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拿天鹅

问询 熊勇神色吃惊,看着我:“姮往犬丘做甚?”
我淡笑:“勇不必问,我也必不会说,你只消允我跟你到犬丘……”
熊勇却似乎没在听我说话,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双目隐隐发亮:“天子又将虎臣遣往西北?”
我愣住。 熊勇收起沉吟,面有得色,对我咧嘴一笑:“姮,我猜得可对?”
人精……我无语,默认地瘪瘪唇角。 熊勇面上浮起得色。
“天子倒是谨慎。”他轻笑一声,似自言自语,又似带着隐隐的嘲讽。稍倾,他却看向我:“只是虎臣身奉王命,姮便是见到他,又当何为?”
我笑笑,片刻,问:“勇,你可牵挂过什么人?” 熊勇怔了怔。
我苦笑道:“勇,我也不知自己当何为,可一想到他,便觉心中无着无落,哪怕只见一面也比干等下去要好。”
熊勇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我,好一会,缓缓点头。他朝丰望望,却又问:“出了犬丘便是西北要道,若不得通行,你当如何?”
我心底叹口气,笑笑:“他未留只言片语,我既已一路追到了丰,便总该打听清楚再回去。”
熊勇看着我,没有说话。
周道上忽而一阵喧闹,我望去,却是一名国人赶着牛车匆匆地往丰赶,大声叫前面的人让道,引得路人纷纷躲避。
“姮。”只听熊勇出声道。 我回头。 他看着我的眼睛,轻叹道:“可惜你已许人。”
我愕然。
熊勇却不接着说下去,瞬间换上招牌般的笑容,爽朗地说:“姮无须客气,有美人同行,勇何乐不为?”说着,他转身朝留在几步外的侍从走过去,大声道:“前行!”
侍从们应诺,纷纷调转马头。
我笑笑,正撩起帏帘准备上车时,忽而瞥见熊勇的侍从中一个满脸胡子的人正跟他说话,神色间似有疑虑。
熊勇摆摆手,不知说了句什么,那侍从不再言语,却皱起眉头,将目光朝我这边投来。
我没管他,吩咐御人跟上他们,径自上车。
往犬丘的道路行人不多,山林河流在视野中向后移去,一如上次见到的平静。
熊勇众人纵马飞驰,并没有因为我们而放慢速度;杞国的人马却也脚力充足,御人呼喝地扬鞭,并未落下分毫。
这般赶路,力气也耗得紧。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熊勇命令众人暂停休息。御人把车停在路边,我撩开帘子,便看到熊勇走过来,叫我去路边的草庐里用浆食。
我答应,从车上下来,正取了浆食随他往前,一名侍从走过来,用楚语对熊勇唧唧咕咕说了一通话。我看着他们,发现这人正是刚才遇到时留意到的那个侍从。近看之下,只见他的身量不算突出,相貌却甚为粗放,不仅一脸虬髯,头发也看着又粗又硬,乱乱地束在头顶。他的衣着与其他侍从并无太大区别,却眼神犀利,颇有草莽之气。
两人交谈一会,熊勇似在对他交代什么,侍从点头,转身离开了。
我总觉得他的目光每每看过来,总有些莫名的阴冷。记得上次路遇熊勇时并不见这人,便好奇地问熊勇:“他是何人?”
熊勇看向我,道:“他是君父几日前为我增遣的随侍。”说着,他笑笑,语气颇自豪:“姮莫看我楚士不羁,此人虽相貌不扬,却勇武了得。上山搏得猛虎,入水杀得长虫,乃我楚人首屈一指的壮士。”
“如此。”我点头,想了想,道:“勇将这般厉害的人带来身边,莫非担心王畿之地有凶险?”
熊勇似愣了愣,片刻,却一笑,没说什么。
用过干粮后,众人上马继续往犬丘。将近正午的时候,城池的轮廓终于出现在了田野的那头。
果不其然,我们在城外遇到了守吏的查问,熊勇出示符节,众人顺利进城。
也许是战事的关系,城中国人并不热闹,鬲人和民夫却不少,负筐拉车,似乎要往西北运东西。
熊勇一行人带着我们直接到了城中的宾馆,两名馆人迎出来,行礼招呼。
我往四下里看了看,馆前停驻马匹和马车的地方空空如也,今天来的似乎只有我们。
心里记挂这次来的目的,熊勇交代馆人了去弄吃食之后,我叫住馆人,问他:“你日前可见到了虎臣舆?”
