只是一个小丫头,无奈一笑,蹲下身

“来,洛洛,我背你回,看你这样,休息一会不会好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