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短篇小说

摘要:
小鹿出去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回来,白翩翩有点担心。因为在现代的时候看过很多关于后宫之类的电视剧,因为得罪了什么妃子而死掉的一些无辜的人。虽然白翩翩并不怕她们来找自己的麻烦,可是现在来伺候她的人就倒霉了。白

摘要:
这是拳子多年的嗜好了,在有空隙的时刻,端坐自家的墙角,在赤色的太阳下端详手色。这起缘于父亲,拳子依稀记事时,父亲每天早起晚归,农忙下地干活,农闲做泥匠,一双大手从不停息,也不知道停息,但双手没有越来

摘要:
才刚过了春分,通平城里就已经是一片花团锦簇的好景色。这里不如风雪淡影的江淮那般轻柔墨雅,也没有淮安那样的莺歌燕舞般的香艳。却有一道让人为之轻颤的美美女。和让人心怡的气息。通平城位于王城的东南,连着黑

小鹿出去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回来,白翩翩有点担心。因为在现代的时候看过很多关于后宫之类的电视剧,因为得罪了什么妃子而死掉的一些无辜的人。虽然白翩翩并不怕她们来找自己的麻烦,可是现在来伺候她的人就倒霉了。白翩翩赶紧跑出去找小鹿,却在菀悦殿不远处发现了血迹,白翩翩跟着血迹找到了还在受慧贵妃毒打的小鹿。在紧要关头白翩翩把小鹿救下来了。

这是拳子多年的嗜好了,在有空隙的时刻,端坐自家的墙角,在赤色的太阳下端详手色。

才刚过了春分,通平城里就已经是一片花团锦簇的好景色。这里不如风雪淡影的江淮那般轻柔墨雅,也没有淮安那样的莺歌燕舞般的香艳。却有一道让人为之轻颤的美——美女。和让人心怡的气息。

白翩翩抱着小鹿冷眼看了她们一下“我应该说过吧,我出现的地方,不要让我看到你们,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

这起缘于父亲,拳子依稀记事时,父亲每天早起晚归,农忙下地干活,农闲做泥匠,一双大手从不停息,也不知道停息,但双手没有越来越有力越坚实,而是越来越瘦小越无力,不仅此,手皮渐渐平踏,老化,筋脉突兀了,手指僵硬了,当然,拳子渐渐长大成人了,他没有辜负自己和父亲,考上大学进了城,但内心深印着布丁和新衣,黑馍和白面的鲜明对比,和照射他的自卑。他感到父亲的木讷,本分也许是造成贫穷的最大原因,对父亲的教导不再有耐心,也无暇顾及了父亲。置身繁华街市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各种面孔各个华丽的交换,他恍然看到自己的幼稚和渺小,要想成为人上人,明智的做法是溶入人群,而不是逃避,坐以待毙。拳子为了自己,慢慢学会了口是心非,虚实圆滑。拳子只恨自己悔悟太晚,工作勤勤恳恳,莫明其妙地受人攻击,不知不觉成了替罪羊,成绩突出,利益属于别人,当他游刃有余地明白何进何退时,拳子向上级揭发了受贿的领导,从而代替了他的位置,从此他如鱼得水,步步高升,身前赞不绝口,身后簇拥成群,拳子这才感到活出人的尊严和价值,但荣光焕发的背后常常是莫名的失落和暗然,仔细审视自己的双手,儿时的纯白,透明不再,鲜嫩的肤色渐渐泛黑……

通平城位于王城的东南,连着黑海的一片水域——建水。地位十分好,并且产物多有天然的河流码头所以经济也繁华。也被称为水城,水源充足所以此地之人都十分白皙俊美。

慧贵妃强做镇静“怎…怎么,本宫还不能在宫中随意走动了?”

拳子在一个洒巴和大学时的好友聚会,痛饮大醉后,道出自己灵魂的不安和失落,并伸出自己的手在眼前晃动,没有父亲的膙子多,但父亲的明明白白,他的混混浊浊,朋友竟深有同感地悲哀地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们的错误就是良心未曾泯灭,也许我们迷失得太久了,该醒悟回归了,其实世界再透明,总有阴暗的角落,而我们恰好在这个角落里蒙尘,扭曲,腐蚀……”

此时,天气晴好正合适出游。通平城的道街上是最繁华的地段。此刻人群用到。小贩酒家的叫喊声不绝于耳。女孩子们纷纷换上了明丽的春衫结伴踏青。建水里来往的船只当中也穿行着不少彩绸飘荡的画舫。不时的一些游船上站着一个个少年,站在船头,身穿华丽长袍,羽扇轻摇。朗声着诗词:“落花承步履,流涧写行衣。”引来一阵少女娇笑。