“虎臣舆?”馆人点头:“见到了,前日小人曾听说他来犬丘,带了好些人。”
我心中一喜:“而后呢?” “他未停留一个时辰便又离去了。”馆人道。
我忙又问:“可知往何处去了?”
馆人苦笑:“小人这便不知了。”他想了想,道:“他似是率师出了西门。”
“西门?”这时,一直沉默旁观的熊勇突然开口了。他看着馆人,似吃惊不已:“不是北门?”
“这……”馆人为难道:“小人当时也是听路人议论。”
熊勇没有说话,脸却沉沉的,若有所思。 我不解:“西门怎么了?”
熊勇看看我,片刻,浮起笑容:“无事。”说完,他过头去,命令众人往馆中用膳,随馆人入内。
用过些饭食之后,熊勇让馆人安排我去歇息,说自己要到城墙上走走。
“勇何时往西北?”我问。
“西北?”熊勇笑笑,目中似意味深长:“征伐在西北,热闹的却不一定是西北。”
又来打谜语,我顿时没兴致跟他说话了,挥挥手:“勇去吧。”
熊勇咧嘴笑起来。临走时,他忽然转过头,目光明亮地看着我:“姮,可记得我说要带你去楚国摘橘?”
我愣住:“嗯?” 熊勇却微笑,与侍从们转身往城墙去了。
我疑惑地坐在席上,只觉他的话怪怪的,却似意蕴暗含,教人一头雾水。坐了一会,我觉得身上有些困乏,不再纠缠那些话,起身离席。
馆人过来,问我是否要到寝室中歇息,我摇摇头,说想散散步,便出门往廊下走去。
正午的日光正好,却被漂浮的白云遮住,檐下的影子时浓时淡。
心里盘算着,馆人刚才的回答其实等于没说什么,或许可以去城门的守卫那里问,说不定可以打听清楚一些。只是,现在虽然可以肯定姬舆真的出征了,但自己总不能追到战场去,见不到他也只好算了……
刚走了一段,我听到大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我望去,只见馆前扬着淡淡的尘雾,数骑人马驻下步来,馆人已经迎了出去。只见他们向当先一人行礼,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我猛然怔住。
燮由馆人领着,迈步朝馆舍中走来。
我忙紧走两步,将身影隐蔽在转角的柱子后面。
燮没有发现我,不远处传来馆人客气的说话声,燮低声应答。
我听着那隐隐传入耳中话音,心中浮起一个念头——齐萤说燮要与姬舆会合,这事或许该问他才对。
想法乍一闪过,脑海中叫嚣起来。如果齐萤说的是真的,那么去问燮难道不比问别人再东猜西想更简单明了?
要去问他吗? 我看着那个往堂上而去的身影,却犹豫地迈不开步子。
如果我去找燮,他会不会告诉我姬舆的去向尚且不提,如果齐萤的消息不确切,我该如何应付下去?这样的见面又算什么?
正思考着,几名燮的侍卫随着馆人走了过来,我忙向庑廊的一侧转过身去。当他们走过身后,我听到他们像在议论什么,忽然,“虎臣”二字传入耳中。
心中一震。
被压抑下的念头再度浮起,愈发强烈。我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中一个声音不住道,如果燮与姬舆果真是一路呢?现下除了他,还有谁能告诉你实情?
我将心一横,转身朝庑廊的那头走去。
堂上空荡荡的,只有燮与馆人在里面。熟悉的醇厚话音在空气中缓缓传来,当我迈步走进去,突然打住。
燮直直地看着我,脸上的满是不可置信的惊诧。
目光交碰,我回视着他,走到他面前,却没有开口。
馆人似察觉到了异样,看看我,又看看燮,满面狐疑向他道:“国君……”
燮敛起讶色,转头对他说:“子且将浆食备下,我稍后命人去取便是。”
馆人应诺行礼,快步朝堂后走去。
堂上只剩我们两人,四周寂静一片,气氛说不出的微妙。
我望着他,首先开口道:“燮。” “姮何以至此?”燮注视着我,语声低沉。
倒是直接。我扯扯嘴角:“我有事问你?” “何事?”
