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在一家松茅辅的屋檐前

  盖在儿的床上;

  刺出一滴,两滴的鲜血——

  客人,你运气不好,来得太迟又太早;

  在树林间;

  为这遭冤屈的最纯洁的灵魂!

  果然这桂子林也不能给我点子欢喜:

  在树林间;

  在这人间不平的道上颠顿,

  看著凄惨,唉,无妄的灾!

  独自在哽咽。

  让你的泪珠圆圆的滴下——

  昨天我冒著大雨到烟霞岭下访桂;

  望得见冰条,

  如今安眠在这地,。

  我停步,问一个村姑今年

  今天果然下大雪,屋檐前

  脚步轻些,过路人!

  往年这时候到处香得凶,

  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

  倘如这片刻的静定感动了你的悲悯,

  枝上只见焦萎的细蕊,

  为什么伤心,妇人,

  你且站定,在这无名的土阜边,

  我心想,她定觉得蹊跷,

  一片,一片,半空里

  让你此时的感觉愤凝成最锋利的悲悯,

  那村姑先对著我身上细细的端详;

  虎虎的,虎虎的,风响

  有绛色的野草花掩护她的斜烬。

  翁家山的桂花有没有去年开的媚,

  昨夜我梦见我的儿

  在你的激震著的心叶上,

  这几天连绵的雨,外加风,

  摸我的宝宝。

  为这长眠著的美丽灵魂!

  西湖,九月

  掉下雪片;

  休惊动那最可爱的灵魂,

  倒来没来头的问桂花今年香不香。

  有一只小木箧,

  过路人,假若你也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