白翩翩抱着小鹿:救小鹿要紧。“滚开。我就暂时放过你。”慧贵妃咬了咬牙,慢慢的让开了。白翩翩背着小鹿回了菀悦殿“来人啊,快来人呐。”

不久,拳子被人揭发,他们自动交了职认了错,让拳子未料到的是,身心倍感轻松和快乐,体内血液的流动也鲜活起来,他休假回了久别的老家,牵着父亲满是膙子的手,拳子感到厚重和踏实,父亲为儿子的回家很是高兴,语重心长地说:“拳子,父亲相信你迟早要回家的,因为父亲的双手没遗传给你安逸,享乐,投机取巧。”

街边开的极盛的山桃花也被煦暖的熏风一吹,粉白的花瓣就如一夜白雪般的洒了下来,落了过往之人一身清香。

急急忙忙跑来一个12岁左右的侍女——小易“翩翩姐,这是怎么了。”因为和菀悦殿里的人处了些日子,所以比白翩翩小的,大家都叫她翩翩姐,比她大的就叫翩翩了。

拳子默默,原来父亲一直静静地看着他。他是和生命转了一圈,醒悟是要代价的,不管多么惨重,而他的参照就是他曾经鄙视的父亲,父亲的那双膙手。

两个少年的身影闪现在了街道上。阳光如轻丝薄缎般洒在身上,少年懒洋洋的眯着眼睛,随即轻扇一摇挡在了头上。扇下,清秀的脸庞带着丝苍白,嘴角挂着一丝坏笑。最显眼的还是那如青丝般的淡蓝的长发。像极了一位女孩。而身量却明显不胜武力。他一身牙白色的长衫十分朴素,但领口绣工精细的暗线雷纹却雅致脱俗。显示出少年身份的不凡。

“别问了,快去喊医生…大夫,快去丫。”白翩翩有点焦急“小鹿,小鹿,对不起丫,都是因为跟了我这个没用的,还好强的主子,你才你才…”白翩翩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天钟离,天钟离,你在哪,快出来丫。”

此后,看手成了拳子每天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此,他才不会迷路,徘徊,才会看清手心的颜色。

而身边的少年却截然不同。他很阴沉,低着头死死的锁定着周围,那一对的双眸让人望着胆颤。如若不注意,你很难发现少年的腰间别着一把短刃。

“来了,来了。师妹丫,怎么了?”又是一身白的天钟离出现了

“冰,无需这样,这样会吓到别人的!”白衣少年轻声说道。

“救她,快点救她。”白翩翩很急的样子。

“是,皇、、、”少年顿了一下。“白公子!”

“哇,谁丫哇,这么狠。居然对这么个美人下手。真是不会怜香惜玉丫。”天钟离用法术救了小鹿,顺便让白翩翩那红肿的脸消肿了。请注意,是顺便哟。

白衣少年轻点了下头:“别忘了,记好了冰,我现在是白伊,白公子!”

小鹿慢慢的睁开眼“翩翩姐?翩翩姐,你的脸没事了吧。”

远处一个商人模样的胖子激动的叫道“快走啊!采薇仙子出来了!就在怡红院!”胖子身上肥肉一阵抖动,小眼睛一阵放光。多亏了他那身肥肉才能让他的声音如此的浑厚!

白翩翩带着点哭腔“你都快没命了,还想着我。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了。”

“什么!就是前几天的采薇仙子。上次有幸见了一面。至今还是留恋!”

小鹿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还有个人,“翩翩姐,这怎么会有男人呐?”

……

“漂亮的姑娘,我叫天钟离,是她的师兄,请多多关照。”天钟离边说边投去个迷人的微笑。

听到这里白伊双眼一眯,眼孔中有着异样的光芒闪动,却没被人发现。“有意思!连我这个青楼常客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女子!去观光观光!”羽扇一合,往怡红院的方向走去。冰紧跟其后,望着白伊那轻车熟路的样子,再联想他的身份,他一阵无语!

小鹿低下头,脸红了起来。“喂喂喂,别调戏我家小鹿。”白翩翩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其后一大群男人成群结队的往怡红院赶去。那阵势十分强大,如果换做士兵的话就这气势和阵场足以灭了一个小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万人空巷”也许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吧!

“原来叫小鹿丫,真是不错的名字呢。”天钟离接着笑,白翩翩实在是看不下去,就给了他一拳

怡红院,三楼内阁。

白翩翩瞪了瞪天钟离,顺便晃了晃拳头“天钟离,你不是还有事吗?”