我深吸一口气,望着他:“可知虎臣现下安在?”
话语出口,如同被什么吸去了一样,霎时融入沉寂之中。
燮注视着我,清俊的面庞上眸色深深,片刻,道:“姮乃为追随虎臣而至?”
我微微颔首:“然。” “姮可知出师乃机要之事?” “知道。”
“姮以为我会告知与你?” 我望着他。
对视片刻,燮缓缓叹了口气:“姮,这等征伐之事,我便是说了,你又能如何?”
“燮说得对极,”我笑笑:“我不过一介女子,做不了什么,只愿知晓其中缘由。”停了停,我诚恳地望着他:“燮……此处绝无外人,出燮之口,入姮之耳,必无他人知晓。”
燮看着我,良久没有言语。 “虎臣在西。”好一会,他淡淡地说。
“西?”我毫不意外,问他:“不是去西北击猃狁?”
燮摇头:“上月王师破了羌人,姮可知道?” 我点头。
“岐山之外一向为羌人所据,羌人刚为王师所败,如今岐外九十里已无羌人。”燮缓缓道来:“回师未过十日,卿事寮得了消息,猃狁再破羌人余部,将泾水以北尽皆夺去,后又闻密野中猃狁出没。时朝中瞩目西北,而歧周虚空,出师前,天子已改命旬伯往密,随后又命虎臣与我率师跟往。”
我听了,消化了好一会。对于四方的外族,我一向只有笼统概念,东夷南蛮西戎北狄,游牧部族一向居无定所,他们该在什么地方出现我也了解不深。
不过他的意思我明白,岐外守卫薄弱,猃狁如果集中力量乘虚突袭,一不留神便会被他们攻入王畿,后果不堪设想。
我思索片刻,问:“此次西北诸国声势甚壮,天子既已知晓,为何不将分些诸侯之师往歧周,猃狁去年方败,见此阵势当不敢来犯。”
燮看看我,唇边缓缓浮起一丝笑意,却不再说下去。他看看门外,问我:“你来此可有侍从?”
我点头:“有。” “回去吧,勿再乱走。”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往堂外走去。
我听到他叫来侍从,吩咐往城中驻师之处。没多久,一阵马蹄声响起,渐渐消失在远处。
门外不再有动静,我站了一会,走出堂外。
馆中人影寥寥,燮早已离开了。我望向天空,深吸一口气,心中的疑问解开了,却不觉得轻松,反而感到有些倦怠。
我叫来馆人,让他带我去歇息。 馆人应诺,引着我朝堂后走去。
走过一处转角时,我发现身后有人,回头望去,却是熊勇的两名侍从。他们一直跟在我后面,不远不近,却一步不落。
心中觉得莫名,快到厢房时,我停住脚步,反走向他们。
二人似乎有些始料未及,收住步子。 “尔等在此做甚?”我问。
一名侍卫微微欠身,用半生的周语答道:“太子命我护卫公女。”
护卫?我看着他们,心中却不住疑惑。
这是天子为招待来往诸侯设下的馆驿,安全本不是问题,而且大白天的,我也有侍卫,熊勇又何须派两个人来把守门前?
虽不解,我却没表现出来,只微微颔首,转身朝室内走去。
我看看天色,心中长长地叹了口气。既然想知道的都已经打听完了,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还是抓紧时间回去吧。
不过,离开时总要跟熊勇道个别才是,可他这时又去了城墙。熊勇……脑海中忽而闪过他得知姬舆往西时的诧异表情。
望向外面,堂上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禁嘀咕,熊勇去城墙做什么?
我坐了会,决定边准备边等,便让门外的人把侍从和御人找来。
“你二人收拾一番,我等稍后返程。”我吩咐道。
二人应诺。停了会,侍从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我说:“君主或须先告知楚太子方可,我等车马现下都由楚太子从人看守。”
我讶然:“车马?”
