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烟火人鱼

摘要:
花瓣飘落,随风而飞,在风中前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去哪里,我跟随着它,看着它在风中无拘无束的飞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向哪里,不知道它要飞去的地方怎么样,看着它,跟着它。看那,她飞过了大海,飞过了金黄的麦田,

摘要: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

摘要:
在买车买房早已成为口头禅的时代,囊中羞涩的我还是日日骑着我的红自行车按时上下班的,对于红,总把它和流血性的悲剧联系起来,向来是神经过敏的排斥的,但对于这辆耀眼的红车,则托朋友买来的,没法挑剔的,就试着

花瓣飘落,随风而飞,在风中前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去哪里,我跟随着它,看着它在风中无拘无束的飞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向哪里,不知道它要飞去的地方怎么样,看着它,跟着它。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

在买车买房早已成为口头禅的时代,囊中羞涩的我还是日日骑着我的红自行车按时上下班的,对于“红”,总把它和流血性的悲剧联系起来,向来是神经过敏的排斥的,但对于这辆耀眼的红车,则托朋友买来的,没法挑剔的,就试着喜欢它。而今几年过去了,司空见惯之余,也坦然地接受了它。朋友、亲戚也把它和我说事,它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每每骑着它,迎着吹来的风,总有红衣飘飘的飞的感觉,我由此在心中默默称呼它为“红衣”。

看那,她飞过了大海,飞过了金黄的麦田,飞上了蓝天,白云载着它,她,那样无拘无束,她飞啊飞,一路上是那样美好,那样祥和,很多人都在看着它,一个小小的花瓣,载着无限的祝福,载着美好,载着欢乐,载着快乐,飞翔着,小溪与白云也跟随与他,鸟儿为它歌唱,她飞过的地方充满了欢乐与美好,所有人抬着头看着这片美丽的花瓣,她可能没有花朵那样美丽娇艳,她可能没有玫瑰的香味,但她载着童话般美好的东西,她不需要花朵的美丽更不需要玫瑰的香味,她比所有的花朵都美,因为她有童话的美好,她比所有的花多都香,因为她有欢乐的香气。

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

凡事总有更新换旧的时候,我的“红衣”渐渐不鲜亮了,也不灵活了,先是两腿圈内伤外裂,让父亲亲手换后,调整方向的零件也松了,在手中总不听使换地来回扭动,使路上的安全度大打折扣,家中没有调整的工具,父亲无能为力了,就在因失灵要和一辆小轿车相碰时,我决心找专业的修车师傅修理它了。

我跟随着她,看着她,她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美丽,那样的美好。我紧紧的跟着,她突然钻入云中,又突然钻了出来,是那样顽皮,正如一个孩子,那样的有活力,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要飞去哪里。或许她就想一直飞,一路上,都会不时飞来鸟儿,鸟儿总会问到,你要飞去哪里?花瓣总是答道,一个充满爱的地方。鸟儿说,我飞过很多地方,我还不知道哪里有爱,你只是一个花瓣,你怎么会知道,花瓣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随着大海,随着稻田,随着白云,随着彩虹,载着无限的美好与幸福。鸟儿觉得它可笑,默默的飞走,突然,暴风雨来临,正当别人认为花瓣会坠落时,花瓣却鼓足勇气,向着暴风雨而去,人们为她叹息,可是,花瓣却怎么也不肯坠落,继续飞着,她飞出了暴风雨,看见了彩虹,一切又都恢复了,又是那样美好,她飞在彩虹之间。人们都很惊讶,鸟儿又来问,你为什么不回去,为什么要飞过来?花瓣答到,风雨之后见彩虹。鸟儿又是默默的飞走。

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制作明烛。但这头鲸鱼幽幽的醒来,一明亮透澈的双眸瞬间俘获我的心魄,我闭嘴不再谈吃,我害怕我这骨瘦如柴的身体还不够大鱼怪塞牙缝的。