此处正是每届花魁的私有闺阁。一位女子着了一身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怨。着是人间极品。此人便是采薇。

天钟离临走以前还对小鹿笑了笑“小鹿姑娘,记得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一个婢女小跑了过来,轻扣了采薇的门板。“娘娘,回宫吧,楼下一大群臭男人吵嚷这要叫你。娘娘贵为国后,此时这等俗人可亵渎的!”

“小鹿,别理他,傻子一个。”白翩翩笑了笑,这让小鹿很是惊讶,因为白翩翩给人的感觉是很温柔的,“小鹿,等你伤好了以后,我们到外面去吧。”

“无妨!你下去吧!”闺阁中传来了轻柔的声音,让人听着如似春风拂过。

小鹿眼神亮了一下“翩翩姐,你说什么呢?只有等到皇上大赦天下的时候,我们说不定才能出去。”

“娘娘!”婢女焦急的喊道!

“小鹿,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带你出这个牢笼。”白翩翩拉着小鹿的手,“小鹿,你做我妹妹,好不好?”

“退下!要本宫再说一遍么?”采薇显然动怒!婢女不在多说,起身便走了。

“小鹿何德何能,怎么可以做翩翩姐的妹妹呢。”小鹿吓到了,立马起身准备跪下。

“不就是快当国后了么!装什么国后脾气,还来这种地方!这种女人也配做国后?我呸!”婢女在马车上一阵抱怨!

白翩翩扶着小鹿,故作委屈的说,“是嘛,原来你不喜欢我丫。我三岁的时候,爸…父母出意外死了,只剩下我和我哥哥了。因为你受伤了都还想着我,所以我想把你当做妹妹对待。不可以吗。”

楼下!

小鹿立马摆手,:翩翩姐,就是因为你对人和善,所以小鹿才想保护好你,不让你受伤害,可是小鹿好没用。“不是的,不是的。翩翩姐,小鹿怎么可能不喜欢翩翩姐呢。小鹿也是的,母亲在小鹿很小的时候死了,父亲喜欢赌钱,后来把我卖给别人当童养媳,后来那家人又把小鹿送进皇宫…”

一大群男人正站在桌子上吵嚷着。

白翩翩一把抱着小鹿“小鹿,别说了,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白翩翩顿了顿“小鹿你愿意舍弃你以前的姓,跟我姓吗?我知道这很难,我可以给时间你考虑。”

“老鸨,快叫采薇仙子出来呀!本大爷叫就吧耐烦了!”

小鹿毫不犹豫的说“翩翩姐,我愿意放弃,我会把翩翩姐当做自己的亲人对待。”

“这位爷,采薇她正在梳洗,不方便!这些先陪陪爷吧!”老鸨不断的赔笑着,随即一挥手,身后一群浓妆艳抹的女子上来把那个家伙安抚了下来!

“好,你以后就叫白魅。那你先休息,她们敢伤害我的人,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

白伊来到厅堂中,老鸨一见是个很朴素的小子,这会正烦心,二话不说叫人赶白伊走!

小鹿有点担心“翩翩姐,你别冲动。”

白伊笑的朗声道“老鸨,把我都忘了呀!”随即一枚金珠在手中晃着。

“放心,睡吧。”……

老鸨,猛的一拍手,“唉!你看我,真是混了头,竟连大贵人都忘了。”急忙来到白伊身边赔笑到,还顺手将白伊手中那金灿灿的金珠给揣到怀中。

“来人,给大贵人安排一个贵宾位子!大贵人这边请!”

白伊轻笑着,摇着扇子,优雅的坐在了最前面的位子。

后面的众人可不干了。“小子,识相的赶快给我滚!还坐在最前面!”刚才正被老鸨安抚下去的大汉又站起来叫了起来。

“最讨厌苍蝇了!”白伊淡淡的吐出这句话后便不在多说一句。靠在椅子上眯着眼,身边一众女子轻柔着按摩着白伊的肩膀。

大汉脸一红,正要发怒。岂料双眼一瞪,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倒了下去。身边的女子尖叫的跑到了一边,花容失色。众人身后冒了这阵冷汗。“这手段,太狠了吧!”

顿时众人离白伊远了几分。

“白公子!”冰站在白伊身边。“恩!”白伊轻点了下头。老鸨此时已经叫人把大汉的尸体脱了下去!死人的事在怡红院还是很常见的,给巡查一点好处这事便如人间蒸发似的消失,而不想惹事的人也就当做没看见。

不知是谁尖声叫道“采薇仙子出来了!”

“哒,哒”的脚步身传了过来。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但那魅惑众生的容颜却被面纱挡住了!这不禁让众人遗憾而失望。

轻柔的声音传来“小女子,今日身体不便,请回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