“正是,”御人在一旁接话道:“小人方才欲饮马加料,却被楚太子从人拦住,说无太子授令,任何人不得擅动车马。”

骨符 战事还未结束,兵车却将我送回了城中。
我知道自己继续留在战场上非但帮不上忙,还要累姬舆他们分神,虽然心中仍牵挂,却也安分地回到庙中,一边听国人们不断从城上传来消息,一边继续帮着做些看护之事。
晨曦在天边的浓云中破出之际,烽燧的青烟仍未散去,等待许久,我听到车马尔等辚辚声自庙外传来。我放下手中的活奔跑出去,只见一辆驷马拉着的戎车上,觪正踏着乘石下来。
我走到他面前,望着他紧绷的神色和青黑的眼圈,又愧又喜。四周再无阻拦,一阵水汽弥漫上来,我抱住觪,将头埋在他怀里:“阿兄……”
觪没有动弹。
“稚子!”好一会,只听耳畔一声无奈的长叹,他扳起我的肩头,看着我,面色依旧严厉:“可知错了?”
我的眼前泪水迷蒙,说不出话来,用力的点头。
“现下知道哭,你当初私自从丰出来可曾觉得怕?”觪不依不饶,声音沙哑却中气十足,低斥道:“一而再再而三,你总这般任性胡来!可知为兄如何担忧,若你有失,又教我如何有脸返国见……”他的声音微颤,没有说下去。
我满心内疚,低着头哽咽不止。
稍倾,觪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拍拍我的肩头,声音仍带着僵硬,却软了少许:“勿哭了,先用膳食。”说着,拉我向庙中走去。
我抽抽鼻子,乖乖地跟在后面,却不敢看他,也不出声。
觪带我随着寺人穿过中庭,往堂后走去,刚行至庑廊下,却听后面有人急急地走来,道:“太子。”
我回头,待看清来人的面容,随即怔住,他竟然正是那日被楚束追袭之时与我失散的侍从!
那侍从看到我,也神色一展,随即行礼道:“君主。”
我顾不得脸上的狼藉,忙上前一步把他扶起来,惊喜地将他上下打量,不觉结巴:“你……你无事?”
侍从憨厚地呵呵一笑:“小人当日只伤到臂上,如今已稳妥无事。”
我的目光望到他的臂上,果然,上面还缠着布条。愧意又涌上心头,我歉然望着他,张口道:“我……”
“有话稍后再说,先用膳。”觪过来搭腔道。他看看侍从,面色缓和了不少,拉过我,继续往前面走去。
□的室中,寺人还未将膳食呈来。
待我与觪在席上坐定,侍从示意摒退左右,却从怀中拿出一物交给觪。
“这是何物?”觪将那物件看了看,面色疑惑。
我在一旁看得清楚,大吃一惊。这物件我见过,正是那天在犬丘所见的楚束遗落的骨符。
“此物乃小人方才在楚束尸首上寻得。”侍从禀道。
“楚束?”觪面色一变,看向我:“可是那时追袭尔等之人?” 我答道:“然。”
觪颔首,重又看向骨符,眉头微微锁起。
“我知晓了,此物放在我处。”片刻,觪对侍从道。 侍从应诺退下。
室中变得安静不已,觪将骨符拈在掌间翻转观看,似在思索,神色凝重。稍倾,他突然看向我,唇角弯弯,将骨符递过来:“姮也看。”
我接来,也细细查看。只见它与那日无意中的一瞥并无差别,待反转到背面,我却发现上面刻有一行文字模样的线条,字体怪异非常,竟是自己见所未见。
我诧异的抬头看向觪:“这是……” “楚文。”觪冷笑答道。
我又是一惊,再看向那行字,只见它们刻得细小,不近看着实难以察觉。自己手中这枚刻着楚文的戎人骨符,竟依然是楚人通敌的切实证据……心思一转,我仍不敢置信,向觪道:“便是楚文,楚子不认如之奈何?”
觪将骨符取过,看着它淡淡一笑:“刻字为信,必以楚子手书。天子若追究,只消找来辨字之人,一验便知。”
“如此。”我了然。 “姮怎么想?”觪问。
我沉吟着,说:“阿兄,楚束纵然可恶,然楚太子出手救了我,此事不当怪他。”
觪看着我,笑了笑,带着些许宽慰。
“为兄也正是此意。”他颔首,正色道:“楚人惊我亲妹,杀我御人,此事我终要责问楚太子。只是即使无此通敌信物,楚与周也迟早为仇雠,杞国却不可搅在其中。”
我想了想:“那这骨符阿兄如何处置?”