这天下班后,从同事那里打听到所经过的修车处,便径直去找。“紧挨着东方超市的东面。”我边牢记着同事的话,边用眼睛搜索着,东面除了一个大型的绘面馆还是绘面馆,我急了,问来回走动着的一位营业员。“就这儿,从小路直朝里走。”我这才恍然大悟般地说声“谢谢!”果然,路深处有一间很小的小屋,门外有修车留下的痕迹和物件,屋门开着,里面在四周楼房的遮盖下一片深暗,看不到屋里的摆设,终于找到了,我舒口气,快步推车朝屋里走,一个竖长的书架型大木板就在屋中间,上面摆满自行车的零件和修理的用具,最里面传来两位老人兴致勃勃的追忆青春岁月的闲聊声,没有一丝哀忧之感,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时还有爽朗的笑声传来,我清了清喉咙大声说:“修车!”并停下步朝里张望,两位老人正面对面坐在一个大木凳上,上面放着两个小菜,一瓶啤酒看来两人正值兴奋处,且我不留心打断了他们。“小妞,我们要喝酒,今天不修车,改天来。”“就小毛病,车头零件松了,只需要紧紧。”两位老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看了我的车头一眼,从木架中拿出一个工具,麻利地在我的车头零件处转动一下,说“行了,今天高兴,不收钱”“大爷,我……”“别不好意思了。”说着已走了进去。“谢谢!”我冲着他的背影。

我看着花瓣,不知道又飞了多久,飞了多远,终于。花瓣飘落了,我紧紧的跟着,到了它飘落的地方,我一把抓住了她,抬头一看,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似曾相识,似曾相遇。我伸开了手,她也伸开了手,原来,她的手里也又一片花瓣,我这才看清了花瓣,原来,我的花瓣,是心形的一半,而她的也是,我看着这朵花瓣,突然它变成一朵玫瑰。她的也是一样,我们看着对方,我突然觉得这里就是充满爱,充满幸福,充满美好的地方,我觉得她就是那个人,一直等待我人,也是我一直等待的人,我们拉起手,到了海边,把玫瑰抛向了空中,玫瑰花瓣瞬间飞起,像是玫瑰花瓣的雨,但是它们没有回去,而是在空中摆出了一个完整的心。我看着这个心,又看看她,我说,你是我一直在找的人么?她说,花瓣已经回答了。我说,我爱你。她说,我也爱你。玫瑰花瓣在我们身边环绕。我们不约而同的说,这就是花瓣飞去地方。我们手牵手,看着这里。天空突然驾起了彩虹。我们就这样相爱了。

我准备潜逃之时,背后传

从灰暗的小屋推车走出,白亮亮的阳光又回复身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匆忙而乱,我急切的归家之心唐突慢下来,两位老人忘物之外的从容淡泊久久漫浮心中,温温润润的生而为人的感激和幸福荡漾眼眸,低头看看那耀眼的红,确也是热情,喜气洋洋的征兆,只是我感受不到吧了。

突然,梦醒了,我睁开了眼,想着梦中的一切,看着窗外,微微一笑,突然,飞过一片花瓣,和梦中的一样,我突然想去跟随,看看它要飞向哪,看着花瓣越飞越远,我想,也许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真的有一个一直在等待我的人,也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

来慵懒的声音:“你就是这么对待伤患的吗?你要宰我,也得拖回去涮洗干净了,不是吗,安?”

是呀,我们要喝酒,今天不修车。

我期待那个人,期待那片带我去找那个人的花瓣,期待那两朵玫瑰,期待那份爱,期待着。所以,我每天都会抬头看,看看那片带我去充满爱,充满幸福与美好的地方的那片花瓣有没有飞来,注意它飞去的方向。

他以伤患为由,害我背他入城时像拆散了筋骨。当我在悲戚之时,想到童话中有一美丽的田螺姑娘,但为什么我捡到的却是一只很胖很胖的鱼。我只好默默咽泪长叹。

而他正微笑地看着我说:“你可以叫我阿蓝。你可以替我更衣沐浴了。但,你刷牙了没?不过鲸鱼肉不怎么好吃。”他隐匿了嘴角浅浅的笑,双眸含情。

在云之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颔骨越长越尖,脸上的横肉渐渐隐去,身体日渐瘦削

颀长。他日渐长得像蓝小鲸。他有琥珀蓝的双眸,却看不到光亮。这是他的一个秘密。但他生气时两颊会浮现隐隐的鳃,他还是一个腹黑魔王。而蓝小鲸不会。

人们都说胖子是一种温柔的动物。但却不知瘦下的胖子很凶残。

除夕之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