“嗯?”觪挑眉,玩味道:“留下也好,既落在我手上,焉知无用到的一日。”
我笑笑。脑海中突然想起之前的问题,我问觪:“那侍从怎会回到了阿兄身边?”
觪莞尔,收起骨符,不紧不慢地对我说起原委。
那天与我奔逃失散,这侍从并没有贸然离开。他在隐蔽贷我被熊勇带走,心中一急,竟带伤直接赶往了豳。觪得知了我的事,虽惊怒,却也心思缜密地察觉了楚人的意图不简单。思考一番,他决定冒险,先遣人快马去追楚人,又安排好豳的事务,不等烽火号令便先将豳的王师往歧周开动,以期可以必要时便抽身救我而不至于误事。
没想到,他还在半路的时候,就看到了歧周方向传来的烽火。觪星夜前往,终得以救下一场危难。
“原来如此……”我不禁欷歔。为其中惊险咋舌之际,又忆起,那时自己在围困之中也曾生起类似的猜测,心想如果这样该多好,不料竟是成真……电光火石间,我突然又想到另一个问题,看向觪:“如此说来,当时我若不到犬丘,那侍从便也到不了豳。”
觪颔首:“然。” 我停了停,又道:“那阿兄便也救不了歧周。”
觪再颔首,不掩狡黠:“正是。”
我睁大眼睛瞪着他,不禁气结,刚才竟然还把我损得一无是处。
觪却不以为意,昂着头,面色不改:“那又如何?为兄说你错了你便错了,不得顶嘴。”
两人东拉西扯地聊了一阵,庙里的寺人到了,没有带来饭食,却向觪禀告说姬舆和燮都到了堂上,问我们是否过去一道用膳。
我闻言,喜上心头,期待地看向觪。 觪好笑地瞅瞅我,答应下来。
“姮方才竟未问为兄子熙去向。”出门时,觪突然揶揄地看着我说。
我忿然,刚才原本一直想问的,觪却又是虎脸又是训人,自己竟不敢开口……面上却不示弱,道:“舆乃主帅,既未与阿兄同来,定是还有未竟之事。”
“哦?”觪扬眉,笑起来,眼睛亮亮的:“姮现下倒懂事。”
我不置可否地将下巴一扬。
话虽这么说,心中却也着实放不下。虽然胜了,剩下的事却不知还有多少要姬舆处理,他从昨天到现在都几乎不曾阖眼,不知身体可吃得消……
眼见着前堂就在不远,猛然记起自己从昨天到现在,也许久没洗漱了。摸摸脸,我想到□中似有一处小井,犹豫一下,对觪说自己有东西落在了方才的室中,让他先去堂上,不等答话,便匆忙转身离去。
脚步急急地照原路返回,踏入□,果然看到了井。我走过去,从井沿往下看,只见里面黑洞洞的,一抹水光泛在深黝处。
旁边放着一只打水的陶罐,我把它提起,想了想,俯下身,拎着绳子便要把它投入井中。
手臂忽而被一个力量向后握住,我回头,姬舆的脸出现在眼前。
天光下,他注视着我,眉宇间有些奔劳的疲色,却依旧不掩奕奕神采。
我望着他,只觉一切出现得突然,竟有些讷讷的。
姬舆的唇边泛起微笑,垂眸看看我手中的水罐,问:“打水做甚?”
“嗯……洗漱。”我小声答道。 姬舆接过水罐,走到井前,提着绳子将它放下去。
“舆怎会来此?”我问。
“我远远见你行了一半又折返,便来看看。”他边说边俯身,只听“咚”的一声,稍倾,满满的一罐清水被拉起。
姬舆看向我,我醒醒神,走上前去,弯腰伸出手。罐中的水缓缓倒出,我洗净手,又掬着喝了几口,将水轻轻泼在脸上。
井水暖暖的,皮肤一阵舒坦。我仔细清洗了一会,直起身掏出巾帕。正要擦脸,我瞥见姬舆正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心中一窘,我背过身去。
后面传来姬舆的轻笑:“为何不许我看?”
我没有答话,动作利落地整理完毕,收起巾帕,这才大方地重又面向他,笑笑:“现下许你看了。”
姬舆凝视着我,笑而不语。
我看到他的脸上还有些战场上的烟尘熏黑,心中似被什么触了一下。
“舆也来洗。”我扯扯嘴角,走到井前拿起空空的水罐,照着他刚才的样子,将罐放入井中。罐底打在水面上的响声闷闷回荡,我正低头要看,身后却突然伸来一双手臂,稳稳环在我的腰上。
“再提起,用力使其沉下便是。”姬舆温声道。
我照着他说的,拉起绳子再一坠,果然,罐“咕咚”一声沉入了水中。等待了一会,估摸着水满了,我再拉起,却沉沉,使劲了几下都没法从水里提起来。
姬舆低低地笑,一把接过绳索,拉了几下,水罐被提出了井口。
我随姬舆直起身来,却站着没有动。
眼前,罐中的水满当当的漾出罐口,地上洇湿一片。
“姮?”姬舆似察觉了什么,正要把手放开,却被我紧紧握住。
“舆勿松手……”我低低地说,一股酸涩涌在鼻间。 姬舆的动作停住。
我深吸口气,没有回头,也没再开口,眼泪却仍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只将手指用力地缠在他指间。胸中抽起一声长长的哽咽,卡在喉咙,只觉日来在心头积聚的恐惧再不得掩藏。
身后的手臂环上来,姬舆温暖的掌心将我的手牢牢裹住。“姮。”他唤道,将我转来对着他,迷蒙的水雾中,他的脸近在咫尺,双眸深邃而明亮。“可记得前年孟夏?”姬舆低声道:“我说要你等我,可曾食言?”
我怔了怔,回想起母亲离世之后,姬舆没几天就赶来探我……我抽抽鼻子,摇摇头。
姬舆注视着我的眼睛,又问:“可记得滨邑?我也要你等我,可曾食言?”
我望着他,脑海中浮现出那时在伏里,他从大舟上下来的样子。往事在心中涓涓淌过,我又摇摇头。
“姮,”姬舆抬手,将我颊边的几丝散发抚去,认真地说:“我生长于王室,当为天子征伐四方,战事于我已是平常。便是将来再有征战,我也必全身归来见你,你当信我。”
他的话沉着有力,双手也稳稳压在我的肩头,似乎要将我的心安抚下来。我看着他,犹自地时而哽咽,却默然不语。

返丰 我怔了怔,没料到她会突然提起姬舆,看着她:“夫人何意?”
齐萤却一笑,目光深深:“公女今日返国,虎臣却必不来送行,可对?”
我注视着她,没有说话,心中却不由地要思索她言语中的意味。
“夫人若有话,不妨直言相告。”我说。
齐萤唇角弯弯:“萤不过偶闻国君与上卿商议,言及将与虎臣会合。”她看着我,面色坦然:“公女,你我皆为人妇,爱惜夫君之心必相类也。萤方才之请,还望公女成全。”
我按捺着心底翻滚的情绪,摇摇头,刚要说话,却听到堂外传来脚步的窸窣声。望去,只见寺人衿捧着两盘切好的梨进来了。
齐萤看着我,神色僵硬。
寺人衿端着盘走到她案前,要动手分梨,却被齐萤抬手阻止。她微微垂眸,片刻,再抬眼时,面上已恢复了平静。她看向我,轻道:“公女既不愿意,萤也自知叨扰,就此告辞。”唇边仍带着笑意,声音却平板无波。
我毫不意外,心知话说到这个程度,也没必要再继续了,颔首道:“夫人慢行。”
齐萤动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是未发一语。
寺人衿出门唤来齐萤的侍婢,将她搀起,我从席上起身,送她出门。
侍婢掀开车帏要扶齐萤上车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我:“公女心中可是恨我二人?”
我一愣。沉吟片刻,我淡淡地说:“不恨,那是我自己不要的。”
齐萤目光微微沉凝。
好一会,她婉然浮起一丝浅笑,似叹似自嘲:“如此。”她没再说话,转头登车。侍婢放下车帏,御人扬鞭喝了一声,马拉着安车向前奔去,轱辘辚辚滚动,在仍然潮湿的道路上留下两道不深不浅的辄印。
“小人辛苦找到膳夫,还特地问了孕妇忌食,不想竟一口未动。”回到堂上,寺人衿一脸怨气。
我看看仍摆在案上的梨,心中却犹自想着刚才齐萤的言语。
说实话,她告诉我问卦大凶的时候,我也不禁担心燮的安全。不过她到底找错了人,无论我能否说动燮,这个忙都是帮不得的。但是,当她说出姬舆的时候,我的心却着实揪了起来。想起姬舆那日对我说他有急事往丰不能送行的话,与齐萤方才所言甚是吻合,我隐隐地觉得不安。
我望向堂外,墙头上,天边的浓云浮着沉沉的铅白,将小小的中庭衬得压抑。心底有个声音说,也许是齐萤本知道了姬舆往丰,故意激我……可她激我意义何在?我并不会见得就会答应她去劝燮……
“君主,车驾行囊皆已齐备,启程否?”寺人衿走过来问我。
我看看她,踌躇片刻,颔首:“然。”说完,随她下阶,往宅门外走去。
车驾侍从沿着辟雍的道路穿行往前,时疾时缓,很快出了宫门。
大道上车马寥寥无几,马蹄的走动声清脆地传入耳中,阳光照着树影投在车帏上,一闪一闪的。
我坐在车里,只觉今天的路特别不平坦,轮下的颠簸那样明显,心也随着忐忑起来。腰上卡着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低头看去,姬舆的直兵挂在那里,兵刃在剑鞘盘卷的纹饰底下泛着铁器锃亮的光泽。
“……公女今日返国,虎臣却必不来送行,可对?”齐萤的目光忽而在脑海中掠过。心中一阵收紧,我忙伸手掀开车帏,风在灿灿的日光中迎面吹来,带着寒冽钻入脖子。
视野中,巨大的表木高高矗立在前方,渐渐靠近。大路在它面前一左一右分作两道,左向往镐京,右向往丰。
将出路口时,我将心一横,叫御人缓下,对他说:“往丰。”
众人不解地看我,寺人衿大吃一惊:“君主往丰做甚?”
我咬咬唇,虽然知道也许是自己被齐萤所惑,但还是没法不在意,总觉得该确认一下才能放心。我没有解释,对御人道:“先往丰。”
御人面上迟疑,却没有违抗。他应诺,回头操纵缰绳,马车朝右边道路驰去。
丰离辟雍并不算远,但觪把几名徙卒派给了我,脚力所限,行进的速度快步起来。眼见着日头西移了,我看看随车前行的众人,想了想,吩咐御人在道旁的旅馆中落脚。
稍事休息,我考虑着要尽可能轻车前行,决定让寺人衿和大部分人留在旅馆等候,自己带着御人和一骑侍从往丰。
话刚出口,寺人衿终于按捺不住,睁大眼睛看着我:“君主不可!太子吩咐我等早日送君主返国,现下往丰已是违命,怎可又与君主分开?此事断不可行!”
我不急着分辨,看看外面,问她:“如此,依你之见,我等继续赶路,明日入夜可至丰否?”
寺人衿似明白我的意思,皱皱眉头,苦着脸道:“君主何苦任性,虎臣今日虽不能送行,君主却也不差这一面。”
我浅笑:“可我定要见他。” 寺人衿不可理喻地看着我。
我不再谈论下去,只对她说:“我现下乘车往丰,日暮可至,明日黄昏前回来。”
寺人衿支吾道:“可太后万一……” 我唇边浮起一丝冷笑:“知晓便知晓好了。”
寺人衿愕然。
我看看她,宽慰道:“王畿乃重地,你不必忧心,留在此处便是。”说完,转身教众人听命,快步走出去。
马车奔驰在大道上,飞驰前行。路人不多,车声和马蹄声混在一起,格外响亮。
拉车的两匹马都是在杞国精心挑选过的,其中之一便是绮。它脚莲好,当初从杞国出来的时候本为赶路,我特地挑了它来拉车。御人大声喝着,风呼呼地灌入车内,路旁的景物稍纵即逝。
我将身上的裘衣拉紧,望着路的尽头,盼着城池的身影下一瞬便出现在眼前,却又隐隐心悸。我深吸口气,让自己往乐观处想,姬舆便是不在丰又怎样?征战对他来说正是拿手的事,自己难道要在意那些飘忽不定的卦象?而且那卦也是为燮求的……
时间在纷杂的心思和车马声中过去,天边云彩染上红霞的时候,丰的城墙终于在地平线上渐渐清晰起来。
御人一鼓作气,驱车驰入城中,径自走到姬舆的宅前。
我让侍从去宅中请管事的家臣,出来的是申,看到我,吃惊不已:“公女?”
我颔首,笑笑,道:“梓伯与我相约在丰相见,不知他现下何在?”
“公女与邑君相约于此?”申讶然,道:“邑君前日曾来此,用膳后却又离去,至今未见。”
我看着他,心倏地沉下。 “可知他去向?”好一会,我复又问道。
申道:“小人不知。”
我努力地平复下心绪,沉吟片刻,问:“梓伯离去时,身边有多少从人?”
申想了想:“邑君随从向来不过二三人……哦,”他像突然记起什么,道:“邑君曾入王师营中,当有兵卒相随。”
“兵卒?”我重复着,声音轻轻的。 “然。”申道。 “可是返了镐京?”
“不会,”申摇摇头:“镐京有虎贲,王师向来驻在丰。” 我不语。
心中的疑云再度翻滚涌起,姬舆果然不在丰,而且带去了王师,一切都那么吻合……我望向宅院中厚沉的庑顶,忽而有些自嘲,这辛苦一路奔来,却还是没搞清楚他去了哪里,折腾一场都是徒劳吗?
“公女,”申抬头看看天色,迟疑片刻,问我:“时辰不早,今日在此歇宿否?”
我深吸口气,失望之后反而平静了些。赶了半天路,人马皆疲乏不已,点头道:“有劳。”
申躬身一礼,让家臣带御人和侍从下去,引我走入宅内。
几日未见,宅中仍是那天离开时的摸样。申照旧安排我住在西庭,走入寝室中,只见被褥茵席还铺得好好的。
“那日公女离开后,邑君吩咐室内一应陈设不得收起,我等便每日整理打扫。”申对我说。
我颔首。
申命家臣呈来膳食,告了声便退出去了。我四处看了看,瞥见姬舆不久前给我的琴还摆在案上,走近前去。拨拨弦,琴音清澈如故,我动动指头想弹一段,却觉得意兴阑珊,心里一点也安稳不下来。
我在榻上躺下,望着头顶黑黑的横梁出神。 事情还有不解的地方。
如果齐萤所言是实,我便想不透了。对付西北的猃狁,周王已经派去了各路诸侯,可谓声势浩大,而现在燮和姬舆又往西北却是为何?
太阳穴隐隐作痛,我闭上眼睛,觉得脑中一片混沌。明天便直接回去吗?心中总觉得不甘,可我该往哪里走?
退一步说,即便找到他又怎样?自己能改变什么?
囫囵地睡过一觉,第二天清晨,我别过申,乘车离开了丰宅。
“君主,现下返程否?”御人问。 我望望面前洞开的城门,稍倾,点头:“然。”
御人应诺,扬鞭一响,二马拉着车奔过了护城河上的桥。虽然日头才刚刚升起,周道上却已经初显热闹,迎面络绎地来了好些车马行人。
我看了看,放下帏帘,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我听到车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马车一震,御人大惊地高声喝起,急急拉住马。
“姮!”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前面响起。
我惊诧不已地撩开车帏,果然,熊勇骑在马上,笑容满面。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下马走过来。
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脸似乎黑了不少,咧开嘴,却更加显得牙齿洁白。
“勇还未返国?”我打量着他,问道。 熊勇笑笑:“尚未。”
我狐疑道:“你怎知这车上是我?”
熊勇得意地说:“自然知道,姮这车马与来时一样。”
我了然,不久前我们曾同行去犬丘的。 “勇何往?”我微笑,问道。
熊勇看看我,目中狡黠,却不答反问:“姮又何往?”
我瞅着他,看看远方,也反问:“勇莫非要去看诸侯与猃狁交战?”
“嗯?”熊勇愣了愣,突然大笑:“是是,勇本就为看交战而来!”
我总觉得他笑得别有意味,却不管,继续问:“勇往何处观战?”
熊勇看看天,闲闲地说:“我也不知,今日先往犬丘。” “为何?”我问。
熊勇道:“犬丘乃王师西征驻地。”
“如此。”我想了想:“王师往西北也留驻犬丘?” “然。”熊勇点头。
心中一动,我又问:“现下往犬丘可仍须符节?” “然。”熊勇又点头。
“勇,”我看着他,笑笑:“我等或可再同行。”

Leave a Comment.